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部,纵横江淮 第二十七节,分而治之

xy99991 收藏 8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蒋排长身披单兵伪装网从一排阵地向二班阵地走去。

天变了。从东边飘来一阵云。气温却一点没有下降,却闷热起来,蒋排长和身后的通讯兵一样,土黄色的夏季军服的后背已被汗水湿透。

蒋排长边走边和战士们打着招呼。

战士们一个个身形矫健,体格健壮,虽刚和工兵及保安团部队一同构筑工事完毕,一个个的精神头并没有因之消减。

战士们饮水的饮水,搬运弹药的搬运弹药,擦枪的擦枪,用树枝支伪装网的支伪装网。

战士们的军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这是一支骄傲而光荣的部队。

它现在的番号是第二十四集团军第八十九军一一七师一团一营三连一排。

它的前身是宁国保安团。

后来的暂编105团。

再后来的105团。

他是八十九军乃至第二十四集团军的原点与种子。是一支拥有着许多光荣与战绩的部队。

他们师参加过宁国保安团这支部队参加抗战后的所有战役。

他们师拥有最好的训练、最好的士兵、是第二十四集团军的绝对主力。

他们是绝对的主力,所以歼灭敌人主力的任务也就理所应当地交给了他们师。

蒋排长关心的不只是自己排的伪装情况,同时他对别的排,乃至全连的阵地情况都有着了解。

他和副排长梁健一起到阵地前沿二百米处的铁道上,站在两个战士的肩上,模拟着火车上的角度,对全连的阵地进行了观察。

蒋亮是狙击手出身,对隐蔽有着天然的敏感。重机枪阵地、连属炮兵阵地的伪装工作做得很细,虽然挖出的泥土都被运走了,但伪装网和地表之间还是存在着一定的色差。还是看得出点与线的存在。

这是非自然的,对于一个良好的指挥官而言,这就意味着危险。

但如果是从行驶的火车上看呢?

嘿嘿,这样的阵地足够了。

蒋排长试着在铁道线上边跑边看。因为跑动,那地表的色差看起来就不是那么明显了。

现在各班的火力配置都是经过临时的,他们一营三连与对面的二营一连的任务是对二个日军山炮中队所乘的军列发起突击,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二个日军山炮中队的军列旁,并对其发起攻击,歼灭之。

全营自从今晨四点进入伏击地区,开始构筑阵地时起,全营上下就都弥漫着一股怨气。

这次战斗他们营,当然也包括他们团,是没有什么好仗可打了。

也难怪没有看到没有看到山炮部队的踪影。

师属山炮营看来配属给别的部队了。

为什么?你看要看看一连的阵地设在哪里就知道了。

运河铁路桥边。

自部队开进这里后,蒋亮就看到工兵部队在运河桥的上下忙碌着。

看来集团军苏北指挥部是决定从现在起就要让这座桥消失了。

虽然如此,各部队还是在认真的构筑阵地。在战场上,什么情况都会发生的。如果日军过桥前仔细检查运河桥呢,那样一场恶战将不可避免。

日军小头的智慧要胜于大头,但并不等于小头的智慧就一钱不值。

轻敌是要不得的,是会用血来补偿的。

。。。。。

日军150联队现在的情况很糟,最糟的是他们都完全不知道他们现在的情况很糟。

现在他们的兵力被一分为二,一半在火车上,一半还在新安镇车站。

从两个方有着两支军队在向新安镇车站接近。一支是一一七师的的力二个团,他们将由卫头集北上,进兵的方向是郯城、临沂,从北面完成对日军新安镇部队的合围。一支是三十四师兵分两路,一路沿宿迁至新安镇公路前进,一路沿沭阳至房山镇公路向前,至房山镇再转向新安镇方向,沿铁道线推进。

这样不管日军新安镇的部队听不听从调动,被歼只是早晚的事。

日军150联队及加强的炮兵中队已处于第八十九军的半包围圈中,尚不自知。

现在日军150联队所获得的战区信息都是第八十九军提供的。

现在150联队知道的是连云港方向已无战斗。进攻连云港的第二十四集团军的部队已被击退。

宿迁、沭阳的战斗还在进行中,但负责进攻的日军部队已攻入宿迁与沭阳城中。

150联队联队长山本省重中佐在等待军列回来的过程中陷入了沉思。

战况表明,这两个方向都是佯攻。第二十四集团军的真正目的是偷袭徐州。从郑雄此人的用兵特点来看,这一切都像是真的。

偷袭一直是郑雄所率领的第二十四集团军的主要作战方式。在苏南的时候,114师团的部队就吃过这样的亏。

郑雄这次看来是精心策划了此次偷袭行动,直到现在为止,郑雄都是成功的。他成功地地调动了日军的机动部队,并已攻至徐州附近。

就现在的第二十四集团军的战斗力而言,击败接替150联队防守的“皇协军”不可能是其对手。

现在战场的关健就在于他的联队能不能及时赶到,加入徐州战场。

如果他的先锋部队能在徐州城破之前赶到徐州战场,那第二十四集团军这次精心设计的作战计划,将彻底破产,如果不能,那么徐州旅团部将会受到攻击。虽然不一定旅团部会覆没,但受到攻击将是肯定的。

山本省重中佐根本没有不会去想徐州现在易手,徐州的旅团部已完蛋。原因很简单,他接到的电报是军用密码发的,一切格式都是标准的。

更主要的是徐州方面根本没有发来过发生战斗的电报。除了第八十九军后来发给他的假情报。

突然的闷热的天空,一时电闪雷鸣。

。。。。。。

夏季就是这样,暴雨说来就来。

刚括过一阵大风,天空就黑成一片。天空刚黑成一片,几点豆大的雨点就砸在地上。刚刚几点豆大的雨点砸在地上,暴雨就倾盆而下。

闪电、雷声响成了串。

一时雨落如注,前面五十米处就模糊不清。

蒋亮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对一旁的副排长梁健说:

“这鬼天气,不是成心跟俺们作对吗?”

“也说不定是好事。”

“怎么说?”

“这样鬼子的观察兵也不可能发现我们的阵地了。”

“那桥下的炸药不会出现问题吧?”

“不可能的。”

“为什么?”

“这可是黄色炸药,本身又不吸水,包扎的时候有防水隔离层,通过电流,用雷管引发的。”

“可如果接线的时候,接头搞得不好,电路短路不能击发雷管呢?”

“。。。。。。。”

“我得打个电话给连里。”

蒋亮说。

蒋亮的这个问题引起了连长的重视,连长打电话给营长,营长又向团长反应了这一担心。

如果真出现这样的问题,情况会很严重。日军火车将冲过运河桥,如果只是在这里伏击不到日军还不是问题,问题是日军将直接冲到徐州火车站,一路上毫无阻挡。那样战斗将在三十四师留守团与日军将展开,好不容易完好接收的徐州城,将沦为战场,同时有可能暴露全歼日军150联队的企图。那样150联队的另一半有可能通过临沂而逃走。

钱大胡团长打个电话给工兵连,让他们派个业务尖子,去桥上检查一下线路,以确保能炸响。

这一连串的电话转接,雨小了一点,天空渐渐开始透亮。两百米外的铁道线再次出现在战士们的眼前。

日军的火车随时可能到达,现在情况很是紧急。

一场精心策划的战斗,因为一场不期而至的暴雨而产生了变数。

不能将成功建立在可能上。

一个身影窜出战壕向铁路桥方向而去。湿滑的地面让他举步维艰。虽然这里不是黄土而是沙土,并不沾脚,但想跑得快还是不可能的。

一声汽笛的长鸣出现在远方。说是远方,对于火车来说其实不远了。

一个人在跑,而全营的人都在为其加油。

快跑,加油,快跑,别跌倒。

跌倒了。一滚身又爬起。再跌倒,再爬起。

这个工兵战士简直是一路翻滚着向着铁路桥方向而去。

这个工兵战士终于跑到铁路路基旁了。在路基下狂奔。全营的将士目光现在都在这个工兵战士的身上。

快快快快快。

这个工兵战士终于到了桥下。全营将士都看不见那个工兵战士了。

铁轨在震动。从铁轨的震动声中判断出日军军列没有减速。日军根本没打算停下来侦察一下铁路桥。他们相信铁路桥现在还是安全的。

准备过桥前,日军军列拉响了汽笛。

那个工兵战士呢?他有没有将任务完成,有没有在完成任务后,滑入江中?

“我不想死。我也不会死的。”

那个工兵战士的名字叫赵阳。现年十九岁,原在常州读书,战争爆发后,响应“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加入了独立军。因为是知青,被分到工兵连,学习爆破,现在是工兵连的业务骨干。

“我不想死。我也不会死的。”

日军的火车震动着铁轨,连同铁路桥都在震动。

赵阳检查完一个接线点,开始检查另一个。

“我不想死。我也不会死的。”

日军的军列冲上桥头了。

赵阳大声喊叫着,完成了第二个接线点的检查。

同时,电流窜过雷管,雷管击发炸药,铁路桥连同一节军列的车厢飞上了半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