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顾长官虽说很是不满,还是确认了白长官的话。

但在确认了白长官的话后,顾长官说:

“这是一级机密,望各位长官能保密。”

顾长官这句话很伤人的。在座的都是国之上将,难道还会出卖情报给日本人?顾长官也知道这句话很伤人,但他还是说了出来。他可不想因他顾及同僚们的面子,而伤了他的第二十四集团军,他的宝贝。

还好各长官及委员长还陷于震惊之中,没想到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事。好像顾长官只是说了一句理所应当的话。

此时委员长办公室里的气氛就像当初北伐时,在此武昌城下的野战指挥部里的气氛一样。是那么的团结,是那么的信心百倍。

白总长说话了。白总长说:

“如果日军次第增兵回击徐州,那就中了郑雄之计。那样日军进攻武汉的预备队将有可能陷入徐州战场。那我军就有可能在徐州作更长时间的坚守,将更多的物资与器材人员,向川中转移。武汉能多防守一天,国家将多保存一些元气。”

委员长说话了,委员长说话是那么的信心百倍。委员长这番话是战略性的,同时也是振奋人心的。委员长说:

“日本人就是猪,猪还比日本人要聪明一点。日军去年在占领北京、天津后,怎么会想得起来进兵四面是山的山区。猪也不会做这样的事。如果日军当时利用忽必烈灭宋战略,以一路沿平汉路南下,直扑武汉,一路沿津浦路南下直扑南京,而另一路作战略大迂回,从内蒙出发攻兰州,然后于郑州方向夹攻西安,然后下汉中,直扑成都平原,那时我军根本来不及反应,将被各个击破。我军也无后方可言。现在日军中我之计,先下上海,再下南京,现在战争轴线完全改变,变成沿长江而上的,由东向西的仰攻。现日军于我武汉外围又遇如此多的艰难,则其今日之局,日后必败的祸根其实自全面抗战以来,即已种下,然日方至此尚自大不知,其蠢不如猪又如何?”

委员长顿了顿说:

“我们能不能给他点什么帮助呢?他日后必将是日军进攻的一个重点。他会很困难。”

“他还是在要人。空军、海军、技工、医生等等。”

顾长官说。

“墨三,这些你就多操心一点。”

“是。”

。。。。。。

独立军自升格为集团军后,郑雄就提出了一个北进计划。郑雄一如往日,只能提出一个简单的想法,而真正完成此计划,还是和以往的作战计划一样,由金峰、蒋达人、刘理等共同完成。

郑雄的这个简单想法是日军日后必将沿长江西进,如此长江必成为日军最重要的补给线,原因很简单,因为日军海军军力与中国海军军力相比是太强大了。在苏南,日军必将集结重兵,而独立军的活动空间肯定有限。

现在第三战区既然将第二十四集团军全部交给我们,那我们干脆将发展重心向苏北转移。在日军控制苏北之前,先行对苏北实行控制,并将徐连线作为下一阶段的作战重点。

既然在海上,在江中我们打不过日军,那我们就到陆上打,在陆地宽广,纵深宽大的地方打。破坏日军的连接线,进攻日军防御的薄弱点。

这一想法很快得到大家的认同。问题是如何实行。两天后,刘理拿出了这个名为“暗渡陈仓”的计划,于是整个集团军的行动才变得有力而迅速起来。

“暗渡陈仓”计划的核心是“暗渡”。即独立军全部精锐,分批秘密迅速渡江北移。同时对苏北的第二十四集团军进行重组。

这是“暗渡陈仓”计划能否顺利实施的关健。于是独立军以一系列的佯动,吸引日军的注意力,使日军的注意力从独立军身上转移开。并在全军实现北移后,对日军的几个小据点,并不去攻击,却放任存在,以麻痹日军。

这是第一阶段。

第二阶段的核心是快。不飞则已一飞冲天。

这快就需要有完美的作战计划,出人意料的行军,急风暴雨的打击。目标不是歼灭日军一部,而是全歼徐连线上的日军,使日军在短时间内无法对第二十四集团军进行反扑。使得第二十四集团军能够有较为充分的时间准备战场,并对徐连铁道线实现基本破坏。

而这个“快”有一个先决条件,即是将日军主力调离徐州。同时夺取日军连云港的小舰队。

于是就有了宿迁与沭阳那场拖拖拉拉的战斗,以吸引日军的注意力,而第二十四集团军的主力,则隐蔽进军。第五十七军的进攻方向是连云港,第八十九军的进攻方向则是徐州。

行动开始的信号是日军驻徐州的主力离开徐州。

日军主力一日不离开徐州,则整个作战计划一日不启动。第二十四集团军各部队必须保证处于隐蔽状态。

如果日军主力离开徐州了,则第二十四集团军全部,必须按命令迅速行动。失机者,军法从事。

第八十九军三十三师、一一七师的出发地是洪泽湖北的的王集。由于黄河决堤的原因,日军在徐州与合肥段,只防御铁道线两侧,就连泗县的日军都撤走了,只控制灵壁。在黄泛区想要实现大部队机动是几乎不可能的。

黄泛区几乎可以说是兵家死地。

第二十四集团军第八十九军,就看上了这一兵家死地。没有路,不能行车,也不能走人,但那到处都是的小河叉小河道却可以行船。

张宁军长自上任后,就派出一个参谋组,协同刚组建的水兵团,对洪泽湖及周边地区的大小水道进行了探测。尤其是徐州至泗县、宿迁至灵壁间的大小水道。然后参谋室根据这些情报,收集足够的适合黄泛区内行驶的中小型木船,不够瞧的部队,就扎木伐。在黄泛区内,以水道为交通线,隐蔽结集于徐州外围接近地。

第三十三师王山、曹山、段山之中。第一一七师则隐蔽于榆帽山、尖山地区。

而配合第八十九军的侦察营第二分队,则早就进入了机场周边地区活动。第三分队则化装进入了徐州城。

也就是说奥保夫少将自以为得计地将徐州驻军主力天城干七郎的一五O联队及山炮兵联队第一大队放在一个对徐州、连云港、宿迁、沭阳四个方向而言,都差不多距离,随时可以实现机动的新安镇的时候,奥保夫已经深深地陷入了第二十四集团军的陷井。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奥保夫被人惦记着的时间太长了。

。。。。。。。。

三十三师二团三营营长张润发对营部侦察排排长邹晓慧说:

“你确认高家营的日军已经撤走了?”

“是的。”

“没有日军来换防?”

“没有。”

“朱庄、后二堡一线还是没有发现日军?”

“没有。”

张润发于是打电话,向谢文广团长汇报了这一情况。

谢文广团长命令三营于晚上八点前,控制住高家营及朱庄、后堡地区,掩护团主力过路。

三十三师二团的任务是前出至徐州西侧的卧牛山,负责从徐州的西面向徐州发动攻击。并切断陇海线。随行的二个保安团负责物资的转运,并破坏自小刘庄至沈场的铁路线,并炸掉小刘庄铁路桥。警戒线由保安团负责。

二团从西侧攻入徐州后,必须留一个营于段庄、沈场一线建立阻隔阵地,防备归德方面的日军援军。归德日军只有一个大队,但也不得不防。

夜行军,又是夜行军。现在二团的生物种已完全倒过来了,白天睡觉,晚上行军。这样的日子已差不多三个月了。从三个月前从茅山出发前就开始过这黑白倒过来的日子。

现在即使是大白天,二团的官兵也能在一片树荫下,做个好梦。

三营的三个传令兵骑马先后来到团部。行军途中,不可能架设有线电话,而电台在开战前是不准使用的。只能用骑兵传令。重要的情报,一般会派出三名传令兵,防止传令兵中途迷路,使得情报不能及时到达。这几个传令兵都曾在这一带行动过,所以都能及时到找到行进中的团部。

“报告团长,三营已按命令对高家营、朱庄、后堡地区实现控制。”

谢文广问:

“没有惊动日军吧。”

“报告团长,没有。”

二团主力一路都三营的部队引路,向津浦铁路靠近。

日军因为守军兵力严重不足,铁道线也只使用装甲列车巡逻。这样的巡逻对于一支有准备的部队来说,几乎是没有用的。

二团以连为单位,每半小时过一批。日军装甲列车的巡逻间隔是一小时。也就是说日军装甲列车一个来回,二团能通过四个连。

今晚是很重要的一个夜晚。师部已接到军部的情报,日军主力已经装车,准备离开徐州。

如果不能顺利过铁道线的话,二团从西面向徐州发动进攻的动作就有可能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