CCTV-7《防务新观察》

9月6日下周六7:30时

方静(主持人,以下略为方静):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防务新观察》,我是方静,就在全世界都沉浸在奥运会开幕式的欢乐友好的气氛中时,格鲁吉亚却突然对南奥塞梯进行了军事打击,从而引发了俄格之间大规模的军事冲突,这场围绕着南奥塞梯主权之争的战斗究竟打得怎么样?在这场战斗中,俄罗斯又显示了它怎样的军事实力呢?就这个话题呢,今天我们演播室请到的是军事专家张召忠教授,和国防大学的王宝付教授,欢迎两位。我们知道根据《奥林匹克休战协议》,联合国各成员国应该遵守自开幕前七天到闭幕后七天休战的这样一个协定,和平解决国际争端,但是格鲁吉亚却偏偏选在开幕式的前一天来对南奥塞梯进行军事打击,选择在这一天对于格鲁吉亚来说有什么好处?



张召忠(解放军国防大学教授,海军少将,以下略为张召忠):


军事问题专家,国防大学军事科技与装备教研室主任、教授,军事战略学博士研究生导师,军事装备学学科带头人


这次《奥林匹克休战协议》是2007年10月31日中国在联合国提出的,世界上有186个国家签署了这个协议,我想俄罗斯和格鲁吉亚也都签署了这个协议,因为两个国家都派了代表团来参加北京奥运会。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利用这样一个时机开战,他可能考虑到现在世界舆论的焦点都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所以他8月7号晚上采取了作战行动,8月8号晚上8点,北京奥运会举行开幕式,这一天有几十个国家的政要都在北京参加奥运会,舆论的焦点都在北京。在这个时候对南奥塞梯自治州采取大规模军事行动,世界舆论不会注意到这个地方,当一切都变为既成事实并实现占领之后,事情也就过去了。我想他可能是这么判断的。

方静:格鲁吉亚选择在奥运会开幕式的前一天,这个时间的选择,完全是为了避开舆论的焦点吗?除了这个奥运会的焦点,大家都在关注奥运会之外,还有什么好处呢对于萨卡什维利来说?

张召忠:从军事角度来讲,其实采取了一个先发制人和突然袭击的战法。比方说开战之前三个小时,就是8月7号下午,格鲁吉亚政府军和南奥塞梯武装力量双方开了一次会,就是说现在马上要开奥运会了,咱们之间这个矛盾就别闹大了,大家都安安稳稳的和平共处。你看,三小时之前刚搞了这么一件事儿。所以说俄罗斯和南奥塞梯都认为这个打仗是不可能打起来的,最近不可能再有什么武装冲突了。但是,就在三个小时之后,格鲁吉亚就翻脸不认人了,马上就是大兵入侵,几个小时就把南奥塞梯首府茨欣瓦利给占了。现在看来是一个战略欺骗行动。

方静:所以这里面是不是有一种潜在的判断,就是俄军不会反应这样迅速?凭什么会有这样一种错误的估计,认为俄军不会大规模的反击?


张召忠:萨卡什维利是在美国上学的,受的是美国教育,他是搞"颜色革命"上台的。他上台之后呢,完全推行西方的那一套文化,格鲁吉亚现在是"北约计划成员国",今年4月差一点就加入北约了,所以现在北约正在考验它,因为它的两个自治州闹分离的问题没有解决,所以今年初就没有加入。它盼着12月份北约还有一个峰会,他想赶在12月份北约峰会之前,把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这两个历史遗留问题一下子解决了。解决了之后,其他国家就说不出什么来了,12月份北约峰会上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加入北约了。萨卡什维利想我是好意啊,我趁你们都不注意的这个时候,把两个自治州的问题解决了,扫清障碍之后我就可以加入北约了。如果俄罗斯干涉,北约肯定出兵啊,对不对?原来科索沃的时候你北约不是就出兵了嘛,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带领13个国家打了一场科索沃战争,那这次我要有事你肯定要出兵的,美国也不会坐视不管啊,我跟美国关系这么好,美国过去也多次做过承诺...


方静:但是俄罗斯不会不管啊,他为什么会能判断出俄罗斯不会...


张召忠:他没想到俄罗斯会有这么大的动静,因为格卢兹尼就在格鲁吉亚的旁边。第一次车臣战争,1994年到1996年打了两年,俄罗斯失败了,俄罗斯出兵但是失败了,第二次打赢了。萨卡什维利想呢,俄罗斯不会再去折腾了,一打打个一年两年的,北约和美国肯定就会介入。所以,战略上判断错误。




方静:我们一起来看看俄罗斯的反应速度。俄罗斯是从8号上午开始行动,到10号的时候已经开辟了格鲁吉亚东西两地的战线,到11号已经彻底切断了格鲁吉亚,所以俄军这次的这种作战速度的反映,用美国五角大楼的话来说是让他们感到惊诧,究竟是美国对俄军的反映速度估计过低,还是俄军的反映速度真是太快了?我们知道五角大楼已经调集了各种的侦查手段,锁定了北高加索,包括多颗军队间谍卫星,包括高空侦察机,无人侦察机,但是侦察的结果是没有发现在这一代有俄罗斯军队大规模的集结,那么您所说的俄罗斯事先有准备,是指的他们有预案吗还是说他们的隐蔽手段非常高?


张召忠:这次呢,首先从预案上来讲,因为俄罗斯8月初刚刚结束的"高加索2008"军事演习,就是围绕格鲁吉亚去打南奥塞梯这样一个事件进行的,这个演习刚结束,兵力还没有完全回撤。俄罗斯南高加索军区的军队,尤其是第58集团军就在那个地方,所以不存在大规模兵力集结的问题,不需要集结,他就在那个地区,这是一个。

第二个呢,就是在南奥塞梯和格鲁吉亚这个中间,有一块14公里长、十几公里宽的一个军事隔离带,这个隔离带由俄罗斯维和部队在那里控制,他就在那儿,所以不用集结,每天就在那执勤。

另外的话呢,俄罗斯的第76空降师采取伞降方式,你比方说像哥里,哥里是格鲁吉亚从东到西这条高速公路中间的一个重镇,这个重镇是斯大林的故乡,为了控制这个重镇,76空降师的9000人就伞降到那个地方,你看76空降师的动作有多快。俄军一个空降营突然空降到格鲁吉亚的一个山地连阵地上,这个连的人就全缴械投降了。投降了以后他们一看,那早餐都准备好了,他们就把人家的早点都给吃了。格鲁吉亚军队没有战斗力。另外在海上方向,黑海舰队平时就在那个地方,黑海舰队一出海就堵着阿布哈兹家门口,马上就能实现两栖登陆。

但是呢,我们也要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7日冲突发生的时候,就是说格鲁吉亚部队很快就占领了南奥塞梯的首府茨欣瓦利市,这个事件发生的时候,普京正好在北京参加奥运会,梅德韦杰夫总统在休假,在这种状态下,几个领导人都不在一块儿,他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快速决策,要打、要反击作战,这样的战略性决策能够通过打电话来确定,这是值得我们重视的一个问题。陆军、海军、空军,战略层面的作战协同,而且行动这么快,这也是值得注意的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