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年那月那老师

冬夜小雨 收藏 115 295
导读:[color=#2E801A] [size=16][face=黑体][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9_7_72243_7872243.gif[/img]温暖如春的林 他是我们初二新来的班主任。教我们的语文,二十五六岁的光景,个头不太高,皮肤很白,头发很柔软,人也温和,有着浓浓的书卷气。姓彭,名字里有个林字。所以后来在我的带领下,全班同学都叫他林老师。他也乐呵呵地应。 我那年十四岁,个头就迅猛地窜到一米六二了,在当时班上女生当中是最高的,所以基本上都

那年那月那老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温暖如春的林


他是我们初二新来的班主任。教我们的语文,二十五六岁的光景,个头不太高,皮肤很白,头发很柔软,人也温和,有着浓浓的书卷气。姓彭,名字里有个林字。所以后来在我的带领下,全班同学都叫他林老师。他也乐呵呵地应。

我那年十四岁,个头就迅猛地窜到一米六二了,在当时班上女生当中是最高的,所以基本上都是坐在后排。打小我语文成绩就好,再加上小小的年少轻狂,自有点小小的傲气。他上课的时候,我总是装作漫不经心的。他看在眼里,也不恼。一如继往地温和。我亦缩在在角落里,自得其乐。他有时也会假装无意识地喊我回答问题,且基本上都是有难度的,而我倒还争气,极少让他失望。偶尔有一知半解之处,他亦不怪,只是详尽地进行解答,然后叫我坐下,意味深长地看我一眼,仿佛在说,“你有真正值得骄傲的资本了吗?”后来我自己也觉得无趣,慢慢开始上课专心起来。

有一次他新婚的妻子到学校来看他,穿着一条漂亮的紫色小花的连衣裙,亭亭玉立地站在教室外边微笑。我相信那刻全班的同学都看呆了。课间他们俩呆在走廊里,有说有笑,他还温柔地揉了揉他妻子的头发。我想当时,班上很多同学都如我一般是多么想长大吧——觉得成年人的世界是那么美那么好。

我还记得中考的第一堂考试,在临考前十分钟,我才慢慢吞吞地到校(其实自己是掌握好了时间的),在校门口我见到了焦急走来走去的林老师,看到我,他长长地嘘了口气,温和地朝我笑,只说了句:“来了,要细心啊!”接下来的几场考试,我都不敢那么迟到校了,不想让老师那么担心。而那次考试,我也以当时全校第一的成绩考上了一中,那也算是对他的一种安慰吧。

迄今为止还记得我当年作文里的一句话:“十四岁的努力是四十岁成功的基础。”其实具体是什么作文题我也忘了。他当时拿到全班当范文朗读,备加欣赏之至,说人就是要有理想要有霸气……

现在想起当年的豪言壮志,心里是惭愧的,虽然距离四十还远,可是,这些年,日渐一日地懈怠,日复一日地过着这琐碎而卑微的生活,那些棱角早被打磨光滑了吧?

好象自初中毕业起,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后来隐约听到一些关于林老师的消息,他下海了,且赚得盆满钵满,他妻子没有生育,抱养了一个女儿,一家人倒也其乐融融,幸福得紧。

幸福就好吧,林老师,每每想起你,我心里就会有温暖的感觉,感谢你一直如春天般地厚待我,满足了我那青涩年华里很多的情结,并带给我太多的感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忽而盛夏


她姓夏,是我第一个最喜爱的老师。

那时我家住在她任教的学校旁边,她结婚时我才五岁。我和那些小伙伴跑去看热闹,怯怯地偎在门边,看着她穿着大红衣服,满脸柔美。她很秀气,很娇羞,虽然那时我还小,却没来由地喜欢她。

后来,真的成了她的学生。

不知是因为真的喜欢我,还是因为打小就看着我长大的原因,她对我一直是偏爱的。经常在放学后带我去她家里,给我一些好吃的。那时她有了个儿子,叫万能。很漂亮的一个孩子,我也喜欢,所以常常在她家里留连忘返,逗小孩子玩,在她家里做完作业,真到妈妈叫我吃饭我才回去。

进初中时,夏老师外地的侄女赢寄到她这里读书,和我同班。赢也许是因为初来一地,渴望朋友,也许是夏老师的推荐,她很粘我,很快我和赢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自然我更加是理所当然地在她家出现,她也将我当亲侄女般看,和我们谈心,解答我们青春期里的一些疑惑,还有一些若有若无的懵懂心事。那时,她已不仅是一个良师,更是我们的一个益友。指引我们走过那迷茫的花季。

但她身体突然就很不好,我读高中的时候,她就病退了。据说动过不少手次术,因为乳腺瘤衩摘除了一侧乳房,还有心血管病,还有哮喘。。。

后来,还是失去了联系,包括那一起走过少女时代的赢。

好些年不见,去年春,赢辗转找到我,当然我也顺理成章地去看望了夏老师。她更老了,更瘦了,而我们,却忽而盛夏,繁茂得如花儿一般。只穿着薄衫的我们,和穿着棉袄棉裤的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见面的时候,我们轻轻拥抱,感觉夏老师是那般地瘦那般地小,而老师却爱怜地看着我,拉着我的手:“瘦了哟,比以前更漂亮了!”

而我心里却涌出一片潮湿,这可怕的病魔,这无情地岁月啊!将那当年穿着大红衣裳满脸喜气笑容的人儿摧残得如此柔弱不堪……

在我年幼的心里,那新婚时候的她,是那么的美那么的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那抹秋里的黄


他是高中时的班主任,姓黄。教我们化学。四十多岁,瘦。是一个内敛,不苟言笑的人。

那时我们班所在的那幢教学楼,是全校区最古老的一幢木楼,有同学老师经过时总会蹬蹬蹬地响得厉害。所以,没老师在的时候有些调皮同学常常会不自觉地玩些小动作,或者在教室里捣乱,一有声响就象报警一般,教室里立马鸦雀无声。可后来发现黄老师有一绝招,他走路是不带声响的。他每每来班里巡视,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不被我们发现,所以,现逮好几次调皮捣蛋形为后,班上的风气倒也安定了不少。

记得那时班里有不少同学私下里议论,说黄老师作间碟肯定是一流的。

关于他走路无声,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有一个晚自习,教室里安静极了,因我的座位是临窗的,我做着做着作业,突然梦游般地向窗外望去,见黄老师不动声色地站在窗户前,那一刻我真有魂飞魄散之感。见我面容失色,他也不吭气,掉转头往回走……

有一次,我化学考得很不好,他在班上狠狠批评了一顿,当时我忍着没哭,回到寝室后偷偷地掉眼泪。并暗暗下决心要给自己争气,后来,化学成绩果真上去了,他亦不表扬,只是我自己知道,每次从他手里拿到化学试卷时他眼底的那一抹浅笑。

那时学校里每年有一次冬季越野跑,参加人数的多少和成绩关系到班集体的荣誉。而我正值例假,可因了女孩子的羞涩,不好意思去向老师请假,只是坚持上路。可跑了大概两公里后吧,我脸色苍白,不知怎么被和我们一起在跑的黄老师发现了,平素一直严肃的他,却停下来关切地问我:不舒服?别跑了,你休息吧。

虽然也许于老师而言,这只是一桩小事,可我却一直有种莫名的感动,感觉到来自老师的那种细致入微的关爱,很温暖。

从来不觉得他认可我这个学生。可是高二那年,我万万没想到自己竟成为了出席全县的三好学生,全年级八个班,只有一个名额,可黄老师却将那个荣誉争取给了我。为此还得到了学校的奖学金。

我知道,我并不是真有那么优秀,但那些细细小小的荣誉,却一直激励我更加走好以后的路。。。

也是去年吧,秋天。我和几个同学去到学校看他,他倒没明显地见老,却比教我们时和蔼多了,看我们的眼神有很多的欣慰,毕竟我们是他带的最后一届学生。(后来,他成了学校的管理人员,就不再任课了。)

告别的时候,校园里是满树满树的黄,黄老师向教学楼走去,我们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看着深秋里那抹黄,心里除了感谢还是感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怀着深切的感谢之情,将这些琐碎的回忆,献给我那年那月里那些亲爱的老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献给即将到来的教师节,祝天下教师永远幸福快乐![face][/face]

本文内容于 2008-9-7 16:58:39 被冬夜小雨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