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毛柏春排长踩着烂泥在自己班的阵地上走了一回,发现全排没有一个士兵伤亡,很高兴。

这样泥泞的地面,日军的骑兵对他的阵地可以说是毫无威胁。就是好天气,地面硬梆梆的,日军的骑兵从正面也无法威胁他的阵地。

骑在马上,对有六挺轻机枪的阵地进行冲锋,能讨得了好?何况连主阵地上还有二挺重机枪,和四门八二迫击炮。

不打成马蜂窝就成妖了。

这队骑兵肯定是日军的搜索部队。这后面日军的主力一定不一会就到了。连长一定已将这一情况向上面汇报了。

毛柏春排长重新拨了一回连炮兵班的电话。线路畅通。

连炮兵班由由毛柏春排负责校正目标。而连里有一部电话直通师属炮兵阵地。如果在他们连这个方向发现日军山炮,则由他们连呼叫并负责校正师属炮兵,对日军山炮进行轰击。

第八十九军所有的班长以上军官都受过炮兵观测训练。现在是条件不许可,师属火炮数量太少,不可能满足所有的方向的作战。也不可能支持到排一级的战场。班、排一级可通过战场电话呼叫连属炮火。集中使用炮火已是第二十四集团军的炮兵使用原则。

东边的连云港方向战场如此,二个师的火炮被集中于海东战场就是最好的明证。由于第八十九军的作战任务更多更重。一一七师要负责歼灭日军150联队主力。三三师在奇袭徐州后,两个主力团要向南、向西沿铁道线开进,尽量扩大徐州的生存空间,并将黄泛区内的铁道线进行最大可能的破坏。而三四师则要在强占新安镇后,以新安镇为基地,向临沂进军。只在控制了临沂地区,才谈得上苏北、山东两敌后根据地的连成一片。五十一军才能顺利得到第二十四集团军的物资支援。只能做到相对集中。

所以在选择对阵日军主力150联队的时候,第八十九军选择了第一一七师。这其中的主要原因之一,便是第一一七师的福卜斯山炮与日军九四式山炮的性能差不多。

除了比日军的山炮重三百公斤外。小日本的武器还是真有特点。九四式山炮只有五百多公斤,四匹马驮了就走,两人推了能前进。

在望远镜里,毛柏春对阵地前沿进行了再一次观察。他的阵地的前方是一片田野。五百米范围内,田埂之类可能对进攻的日军提供掩护已被协助作战的保安团全部铲平。

五百米内遮蔽视线的树木也被清除。一公里范围内的高大树木被全部放倒。这些可能成为敌人的隐蔽点,与观察哨。

铁道线在毛排的左侧一千米处。

三连的主阵地就设在铁道线上,但比一连的主阵地要向后五百米。三连的主阵地那边,即铁道线的左侧是前置的二营一连的阵地。三个连的水平高度以一营一连为最高,其次是铁道线上的三连,再次二营一连。但这高度差也就在一两米。在苏北你要找一块小高地还真不容易。山则要到连云港那才有。或者山东也行。

这是因为暴雨而产生的布阵法。暴雨后,铁道线两侧的田野一片泥泞,即使是骑兵也是无法通行。步兵的运动速度更加缓慢。如果在这样的条件下进攻铁道线两侧的阵地,日军必将在开阔地里,长期处于防守方的枪口之下,而不能迅速抵近,冲击敌方阵地。

而沿铁道线进攻则必将成为日军的首选。但进攻铁道线的日军必将受到两侧的打击,于是看上去容易进攻的地方,却成为一个陷井。

当然雨天在给日军增加困难的同时,也给三团增加了极大的困难。首先是构筑的阵地不标准。战壕不够深,因为深了就无法跃出战壕。日军的重要作战方式之一即是刺刀战。如果日军冲上阵地,而我军士兵不能跃出战壕,将要吃大亏。

第二是因为战壕内一片泥泞,在阵地内实现机动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最麻烦的是,防炮洞构筑不起来。即使建成来也没法使用,灌满了水的防炮洞怎么使用,一不小心还会陷进去。只能全部堵上。

也就是说,战斗一旦开始,防守的三团只能挺在阵地上,承受日军的炮火。于是两侧的阵地针对这一问题,一开始就将部队布置得较分散。且前置的两个连后五百米,与铁道线平行的一线,各部置了一个连,作为战场预备队。一旦前沿的两个连损失较大,这两个连将以班为单位投入一线阵地。

三团的决心是,即使铁道线上的狙击阵地被打穿,铁道线两侧的阵地也不能丢。因为这两个阵地上的两个连因为道路的原因是无法撤出的,而铁道线上,三团随时可以投入机动兵力。

为此这两个连储备了三个基数的弹药。这样的路况,前运弹药尤其是迫击炮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日军终于出现在铁道线上了。而铁道线两侧的田野中,也出现了日军的步兵。

铁道线上的日军因为相对集中,因出现在毛柏春的视野中,毛柏春即打通了连属炮兵班。八二迫击炮对铁道线上的日军进行果断地炮击。

毛柏春远远地看到日军士兵受惊一样的四下散开。

铁道线加上路基,最多也只十米宽,日军士兵只能分散到铁道线两侧的田野中。在泥地上一滚,这些狗日的,也穿上了伪装服。

在七、八百米的距离上,用望远镜也分辨不出哪个是日本兵,哪个是土坷垃。炮兵班在进行了三发急速射后,即停止了炮击。

。。。。。

山本省重中佐没有想到会在岔河附近遭遇中国军队的狙击。

铁道线左侧的骑兵搜索队被歼并没有引起山本省重中佐的重视。在回军徐州的途中,受到第二十四集团军的袭扰是意料中事。但他没有想到他的部队沿铁道线推进的途中,居然受到了炮击,而且是八门迫击炮的攻击。

拥有这样火力的非第二十四集团军主力莫属了。

如果这里的部队是第二十四集团军的主力,那徐州方向进攻的部队又是哪支部队呢?更奇怪的,也是一路上困扰山本省重中佐的是,他的前锋部队哪里去了呢?

一路上他没有发现作战的痕迹,也就是说,他的前锋部队已通过岔河地区了。那第二十四集团军为何要放过他的前锋部队呢?

难道他们不担心他的前锋部队投入徐州战场,还是他的前锋部队被阻于岔河到徐州之间的什么地方了。由于发报机的损坏而无法与他取得联系?

至于他的前锋部队被歼灭,这是山本省重中佐根本不去考虑的事。笑话,在一天之内全歼他一个得到二个山炮中队的加强的步兵大队,这样的事可能吗?中国有这样的军队吗?

第二十四集团军到了郑雄手上就能变成独立军那样的部队吗?笑话,莫非郑雄是神仙下凡?

现在的态势至少说明这样一点,即第二十四集团军在做一个梦,即利用他的150联队一分为二的机会,将其分割包围,各个歼灭。

而如此,攻击徐州则可能是个晃子。而他的150联队才是第二十四集团军的真正目标。如果第二十四集团军能歼灭他的150联队及山炮大队,则徐州则入第二十四集团军的袋中了。

原因很简单,没有兵力如何守城。

但这只能是一个梦。

150联队面前的这道防线有用么?就凭二十四集团军的部队能阻住我的联队进攻的步伐?

进攻方案很快形成了。山炮就不必展开了,一会还要收起来,耽误时间,联队九二步兵炮中队的四门炮展开,掩护步兵攻击就可以了。

左右两翼只需各派出一个步兵小队进行佯攻,而主要的进攻方向则放在铁道线上。派出一个中队就行了。这里进攻容易,中央突破后,迂回敌两翼的后方。不是道路泥泞吗?我看两侧的中国军队往哪跑。

突破防线不是山本省重中佐的任务,而是全歼,至少是大部歼灭这支狙击部队,才是山本省重中佐的目标。

一刻钟后,负责进攻部队业已展开,而其它的部队则沿铁道线坐下,休整,吃饭喝水。待中央突破后,再将这些部队投入突破口,实现迂回。

一夜的行军部队很累,很疲惫,但大日本帝国的军队的面前是没有困难可言的。负责进攻的部队的迅速完成准备工作,让山本省重中佐感到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