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部,纵横江淮 第十三节,我们的战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常恩多师长近段时间可谓是感慨万千。自“九一八”事变后,离开沈阳,至今已八年,其间的沉浮屈辱,其间的无耐与悲伤,唯有长空叹。

三七年那抗战的枪声终于响遍了中华大地。一一二师也终于在江阴与日军血战一场,以热血报国。而一一一师也一直在苏北缠着日军101师团,使其不能得志。也可以说是虽死无憾了。

但真的无憾了吗?

战事一败再败!虽说一死报国,但军人不能在退却的路上倒下,要倒下也要倒在冲锋的路上,在走向胜利的途中。

一败再败,为什么?

被编入第二十四集团军,是一个无耐的事。韩德勤!一个阵亡的将军,也算是为国尽忠了。但从军人的角度看,他是除了一死外,别无长处。

精锐的第五十七军却要受一个只能做保安团团长的人指挥,这仗又如何不一败再败?

这一次是老天开眼,郑雄将军成为第二十四集团军总指挥了。虽说这郑雄,及其苏北指挥部金峰总指挥,在七七开战前,还是一个无名之辈,都只是只有二十四、五岁的青年,但他们绝非浪得虚名。

别的不说,就说这次江南主力的秘密南渡,并重组第二十四集团军江北部队,就显示出其巨大的能量。一是保密工作做得这么好,以至于除了军队中的师、团一级才知道江南主力南渡了。而营级以下,还以为只是一旁份江南部队北进,只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将八十九军的主要军官换掉了,并补充了一部份士兵。只不过他的营补充得略为多一点。

而新成立的第二十四集总,对五十七军却表现出足够的信任与尊敬。这是第五十七军全体官兵所没有想到的。武器,尤其是重武器,如高机、九二步兵炮,山炮的编制完全与新的八十九军编制完全相同,这个火力编制那可是蒋系王牌也没法比的火力配制。以至于第五十七军原来刻意保存下来的技术兵种,都不够使用,而集总根据五十七军提出的要求,毫不犹豫地只给五十七军补充了技术兵种,却将补充中下级军官的请求除掉了。

集总说,五十七军是一支精锐的部队,缺少的不是军官,而是优秀的士兵,五十七军应该向八十九军与江南的独立军支援中下级军官,和高素质的参谋军官。现在苏北集总指挥部有一半的参谋军官都是从五十七军抽调的。集总一点孔不担心,别人所担心的那些事。

新集总是坦诚的,对五十七军是信任的。第五十七军也报之以李。五十七军的军官与士官队伍,是整个东北军的精华,可以说是十中留一的。对于郑雄与金峰的协助请求,可以说是毫无保留。军官、士官,要多少给多少。现在不只是集总的参谋军官,而且八十九军的四分之一军官都是出自五十七军。

五十七军出身的军官现在遍布除了苏北指挥部下的所有部队,就连各级保安团的主官也是五十七军出身的。原八十九军的只能做副职。

现在五十七军的官兵提到第二十四集团军,都是这样说的:俺们二十四集团军如何如何。说到苏北都说是俺们苏北根据地如何如何。

第二十四集团军与苏北根据地已是五十七军的第二个家了。

这一次作战,集总的战略目标,即是清除连云港至徐州日军沿铁路封锁线,打通苏北于山东的联系,使山东现苏北敌后抗日根据地连成一片。并支援山东敌后坚持抗战的五十一军。五十一军自进入山东后,处境很是艰难,尤其是武器装备,弹药补给都很困难。

五十一军与五十七军同为东北军,同气连枝。这也是这个计划使得第五十七军上下感动不已的地方。

第二十四集团军真的是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抗战的将士都是一家人。这不是挂在嘴上的,而是落实在行动上的。并且各种五十一军所需要的物资,已在向淮安集结。

这是一个原来五十七军根本不敢想的作战计划。日军在这条线上,至少有一个旅团的兵力,在连云港还有三个大队差不多是一个联队的日军海军陆战队,及海军舰艇若干艘。

原五十七军考虑的只是如何将日军深入苏北的几个小钉子除掉,在苏北如何自保。现在却将主动出击,而且整个计划是那么的庞大,几乎是摆出一副将与日军在徐州与连云港间决战的架势。

难道苏北集总就有这样的自信,首先在连、徐线上给日军以歼灭性打击,然后依托徐州,与日军争夺时间,将连、徐线及周围日军据点全部清除?难道苏北集总有这样的能力抵挡住日军的反扑?

虽然第二十四集团军已与山东敌后作战的五十一军取得了联系,但为了行动的保密,并未请求山东部队配合作战,难道只凭第二十四集团军就能达成此目的?

虽然疑虑重重,常师长还是对自己整编后的第一一一师充满了信心,如此的士兵,如此的兵器,以及全新的战法,常师长相信自己的师在同等到条件下,能击败同样规模的日军部队。只是问题在于现在苏北集总指挥下的五个师,是不是都有这样的战力?

如果都像自己的师一样,那这一战未必不能达成自己的目标。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充满进取心的作战计划,作为一个军人,不可能不因之心动。

自从第二十四集团军重编以来的两个月里,常师长感觉到一种完全不一样的东西。这些日子里,部队整编集训,这些正常的整编内容不谈,常师长感到另外一种精神,这是常师长在别的部队身上从没有感到过的。

即积极进攻精神。是敢于放着苏北境内那几个不股日军不打,以麻痹日军,谋划更大的更主动的进攻的精神。两个军虽然划定了各自的防区,但各部队不是解散分守各据点,各要点,而是各部队派出有力的军事干部在自己的防区内建立保安团系统,而主力则一再集中,一再集训,一再大运动量的演习,最后是苏北两个军同时参加的协同作战演练。

这是为了什么?没有人说。但只要他是个军人,都会明白其中的含义,即第二十四集团军将要打出去。

在一次团以上军官会议上,常师长说出了自己这些天来的感受。因为第五十七军即是第二十四集团军,这已是第五十七军上下的共识,大家都对第二十四集团军的未来发展在进行着各自的思考。常师长说:

“对于我们第二十四集团军的未来发展,我有一些想法,核心是在敌后通过不断的进攻,打乱日军敌后战场的秩序,以主动进攻对日军的对周围各敌后根据地的围困与封锁,帮助各敌后根据地的坚持敌后抗战。”

常师长说:

“我为什么会这样想,因为我们第二十四集团军这次整编整训以来,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我们具备了这样的能力。这能力不只是我们自己的,同样也是全中国人民的,我们没有这个权力只用来保存自己,我们必须将这种能力使用好,为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服务。”

“敌后作战是艰难的,现在苏北、山东、华北、山西,有大量的中国军队在进行着艰苦的敌后抗战。我们第二十四集团军眼睛不能只看着苏北,我们还要看到山东,还要看到整个敌后战场。看到全国战场。”

常师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只是想法,而不是结论。常师长最后说:

“我们应该研究它,不断地研究它,即第二十四集团军敌后战略指导思想。别的集团军,如第十八集团军有他的指导思想,即:由毛先生的《论持久战》指导的敌后游击战。而我们呢?我们的是什么?第十八集团军之所以制定如此的战略思想,我想其主要原因,是第十八集团军后勤补给能力太弱。这一点和我们第二十四集团军不一样。我认为我们第二十四集团军的作战方式,应该是敌后运动战为主,而敌后游击战为辅。”

这是一个没有掌声的演讲。在座的军官预先也没有想到常师长会讲这些话。对常师长的这番讲话一时也不能完全理解。虽然大家都在想常师长说的这个问题,但大家都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到底对不对。并不是人人都可能成为战略家的。

一时竟冷场。大家都不知该说什么?常师长一时尴尬地站在那里,也有些不知所措。这次会议所讨论的主要议题是新战法在各部队训练成果如何转化为战斗力的问题。常师长这是跑题了。

会议继续进行,但没讨论常师长的发言,而是继续讨论原议题。

但会后,这一发言,在团以上军官中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可以说人人都在研究毛先生的《论持久战》,都在研究中国抗日的战略问题,也在对第二十四集团军的战略问题提出自己的想法。这一讨论很快从一一一师,漫延到整个五十七军,后来又由五十七军调到八十九军的军官中漫延开来。

直至连徐战役开始,这个战略问题的研究与讨论还在进行之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