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部,纵横江淮 第十七节,木马行动

xy99991 收藏 10 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七月十五日凌晨四点,夏日的东方已呈鱼肚白。两支阵容庞大的军队出现在徐州的东郊和南郊。 这两支部队徐、宿公路向徐州方向开进,一支部队沿徐、连公路向徐州方向开进。从军服与武器上看,应该是两支精锐的日军部队。 两个队列都很长,在公路上看去像两条巨龙。 队列的中央有大量的骡马,骡马或拉着大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七月十五日凌晨四点,夏日的东方已呈鱼肚白。两支阵容庞大的军队出现在徐州的东郊和南郊。

这两支部队徐、宿公路向徐州方向开进,一支部队沿徐、连公路向徐州方向开进。从军服与武器上看,应该是两支精锐的日军部队。

两个队列都很长,在公路上看去像两条巨龙。

队列的中央有大量的骡马,骡马或拉着大车,或拉着九二步兵炮,三七反坦克炮。一行行一列列。

部队行进的动静很大,远远的就可以听到大车的车轮声,马的嘶鸣声。

偶尔也会听到军官的喝斥声。这些军官说的都是日语,早起的中国农民们即听不懂,也没有必要听。

这这两支部队大概已走了很远的路,军服上有汗水也沾满了灰尘。

沿铁道线也有两支部队在开进,但其规模要小一些。只有一个大队的模样。没有炮兵。军需是驮在骡马上。

而北面与西面,同样有四支这样的军队在铁路与公路线开进,军需同样驮在骡马上。每个方向都在四个大队左右的规模。

现在承担徐州防务的是华北“黄协军”第四集团军。这个第四集团军是三七年底才成立的,可以说毫无战斗力,原来只是调到徐州作为维持治安用的。集团军司令是陈志平。兵力总共五千人。

日军150联队出击后,防务就全部移交给了这个第四集团军。

应该说这个第二集团军的兵力和日军150联队在人数上是差不多。故此在换防的时候,也就同样的人数防御日军原防区。

防御像徐州这样的大城市,作为防御方是不可能将部队集中于市区附近的,而是要像蜘蛛一样,织成一个防御网。线与点相连接构成几道警戒圈,并根据需要有重点地布置兵力。而内层则需留有相对规模的机动兵力,在必要时投入战场。

第四集团军承继日军的布防,二千兵力散布于徐州市五公里范围内,沿铁路与公路线布防。

这四个方向开进的日械部队,与以往的日军部队一样,对各个哨所、哨卡的“黄协军”是视而不见,以整齐的队列从立正敬礼的“黄协军”们的身边经过。

一支两个大队规模的部队,向徐州北面的小朱庄机场方向开进。

当然也会有一个小队的士兵从这些个整齐开进的队列中分出,让哨所里的所有“黄协军”集合,并会有一个懂中文的书记官,对这个哨所的所有“黄协军”点名核对。核对分两部份,一是人,二是武器。两个过程是分开的。

核对完毕后,人进了一个大院全部被绑。而这个哨所由这个“日军”小队全部接管。

“黄协军”中也会有人责问的。这些“日军”士兵,只用刺刀说话。这是正宗的日军作风。“黄协军”官兵不知道,这同样也是第二十四集团军对待“黄协军”的作风。

徐州火车站在城墙在徐州城东。从东面进入的“日军”部队首先“和平”接管了徐州火车站。

徐州火车站只有一个小队的日军,防守的主力是“黄协军”的一个团。

源源开进徐州火车站的“日军”,最高阶军官是大佐,而负责联络的则是一个少佐。少佐对于一个少尉小队长而言,那可是差得太远了。少尉小队长是从值班室一路跑到少佐面前的。少佐说一句话,少尉小队长就是一个哈腰。

十分钟后,“日军”以三个人对一个,刺刀解决了日军小队全体成员。而那个“黄协军”的一个团,则被集合起来点名,核查名单与武器。然后看管起来。

四个方向的部队开进都是同样的顺利与迅速。五点左右,城门打开,开城门的同样是“日军”部队。开城门的日军部队看上去更为精悍。

四个方向的“日军”精锐的前锋,已经开进了徐州城。

进城后,在开城门的“日军”精锐的引导下,“日军”雄纠纠、气昂昂地向城内的各个街道挺进、展开。

这也叫物极必反。如此大规模的部队在光天化日下公开行动,不遮不掩的,一路开进,在外围都没有受到阻截,那么到了徐州城内更不会有人问了。

一个“正宗”的日军巡逻队,走过来,两队非正宗的日军大队,同样昂首阔步,相向而行。非正宗的日军大队在街道上一左右,正宗的日军巡逻队,只好走在街道中间,非正宗的日军大队不断地过部队,但就是没看到那个“正宗”的日军巡逻队出来。

徐州城的各战略要点附近的“日军”在不断地增兵,兵工厂,弹药库,各部队兵营。

“黄协军”第四集团军军部很荣幸地迎来了一个日军少将的光临。那闪亮的军衔在闪耀,谁还敢过去问,从哨兵到“黄协军”第四集团军司令陈志平,都只好站得笔直,听翻译官训话。

这个日军少将让陈志平立刻打电话给各部队,让他们配合增援的日军第二十一师团接管防区。

陈志平是什么人?汉奸,有骨气的人会做汉奸?他会怀疑这明火执仗的日军大队和日军少将?他会去打电话核实?打死他也不会。

汉奸只会利索地照“皇军”吩咐的办。尤其是这样少将级的“大太君”。唯一的担心,是只恐办砸了差事。

。。。。。。

徐州方向是小朱庄飞机场的战斗先打响的。

战斗打响前,第二十四集团军侦察营第二行动小组在飞机场内控制了飞行指挥大楼,及飞行员宿舍楼以南的六个战术要点。

这一系列战术要点控制了机场偏北的地方。机场日军防御的重点是东面和南面。因为只有这两个方向在大门与公路相连接。

现在日军防御机场不再布署坦克部队了。日军高层对南京与上海机场的失守的分析结果是,偷袭的中国军队利用了坦克,大量杀伤了驻军。所以现在日军的机场不再布署坦克部队了。

在战斗打响的同时,两队日军,加起来不下一个大队的日军队伍开至机场的两个大门口。

但智慧足够用,还略有剩余的中国军人还是想出了办法。智力的问题一直是日本人的致命伤。

日军的哨卡拦住了正快速向飞机场增援的日军大队。

一个中佐跑到前面询问部队为什么停止前进。前面的一个少尉引来了哨卡的哨长,同样是一个少尉。

中佐很生气,大骂着:

“八格牙鲁。”

一顿批面。

中佐和那个哨卡少尉一起来到哨卡,让少尉打电话给机场指挥部,指挥部已被侦察营攻占,哪里还打得通电话。

少尉又被中佐下了一顿批面。中佐命令少尉立即放行,否则军法从事。同时中佐命令少尉从现在起听从他的指挥。

中佐在几道哨卡留下了两倍于机场日军的军力协助防守后,从机场的东面与南面,机场日军进攻侦察营的背后展开,并迅速地作好了战斗准备。

机场日军看援军已到,派人过来联络的同时,全体动作起来,向侦察营发起猛攻。

但是枪声在日军的背后打响了。一片片的日军在重机枪掷弹筒与步兵炮的打击中倒下了,而分散于各哨卡的日军援军也向他们的同伴动了手,短刀是此时的利器。日军机场哨卡守军中,除了几个柔道与空手道高手,迅速毙命,而这几个柔道与空手道高手在杀死杀伤几个增援的日军士兵后,被弹而亡。再好的身手也是挡不住子弹的。

。。。。。。

日军第128旅团部四周突然出现了整整齐齐的日军行军队列。这样的事在军事重地是常有的事,整个徐州城都是静悄悄的,有谁会关心这样的事。

旅团部四周的日军哨兵忠于职守地挺直了身体,对行进中的队列行注目礼。

部队在不住地开进,后面是马拉着的几门三七炮与九二步兵炮。

行进中的日军突然在路边整齐地坐下。他们的夏装已经被汗水浸透,看来他们刚走了很远的路,很疲惫。但没有一个人喝水。没有命令在行军中是不准喝水的。可见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

坐在路边的日军中有几个人手脚有点抖。日军哨兵有些轻蔑地瞟了一眼这几个人。这样的人在哪个部队中都会有的,是大日本帝国的败类。体质太差了。

炮兵在卸炮,炮兵的动作很迅速。他们是好样的,是优秀的士兵,训练有素。他们这是心疼马匹。懂得心疼马匹的士兵与军官都是好士兵好军官,马匹是帝国的财富,必须要珍惜。

一队士兵此时正好经过炮兵那里,挡住了哨兵的视线。

哨兵也就不去看他们在干什么了。

哨兵再次看到炮兵的时候,炮兵已经将炮架好了。他们在这里架炮干什么,难道休息的时候,他们也不放过训练的机会?他们手里拿的是什么?装进了炮里。

哨兵突然听到枪声响了。

几个哨兵同时中弹倒在了哨位上。

接着炮声响了。炮弹直接砸在指挥部内,在路边上休息的日军士兵,端着雪亮的刺刀,冲进了日军128旅团指挥部。

旅团指挥部里顿时一阵乱杀。为什么是乱杀呢?因为日军旅团指挥部的警戒部队根本不知道谁是敌人。满眼看到的都是帝国士兵,难道帝国士兵哗变了?不可能。

但刺刀已刺进他的胸膛。倒下的日军士兵的眼中有的只是迷茫,只是迷茫。为什么?为什么?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