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部,纵横江淮 第十九节,对空游击战

xy99991 收藏 6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日军共投了八枚炸弹,看来日军是来了四架轻型轰炸机。日军这种轻型轰炸机一般一次只带八枚炸弹。一枚航空炸弹重四百公斤。 当日军的战机开始机枪扫射的时候,负责掩护一连阵地的高机排的四挺高机响了。 毛连长和夏排长这个时候一下从防炮洞里窜出来。他们窜出来可不是为了看高机排与日军轰炸机的对战,而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日军共投了八枚炸弹,看来日军是来了四架轻型轰炸机。日军这种轻型轰炸机一般一次只带八枚炸弹。一枚航空炸弹重四百公斤。

当日军的战机开始机枪扫射的时候,负责掩护一连阵地的高机排的四挺高机响了。

毛连长和夏排长这个时候一下从防炮洞里窜出来。他们窜出来可不是为了看高机排与日军轰炸机的对战,而是他们在此时必须回到自己的指挥位置上。日军投弹时是不会发动进攻的,被炸弹误伤可不是闹着玩的,但在投完弹后,日机开始进行机枪扫射时,日军有可能展开进攻。

虽然在第一线负责警戒日军的二排三班,此时的任务已不是将日军阻在阵地外,而是将日军放进阵地里来,与日军打近战,这是条令所规定的。既然是打近战,并且是日军在有战机助战的情况下,掌握战局是最重要的了。

而此时由于日机受到地面防空火力的攻击,在没有消灭这些防空火力之前,日机是不太会对步兵发动攻击的。

这是稍纵即逝的机会。

毛连长窜出饮水处后,抬头看了下天空,好家伙,一架日机正从毛连长的头上飞过,吓得毛连长一缩头。其实那日机离他的头顶还远着呢。

传令兵捂着嘴嘿嘿直笑。

毛连长瞪了传令兵一眼,弯腰向前跑去。跑了十来米,横着一个急转身,向另一个方向的战壕跑。这就是要点,不能沿着一个方向跑,要利用战壕的纵横交叉,不断变换跑到的方向。两个人不用回身,用耳朵就听到后面,一串大口径子弹着地的“扑扑”声。

也就在这时,阵地上四挺十三毫米的高机又同时响了。也就打了三十发的样子。又停了。

而此时,毛连长和传令兵刚又变了一个向。

日机估计此时开始有些郁闷了。为什么呢?因为不知道那些藏匿在地下的时不时发射的高机在哪里?

现在下面的中国军队的阵地上有好几个步兵目标在移动,你想想要攻击步兵吧,那些高机就会打你一串子弹。如果你想去消灭那些高机,又一时又找不到,因为那些高机只是进行短促射击。

你俯冲的并且机头不冲着他的时候,他从侧面给你一个短促射击。虽然这样射击命中率会低一点,但你总是不能确定那些高机的位置。下面到处都是朝天的棍子。它们当然只是假高机,要不在这不下七、八十挺高机之下,它们这八架轰炸机早被打掉了。但问题是哪一个是真的呢?总不能个个都去攻击吧。

这些日机飞行军此时也许真想下来看看这些高阵阵地是怎么伪装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在高机上穿上伪装网,高机操作手也穿上伪装网,当然前提是不影响高机的转向与瞄准。而伪装阵地同样覆盖有伪装网。

再加上高机操作手不作长时间连射,而只做短促射击,其实也是游击战的一个变种。以半地下掩体,在敌人难以发现自己的情况下,对敌人实施攻击。这攻击并不是要消灭敌机,当然能消灭最好了,而是让日机无法专心于攻击。这样就能极大的降低日军的作战效能。

第三由于日九三式高机,使用轻型三角支架时,全重只有31。75公斤,可以在伪装网下实现快速转移阵地,这也是进行对空游击战的基础。打了就跑,跑了再打,是游击战的基本指导思想之一。

对防空的研究一直是宁国出来的这支部队的重点。现在第二十集团军的防空战术主要有两个,一个就是集结相当数量的高机,对日机进行歼灭性打击,这也可以称作对空阵地战,还有一种就是今天在一连阵地上出现的,干扰性射击,即对空游击战。

今天高机与日机的对话就是,第一,你消灭不了我。第二,小心点,我还是能打下你来的。

每个高机组都有四个副射手兼观察手,分别从四个方向进行观察。而射击重点又有分工。

四挺重机枪分成两个组,一个组专门对付太阳所在的方向。因为日机从此方向,凭借日光的掩护,从太阳的方向进攻的可能性,远远高于其它方向。

日机在射界外划圈子游动时,观察手只是到日机进行监视,而当日军军机进入俯冲飞行时,观察手就会大声喊道:

“某某种点方向、某某度夹角,准备攻击日机。”

杨春年因为喜欢玩机枪,并且打得好,自第二十四集团军成立那会就开始玩上高机了。他当时职务已是排长了。他是在过江的时候,在船上玩了一会同船渡的高机,于是就闹着调到师部高机连。

在宁国保安团时期,部队就有一个传统,即你喜欢作什么兵种,并确有所长,在有可能的情况下,部队会尽量满足。就像朱春胜少校开始的时候愿意做步枪兵一样。

据说这样能最大限度地发掘人的潜能。也不知谁的理论,反正这也是现在的第二十四集团军的精神之一。开始是射手,现在还是射手。原因很简单,是因为喜欢机枪。人一旦喜欢上什么,你要让他放弃的话,难。一个少尉机枪手。

杨春年组已转移了三次阵地,打空了三个弹夹,屁也没打到。

杨春年是按照对空射击条令打的。但提前量到底是多少,没人告诉他,条令中也没有注明,只能按照各自的感觉打。

感觉是要通过实战才能获得的。在苏南高机部队一直没有获得过这样的机会。而杨春年成为高机射手时间又短。

“十一点钟方向,夹角六十度,一架日机。”

迎着日光看天空,眼很累,但杨春年还是看到了那架日机,一片叶子样的飞速而来。

提前量,还是那个提前量,杨春年相信自己的那个提前量。我就相信这个提前量是对的,虽然前面一直没有打到。

双手一抓射把,一串三十发十三毫米口径的火苗向日机扑去。

和前几次一样,杨春年相信自己这次能打到。

日机的子弹拖着一溜尘土,在一连的阵地上划过。

还是没打着。杨春年松开射把,好让副射手抬枪转移,但此时身后的副射手大喊起来:

“打中了,打中了,日机冒烟了。”

杨春年像被电击了似的,浑身猛地一抖,猛回头,看到那样日机正拖着淡淡的黑烟,向远方飞去。

谁突然大喊一声:

“快卧倒。”

杨春年一个飞扑,耳中只听一串尖锐的声音,再转身看,两个副射手倒在了血泊中。

刚才的射击与欢呼暴露了目标。这就是不及时转移阵地所带来的后果。

。。。。。。

毛连长回到连部指挥所的时候,日机和高机的缠斗已不知进行了几个回合。而日军对毛连阵地的进攻如期地展开了。

在防护网下,毛连长用望远镜对阵地进行了一番观察。

训练还是起作用的,日军现在已进入一排原先控制的战壕,他们在几个交通壕里打成一片。对此毛连长一点都不担心。战斗虽然会很惨烈,但经过战壕战训练的战士们,一定能够将敌人粘在那的。

对于一线阵地,此时九二步兵炮已失去作用了。不只是一连的,日军的也失去作用了。谁能保证打得那么准?日机也没有作用。日军的九二步兵炮与日机的扫射只能对后面的一连纵深阵地起作用。在一线现在起作用的是机枪、手榴弹,掷弹筒、冲锋枪,刺刀,最重要的是作战的意志。

这些一连缺吗?

朱方的三排后撤的时候,在战壕里给日军留下了一点小礼物,即手榴弹制作的绊雷。手榴弹浅埋在土里,一根细线绑在手榴弹拉环上,细线的另一头绑上一根铁钉,插入战壕另一面的土中。

朱方排后退的距离只有三十米。

日军一排手雷飞进第一道战壕,炸响后,日军一个小队曾三排前后配置,向第一道战壕扑来。日军扑进战壕后,迅速向左右延展队形,以扩大阵地。

于是朱方排的小礼物被小日本收下了。

朱方知道此时第一道战壕里的日军肯定已乱作一团,于是大喊一声:

“投弹。”

一线布置的十几名投弹手投出他们手中的手榴弹。

如此连续投出五发。

朱方命令冲锋枪手及步枪手组成的六个小组沿交通壕进行反击反击。班用机枪与狙击手,则对敌人的后续兵力进行打击。

这一次反冲击是计划中的。出击线路也是计划好的。哪个小组使用哪个战壕,出击到哪个位置,在战前是做过演习的。

三十米距离,一分钟不到就赶到了,而壕中的日军大多还没从猛烈的手榴弹爆炸中清醒过来。

朱方排的反击就是过去给日军的伤兵,与震得昏头转向的兵去补枪。三分钟后,六个出击小组十八条好汉,毫发无伤地回来了。

而朱方排在十八条好汉回来后,留下一个班在第二道战壕监视日军,主力沿战壕分散向第三道主战壕撤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