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部,纵横江淮 第二十一集,郁闷的战斗(二)

xy99991 收藏 9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杨春年组补充了两个新的副射手。 他们组的两个副射手,一个阵亡,一个重伤。 对空游击战高机排制定了几套作战计划。第一套计划就是待日机投弹后,再分成两组对日机发动攻击。这套作战计划实战证明是成功的,在一门高机战损,并付出了五名射手生命的代价的情况下,击落了一架日机。 这次临空的日机改变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杨春年组补充了两个新的副射手。

他们组的两个副射手,一个阵亡,一个重伤。

对空游击战高机排制定了几套作战计划。第一套计划就是待日机投弹后,再分成两组对日机发动攻击。这套作战计划实战证明是成功的,在一门高机战损,并付出了五名射手生命的代价的情况下,击落了一架日机。

这次临空的日机改变了战术,高机组的战术也作了相应的改变,各组迅速启动第二套作战计划。信号是排长命令司号兵,吹出一个两短一长的音,二遍。

第二套作战计划是针对日机轮番进攻的特点。四门高机,(战损的高机已得到补充。)轮流对空射击,并进行大范围的机动。机动的距离是原来二倍。也就是说不是转移到临近的预备阵地,而是转移到间隔一个的预备阵地。

也就是说,对空射击的高机,将只有一门。而不是原来的两门。

在战场上生存下去,并给日机以威胁,是对空游击战的核心,死打硬拚是没有出路的,也是没有好结果的。

杨春年组排在第三个射击。虽然他的组与第一个组的的距离至少有一千米,但杨春年还是感受到了两枚四百公斤航弹落地时的巨大震动,巨大的响声更是震耳欲聋。

也不知第一组的情况怎样。伤亡怎样,有没有来得及及时转移。从时间上看,从他们上次射击到日机攻击,到转移至少可以转移出三十米。但在战斗中是什么都会发生的。

日机轰炸的时候,第二小组对其进行了狙击。杨春年看到那串子弹在机头前划过的。杨春年恨声说道:

“大了点。”

意思是提前量大了点。

“下面该轮到我们了。”

杨春年大声说。

“我一定要将这个狗日的打成碎片。”

大概一分钟时间后,第三观察副手突然喊道:

“方向十点,夹角七十度,日机一架。”

杨春年一个转步,眼睛与高机的瞄准基线动动没动。枪口前一晃,杨春年看到了那架日机,这一次运气这个叫好啊。转过来就看到了,这次狗日的没有从太阳里飞出,而是偏了一点,大概他想搞个偷袭。

提前量就这么多,对就是这么多,上次也是这么多的。

击发。

“哒哒哒哒。”

杨春年从枪身上什么都没感觉到。他太专注了。因为太专注差不多做到了传说中的“神与枪合”。

第一副射手大喊一声:

“快撤。”

这是吸取教训的结果。在第一副射手一把推开,还在出神的杨春年,一手松开枪锁,扛起枪就走,第二副射手则扛起三角支架,跟在后面,第三副射手,则拉着杨春年走在第三个。杨春年已清醒过来,摔开第三副手的手。

转过一个转角,再转。第一射手是引路人,大家跟着他跑。再转,再转。

怎么爆炸声还没有响起?

狗日的。莫非那一家伙打中了?

别的地言传来了军号声。一个短音。又是一个短音。跑到位的时候,第三个短音响了。掩蔽部里一片欢呼。

第二副射手在支三角枪架,第一副射手架上枪身,锁上锁扣。第三副射手换弹夹。弹夹由第三、第四副射手负责。一人两个弹夹。

紧接着传来四声巨响。

看来的确击中了日机,另两架日机失去了与高机排对战的勇气,前进了高空水平轰炸。高空水平轰炸炸到算是运气好,炸不到天经地义。

有好一会听不到战机的轰鸣声。

很显然日机放弃了,连俯冲扫射这种活都拒绝再干了。

没办法,谁让那两架战机的运气太差呢?在一块小小的阵地上,在四门高机的狙击下,一个下午就战损两架战机,而且还是被同一高机组打下的。小日本无论如何也承担不起的。

如果场场战斗都这样,小日本的战机早就被打光了。

这是什么?也许是小日本今天运气太差了,要不就是杨春年高机组的运气太好了。也因为这个无人能比的战绩,杨春年高机组十天后被调到海军,担任“嵯峨”舰的高机长,多次参加舰对空的大战,屡立战功,成为第二十四集团军海军部队的王牌高机长。

这当然是后话,现在不说。

阵地上传来解除防空警报的军号声。阵地上一片欢腾。就连于日军对阵的一线阵地上,也是一片欢呼声。

毛连的九二步兵炮与八二迫击炮再次打响了。

日军刚才的五分钟里,虽有战机助战,也没有发动进攻,此次战机被出人意料地击退,更没有再战的勇气,看看天色将晚,估计战机再次过来助战的可能性已很小了,居然向运河对岸的江田发信号请求退到运河对岸去。

江田知道进攻的中队已完全失去了勇气。同意了他们的请求。日军中队撤退的时候居然放弃了重伤员,一路狼狈地向运河北岸撤去。

第二十四集团军可没有那么多医生,没有那么多的青霉素,虽然黄山药厂的第一批量产的药第一批青霉素已到苏北,但那贵如黄金的青霉素是给抗日将士用的,日军的重伤员只好再吃上一颗他本国生产的三八步枪弹,回他大婶家再治了。

。。。。。。

徐营长在布置围歼江田支队的作战任务时,没有分配毛连的作战任务,而是让毛连进行休整,以利下一阶段作战。

在电话里毛连长骂人了。和就骂徐营长,骂他狗日的。

“你狗日的这是做营长吗?啊,你是跟我们连有仇是不是?我们连和日军恶战了一天,被飞机炸了一天,死了多少人?现在到了真正杀鬼子的时候,你狗日的却要我们休整,说什么另两个连就可以完成任务。我们连难道残了废了?我们就不能完成作战任务?你狗日的信不信我到团长那告你去?”

徐营长知道毛柯庆的狗脾气。多年的老战友了。被小鬼子压着打了整整一个下午,放谁都窝火。刚才徐营长还跟团长吵了一架呢。

徐营长跟张团长说:

“哪个狗日的制定的作战计划,非得团在那被小鬼子炸。”

张团长心平气和地听徐营长讲完,也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谁让你狗日的当初抢这个任务了?”

把徐营长噎得一点脾气也没有。徐营长也心平气和地将这句话送给毛连长:

“谁让你狗日的当初抢这个任务了?”

徐营长听到电话那头“拍”地一声响。徐营长立时一阵怪笑,心说:你小子还嫩点,要不该你做营长,而我是连长了。哈哈哈。

能让部下吃点憋,是件再开心不过的事了。

妈的,现在官当得越大受的气越多,一点都不爽。要不是为打小日本,老子还当大头兵。痛快。

毛连还是守在阵地上。郁闷无比地守在阵地上。毛连是预备队。同是预备队的还有二营一连。

毛连长和二营一连长见了个面,交割了一下阵地,对两个连的结合部进行了一下确定,就回自已的连指挥部了。

搞得二营一连长一脸的迷糊,难道自己什么地方得罪毛连了?不可能啊。

毛连回到指挥部,拿大顶倒立,做部队里现在最流行的俯卧撑。

二营的二个连从左边渡过运河,三营的二个连从右边渡河,四个连过去了,已不足一个中队的日军,还有命么?还会有什么事么?

做了半个小时俯卧撑后,毛连长例行巡查阵地。不巡查还好,一巡查差点把毛连长气哭了。

全连的战士除了执行警戒任务的,都在战壕里拿大顶,做俯卧撑。

夏立明、金磊、朱方三个家伙一个德行,浑身大汗,双手是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