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日军海军陆战队中尉佐佐木带着两个跟班,在他的防区内来回找人。

他的中队是负责城北区防御的,现在大队长打电话来,要他派出一个小队的兵力,增援南城。

现在南城沭在一片火海之中。

佐佐木奇怪自己部队的阵地怎么会沭在一片火海之中。那应该是敌人的阵地才对啊。

敌军的阵地沭在火海之中,而勇敢的海军陆战队将士冒着自己的炮火,步炮协同,杀向已被炸殘炸死的敌军,与炸死的敌军将士搏斗,最终夺取敌军的阵地,取得胜利,这才是海军陆战队该进行的战斗啊。

现在这样的情况怎么出现在敌人身上了呢?

佐佐木根本没打电话联络他的小队。他在放下电话的同时,决定自己步行去第二小队的防区。

他决定将大队长的命令亲自亲口传达给第二小队小队长。

一路上到处是殘瓦断砖。这是西城外打过来的炮弹炸开的。

西城外的炮火要弱于南城方向。佐佐木一听就听出来。在炮声中作战的次数太多了。很显然西城最多只有四门步兵炮。而南城至少有十六门。

不知道大队长打电话来干什么?让一个小队补充到一片十六门以上的炮群中作战,与送死又有什么差别?

从着弹点上看,这十六门交替发射,分成两组。

那可是八发炮弹同时着地爆炸,一发七零口径步兵炮弹的杀伤半径是多少?十米有吧,八发,二横四纵,横着是二十米、纵的方向是四十米,一个齐射,八百个平方米的有生目标,能存活下来就靠运气了。

这是一种奇怪的打法,使用同一口径的火炮,进行齐射。

在一小块区域内炮弹同时落地,形成立体杀伤。表面上看很浪费炮弹,实质却是极大地发挥了炮火的作战效能,在这片区域内的生命体是无法隐蔽的。

在没有坚固工事的保护下,它的威力可比重炮。但比重炮灵活。也经济省钱。一发重炮炮弹与步兵炮炮弹的价格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现在城南的中队还有几个活的?就是射在角落里,怕是也震昏震死了。

让我的一个小队跑步过去,是增援还是送死?

作为最高指挥官,现在大队长要做的事不是让我的小队去增援,而是做他应该做的事。

做什么事?这可不是我该说的。这是他的责任。西方那么多著名的前辈在我军现在面临的情况下不是这样做了吗?

猪头!蠕夫。不敢承担自己职任的蠕夫。

他在白白牺牲帝国士兵的生命。生命诚可贵!难道他不知道这样的道理?

从炮弹的落点,就能想到这么多,可见佐佐木中尉的高素质。如果他有命活着回到日军之中,将这一用炮方法带给日军,也许会对战场起一点作用,中国的士兵也许会更多的战死在日军的炮火之下。

但他能走出去吗?能走出这个包围圈吗?

。。。。

负责主攻的二团二营以三个连的兵力,交替掩护着渡河。

当二连全连渡过玉带河的时候,一连已在渡桥前二百米建立了防御阵地。

二连连属四门八二迫击炮已向日军偶尔发射一下的火力点进行炮击。以掩护二连渡河。

现在炮兵阵地上的炮群已停止了炮击,它们将在攻城战开始前,会对对日军进行炮火准备。

二连渡过河后,三个排分三个梯次,越过一连的阵地向前进发二百米,在距敌七百米左右的距离上,建立阵地。

人肉冲锋是所有的东北军所厌恶的。

在战争初期,中国军队在上海发动过多数人肉冲锋,虽然英勇,但对部队的伤害太大了。

那是没办法。谁让自己处处不如人,除了一颗敢于赴死之心

。东北军从来不是人肉冲锋的部队,即使在江阴要塞里,天上有飞机,江中有炮舰,有军舰。东北军如果玩人肉冲锋的话,早就被气化在炮火中了。

当初之所以在国内战场上战力不佳,那是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而战。官兵作战意志薄弱。所以不勇不硬。但这并不是作战技能差,战力差的证明。

第二十集团军重组后非常注重基层士兵的宣传教育,现在五十七全体官兵都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而战,即是为抗日而战,为救国而战,为不亡国灭种而战。作战意志早已发生了质的变化。

再结合五十七作为东北军的遗存精锐之一:

本来已是被迫离开家乡,飘泊如浮萍,再加上一再受挫折,一再受排挤,而到现在没有散掉,那是因为他们有着同一颗心,同样的家仇国恨,同样目标还我河山。

所有的挫折只是使得他们更加坚强、更加的勇敢、更加的坚定、更加的勇于承担。

少了的是骄气燥气。

新式整军后,部队队形散的更开,火力更猛,战斗力更强。

现在一个营,进攻的部队只有一个营,就敢对日军一个大队防守的城池发动进攻,这不是疯狂,不是盲目,而是有着多重合理性因素。

虽然指挥进攻的二团团长马万珍少将心中略有忐忑,但还是按条令进行了作战布置。

在不足一千五百米宽的正面战场,投入更多的部队,只能增加不必要的伤亡。

部队进展很顺利,一连的四门八二迫击炮完全压制住了日军的火力,三个连在交替前进。

部队推进的速度并不快,但很稳健。向前推进的部队得到了足够的火力支援。

在二连对城墙缺口发起攻击前,二连直接通过战场电话,与师炮兵阵地取得了联系。这是电话兵的功绩。

在二连的直接指挥下,师属炮兵直接对两个突破口进行炮击。

二连进攻的两个排,每前进五十米,师属炮兵火力就向前延伸五十米。

二连的两个排只用了十分钟,就突入了海州城。

“好。”

马万珍少将大吼一声。抓起电话给一营营长方叔洪上校打电话。

现在是一营渡河的时候了。

马万珍少将看到一营以连为单位快速地渡河。他们要有二营的部队衔接上。这样才能给日军以连续不断的打击。

马万珍少将只准备在这次战斗中投入六个连。六个连之间的距离间隔保持在二百米。这样受到打击的日军是没有机会调整兵力。

就以正面强攻打掉日军。

。。。。。。。

上午八点,日军驻灌云海军陆战大队出援了。

日军军法规定友邻部队被围,邻近的部队必须全力支援,否则军法无情。

日军沿灌云至海州公路前进,公路旁有一条小河,日军四艘汽艇沿小河前进,为行进中的日军提供火力保护。

小河在板浦镇向西转与盐河相连接。日军为了能够获得汽艇的保护,大队也跟着向左转,离开路,沿盐河开进。

在卞河口与一一一师一团的狙击部队相遇。两军就在卞河口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