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部,纵横江淮 第六节,诱敌之阵

xy99991 收藏 9 7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这是一个背水阵。 日军小队长姿三次郎少尉用望远镜对已暴露的中国军队的阵地进行了望观罕。如果没有公路经过的话,这是个四面环水的战场。整个战场的面积也只有三、四平方公里。 姿三次郎少尉知道,这片区域有四座桥与外界相连,这公路桥两座,还有两座是小木桥,都是位于北面。南面原在一座小木桥相通,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这是一个背水阵。

日军小队长姿三次郎少尉用望远镜对已暴露的中国军队的阵地进行了望观罕。如果没有公路经过的话,这是个四面环水的战场。整个战场的面积也只有三、四平方公里。

姿三次郎少尉知道,这片区域有四座桥与外界相连,这公路桥两座,还有两座是小木桥,都是位于北面。南面原在一座小木桥相通,但被日军拆了。

通过观察中国军队的阵地,姿三次郎发现这个阵地的面积并不太大,按日军的标准只能是一个中队的防御阵地。同时发现阵地上的中国军人并不多,虽然中国军队的一部份可能埋伏在工事中,但人数最多两百人左右。

姿三次郎少尉对目前的态势是这样判断的。中国军队由于其战斗力低下,虽然利用伏击的战法,最终全歼了日军的巡逻班,但是没能做到速战速决,只是在他的的小队赶到前不久才完成了歼灭任务,但因为他的小队的迅速赶到,已不可能脱离战场,否则将在撤退的途中被追击消灭,只能依托预先构筑的工事,作垂死挣扎。

即然要做垂死挣扎,那就让他们作垂死挣扎好了。

姿三次郎要让这股中国军队在帝国军队的无尽战意面前崩溃。他命令小队立即全部过桥,在中国军队的阵地前三百米,建立攻击出发阵地。

接到命令的军曹小山智跑步过来,向姿三次郎提了个让他很不高兴的问题。小山智说:

“报告少尉,小队全部过桥,那可就成了背水列阵,如被中国军队切断后路怎么办?”

姿三次郎“叭”地甩过去一个巴掌。骂道:

“八格,你不叫小山智,而应该叫小山猪。中国军队不怕背水列阵,不怕被切断后路,难道帝国军队会怕吗?这苏北还有有作战能力的中国军队吗?中国军队有作战能力吗?三公里之外的沐阳就有二个中队的帝国军队,难道还怕中国军队过来抄后路?”

小山智被这一个巴掌给打醒了,忙嘿依嘿依个不停。一脸求知若渴的神情。

姿三次郎对小山智勇于学习的精神还是肯定的,有问题就问是好事。但思考问题要全面。不要拘泥于兵法。

姿三次郎在向小山智讲课的同时,日军小队在敌前从容过河,在中国军队阵前占据阵地。这个时候,中国军队才开始以凌乱的枪击,对日军的行动进行狙击。

看来中国军队中有好的枪手,三百米的距离,还有三个日军士兵被击中。日军小队伏在地上,用工兵锹修筑工事。挖单兵坑。构筑机枪工事。

在构筑好出发阵地前,又有二个日军士兵,因为露头时间太长,被暴头而死。掷弹筒班的三个掷弹筒,终于作好了准备,对中国军队的阵地进行射击。

一个步兵班正在准备进行试探性进攻。

对预设阵地的进攻,其一开始的试探性进攻很重要。只有通过试探性进攻,才能摸清敌军的兵力情况、火力情况,及火力点的位置。

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试探性进攻同时也是很危险的。所以进攻兵力不能太多,队形也不能太密。以防敌军密集火力的杀伤。只有在确认敌军火力密度不大的情况下,才能进行密集队形的冲锋。

姿三次郎是个冷静的军官。他是武士道的信徒,但并不防碍他成为一个优秀的军官。像他这样冷静的下级军官,在日军中并不多见。

步兵一班以散兵队形在向中国军队的阵地发起冲击。

。。。。。。。。

刘和从连指挥所的射击孔处,一直对日军的行动进行观察。

在阵地的正面,他只放了一个排。对付日军的一个小队的进攻,刘和相信自己的一个排,完全能够胜任。

虽然他的连里刚编进三分之一的原八十九军的士兵。这些八十九军的士兵,是原八十九军的精华,个个身强体壮,且经过近三个月的三期训练,已经成为一个合格的新八十九军士兵了。加上他们原来的作战经验,战力并不比苏南过来的“A”字部队的士兵差多少。相差的大概只剩下信心这一条了。他们可能还不相信,自已的训练与装备,已足以和日军进行一对一单挑了。

而现在是三对一,完全可以轻松地消灭这个日军小队。

信心是了不得的。对于一支部队而言,它和经验、训练、装备一样的重要。而现在的第二十四集团军八十九军就是这样一支在信心与经验、训练方面并不比当面的114师团差,而装备比日军114师团更为合理,也更为精良的一支部队。

凭刘和他们团的战力,以强攻的姿态夺取没有城墙防护的沭阳县城,最多也就两小时。之所以绕这么多弯子,那只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同时好继续麻痹日军。

对于日军例行的试探性进攻,刘和早就作出了安排,在日军跨过一百米的战场生死存亡线的时候,正面的二排,先以狙击手干掉日军掷弹筒手。然后以正面防守的排火力全歼日军进攻小队。

因为是主场作战,一连对战场已作过精确测量,并做了一些隐形地标。就是在战场上放一些碗口大小的石块,每隔五十米放几块。这些石块都是自然形状,如不仔细观察,是不可能注意到,它们是人为的有意放置。各班排都知道那些地标的位置。在地图上也作了相应的标注。

这对步兵而言是很重要的,步兵可以通过这些地标,调整枪上的标尺,而在某一段标尺内,则是需要瞄头,还是瞄胸,才能取得最佳射击效果。

对连直属的迫击炮班与各排的掷弹筒炮手们而言,则更重要了。通过这些地标,观察手能迅速报出方位和距离,可以准确而迅速地打击敌人。

试射都可以免了。这样才能给敌军以更为突然的打击。突然的打击才能造成更大的伤亡。

按计划,二连对日军试探性进攻进行了凶狠的打击。先是日军负责火力掩护的日军掷弹筒小队的炮手,纷纷被狙击手放倒,根本无法完成掩护任务。

接着是二排的掷弹筒及班用机枪,对日军负责进攻的步兵班,进行打击。

现在第二十四集团军一个步兵班的火力编制是延续独立军的一个班的火力编制,即一个班拥有一个掷弹筒,两挺班用机枪,两支冲锋枪,十支步枪,一杆日式狙击步枪。班长、副班长佩德式驳克枪与步枪。三个步枪手同时是弹药手,一人背八发五零榴弹。十八人编制。这些榴弹当然只是一个基数。作战的时候会有后勤部队及保安团负责转运弹药,以支持作战。

第二十集团军的步兵连,达到二百五十人。

战争打的是后勤,打的是有组织的老兵。

因为作了隐形地标,二排所有武器的打击精度都得到提高,使用了排属所有的火力,仅七分钟不到,日军发出的撤退哨声不久,就全部阵亡在二排的阵地前一百米左右的范围内。

姿三次郎愣在当场。现在他能做的不是进攻,而是防止敌军进攻,并派出联络兵向沭阳的驻军,请求作战指导了。

幸好中国军队并未发起进攻。

同样的战斗在宿迁镇西的周庄正在进行着。

。。。。。。。。。

这是一场很有耐心的战斗,也可以说是拖泥带水的战斗。第二十四集团军很卑鄙的继续在麻痹着日军。他要继续给日军传递一种信息:向日军发动进攻的还是原来的第二十四集团军。那个战力并不怎么样,可以说是很差的集团军,他的进攻,根本不值得日军的重视。

所以这一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打得拖泥带水、拖拖踏踏,甚至可以说是有气无力。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最后那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致命一击。

宿迁与沭阳两地同时受到中国军队,极有可能是第二十四集团军的同时攻击的消息,被驻守两地的日军第三大队向115联队联队长矢崎节三中佐作了通报。

请注意,是通报,而不是加了三根鸡毛请求指导的电报。

只是一个小规模的战斗而已。115联队联队长矢崎节三中佐看过就放一边了。矢崎节三中佐略带嘲讽地对一个参谋长犬野大雄中佐说:

“支那第二十四集团军终于动起来了。”

犬野大雄中佐怪笑着说:

“他们会头破血流地回去的。”

矢崎节三中佐说:

“可惜我联队的任务只是驻防,而不是进攻,要不然,这倒是一次将第二十四集团军全部消灭的机会。”

矢崎节三中佐给第三大队回了一封电报,要求他们必须给支那第二十四集团军以痛击,让其以后不敢再窥视我军的防线。

接到联队长的电报,日军115联队第三大队大队长片冈一男少佐,命令宿迁与沭阳两地的部队,同时加派两个小队,向袭扰的支那第二十四集团军的部队发起进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