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部,纵横江淮 第三十二节,风雨歼敌(五)

xy99991 收藏 16 1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在敌前,尤其是雨天,地面一片泥泞之中,向敌阵地前进的过程是艰难的。 日军的一个班担任侧面防守,但阵地的另一面的日军在向这个方向运动。偶尔因地面条件好,而站起来快速向前跃进的时候,能看到日军士兵在战壕那里钢盔的晃动。 日军的两支掷弹筒给部队的行动增加了很大的困难,狗日的埋伏在战壕里,狙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在敌前,尤其是雨天,地面一片泥泞之中,向敌阵地前进的过程是艰难的。

日军的一个班担任侧面防守,但阵地的另一面的日军在向这个方向运动。偶尔因地面条件好,而站起来快速向前跃进的时候,能看到日军士兵在战壕那里钢盔的晃动。

日军的两支掷弹筒给部队的行动增加了很大的困难,狗日的埋伏在战壕里,狙击手看不到他。

但日军的两挺九六式轻机枪给狙击手干掉了。

步枪手受到进攻部队的四挺机枪的压制,作为也不大。

徐毅和班里的战士一样,是不断地在烂泥地上滚。向前滚。或向前爬。这样的动作表面上看是慢了一点,但实质是慢不了多少,但安全。

因为这样泥泞的地表所起到的阻碍作用却是最小的。

在一脚踩下去陷过脚背的地面情况下,想走与冲都是荒唐的。尤其是在敌人的枪口下。

快快,他们班这一次前进的任务是进入一百米生死线,对日军的山炮阵地进行射击。

在地上游,在地上滚,单手执枪。雨水,泥水、汗水、血水混在一起。但向前是不容置疑的。

同样也是因为匍匐前进,滚动前进,担任掩护的两个班的火力也就可以得到最大可能的发挥。而不太需要担心射中前进的那个班的战士。

终于到了。徐毅大声喊机枪手的名字。

两个机枪手应声。然后班用捷克式轻机枪欢快的吼了起来。接着徐毅大喊掷弹筒手的名字,只有一个人应声。看来另一个不是受伤了,就是阵亡了。

狙击手没有跟上来,排里的狙击手都被留在二百米线了。

除了正副两个班长指挥机枪与掷弹筒射击外,其余的人全部开始挖单兵坑。这样的土质,一锹就是一锹,十几锹一个蹲势单兵坑就挖好了。然后跳下刚挖好的单兵坑,向左右扩大单兵坑。

很好单兵坑大到足以蹲进两个人的时候,将正在射击的与指挥射击的拉进单兵坑。然后接着向一边扩。

跟进的二班赶到的时候,徐毅班已全部在蹲势单兵坑内作战了。也就在此时,身后的重机枪与迫击炮几乎同时打响了。

。。。。。。

在泥泞中,中日双方进攻的技术是基本相同的。不同之处在于一一七师进攻时的队形散得更开,且在进入百米这个战场生死线之后双方的目标不同。

日军在进入百米生死线后,目的是为了占领出发阵地,为最后的对中国军队的阵地发起最后的冲击作准备,而一一七师的部队则是在进入百米线后,用火力对日军阵地进行压制,并呼叫炮火对日军阵地进行更准确的打击。

也就是说一一七师进入百米线的目的,是要将日军吸引到一线阵地上,为八二迫击炮对日军的更有效的打击提供条件。

这两种作战样式,表面上差别不大,但却有着实质性的差别。一个是强调步兵作战的勇气,日军更多的凭借还是其武士道精神,士兵的悍不畏死。而另一个则是以火力为中心,作战方式是更强调部队的组织,火力的组织。

这也就是为什么日军为什么只在营(大队)一级才装备九二步兵炮,而在连(中队)一级以下只配备掷弹筒。这在同样装备了掷弹筒的第二十四集团军的面前,就基本没有火力优势可言,再加上第二十四集团军对狙击手与八二步兵炮的重视,第二十四集团军连一级战斗力已远远超出了日军的一个中队。

日本虽穷,但决没有穷到连一级装备不起性能优异的九二步兵炮。而没有装备的原因还是其步兵的作战指导思想的落后。

常发连与得到一个中队增援的日军山炮阵地在百米生死线上展开了对战。日军此时的主要作战兵器是掷弹筒。因为它的重机枪起不了作用。重机枪与轻机枪一样,被狙击手给封死了。

日军的机枪只要一个连发,就会被狙击手打倒。日军的机枪阵地,很快就成了死伤士兵最多的地方。

而常连的八二迫击炮则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因为是泥水中作战,所有参战的双方官兵,都很难机动。也就是说,只能在炮弹临头的时候,拚命将自己往烂泥里钻,至于烂泥能不能有效的阻隔灼热的弹片,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由于常连的有效作战,使得日军山炮不能投入作战,别的方向进攻的一一七师部队进攻很是顺利,尤其是沿铁道线进攻的一团和三团的部队,在攻击开始一个小时后,进攻部队的八二迫击炮就能击穿日军的防御阵地,互相掩护对日军进行攻击了。

而福卜斯山炮营除了在进攻开始的时候,发挥了掩护的作用,现在为了避免误伤,已停止射击。

。。。。。。

第二十四集团军的战报让大本营的作战室沸腾了。

几个校级参谋具然将军帽高高地抛起。

这是一份具有战略意义的胜利战报。第二十四集团军攻击并控制了徐州及连云港。现在第二十四集团军正向南、向西、向北扩大战果。

日军第114师团128旅团主力全部被歼。

日军驻连云港海军支队被歼。军舰被缴获。

日军驻连云港的三个海军陆战大队被歼。

战斗从十四日起,到二十日歼灭日军128旅团主力时止,歼敌一万二千余人。伪军未计在内。

缴获日军第二军屯集于徐州的全部物资,及连云港刚运到的物资。

也就是说现在日军进攻武汉的主力之一,担任长江北岸进攻的日军第二军的最重要的后勤补给线,被第二十四集团军一脚给踢断了。

而且不是一般的断,而是差不多彻底断了。因为现在徐、连线上的日军被全歼了。日军如想恢复,则必须停止正打得火热的武汉会战,以第二军回师徐州,才有可能实现。

而这样规模的作战准备,即便以日军的机动能力,最快也要两个月后才能进行。因为进攻的主要方向还不可能是日军现在的主要集结地,合肥。

郑雄、金峰一定已将黄泛区控制在手中了。日军主力如果从此进攻,将正中郑雄、金峰之计。

。。。。。

委员长望着窗外淅淅落下的雨水,半天没有说话。

刚才看那份电报时,委员长手一抖,电报掉到地上了。但委员长并没有掩饰自己的失态。弯腰将电报又捡了起来。再次直起腰的时候,委员长的脸上流满了泪水。

自抗日军兴以来,国军与日军作生死战,所有的将领抛弃个人或党派的恩怨,团结一致,视死如归。在亡国灭种的巨大灾难面前,中华民族数百年来,从未有如此的团结。但国势积弱已久,不是一朝一夕所能改变。

在战场上虽有过江南大捷与徐州大捷,但紧跟而来的丧失战略要地的状况还是不能改变。

一直以来,一座大山压在委员长的胸口。对日作战能不能胜?能不能胜?一个热血男儿,可以以身殉国。但委员长他不能以身殉国。如果能以身殉国,而国得以存,他决不会惜身。

以身殉国而国亡,别人可能成为英雄,而委员长则是千古罪人。

背负着如此沉重的非常人所能承受的压力,却无人可诉说,夜静无人的时候,委员长只能常常对着夜空发出“啊啊”的无声呐喊。

有谁知道他的苦?有谁懂得他的难?

今天委员长看到了希望,有了信心,心头的那座大山似乎不再那么沉重。

天不灭华夏!!!

我华夏有无数英勇的男儿!

我华夏儿女薪火永不会断!

。。。。。

委员长在发布嘉奖令的同时,宣布成立苏鲁战区,苏鲁战区司令长官暂由郑雄代理,统一指挥苏鲁地区部队作战。即将第五十一军并入第二十四集团军,成为第二十四集团军的第四主力军。

第二十四集团军现在下辖四个军,即第五十七、第八十九、第五十一及独立军。

并电令郑雄尽快渡江北上,指挥部队作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