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部,纵横江淮 第二十二节,海州攻坚战(一)

xy99991 收藏 6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凌晨五点十分,五十七军一一二师的部队已在海州城外展开。部队前锋直逼海州城下,正在建立出发阵地。 一一二师的这次战斗由王肇治少将副师长指挥。霍守义师长的主要工作已转向后勤补给。第二十四集团军新的补给制度,决定了必须有强有力的领导才能胜任。五十七军团级以上各部队,现在在没有找到足以胜任的后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凌晨五点十分,五十七军一一二师的部队已在海州城外展开。部队前锋直逼海州城下,正在建立出发阵地。

一一二师的这次战斗由王肇治少将副师长指挥。霍守义师长的主要工作已转向后勤补给。第二十四集团军新的补给制度,决定了必须有强有力的领导才能胜任。五十七军团级以上各部队,现在在没有找到足以胜任的后勤主官前,都是各部队作战主官挂帅,主持后勤工作。

虽然如此,所有的后勤工作单位还是从八十九军调来了一些后勤方面的业务骨干。开始有些部队官兵对此不理解,但后来各师所配备的重装备全部列装后,各部队主官都傻了眼了。

这么多重装备如何运输,这些重装备的弹药补给如何运输。配给的那么多民船,如何管理,配属的保安团如何使用。配属的马匹牲口如何管理使用。各部队的战场消耗如何及时补充。粮草如何运输。

轻装部队和重装部队的差别太大了。同样的人数,其后勤补给相差的不是一倍,而是十倍这个概念。

集总是有一系列的后勤管理条令下来了,例如物资供应、医疗救护、财务、军事运输等方面全有条令。每方面都有详细的规定,但是如何执行,由哪里人才来执行,可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虽然原五十七军有一套后勤补给条令,但如何有效地执行,有效地使用人力物力,却是重中之重。

第二十四集团军的军事条令中,对士兵的规定要远远少于对军官的规定,这是差不多第五十七军军官的全体印像,这是一个令人很不愉快的印像,开始的时候,第五十七军的多数军官,还以为这是给他们小鞋穿,好迫使他们离开军队。但后来发现第五十七军的军官被第二十四集团军普遍使用,重用,并直接参与到苏北集总指挥部高层的工作,而八十九军执行的是同样的军规,疑惑才从心中消失。

但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即第五十七军的军官按条令不断改变工作作风后,战士们的战斗热情很突然地高涨了起来。官兵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

后勤工作的困难主要是各部队的后勤计划的制定与组织实施,人力与物力方面是不成问题的。现在苏北根据地的地方政府与根据地人民和第二十四集团军的关系越来越好,对于第二十四集团军的支持可以说是全力的。因为他们知道第二十四集团军是真正抗日的队伍,他们在保家卫国,他们在保卫苏北根据地。

。。。。。。

海州即现在的连云港市。蔷薇河从城西向城北而去,半包围着海州城。城南有玉带沿河,城东则是一条人工开挖的连接蔷薇河与玉带沿河的护城河。

负责进攻海州城的部队是一一二师一营,在蔷薇河的两座桥头布置防御阵地。每个桥头加强两门九二步兵炮、二门三七反坦克炮、二门高机。

一一二师一团二个营及二团全部,则沿城南的锦屏山、朐山、南城镇一线布防。主力布置于南城镇。锦屏山、朐山各布置一个连,前半圆形的包围圈连接起来。防备日军援军离开灌云至海州的公路,从此处迂回至城西,进攻西面的侧后。

一一一师的师属炮兵火力此战全部调给一一二师使用。这样一一二师在城南方向有二十八门九二步兵炮、二十八门三七反坦克炮,二十八门高机,具备了攻城同时打援的实力。

在重火力方面这样布置的,一一一师的师属火力负责掩护二团攻城。一一二师的师属火力,除使用于城北、城西方向的,作为机动兵力,随时准备配合一团的两个营打援。

虽然如此日军海军陆战队在海州与灌云各驻扎有一个大队的日军。这是连云港的外围防线。海州为其主要作战支点,海州的日军可以在海军炮舰的支援下,固守海州城。而对于没有重炮支援的中国军队,想要突破有海军炮舰火力支援的海州城,是还是很困难的,搞得不好会使得刚得到极大加强的五十七军战力大损。

作为战场总指挥的王肇治少将副师长对这一态势是心知肚明。东北军原是有浅水舰队的,王肇治少将副师长参加过有浅水舰队支援作战的战斗。那是和老毛子在三江口打的。那时王副师长还是东北军的一个营长。所以知道浅水舰队的作战威力。如果日军再得到徐州机场的日军空军的支援,那夺取海州是痴人说梦。

王肇治少将作为副师长参加指挥过江阴炮台保卫战。那场战斗多少英勇的一一二师官兵牺牲在日军的舰炮与轰炸机的狂轰烂炸之下。

战前王副师长作为战场指挥官特意淮阴召开的军事会议上,就生这一疑惑。但由于为了保密起见,战前各部队只知道自己的作战任务,而别的部队的作战任务,还处于保密状态,王副师长的疑惑没有得到解释。

召开淮阴军事会议的第二天晚上,苏北集总二号兼五十七军军长的缪征流中将在自己家里招待了第五十七军来参加会议的师以上军官。其实也就四个人,副军长朴炳珊、参谋长于一凡 ,王副师长,一一一师的陶景奎参谋长。

朴炳珊是此次连云港作战方向的总指挥。于一凡是参谋长。酒过三巡后,王副师长说出了自己对此次作战的疑惑。

缪军长一笑,对陶景奎说:

“陶景奎参谋长,这个问题你可以回答一下。”

王副师长一听缪军长这样说,就对坐在自己身边的陶参谋长说:

“老陶你说说。”

王副师长和陶参谋长那是老同事老战友了,不像对另几个酒席桌上的,都是老上级不敢放肆。

陶参谋长笑着拍了拍王副师长的肩说:

“老王,你把杯中的干了,”

王副师长肯定不会在乎这杯中物,一饮而尽。

陶参谋长接着说:

“老王你这人真是急性子,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就喝了。”

“你说。”

“我是要说,你把这杯干了,再喝三杯,我就告诉你。”

“玩我。”

“想听不?”

“想。”

“那就喝。”

王副师长喝了。喝完了才发现大家都在望着他笑,个个都很开心的样子。王副师长是蠢人么?不是。大家都这么开心,那就说明此战没问题,一切都在掌握中。但酒喝都喝了,还是听听陶参谋长怎么说吧。

“不会有军舰打你们的。空中怎样,我就不知道了。”

多年的老战友了,话说到这份上,王副师长还担什么心。

如果没有海军炮舰参战的话,即使日军有空军的支持,王副师长还是有信心打好这一仗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