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部,纵横江淮 第三十一节,风雨歼敌(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联队炮兵中尉被担架抬了过来。

“你确认是福卜斯七五山炮吗?”

炮兵中尉试图从担架上坐起来敬礼,山本省重中佐摆摆手,表示不必了。

“我确认。在中国战场性能如此优良的除了帝国的九四式山炮,就只有福卜斯山炮了。”

“你确认有四门?”

“是的。”

“并且中国炮兵的炮弹很奇怪,好像没落地就炸了。”

什么没落地就炸了,炮弹会没落地就炸?战败了还要为自己的无能找借口。山本省重中佐再次摆摆手,担架兵将联队炮兵中尉担了下去。

山本省重中佐厌恶地看了一眼联队炮兵中尉。只一轮炮战就将联队直属的步兵炮全部损失掉,这样的军官还没有自已主动谢罪,我的联队里怎么有这样的人?

山本省重中佐是为了确认对面军队的火炮种类及数量,才没有直接命令这个炮兵中尉谢罪的。现在是时候了。

山本省重中佐转身一脸严峻地对一个参谋点了点头,参谋会意地去了。

雨还是那样,一阵急一阵缓。山炮大队的炮兵中尉派过来的联络官跑过来报告,山炮中队已在铁道两侧野地里散开。

虽然如此,山炮中队离铁道线还是不远,只有五百米。这样已是克服了巨大的困难了。

第一轮进攻,帝国军队损失很大。中国军队的炮火太猛了。三个点的阵地各有四门八二迫击炮。两侧负责牵制的小队根本无力完成其牵制任务。先是被完全压迫于地面。紧接着在地面被炮火大量杀伤。

中国军队的两侧的炮火在大量杀伤了正面的帝国小队后,竟然将炮火转向沿铁道线进攻的帝国中队,结果这个中队还没有靠近中国军队的阵地,就被迫退了回来。

而此时投入的步兵炮中队,只发射了三轮急速射,步兵炮中队就受到了几乎致命的打击。三门步兵炮被击毁,炮兵伤亡过半。

毫无疑问,他的前锋部队已经没有了,现在徐州地区所剩的大概就剩他手中的这些部队了。

山本省重中佐一时头皮发麻。如果到此山本省重中佐还不明白自已的处境,那他可真是连猪都不如了。第一轮进攻还没结束,山本省重中佐就命令部队沿铁道线两侧展开。

现在是准备玉碎的时候了。

山本省重中佐命令向徐州发电报,电报中说他的前锋部队可能已被第二十四集团军包围,可能已玉碎。而他的部队现在遭遇拥有强大火炮加强的第二十四集团军某部狙击。已难以进展。

山本省重中佐的意思是,旅团现在是向济南师团部请求支援的时候了。但旅团部发来回电,说在徐州城下,正发生激战,从炮声判断,应该是150联队的前锋部队,现在离徐州城只有三公里左右。

山本省重中佐再次迷糊了,一时竟信心百倍,即第二十四集团军的主力就在他的当面,如果他利用攻势作战在此牵制住第二十四集团军主力,前锋部队在击破徐州城下的敌军后,回击此地,则第二十四集团军将只有全军覆没的命运了。

世事变化快,人的心情变化更快。

刚才还有点悲观失望的山本省重中佐重振信心。

山本省重中佐命令山炮中队立刻投入战斗,对敌军的炮兵阵地进行判断。但由于一开始,山炮中队并未派出观测参谋,对战场进行必要的观测,现在对中国军队的炮兵阵地的情况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而现在山炮中队在数量上与质量上都不占有优势,只能利用步兵再次进攻,并将最后一门九二步兵炮投入战斗,以这最后一门九二步兵炮作为诱饵,诱歼中国军队的山炮部队。

但是在第二波次的进攻中,由于日军只有一门九二步兵炮,对一一七师的迫击炮阵地的压制效果一直不明显,所以一一七师的山炮部队一直未投入战斗。

日军的山炮在没有发现一一七师的山炮阵地,轻易不敢发炮。如果这四门山炮再被歼灭,那日军所能依仗的只有武士道精神了。

但日军不知道,这种对峙对它是很不利的。因为一一七师的两个团,一个从后面,一个从侧面包抄过来了。留给日军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

日军与三团接上火的时候,苑团长命令一、二两个营一线排开,以二公里的正面向日军集结的方向推进。三营留在原地作为预备队。而此时一团的一个营已控制了西加河桥。消灭了日军担任后尾警戒的一个骑兵小队。

现在日军已是瓮中鳖,笼中鸟了。

一路上向前推进的两个营的推进速度都很慢。没办法,都是在泥地里行军。一公里多一点的路,两个营花了二十八分钟。

部队从出发到时,听到前锋排与日军的警戒骑兵发生接触战,竟花去了二十八分钟,苑团长不由地苦笑了一下。

团指挥部没有随二个营出发,而是留在原地。苑团长从位于一个小坡顶的指挥所掩蔽部的射击孔内向外望。

又过了二十分钟,通过望远镜,苑团长还能看到一步一步向前挪动的各连的身影。团部现在与进攻的两个营的电话保持着畅通。这样的推进速度有一个好,就是电话兵能抬着电话线圈跟上部队的行进。

通过电话,苑团长得知现在部队进展虽然慢,但日军的行动也变得迟缓了,在侧翼警戒部队受到打击的情况下,铁道线两侧的部队正离开铁道线,但由于受到开始炮击的我山炮部队的干扰,楞是不能成建制的投入反攻。

而日军的一个山炮阵地居然迅速地出现在一营的进攻线路上。一营一连现在距离这个山炮阵地已不足三百米,重机枪与轻机枪及掷弹筒的射击已覆盖日军山炮阵地。现在虽然还没有拿下日军的山炮阵地虽然还没拿下,但日军炮兵想要调转炮口,进行炮击已经很困难了。

现在就等迫击炮跟上了,一旦这个连的四门迫击炮能够进行发射,这个日军的炮兵阵地就是咱们的了。

紧接着苑团长听到了迫击炮急速射击的炮声。

。。。。。

常发连最先发现日军山炮阵地的,担任前锋的一排战士们在穿过一片树林后,突然大喊起来了。

常发一时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前面迅速打来的旗语,说是发现了日军的山炮阵地。

常发立即命令信号兵向前锋排打出,立即发动进攻的命令。并用旗语命令将重机枪与迫击炮驮在马背上的重机枪班与迫击炮班,快速跟进。同时命令担任跟进任务的三排,快速跟进。

一排排长是徐毅,通过旗语他指挥三个班交替掩护向前冲。

对于一个排而言,三个班交替掩护往前冲,是战场上不得已的战法。这样作战是没有预备队的,一旦冲击受阻,三个班很容易集在一起,失去纵深,一旦发生溃败,则连掩护的部队也没有。

但现在可没有计较这些的时间,现在需要的是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冲击力。和最密集的火力。

三个班交替进攻,则有二个班处于火力掩护中,一个班处于运动中。火力的密度与跟进速度能够得到很大的提高。

日军的警戒骑兵部队的被歼灭,使得日军的警惕起来,一排发现山炮阵地后的大声惊呼,惊动了日军,日军立刻组织阻止射击。

日军山炮阵地的正面是正西方,正西方有一片较大的树林。这片树林能起到一定的掩护作用。左边也有一片小树林,一排就是从这片小树林里钻出来的。

铁道线在右侧的五百米处。山炮阵地周围有一个小队的日军掩护山炮阵地。而铁道线左右,与山炮阵地平行的位置,大约有两个日军小队。

一营的前锋部队在发现日军山炮阵地的时候,在一营的左侧二营的前锋部队也于日军发生了接触战。

现在一排的任务就在抵近山炮阵地,对山炮阵地进行火力覆盖,使得日军的山炮不能发射,就是最大的成功了。

在暴雨中作战,实战是第一回,但演习却进行过多次。大热天、大雨天,大雪天等等气候发生剧烈变化的时候,正是原独立军练兵的大好时候。

江南、皖南的暴雨中的作战条件比苏北还要差,因为苏南的土地的土质是粘土。一般人在两个地方,同时雨天也会感觉得到其巨大的差别,更何况全副武装的作战行动。

战争是不会选择时间的。战争会在任何时候暴发,枪声会在任何时候打响。原独立军的训练宗旨即是在任何时候都能投入战斗,很好的完成任务。

所以独立军的作训计划定得很全面,很细。细致到每天,每个小时的作训计划。在集中整训的时候,独立军的作训时间,每天居然高达十小时。即便是日常部队的作训,每天也要在高达六个小时以上。

独立军,现在是第二十四集团军的作训口号是:

“战斗力是训练出来的。要想战胜日军,首先必须战胜自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