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部,纵横江淮 第十节,围点不打援(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由新安镇向宿迁进行增援的日军连夜急行军,于第二天早十点终于赶到了宿迁城外。日军增援部队到达前,宿迁镇里好像还有零星的枪声与爆炸声。

当日军的斥侯与担任镇北防守的一连的警戒阵地发生枪战时起,镇子里的枪声与爆炸声渐渐停了下来。当日军在一连的警戒阵地前三百米外建立出发阵地的时候,镇子里已是一片寂静。

日军对宿迁城进行增援的挥部官,是日军115联队第一大队大队长江田三郎,他和第三大队大队长片冈少佐是同乡同村同年的同学。一听到宿迁镇内的枪炮声停了下来,就知道他的那个老乡同年,业已归天,不禁捶胸顿足,失声哭了出来。虽然旋即停了下来,但这真情的流露还是影响了周围的日军将士。

日军兵役制的一个重要特点,即是以某某县作为某个师团的兵员基地。如现在的114师团,它和14常备师团拥有同一个兵员基地:宇都宫。

他们师团中同一个村出来的很多,有的竟然还是亲戚。也可以说得上是上阵父子兵。现在驻守宿迁的第三大队的部份官兵全体玉碎,不能不激起他们,褒义的说法叫同仇之心,贬义叫兔死狐悲。

虽然已跑得小脸发绿,115联队第一大队大队长江田少佐还是很自责地发电报给联队部,电报说:

“由于我部未能及时增援,帝国驻宿迁的部队,在我部到达前,全部玉碎。”

电报中当然还有将为死难于宿迁的帝国军人报仇之类的空话套话,就不细表了。

江田少佐虽然然悲愤交加,但还是命令部队立即展开,建立出发阵地,并且开始观察中国军队的防御阵地。

根据战前的情报,第二十四集团军属于二流部队,只装备有八二迫击炮。但片冈在发给联队的战报中称,攻击他的中国军队拥有步兵炮。

这个情报引起了江田的注意,并对此进行了分析。首先,进攻宿迁和和沭阳中国军队肯定是第二十四集团军的主力。其次是第二十四集团军苏北部队得到了加强,不然他们不可能有同时进攻宿迁、沭阳的能力。尤其是不可能在一天一夜时间里将宿迁攻破。

第三,虽然第二十四集团军苏北部队在火力上得到加强,这也是他们能够攻破宿迁城的原因,但凭第二十四集团军苏北部队的战力,要攻破由帝国近两个中队防守的宿迁还是不够看的。所以第二十四集团军只能以设计陷阱的战法,在野战中歼灭一部份帝国军队。然后再下宿迁。

第四,第二十四集团军的攻击目的,是通过控制宿迁与沭阳,进逼连徐铁路线,在可能的情况下,对徐连铁路实行袭击,破坏铁路线,以迟滞帝国第二军的行动。

江田将此分析上报联队部,供联队长参考。江田是想让联队部认识到此战的凶险,希望得到联队部的支援。

中国军队将防御阵地建在运河的南侧。沿运河桥后退一百米建立的防御阵地。江田少佐有些犯疑。中国军队为什么不按他们常用的布阵法,紧贴着运河沿岸组织防御,却要后退一百米?他们为什么没有将公路桥炸掉,以阻隔帝国军队的进攻?莫非他们是想进攻帝国军队?

中国军队通过一天一夜的苦战终于拿下了宿迁城。现在正是人困马乏的时候,也正是江田部进攻并将其全歼的大好时机。但江田有些犹豫。

即然第二十四集团军有攻破宿迁的战力,就有与他的部队一战的能力。

江田少佐决定进行过试探性进攻后再做决定。现在江田部队所带的重火器状况是重机枪四挺,九二步兵炮一门。

江田命令两挺重机枪先行开火,对中国军队阵地上的可疑目标进行试探性攻击。江田现在不能确定于他对阵的中国军队有没有重火力。所以将两挺重机枪与一门九二步兵炮隐匿起来,希望在以后的某一时间,对中国军队实施突然地打击。

中国军队的阵地上寂静无声。

中国军队阵地上的寂静无声,使得江田更是摸不清头脑。中国军队的阵地纵深很大,江田还真搞不清哪里的战壕与射击点上有中国军队,哪些点上没有。

运河是无法徒涉的,只能通过公路桥,强攻中国军队的阵地。但中国军队的阵地有些奇怪的后置,让江田很为难。

冲过公路桥是有可能的,但冲过公路桥后,还要前进一百米,才能攻到中国军队的阵地前。如不成功,试探进攻的部队很有可能就退不下来了。

试探性进攻是必须的,谨慎同样是必须的。江田命令第一中队组织兵力,进行土工作业。先逼近公路桥,然后在公路桥上建立沙包路障。以路障掩护部队可桥。

其余部队则掩护第一中队的工作。

如此两个小时后,第一中队才完成接近公路桥的工作。其间中国军队的阵地上一直是寂静无声。

只到第一中队向公路桥上运送沙包时,中国军队的阵地上才响起步枪射击声。这些步枪射击声听起来至少在四百米外,但弹着点很准,一下击中两个抬着沙包的日军士兵。这两个士兵被拖进战壕时,已经气绝。

于是向公路桥上运送沙包成了一个艰难而危险的工作。第一中队的士兵伏身在沙包后,将沙包慢慢地往前推。中国军队中有几个神射手,能抓住很短暂的时机击发,第一中队的士兵的动作只要大一点,就会被击中。其中两个居然是被击中头部而阵亡的。

江田只能命令两挺重机枪与几挺轻机枪及几个掷弹筒组进行掩护。但中国军队的射手隐藏得很好。射点忽左忽右,估计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不知这些掩护射击的效果如何。

紧接着,这些重机枪与轻机枪手受到这些神射手的攻击。一下阵亡了四个,重伤二个。

江田不禁焦虑起来。

。。。。。。

毛柯庆连长惊讶于运河对面的日军的耐心。

据袭扰日军的保安团提供的情报,日军有一门九二步兵炮,所以毛柯庆当日军在运河对岸运动的时候,一直没有使用自已的连属炮兵,及配属给他用于防守的两门九二步兵炮。

按毛柯庆的计划是当日军通过运河桥的时候,给日军一次杀伤,当日军在通过运河桥后,向他的阵地发动进攻的时候再给日军一次杀伤。如日军使用九二步兵炮,毛柯庆将命令配属给他的九二步兵炮将日军的一门九二步兵炮消灭。所以当日军在进行火力试探的时候,毛柯庆命令全连都不要动。

但没想到日军就这么在运河桥上玩起了慢动作。在受到狙击手狙击后,日军竟然推着沙包向前。短短四十米的桥面日军具然堆了一个多小时的。

毛柯庆看日军过桥的动作缓慢,就让全连狙击手除外,休息吃饭。天太热了,阳光直接照射在阵地上,虽然是伏在战壕内,战士们的汗早湿透了军装,体力消耗也快,如果不及时补充营养,这仗是没法打下去了。

毛柯庆连的任务是将日军阻在运河桥这里。三营没有派出迂回部队,他们的任务只是狙击,而不是将日军消灭,虽然他们有信心,也不行,这是命令。

三营全体官兵都对师部下达的命令感到奇怪。

三营在运河南岸建立的狙击阵地,足够按现在二十四集团军的布阵方式,配置一个营。之所以只放一个连,一则是狙击日军二个中队左右的兵力进攻,三营自信一个连足够了,第二个因素是为了防空。日军在通过运河桥向阻南击阵地进攻,受到打击后,必然会请求空军支援,而三营已被明确,将没有高机在周围防空,只有给部队以必要的空间,进行疏散,并制造一定数量的假阵地,与备用阵地。

这些条令是自保安团时代,毛柯庆就熟知的。现在作为一连之长,毛柯庆已将自已从保安团时代学到的所有知识都用在了自己的指挥作战上。通过近两个月的训练,现在他的连对这些条令已完全熟练掌握。

当然他的连的主力是江南部队,这是能全面掌握这些条令的根本原因。日军于十二点十分对毛连阵地发动了试探性进攻。日军的九二步兵炮没有动作,掷弹筒手与重机枪阵地受到狙击手的精确打击,作战效能大减。而毛连的分成四个点,通过电话实行统一指挥的八二迫击炮,对日军进行小面积覆盖射击,作为连火力支柱,掷弹筒与轻重机枪实行火力重叠射击,日军立时损失惨重,十几分钟后就败退了下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