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古代笑话

巴克曼 收藏 0 501

随口对应


文皇曾经对解学士说:“有人写了‘色难’一句,很难作对。”

解学士马上回答说:“容易。”

等了一会,文皇不见解学士有下文,说:“既然说容易,为什么迟迟不对啊?”

解学士答:“刚才已经对了。”文皇方才醒悟而大笑。


李谐妙答


北方使者李谐到了梁国,梁武帝陪同他到各处游览,偶尔到了放生的地方,武帝问李谐

说:“你们国家也放生吗?”

李谐答道:“不捉,也不放。”武帝面露愧色。


领受半礼


吴生虽已年纪很大,但好趋附权势。

偶有一次赴酒筵,看见有个穿著打扮像平民的人,在他后面也去参加宴会,吴生只是勉

强点了下头,神色很傲慢。过了一会,他见主人对这布衣者很恭敬、热情,就私下探问,别

人告诉他,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张伯起。

吴生想再上去向张伯起献殷勤,张笑着说:“刚才已经领受过您的半礼,只等我再讨了

半个一起补还给您,就不要再劳动你了。”


好好先生


东汉司马徽从来不说人家的短处,同人谈话,无论何事总是说“好”。有人问他平安

吗?他答:“好。”有人向他诉说自家儿子病死了,他说:“大好。”

妻子责备他道:“别人认为你是有道德的君子,所以将私事告诉你,怎么听说人家儿子

死了,反而说好呢?”

他答道:“你说的话,也大好。”现在常说的“好好先生”,来源就是这个司马徽先生。


压孕押韵


谢兵马使之妻因墙塌被压死,杨天锡前往凭吊,谢哭着说:“妻子正有孕在身,今压得

没个完整的样子,这该怎么办哪?”

杨天锡诙谐道:“此所谓‘虽不成尸(诗),压孕(押韵)而已。”

谢兵马使苦笑着骂道:“我已痛苦至极,你还在说戏话!”


懒猫五德


万寿地方有个叫彬师的和尚,看到一只懒猫,对客人说:“人家常说鸡有五德,这猫也

有五德:看到老鼠不捉,是仁;老鼠抢它的东西它就避让,是义;设宴待客有美食时就出

来,是礼;鱼肉等美味藏得再隐蔽它也能偷到,是智;每到冬天就躲进灶内,是信。”


依从一次


从前,有个逆子,父亲说东,他偏道西。

父亲临死唯恐死后不把他埋葬在土中,就立遗嘱道:“死后一定要把我埋葬在水中。”

谁知这回儿子倒开了窍,他想:“我平时都违背父命,如今父亲死了,就依顺他一次

吧!”于是挖了一个池塘,把父亲葬在水中


陈镐“戒”酒


陈镐爱酒如命,而且酒量极大。在山东当督学时,父亲怕他喝酒误事,便写信嘱咐他戒

酒。陈镐接到父亲训示后,特别订制了一个可盛二斤酒的大碗,还在碗边上刻上八个字,约

束自己:“父命戒酒,只饮三杯。”


自诧才华


北齐并州有一世家大族,族中某人声称好作诗,但所作诗尽为人取笑,他却自以为了不

起,连一些著名大家都瞧不起,竟作诗讥贬。每当这时,旁人故意说他诗作很好,有才气,

他便飘飘然,宰牛杀羊相邀嘲弄者。

妻子知男人荒诞、胡乱,屡次边哭边劝谏他不要再如此了,这人恨道:“才华连妻子都

不能容,何况是陌生人呢!”


逸马杀犬


欧阳修在翰林院时,常常与同院他人出游。一次,见有匹飞驰的马踩死了一只狗。欧阳

修说:“你们说一下这事。”

一人说:“有犬卧于通衢,逸马蹄而杀之。”

另一人说:“有犬卧于通衢,卧犬遭之而毙。”

欧阳修笑说:“像你们这样修史,一万卷也写不完。”

那二人说:“那你说呢?”

欧阳修道:“逸马杀犬于道。”那二人脸红地相互笑了起来。


景文修史


宋景文与欧阳修一起撰修《新唐书》,宋喜用艰深的词句来修饰浅显平常的道理,欧阳

修看了,决定要用一种易使宋景文接受的方法来说服他。

一日,他故意在壁上题道:“宵寐匪祯,扎闼洪休。”宋景文见后问:“欧公,您这是

在‘夜梦不祥,题门大吉’吧?

何必用如此艰深的词句!”

欧阳修笑道:“您所作《李靖传》中的:‘震霆不暇掩聪’(意为‘迅雷不及掩耳’)

之类,亦是犯了这种毛病啊!”

景文很惭愧,从此改正陋习。


发死人财


唐时,赢州饶阳县令窦知范十分贪婪。

本县有个村长死后,窦知范便召集全县各村村长及死者亲朋好友200余人募捐,声称要

为死者造像。各捐钱一贯,得200余贯。

得钱后,窦知范马上说:“这村长正在地下受罪,阴间欺他是新死鬼,我们必须救急。

现在我已造好一座像,就用它先来代替,可免除他的苦难。”说完从袖中拿出一座像,仅5

寸长。

大家知道受骗,叫苦不迭。


肉障肉阵


唐玄宗时的宠臣杨国忠,凡有客请酒,讲究奇特、奢侈,总是令姬妾侍女各自捧持一种

食品,供客享用,号“肉台盘”。冬天,令侍女围着防冷,号“肉屏风”。又选姬妾中肥胖

高大的在前面遮挡冷风,称之为“肉障”、“肉阵”。


用“香唾盂”

东晋人谢景仁爱好整洁,好追求奇特,每次吐唾,就睡在左右人的衣服内。完后,放此

人一天假洗衣。到后来,每次要想唾,左右人争抢不止,都想受此“恩赐”。

又有明相严嵩的儿子严世蕃吐唾,皆用漂亮侍女之口承接,只要一有呵痰声,婢女就须

张开口等待,严世蕃称此叫:

“香唾盂。”


阴沟之物


王黼为北宋末年大臣,他的住宅与一个寺庙紧靠。有个和尚,每日把从王黼家的阴沟中

流出的米粒捞出,洗净晒干。

过了几年,不觉已积成一囤。

靖康二年,金兵攻破北宋都城汴梁(今开封),王黼家妻儿断食将饿死。那和尚便用所

囤积的米送入王家,王黼家老幼吃得很香,连连称谢,哪知这正是他家的阴沟之物


房舍之利


张虞钊镇守沧州时,搜刮百姓很厉害。有次他问一禅僧说:“舍利(为“佛骨”的梵文

译音)是怎样的?”这禅憎早知张虞钊唯利是图,存心讥笑他,便故意曲解说:“舍利的意

思是:有剩余的房子就租给别人住,这样就得到了房舍之利。”


苗振试赋


苗振将试馆职,晏殊对他说:“你应该稍微温习温习。”苗振说:“哪里会有当了30

年接生婆,还把婴儿包扎倒了的事。”

待试赋时,要押“王”韵,苗振随手把《诗经》中“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顺着田土直

到海边,都是周天子的臣民)”句拈来,为押韵,舍去最后一“臣”字,用了上去,也不细

究,结果意思完全错了,未能中选。

晏殊笑笑说:“苗君该是老手,怎竟会还把婴儿包扎倒了呢?”


冯妇搏虎


张鳌山在江北做提学(官名,管所属州县学校和教育行政),用“冯妇善搏虎(冯妇为

男子,春秋时,能徒手打虎)”为题考学生。

徐州有一士人说:“冯妇,一妇人也,却能搏虎,不只搏也,而又善搏。她是如何搏的

呢?先扼其吭,再斩其头,剥其皮,然后投于五味之中煮而食之,岂不美哉?”


填补空白


南京守备太监(起监军作用)叫高隆,有人向他献了幅名画,名画上方有一空白地方。

高隆不懂此处的意境,指着空白说:“好!好!还可在此再添画一个‘三战吕布’。”



无人相随


名画家沈周作《五写行春图》送与某太守,太守看后很不满意,说:“难道我出行只一

人,就无人相随吗?”

沈周知道后,便别画一张有随从的相送,告诉太守说:

“无奈绢短,只画仪仗前导三对。”

太守笑着说:“三对马马虎虎也可以了。”


服诗念佛


唐代诗人张籍崇拜杜甫诗才。某日,他取过杜甫诗作,焚作灰烬,拌人膏蜜之中吃了下

去,自祷说:“令我肝肠从此改换吧!”

又有人叫李洞,羡慕贾岛诗句,便铸了个贾岛铜像,像神一样对待它,还每日里念“贾

岛佛。”


囊中包泪


许应逵作东平郡守时,很有清正廉明的赞誉,但为同事所中伤。某年,上司偏听馋言,

给许定罪,把他调离东平。

百姓送行时哭泣不绝,许应逵晚上到旅舍,对仆从说:

“我在东平一无所有,只不过落得百姓几滴眼泪罢了!”

仆从叹道:“您囊中没有分文,如今也可将这眼泪包去权作礼物送亲友啦!”


风流学士


解缙去探访驸马,恰巧驸马不在家。公主久闻解学士大名,想一睹风采,便隔帘叫人留

解缙用茶。

解缙索笔题诗道:“锦衣公子未还家,红粉佳人叫赐茶。

内院深沉人不见,隔帘闲却一团花。”

公主大怒,奏报父亲明成祖朱棣。父笑道:“此等风流学士,见他怪做什么?”


阮籍戏刘


王戎到阮籍家,刘公荣也正在座。阮籍对王戎说:“我有美酒二斗,与君共饮。那刘公

荣就没份了。”二人你一杯我一盏喝得欢畅,刘公荣滴酒也不沾,言语谑戏,如同往常。

有人问为何不给刘公荣喝?阮籍答道:“这乃是公荣自己戏自己也。他常说:‘比我公

荣高贵的,不可以不给他酒饮;不如我公荣的,也不可以不给他酒饮。’那么除此而外,当

然只有公荣可不给他酒!”


醉酒诘范


滕元发曾做范仲淹的幕僚,常私下里去妓院饮酒,范仲淹不满意这种行为,想教训他一

下。

某晚,候滕元发又出去,他便坐滕元发的书房中,明烛读书,等滕元发回来。很晚,滕

元发才大醉而归,见范仲淹坐室中,便长揖而拜,问范读什么书?范答:“《汉书》。”

滕元发故意说:“汉高帝是什么样的人(含意是:刘邦也是“贪财货、好美姬”的人,

但仍然成大业,你又何必以小节来苛求我呢)”范仲淹一听,顿悟其意,也不作答,略有惶

惑地走了。


杀父乃可

司马昭拜阮籍为东平国的国相。阮籍乘驴到东平,把府舍内的屏障全部去掉,使内外相

望。政治上倾听意见,不殉私舞弊,不多时东平风气大好。

司马昭又拜阮籍为大将军从事中郎。有司上报说,有人杀母亲,阮籍说:“嘻!杀父嘛

还可以,怎可以杀母呢!”

旁边的人怪阮籍失言,阮籍说:“禽兽只知母而不知父。

杀父如同禽兽,杀母禽兽不如!”大家这才点头称是。



如此通文


某城有个县丞,一向不好好读书,但却喜欢装出很有学问的样子,仿效文人之语,弄得

笑话百出。

一次,这城的县令大病初愈,自觉形容消瘦,县丞讨好地说:“堂翁深情厚貌,如何得

瘦?”(典出《庄子》,厚貌深情应解释为:貌虽忠厚而其情深藏难测,用在这里完全牛头

不对马嘴。)

又一次,随县令赴宴,将饮时,县令赴别席辞去,县丞又乱套用《孟子》语道:“乞其

余不足,又顾而之他。”(文意应为:把剩余的讨去了还不满足,又窥探着到别处去乞讨。)

一日,县令捕捉到盗贼数人,令严刑审讯,盗贼吃不消一顿棍棒,哀号起来。县丞在旁

拍手笑道:“恶人自有恶人磨!”

县令气得面孔发紫。


温公受惊


宰相袁太冲同两个官员在宾馆中闲坐,一个官员说:“司马相如与美女卓文君天天在一

起,好不快乐呀!”

另一个见识浅陋,答话道:“快乐是快乐,宫刑时却也苦极(误把司马迁混同司马相

如)。”

袁太冲闭目暗笑,想:“这糊涂虫把姓司马的拉扯在一起,过一会司马温公(司马光)

不也要被扯上吗?就俏皮地说:

“你这话连温公听了,也会被吓一跳。”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