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部,纵横江淮 第十八节,“为了帝国,我们不反抗。”

xy99991 收藏 9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在迷茫中死去的不只是日军士兵,就连128旅团旅团长奥保夫少将也是带着这样的迷茫倒下的。 在奥保夫眼中,一群叛乱的日军士们端着帝国发给他们的步枪,冲进了他的指挥部,一路刺杀、射击着帝国的士兵。 奥保夫少将的心在滴血。这些都是帝国的精英啊,现在他们却在相互殘杀。愤怒是无用的,威严也是无用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在迷茫中死去的不只是日军士兵,就连128旅团旅团长奥保夫少将也是带着这样的迷茫倒下的。

在奥保夫眼中,一群叛乱的日军士们端着帝国发给他们的步枪,冲进了他的指挥部,一路刺杀、射击着帝国的士兵。

奥保夫少将的心在滴血。这些都是帝国的精英啊,现在他们却在相互殘杀。愤怒是无用的,威严也是无用的,等级阶层等等,现在都是无用的。

奥保夫少将没有掏枪,也没有反抗。

他要让他的死用他鲜活的生命他的鲜血唤醒这些迷途的羔羊。

在死前,他大喊一声:

“为了帝国,我们不反抗。”

三把雪亮的刺刀刺进了他的胸膛。指挥室里的几个高级军官听从了奥保夫少将的最后命令,他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迎接雪亮的刺刀。每个军官在临死前都用尽全身力气高喊:

“为了帝国,我们不反抗。”

这些用全身力气喊出的声音在整个指挥部里回荡。水波一样向四周传了开去。于是所有的徐州日军驻军都高喊着这样的口号,从容地死在刺刀下。

这一事件很快传到了第二十四集团军军部,金峰中将惊讶地看着电报。金峰擦了几遍眼睛,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的。日本人真的这样做了?真的么?这要省多少子弹炮弹,要少牺牲多少战士啊。

苏南方面刚运送过来一批医疗器材。其中包括已成立两年的黄山医药厂刚生产出的第一批青霉素。所有这些都可以省下了。因为没有发生什么激烈的战斗,对徐州城的破坏一定很小,那些物资军械粮食想来也都保存下来了。

也就是说,苏北方面现在可以不再向徐州运送军需物资了。需要的是尽快全面打通于徐州与苏北的联系。将徐州的所有物资,分批次向苏北水网地带转运了。

对于后勤工作的重视是从宁国走出的这支部队的传统。重视到什么程度?现在第二十四集团军的总司令的主管理工作就是后勤。这就是郑雄之所以还留在苏南的原因。他们的正在后方现阶段还在苏南、皖东。

而作为苏北地区的最高军政长官金峰中将,已不再具体指挥作战,他的主要工作已转向后勤。

部队的总体指挥与协调已转交给以刘理副参谋长为首的集总作战室。战场指挥由两个军长各自指挥。

苏北要长期抗战,就必须建立自己的后勤补给基地,不能一直依靠苏南、皖北的支援。虽然总的原则是取之于敌,但同时自己的后勤生产也是工作的重中之重。

三个月以来,苏北水网中心工业布局已经展开。工厂选址的原则是远离交通线,运河、公路都要远离。运河沿线的防守,对苏北而言是难点。运河纵贯苏北大地,水道很宽很深。并且连接苏北境内的两大湖泊,洪泽湖和高邮湖。日军舰船可以沿运河进攻苏北。而日军的部队则可以沿运河河堤公路在岸上进攻。

虽然我军可以对河道进行一定程度的堵塞,但如果日军坚决进攻的话,日军则可以进攻的同时,疏通河道。而对运河河堤的破坏则是有限的,主要只能破坏公路桥上的桥梁。或者多连通运河与苏北河叉之连接形成更多的河流。但河堤总的来说是不能破坏的。否则苏北就成一片泽国了。

虽说如此,并不等于不能破坏。黄河大堤可以炸,运河大堤同样也可以炸。黄河大堤的炸开,是壮士断腕的英勇行为。那次行动使得日军近三十万军队,不得不从河南回师,重新依托长江展开进攻。

只要抗战,只要不投敌,什么都是可以原谅的。如果投敌,不抗战,再怎么冠冕堂皇,也是汉奸,世世代代将被钉在中华民族的耻辱柱上,万世唾骂。

战败战胜是能力问题,战不战是原则问题。

。。。。。。

同样是凌晨时分,宿迁与沭阳一线的第八十九军第三十四师三团与二团对当面之敌发起了围歼战。

昨天打了个什么破仗啊。可把负责宿迁城外运河南侧防御的毛连长给郁闷坏了。现在对江田支队发起歼灭战,又没毛连什么事,毛连还是郁闷。这郁闷要从昨天说起。

昨天日军两次试探性进攻被打退后,日军干脆退过了运河桥。

日军可能是因为携带的炮弹并不多,部队退过运河桥后,也就没有再进行炮击。现在也是下午二点时分了,日军可能在吃午饭。如果要打的话,那也要等下午了。

开始日军想一鼓作气,打过运河,并占据对岸阵地后,再吃午饭的。

毛连长按规定前主力向工事的后部退了一点,这样兵力就后置了。这是防日军的步兵炮可能的射击。

日军的这门步兵炮很鬼,打两炮就转移阵地,毛连虽然得到了两门九二步兵炮的加强,但还是没能将其打掉。相反自已的炮兵阵地却被日军发现了一回,将正在转移途中的炮排动作慢了点,被炸伤了两个炮兵。

毛连长派出两个狙击组,从战场的一左一右迂回敌后。这两个狙击组的任务是发现并歼灭日军的九二步兵炮。一个小时过去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情况如此。对岸一直未传来枪声,日军进攻的时候,日军九二步兵炮还一直在进行着炮击、转移、炮击,这一固定不变的程序。

毛连长来到一排的阵地上。

一排长夏立明正带着战士们在修工事。修工事这种工作是战斗间隙的必做工作。战斗中工事总会有不同程度的损坏,各种伪装也会因为炮击,掷弹筒的攻击,而起不到伪装的效果。这些都必须修复。

夏立明的灰色夏季军服的背上是一层盐碱,正和四个士兵矮着身姿给战壕张开一张新的伪装网。

这种伪装网是第二十四集团军的制式伪装网。用细麻绳制成,上面按一定的密度绑上二十公分长的绿色灰色布条。一张是两米乘两米,这是单兵的,士兵可以披在身上,能起到一定的隐蔽作用。四张或更多的这种单兵伪装网连接起来张开,则可以作炮兵阵地的伪装网,作战壕的防空网。很是方便。

一连的防御阵地,是继承了宁国保安团时的传统,预设阵地不只要求能防日军的地面进攻,同时要求能防空。

这就注定了这是一种复杂的阵地构造。这种阵地第一是超过自身部队需要的宽大。第二是战壕纵横交错。从空中看去是大大小小的不规则几何图形。第三是战壕的许多地段设置伪装网,将战壕遮挡起来,使得日军战机从上空看不到战壕里的情形。不能进行准确轰炸与扫射。第四,并不是第片伪装网下都有士兵,而是多数没有士兵,这就需要安装比士兵数量多得多的伪装网。但每片伪装网下面都有一个单兵防炮洞。即在战壕的一侧开的一个只能容进两个人大小的洞。阵地受到炮击,与轰炸时,士兵们除了观察哨,都两人一组缩身到防炮洞内。

在这样的夏天,烈日之下,伪装网还有一个作用,是遮挡太阳。嘿嘿,这是副产品。

毛连长和一排长夏立明来到阵地上的饮水处。阵地上有九个饮水处,每个地方有一个加盖的大木桶,里面装着保安团的战友们送来的凉茶水。

夏天,水就是战斗力。这是注重后勤的宁国保安团时代就有的传统。如果有可能,负责后勤工作的部队,会将后勤工作做得很细。

将各自的军用水壶中加满水,两人边喝边聊。水里有股淡淡的咸味。出大汗后喝着很舒服。毛连长和夏排长先聊了一下阵地的情况,伤兵后运的情况,以及阵地恢复的情况。各班联络情况等等。这些都是他们职责范围内的事。

他们没有说什么家里情况,谈没谈对像,你老婆如何之类的废话,天天在一个连里混的,还有什么不了解的,平时不谈非得阵地上谈?

还有就是询问那些苏北补充兵在战斗中的表现。哪个班的补充兵比较好些,哪个班的要差一点。也谈了谈士兵们的心气如何之类的话。

夏排长忽然喘了口长气说:

“连长,咱这次打的是什么仗,这么有气无力的,就窝在这等日本人来攻?”

都是宁国保安团的老战友,也没必要说那些官话,毛连长说:

“谁让咱轮上了呢?一开始徐营长说有一个重要的而艰巨的任务,哪个连愿意去。咱们连什么时候落过后了?抢了先,结果抢来了这个破任务。”

正说着,阵地上传来一阵军号声。一听是防空号。夏排长要向排指挥部跑去,毛连长一把将其拉住。两人探出头,向空中观察。日头晃眼得厉害,什么也没看到,俩人忙带着传令兵,钻进防炮洞。

饮水处的防炮洞要大一点,算是一处半地下掩体,上面盖着门板,支着木柱,有容纳五六个人。夏排长是担心轰炸的时候自己不在指挥部,部队万一出了情况,联络不到他。

其实没必要这样担心,因为排里有副排长呢。

数了三十一下呼吸,日军轰炸机临空开始投弹。

掩体壁与防空洞的壁仿佛在颤抖,泥土扑扑地往下落。

爆炸腾起的烟雾与尘土将下午的阳光搞得很脏。三个人双手抱头,头埋膝间,环身缩成一团。毛连长却侧耳听着弹着点,数着日军的炸弹数。却听到了一个轻声哼歌的声音。好像是老家的一个山歌。再听没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