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贡概叹“夫子之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与”,孔子不与弟子谈易,一则弟子的学问修养未到火候,故不论;一则孔子可能自己还对易经处在研究的阶段。


孔子曾说“假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过矣”,所以一般认为孔子五十以后开始钻研易经。并有了韦编三绝的故事。孔子最后留下了《周易系辞传》这样的煌煌巨著,指明了华夏文明今后二千年的发展方向。


故私以为,学易者,必《经》《传》合一,不可脱离传而学经,否则就会产生云里雾里的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