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部,纵横江淮 第三十节,风雨歼敌(三)炮战

xy99991 收藏 8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毛柏春排长命令将日军放进一百米的距离内再打。 小鬼子居然只派出一个小队来进攻他的阵地,也太小瞧人。毛排长气得不行。毛柏春打电话给一班长徐永忠的时候,徐班长笑了。听到徐永忠的笑声,毛柏春仿佛看到了徐永忠那张长脸。 徐永忠艰难地踩着鸭子步在阵地上走了一回。来来回回拍了拍小伙子们的肩。小声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毛柏春排长命令将日军放进一百米的距离内再打。

小鬼子居然只派出一个小队来进攻他的阵地,也太小瞧人。毛排长气得不行。毛柏春打电话给一班长徐永忠的时候,徐班长笑了。听到徐永忠的笑声,毛柏春仿佛看到了徐永忠那张长脸。

徐永忠艰难地踩着鸭子步在阵地上走了一回。来来回回拍了拍小伙子们的肩。小声在耳边嘀咕一句,然后阴阴地一笑。尤其是跟狙击手,嘀咕了好一会。

徐永忠回到自己的阵地。

第二十四集团军部队进行阵地防御时,要求战场电话要通到班一级,而进攻的时候,则要差得多,电台只能配备到连一级。但在中国军队里算是头一份了。日军电台也只配备到大队一级。比第二十四集团军还要差一个档次。

对于电台、电话系统,第二十四集团军一向是先储备人才,凡是他控制的地区,凡是这方面的人才,不管你愿不愿意,全部请到部队中。抗日没有自愿一说。抗日是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天然责任。培训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虽然现在已扩编为教导师的设有专门的通讯营,也是不够的。

洗脑,训练,储备起来。缴获或上级转发下来电台、电话,那就将这些装备与人才下发部队。现在已做到每营一个电话排,4个电话班,每班9部电话,一个交换机。

一个无线电排4台电台,在战斗中电话和电台配属到各连或直属队。

在苏南与日军作战的缴获与第三战区的南京后勤仓库的储备物资使得这些成为可能。

现在在第二十四集团军的阵地上,不再有到处跑的传令兵,而是检查线路的电话兵。

对于防御而言,第二十四集团军的第个班的电话,理论上可以直接打到战场的最高指挥官那。在三团的狙击阵地上,最高指挥官当然是团长。也就是说,团长和班长是可以通话的。

现在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徐永忠当然不会打电话给团长。

今天徐永忠的任务是陪着机枪手,同时向排里报告连属火炮的弹着点。105A出身的副班长张志康陪另一挺班用机枪,对敌实施火力压制。防御的时候,班用机枪是班里的支柱火力。进攻的时候,冲锋枪是进攻的主要利器。

小鬼子看上去全部像是鸭子,在泥地里一摇一摆的,一脚踩下去,拔出来可不是容易的事。这苏北的泥土有一特点,是少土,并不粘脚,要不小鬼子早就陷在那动不了了。

小鬼子的机枪在二百米左右的距离上,就开始进行掩护射击,打得阵地上泥块直飞。而陷入泥土的那个弹洞周围则“滋嗞”地冒着热气。

徐永忠在机枪手李扬的耳边轻声地说着什么。李扬微微调整着枪口。

一发红色的信号弹飞了起来。这是排长那发出的。

李扬一个点射。接着又一个点射。徐永忠在一旁并不射击,一百米的距离上,冲锋枪与驳克枪大中日军的概率太小了,徐永忠干脆只充当观察手。

两个步枪组,每组两个人,在进行精度射击,但在这个距离上作用也不会太大。两个掷弹筒组缩在战壕里,一发一发地对日军的散兵线发射着小炮弹。掷弹筒由一个组长指挥,发射的时候,对同一个目标发射。

现在这样的战场是狙击手的天下。

两个日军掷弹筒手已被狙击手干掉了。两个掷弹筒副手也被清掉了。

这一切发生在七分钟内。

连直属八二迫击炮四发一组,对日军的散兵线进行打击。八二迫击炮弹用的是新型近炸引信,使用普通的瞬发引信在这样的天气里作战,炮弹的杀伤力会受到了影响。

因为瞬发引信很敏感,有的时候一颗大雨滴也会引发爆炸。炮兵必须在引信上加上一小盖帽,炮弹会钻进烂泥里,一大半的杀伤破片会被泥土吸收。

而新式的近炸引信主要配用于60~120mm迫击炮弹,采用了近直角探测技术和变频技术,具有较好的抗干扰性能,能排除相互干扰、尘埃烟幕干扰和无线电辐射干扰。作用距离可根据地形及弹丸的落角、速度等参数进行微调。其作用可靠性达99%以上。

最重要的是这种炮弹引信带有自毁装置。好东西不能让小日本得去。

装备了新式引信的八二迫击炮炮弹的毁伤性能在理论上提高三倍,实战中,如今天的雨天烂泥地上,还远远不止。一发发炮弹准确地在小日本队形空中两米左右的空中炸了。小日本想不死伤残重也不行。

现在日军的队形在毛柏春排长的眼中是一目了然,并不需要各班长进行校正。在连属迫击炮与重机枪的打击下,日军只能紧贴着地面伏在地上被动得很。毛排长用望远镜观察时,心情很好。

突然空中传来尖利的啸声。是步兵炮的炮弹。

“咣。”

一发步兵炮炮弹落地。

这是敌军的九二步兵炮在校射。从弹着点看,日军的九二步兵炮的目标是连属炮兵阵地。

紧接着又是尖利的啸声,四发步兵炮的炮弹同时着地。日军使用的是瞬发引信,在这样的天气里,毁伤性能要大打折扣的。

不知道现在炮兵阵地的情况如何。虽然如此,毛柏春还是对炮兵阵地有些担心。担心没有用,重要的是迅速发现日军步兵炮阵地,才是正道。

是那边,铁道那边。狗日的,老子估计你就会在那边。

毛柏春在日军第一发齐射的时候,就找到了日军炮兵阵地的方向。那儿腾起一团淡淡的硝烟。

为什么会这么快?

原因很简单。日军肯定是有炮的。日军的步兵炮与山炮这样的天气里不可能布置到烂泥田里。最好的位置就是铁道上。

毛柏春立刻在日军第二发齐射还在天上飞的时候,已给连长通上话了。

“日军的九二步兵炮兵阵地在铁道线上,在我阵地前沿约一千二百米的位置。”

连长会用炮队镜进行精确测量的。

日军四发急速射后,正进行观察,以确认战果。也就在这时巨大的啸声再次响起。

日军的炮兵阵地那没有腾起一股泥柱,七五山炮炮弹用的同样是新式近炸引信。一会沉闷的爆炸声传到毛柏春的耳中。

师直属炮兵营的动作并不比日军慢。同样四发七五口径的炮弹还了过去。接着又是四发。一一七师可不像日军那样节省炮弹,既然确定了目标,就狠狠的打。弹药与作战效率之间,一一七师的炮兵更选择效率。即使后面的十六发炮弹浪费了也没关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