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部,纵横江淮 第二十六节,炮群的威力

xy99991 收藏 7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日海军陆战大队的斥侯发现了二连的狙击阵地,在发现的同时,一个斥侯小组九个人都完成了侵略中国的任务,跟他的大队再见了。 日军大队本是以行军队形前进的,现在迅速展开成战斗队形。一个中队刚准备进攻,天空忽然响起尖利的炮弹呼啸声。 炮弹“晃”地一声炸开了,六发炮弹差不多是同时着地,落点在后面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日海军陆战大队的斥侯发现了二连的狙击阵地,在发现的同时,一个斥侯小组九个人都完成了侵略中国的任务,跟他的大队再见了。

日军大队本是以行军队形前进的,现在迅速展开成战斗队形。一个中队刚准备进攻,天空忽然响起尖利的炮弹呼啸声。

炮弹“晃”地一声炸开了,六发炮弹差不多是同时着地,落点在后面的两个日军中队的人群中。

日军此时是横列,两个日军士兵的间距是三米,这对于日军而言,已是标准的攻击队列了。六发间隔为五米左右的炮弹将四十五平米内的日军士兵一扫而空。

此六发一落地,另外六发已临头。

如此,日军士兵在只来得及卧倒的情况下,立时受到了二十四发炮弹的轰击。

日军军官在头昏眼花之中,还是听到了哨声。哨声命令部队迅速散开。

因为日军海军陆战队大队长发现,他的陆战队即使卧在地上,还是会被大量的杀伤。因为中国军队的炮弹是六发一落地,六发炮弹周围的士兵,被交叉飞机的弹片击中,没有死角。连忙命令传令兵,吹响军哨。

日海军陆战队士兵无比英勇地在炮群集火射击之下,四下爬了开去。

而三轮炮击后,炮群沉寂了下来。

日军海军陆战队一时蒙了,不知该进还是该退,还是该迂回。日军大队长决定还是先试探攻击一下,如果这里确是中国军队的主要狙击阵地,并且是得到大量炮兵加强的,那实行迂回还是有必要的。

后退是不可能的。一则是有军法,二则在异国作战,坐视友军被围,那自己的末日也就不远了。三则大日本帝国的士兵是不怕苦、不怕死的。顶多玉碎而已。

如果正面不能前进的话,就迂回。

一个中队以二百米宽的正面,分成三队,每队间隔十五米,向前推进。

但在中国军队的狙击阵地上,没有发现敌军。看来他们是逃跑了。

看来中国军队的狙击意志并不是太强的。他们只是因为有了炮兵的加强,才敢于狙击大日本帝国的海军陆战队的前进的。

现在看来迂回是不需要的。追击,并歼灭这股中国军队,并缴获这些大炮,看来并不是不可实现的。

中国军队自清朝以来,就有抛弃装备逃跑的习惯。过去他们也曾拥有过大量的重装备,但这些重装备后来都成了大日本帝国的战利品了。

但负责进攻的中队再次前进了两百米后,突然受到步兵火力的狙击,日军中队只好就地进行还击,但枪刚开始击发,再次受到了炮群的攻击。好像日军的枪机连着中国军队的炮栓似的。

成片落下的炮弹,带走的是成群的帝国士兵的生命。

如果这场战斗的被炮击者是西方国家的士兵,那他们出会现两种情况,一种是立即溃散,二是有秩序地后撤,进行转进。但他们是日本士兵,是以武士道为其精神武装的部队,是相信精神的强大是战胜敌人的最有力武器的军队,他们不可能被大炮吓倒。他们敢于迎着敌人的炮弹前进。

第一梯队的中队受到重击,不能再担任主攻了。那就换上一个中队。第二梯队的中队顶了上去。他们刚对中国军队的阵地发起进攻,中国军队就仓皇出逃了。

第二梯队的日军中队追着中国的一个连前进了二百米,再次遇到步兵连的狙击。日军中队不得不停下来。而中国军队的炮击再次开始了。

如此日军以坚强的意志,冒着中国军队的炮火,不断地向前推进。虽然日军损失惨重,一路都是日军破碎的尸体,一路都是断胳膊断腿的日军伤兵,但大日本帝国的军队在前进。冲破敌军一道又一道封锁线在前进。敌军在大日本帝国的军队面前,只能崩溃,不断地崩溃。

虽然现在中国军队的大炮还在发射,还在不断地发射。但日本帝国的军队就快要到达中国军队的大炮阵地前沿了。这些大炮很快就要落入帝国海军陆战队的手中了。

差不多每一个正在冲锋路上冲锋,或已倒下的日军士兵都是这样想的。

鲜血激发了他们的兽性,使得他们疯狂。

仅有的一点理智,早在不断的胜利,不断地冲破敌军的封锁线的快感中消失殆尽。

“麦穗、麦穗。”

(万岁、万岁)

这群猪,被炸得鲜血淋漓的猪,日本猪狂喊着弯着腰冲向的最后一道阵地,一道集积了六挺重机枪,后面是十二门八二迫击炮与十二门九二步兵炮的阵地。

重机枪首先括风一样地,六道金属杀人流扑向日军的散兵线。两道日军的散兵线被瞬间击碎。

虽然日军已散得很开,每个日军士兵的间隔是五米,并且是以标准的战斗动作在前进,但那又有什么用呢?

在受到重机枪打击的同时,掷弹筒的第一轮小炮弹落下了,带起的是尘土与血肉。

紧接着是八二迫击炮群的齐声怒吼。

这一次是十二门的齐射,十二个装弹手同时松开紧握炮弹的手,炮弹同时滑入炮膛,在坠落的过程中,同时底火被炮筒底部的撞针击发,十二发炮弹同时被药筒里迅速燃烧的火药推动,飞出炮口,向它们的爱人,日军士兵,那些畜牲飞去。去用血盆大口去亲吻他们,撕裂他们。

十二门九二步兵炮也是齐声怒吼了。

现在它们不再分成两队,而是合成一队。

十二发七零口径的炮弹,分三列四排,每发间隔五米,每次覆盖的面积是六百平方。六百个平方内的活物,最多只剩下蚂蚁。

这一次炮击不再是三发即结束,而是在三发射击完成后,炮火进行延伸射击,向日军的后续部队扑去,而此时第六道阵地上一直未动的二连,全连跃出战壕,向日军第一梯队扑去。

炮火在延伸,二连以与日军几乎相同的散兵线,分成三列,向前推进。

他们不是前去与日军拚刺刀的,而是送那些被炮击杀伤还未毙命的日军回老家的。

他们边走,边对倒在地上的日军士兵的尸体或活体,进行射击,即使是断胳膊断腿了,也补上一枪,如果是冲锋枪手、机枪手,就补一个点射。

三、五米的距离,二连士兵还是能准确击中头部或心脏的。

金属与炸药掀起的泥土与血肉混杂的泥墙一直在二连的士兵前方六十米处。二连的士兵向前、金属与炸药掀起的泥土与血肉混杂的泥墙同样在向前。

二连的士兵一点也不兴奋,除了粗重的呼吸声,与大脚踏在自已的土地上发出的厚重的声响。虽然这声响在枪炮声轰鸣的战场上,是那么的微弱,耳朵根本是不可能听到的。

但这脚踏大地的声音的确有,是那么的坚定,那么的执着,那么的一往无前。

一、三连已从侧翼出击了。

。。。。

日军150步兵联队及山炮兵120联队第一大队开始按照伪“128旅团部”的命令开始装车了。他们接到的命令是立即全速回援徐州。

这一天是七月十七日早晨六点。

命令中说,徐州于今天凌晨受到第二十四集团军主力八十九军的攻击。八十九军的攻击方向是沿津浦路,由南面向徐州进攻的。由于150联队与120山炮联队第一大队的出击,担任徐州防务的皇协军作战不力,现第二十四集团军的前锋已进至徐州城南的凤凰山。正在建立进攻基地。形势很是危急。

命令要求150联队与120山炮联队第一大队立即放弃所有辎重,全速回援。

150联队长山本省重中佐和山炮兵第120联队第一大队长大队长吉田博少佐对手中的这道命令相视苦笑。这到底是什么命令啊!

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愚蠢。但这一句话是不能说出的,能说上级的一个将军愚蠢吗?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

山本省重中佐命令行150联队立即装车,派出步兵一个大队、山炮兵两个中队,紧跟在骑兵大队后面,回援徐州。主力随后全部装车,向徐州回击,带不走的物资,交给新安镇火车站负责监管。

车站上于是一片忙碌。

作为第二梯队的第一步兵大队与第一、二山炮中队正在装车。火车一直处于战备状态,水煤齐全。现在新安镇火车站停着两个十车厢军列。一次全部运输力量为两个大队。

其余的兵力,要等两列军列到达目标点,卸车后才能回来装运。

一个小时后,一列军列满载着第一步兵大队,一列军列满载着两个山炮中队,在欢呼声中,拉响汽笛出发了。

东边的天空腾起一团乌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