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部,纵横江淮 第十五节,全线进攻(一)

xy99991 收藏 9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凌晨五点时分,连云港港区内的炮声打破了凌晨的寂静。 日军根本没有想到自己港区内的主力战舰会突然对自己进行炮击,还以为是别国海军对连云港发动了突然袭击。因为中国现在已没有海军了,根本不需要考虑。 日军发出的唯一一道电报是这样的: “我连云港港区受到不明国藉的舰队攻击,现港区内到处是炮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凌晨五点时分,连云港港区内的炮声打破了凌晨的寂静。

日军根本没有想到自己港区内的主力战舰会突然对自己进行炮击,还以为是别国海军对连云港发动了突然袭击。因为中国现在已没有海军了,根本不需要考虑。

日军发出的唯一一道电报是这样的:

“我连云港港区受到不明国藉的舰队攻击,现港区内到处是炮火,东西连岛的岸防炮台也受到炮击。现敌军情况不明,我损失情况不明。查实后,再行报告。”

然后日军的港区指挥所是第二十四集团海军部队炮击的重要对像,在猛烈的炮火攻击下,日军指挥所及其周围的官兵,差不多全部阵亡。

听到炮声后,轻装隐蔽于连云港港区外的云台山中的一一一师二团向云台山日军阵地发动了突然袭击,由于是在日军岸防守军的背后发动的突然袭击,日军根本没来得及动作,就被消灭在阵地旁的营地里,根本没有来得及进入预设阵地。

日军在整个连云港港区只有一个海军陆战队一千余人,还要分守东西连岛及港区与云台山阵地。在云台山阵地只有一个中队的守军,及一个山炮中队。

一一一师二团在夺取了云台山阵地后,将日军预设阵地上的各种轻重火器进行转向,并留下一个营的兵力进行防御。另两个营则直扑连云港港区内。任务是抢船。

二团团部建在云台山日军预设阵地上,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清港区内的一举一动。通过电台,二团团部已和第二十四集团军港区内的海军取得了联系。海军将给负责进攻港区的两个营以炮火支援。

随即二个进攻营在港区外围通过电台也与海军取得了联系。海军的炮火直接由跟随二个进攻营进攻的海军军官指挥。如此攻击效率再次得到了提高。

而隐蔽于花果山中的三团则向连云港市与港口之间的铁道线发起了进攻,随后沿铁道线展开防御,以切断市区的日军与港口之间日军的联系。

与此同时第五十七军的主力,一一二师,向海东镇发动了进攻,包围了日军驻海东陆战队。派出一一一师一一二师两个师的补充团绕过海东镇,面向徐州方向,沿铁路展开,对铁路进行简单的破坏,即隔一公里拆下一段铁轨。他们只要前出二十公里就成,使得徐州方向的日军不能迅速增援。

。。。。。。

奥保夫少将被连云港发来的唯一一封电报惊呆了。

可以说在整整五分钟的时间里呆若木鸡。

他不能相信,无论如何不能相信,连云港遭到了攻击,而且是来自海上。不,不,不可能的,什么不明国藉的海军,他根本想不通,因为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

“这是郑雄的阴谋,全是郑雄的阴谋。”

奥保夫少将终于从梦魇中醒了过来,他终于醒过来了。

但为时已晚,枪炮声已在徐州城内外响了起来。

第二十四集团军的主力,第五十七军三十三师已向徐州发起了突然进攻。

。。。。。。。。

第三战区及武汉大本营于凌晨五点接到的电报是这样的。

“职部经过三个月的准备,于七月十五日晨,从敌人的主要战线后方向徐连线上的日军发动全面进攻,以期能对侵略的武汉方向的日军主力起到一点牵制作用。现日军连云港的所有舰船,及徐州机场的日军飞机都已被我军控制。主力正向日军盘据的徐州与连云港发动攻击。战前之所以未将作战计划上报,是为了保密,望各级长官及委员长谅解。第二十四集团军,郑雄、金峰、刘理。”

“快,准备车,我要去大本营。”

拿着电报,顾司令长官直接冲出了司令部,其反应之快速只怕是有生以来从未有过。

顾司令长官在司令部门口足足等了三分钟,汽车才过来。在这三分钟的时间里,他想起了一个事情,即副参谋长赵广诚少将。他命人去找赵广诚少将。但一时半会哪里找得到。赵广诚少将现在是司令部最不受欢的人之一了。他已有一个月不来司令部,成天在武汉的酒馆里转。吃喝睡都在酒馆里。

在汽车开动前,顾司令长官命令一个副官,他回司令部的时候,一定要看到他的副参谋长。一定。否则他要将这个副官送去第二十四集团军的最前线。

顾司令长官没想到他的这个送人上前线的带恐吓性质的命令发错了,他不该说将送他去第二十四集团军。这个副官听了顾长官的话后,根本没去找什么副参谋长,而是直接回去打背包,同时请了几个相好的军官同事找了一家酒馆喝酒,酒过三巡后说: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哥们明天要去第二十四集团军报到了,去郑雄将军那。”

“真的,司令部肯放你了?”

“可不,是司令长官亲口跟我说的。”

于是这个副官将顾司令长官的命令说了一遍。几个好友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个副官,异口同声地说:

“你狗日的运气这么好。打!”

几个好友同时窜起来,给这个请客的家伙一阵爆打。

第二天,这几个好友送他们的朋友上前线了。顾司令长官是说一不二的。

还是回头说顾司令长官。顾司令长官二十三分钟后,才赶到大本营。路上出了点事,一个小孩子突然窜了出来,顾长官的车虽急刹车,但还是撞上了。

小孩子撞得倒不重,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顾长官的头在车中给撞了一下,一下子昏迷过去了。

这下将司机吓得要死。而旁边的副官则对顾长官连忙进行急救。好一会顾长官才醒过来。

醒过来的顾长官心平气和地安抚了司机与副官,并下车扶起那个只摔破了膝盖的小孩子。此时那个孩子的母亲已经跑了过来,看自己的儿子撞了大官的车,直吓得半死,对顾长官说的任何话都没听见。

顾长官只好命令随行的副官将这个小孩子连同小孩子的母亲送去医院,这才上车去大本营。

顾长官刚进接待室就被侍卫官引进了委员长办公室。

委员长办公室里有好几个高级军官在。清一色的三星。正面对着巨幅军用地图,在小声地交谈。

“墨三来了,很好。”

委员长看到顾长官进来,说了一句没头脑的话,什么叫“墨三来了,很好。”

白长官见顾长官进来,转过身来对顾长官说:

“顾长官,嘿嘿,恭喜了。”

一口的酸气,喷了顾长官一脸。顾长官也不客气,说:

“同喜同喜。”

然后以一个标准的军势,向委员长立正报告:

“职部第二十四集团军,于今晨向徐连线的日军发起了进攻。今晨职司令部才收到战报,特来大本营向委员长汇报。”

委员长还是那句话:

“很好。”

没下文了。一会委员长才说:

“墨三你最了解情况。你对第二十四集团军的行动怎么看?”

说实在的,顾长官来大本营就为委员长的这一句话。顾长官很谦虚,他说:

“我第二十四集团军的这次行动,对于全国战局而言,只是一个局部性的行动,但是对主要战场:武汉战场所起到的作用还是不容低估的。徐连线现在是北攻武汉的日军第二军的主要补给线。因为,你们看这里,郑州、开封黄河大桥已在我军撤退的途中,被我军炸毁,因此,日军由平汉线作为第二军的补给线是不可能的,唯有走津浦路。如果我第二十四集团军能控制徐连线,那日军整个北方战线将被一分为二。日军第二军从北方获得补给的可能性也就很小,只能通过长江来进行补给。这样日军第二军与第十一军共同使用长江补给,将增加补给的难度,如此日军对武汉的进攻势头必将得到扼制。”

顾长官看了一眼委员长,委员长一脸平和。而白长官则转过脸去了。白长官一句小声说出的话落入了顾长官的耳中,白长官说:

“地球人都知道。”

顾长官没理会白长官的讥讽。他那是嫉妒啊。的确地球人都知道,但这是他的部队,他的第二十四集团军创造出来的。如果没有他的部队大纵深坚决出击,会出现这样地球人都知道的结果?

顾长官继续说:

“当然,日军还有一个选择,第二军派出有力的一部,回击徐州,重新打通津浦路。这里就有两个问题,一是派出多少部队去打通津浦路。一个师团?二个师团?如果只派出这么多部队,那未必能打通津浦路。”

说到这里顾长官停住了。这是一个重磅炸弹。一个在座的所有长官都感到震惊的重磅炸弹。委员长一脸惊谔地望着顾长官,说:

“墨三你说日军二个师团都未必能打通津浦路?”

顾长官对委员长可不敢打官腔,忙说:

“是的。因为。。。。。”

顾长官话还未曾出口,白长官就大声说:

“郑雄把独立军全军北移了!”

这一句话同样是一个重磅炸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