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部,纵横江淮 第九节,围点不打援(二)

xy99991 收藏 13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第二十四集团军给第三战区司令部的战情通报内容很简单:

“职部从七月九日起,对徐连线日军发动骚扰性攻击。”

把个顾司令长官气得不轻,人家战区苦战的时候,独立军是卖力死战,临了人家撤退,还送飞机掩护。现在自己战区玩大的了,这个郑雄倒好,就玩玩骚扰性攻击。

顾司令长官叫一个个传令兵带话给赵副参谋长,叫他别在在他眼前出现。

大本营也收到了同样的一份电报。

白长官笑咪咪地将电报读完。委员长有些奇怪地看着白长官,说:

“健生兄有喜事?”

“没有。”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现在健生兄也不厚道了。”

也难怪委员长这么说。现在日军沿长江一路高歌猛进,并且日军第二军在大别山东转向西北,形势堪忧。这许多日子来,谁的脸上出现过喜色?

白长官只好说:

“第二十四集团军终于要动了。”

“不就是骚扰性攻击吗。”

“但那是郑雄的骚扰性攻击啊。”

“噢。说说看。”

“怕只怕郑雄在北线的兵力不够。”

委员长还是跟不上白长官的思路。有些漠然地看着白长官。委员长和白长官一生有两次完美合作,一次是北伐,一次就是现在了。

这两个人合作是能办成大事的!!!

“苏北的军队被韩德勤搞坏了。”

委员长识人才,知道白长官的话是有指向的,所以没有打断白长官的话。白长官却没有就这一点继续说下去,却问委员长:

“如果郑雄这次骚扰性攻击成攻的话,委员长将用什么奖励他呢?”

对于郑雄这个一年之内横空而出的将才,委员长是爱惜不已,脱口而出:

“如果他拿下徐州,切断日军第二军的补给线,我把山东也交给他。”

白长官笑着望着委员长,心中一时五味陈杂。他没想到自己激出来的是这样一个承诺。

。。。。。。。

一发绿色信号弹升空了。

这是计划中的三个连从三个方向同时开始的对宿迁县城进行试探性进攻的信号。

担任北面进攻的是二团三营一连。连长毛柯庆从连指挥所的工事的射击也内用望远镜向外观察。

眼前正在进攻的是夏立明排的一班。这小子不知是不是又带着一班进行攻击了。这是他的老毛病,为之毛柯庆连长已经撤过他一回职了。战后会有报告的,如果还是那样,决对饶不了他。

原八十九军撤退的时候,对宿迁县城的防御工事破坏得很彻底。苏北因为砖少石块少泥多,所以四乡的百姓听说参加拆城墙的,城墙砖随便搬,于是连城墙跟都被扒掉了。然后连同护城河一起用不值钱,用到处都是的土填上。坚固的砖房和土坯房也被扒掉了。现在的日军防御工事,是日军到达后建的。这样的工事也只能算是野战工事。

日军现在已完全退守到野战工事内。

现在全连的火力都拿出来了。正在对日军的工事就行覆盖。

一班按计划,推进到敌前一百米,将进行土工作业。日军的掷弹筒兵对付运动之中的一班,威胁并不太大。真正的威胁来自日军的歪把子机枪与九二式重机枪。但这些射点,都会被狙击手、掷弹筒手与八二迫击炮手所照顾。

在向前推进的过程中,一班战损并不大。这在毛柯庆连长的意料之中。只有三个人好像是被子弹击中了。

但在逼进敌前,并开始挖单兵坑后,一班的伤亡会大起来。这个时候,日军的直射武器的火力点肯定已受到一连的压制,但讨厌的日军掷弹筒手的射击会变得准确有效起来。

这个时候有两个是关健,一是一班的战术动作是不是合理,单兵坑的挖掘速度是不是足够的快。二是一连迫击炮班与掷弹筒班能不能给日军掷弹筒手以致命的打击。

只要一班能在敌前站住脚,并能挖出一段战壕,一排就可以交替前进,贴近日军。只要一排能够贴近日军,日军也就完了。

宿迁县城内的日军依托预设阵地,在对三面进攻的中国军队进行狙击。

这支中国军队以前好像从来没有遇到过,打起仗来又叼又滑。

掩护火力打得火山爆发似的,让你以为他要玩大举进攻了,没想到,向前进攻的只有十几个人,估计也就是一个班。

这一个班的散得这个叫开啊。中国军队这狗日的指挥官居然没打算将这一个班按经纬度散开,让一度经纬线交汇点上站上一个骄傲而光荣的第二十四集团军战士,大概算是客气的了。

在这个狗日的指挥官的眼里,这些忽而窜起忽而伏下,蛇行兔奔的家伙,估计不是娘生爹养的,也不是吃五谷子粮长大的,而是个个生下来就这么高这么大,并且从上到下,从头发到脚趾甲都是金的,连生殖器都是金的。要不怎么会将那些个兵训练成这样?

嗳嗳嗳,天太热了,这么窜当心中暑。

这些都是守在宿迁城里的日本兵将的心里话,一连的官兵是不可能知道的。战后也不可能知道,因为第二十四集团军是不留俘虏的。

夏立明伏在地上,用工兵锹拚了命的铲地。这苏北的土地就是好,软和好铲,不像江南的粘土地,这个七月天,地被晒得跟铁似的,你想铲下一片,得费老老的劲。这里好,苏北好,一铲子下去,有货。插插插。我铲。三分钟,也就三分钟,一个可卧进一个人的地凹出来了,夏立明一滚,进去。继续铲。

这个时候,全班的战士都在修地球。他们每过一分钟会抬头观察一下进攻的方向。这些都是规定动作。在训练的时候如此做了无数遍了。尤其是从苏南过来的老兵,更尤其是像夏立明一样的老宁国保安团的种子兵,这样的动作一次如果算是一滴水,那夏立明他们这些老宁国保安团的种子兵,做过的次数加在一起,就是大海了。所以人说多,叫海了去了。就是这意思。

夏立明挥铲土,可以说是挥汗如雨。但他和多数的第二十四集团军的士兵一样,除非中暑晕过去,不然不会说天真热之类的话的。

中国这几代人穷惯了,中国的老百姓穷惯了,过惯了苦日子。夏天热是正常的,冬天不冷不正常。即然是正常的日子,有什么热不热的。

既然当了兵,跟日本人拚命,那就拚命好了。头掉了碗大的巴,十八年后老子再来。天热一点算个屁。按规定做自己的事就是了。做不好会关禁闭的。干活的时候,夏立明作为一个老兵,完全忘了这不是在训练场,而是在战斗中,是不会有一个军官站在旁边监督的。

一个单兵坑终于挖好了,下面向左右扩,扩出五米左右,二班会冲过来,会有一个战士接替他挖,那时他才可以休息一下。

二班一个战士终于连滚带爬进了夏立明的战壕。他的任务是向左挖。夏立明靠在坑里,据枪保护二班的这个战士。这个战士是原第八十九军的,膀大腰圆,工兵锹玩得很好。十分钟后就与那边挖过来的战壕连上了。

二班的那个战士据枪警戒的时候,夏立明开始挥锹向右挖。也是十分钟左右,与另一边挖过来的战壕连上了。

这个时候三班也上来了。

现在全排都上来了。夏立明又开始执行排长的权力,他命令三个班以班为建制,分成左中右。

全排在敌前进行建制调整。十分钟后,调整完毕。全排开始对日军火力点进行火力压制,掩护二排进入战壕。

二排将以此战壕为出发阵地,在天黑后,日军的防御阵地进行渗透攻击。二排是一连负责进攻的北面,将要投入攻进宿迁县城的全部兵力。

三排会在二排渗入镇子后,从各个缺口靠近日军,在镇外形成一道攻击阵线,从外围攻击向内攻击的日军,扰乱日军心神,给日军四面受敌的假像。当然杀敌的主力还是二排。

第二十四集团军有一整套夜战进攻的训练方法。现在八十九军已是驾轻就熟了。

这么大的一个镇子,一个县城,日军连养的宠物都算上,也只有一个中队的兵力。在刚才这故作姿态的伪进攻的一个小时里,日军不死上一半,也得死上三份之一了。现在一个方向可能有的日军也就四十来人。

天黑之后,二颗绿色信号弹升空了。各色炮火向日军盘据的镇子里不断发射。镇子里不断腾起火光与烟尘。

二排一个个突击组出发了。他们将隐蔽接敌。最好不要接敌,直接渗透进镇子,到镇子里面去打。

三排一会儿后运动进这个前进战壕。

这个时候,掩护性炮击已停止。一会儿后,镇内外将会爆发战斗,那时是三排隐蔽接敌的时候。

镇子内终于打响了。夏立明和三排朱方排长握了一下手。朱排长跃出战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