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部,纵横江淮 第五节 平凡的一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沭阳和苏北的多数地方一样是河叉纵横。如果是一个北方人那是不可能想像这纵横的河道怎么会这样多。也不可能理解这河叉纵横是什么意思。

沐阳镇被一条河道一分为二,这条河的名字就叫沐河。

镇西二公里左右,弯出一个小湖面,名叫沭河湖,宽一公里,长四、五公里的样子,其中流进流出的大小河流要有十几条。新沂河、古柏善后河、柴米河、南河、沭新河、柴沂河、北路河、截水河、新开河。

这些是有名称的,是较大的河,平均水面宽要有十四、五米,是可以行较大的船的。而这些河道之间还有无数的连接水道。也就七、八宽的水面,就只能行小船了。

也就是说,这些河道将沭阳县的土地划成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不规则的块。最小的块子中,只有一两个村庄。

这些河道上连接两岸的大都是一点木桥,只要木桥一断,水网中的人进出就只有船与游水二途了。当然水平高的也可以在水面窄一点的地方,用一长竹杆撑过。

淮阴到连云港的一条小公路,从沭阳经过。这可能是这里会有一个日军中队住守的原因。追击从徐州撤退的第八十九军的日军,其中一路是依托这条公路追击的,但到了沭阳时,发现公路桥被截断,离开公路四下查看,乡村的木桥也被拆去。

派出尖兵前去查看,又受到埋伏。只能退到河对岸,依靠河边的日军迫击炮才将八十九军的伏击部队打退。

主力渡河向前进,不出二、三公里,又遇到断桥。

这种状况从日军离开徐州至连云港的铁路,旁的一个小镇,房山镇后不久就发生了。能一路寻找木料搭简易便桥,行进到沐阳、宿迁一线,其实已是历经千难万难,已是奇迹了。

其间还下了两场春雨,那河水还涨了那么一点点。后来是花园口黄河水的加入。在不应该暴涨的季节,河水暴涨了。

公路房山镇至沐阳段,现在公路桥已修复了,要不日军在此也无法呆住。部队补给无法运送。

时间进入了七月。故事就这样从七月的一个平凡的一天又开始了。

。。。。。。。。

十四日下午一点的时候,日军一个班从沭阳出发,沿修复不足一月的沭阳至宿迁公路,进行例行巡逻。

天空是那么的蓝,阳光已如火一样,洒了下来。坐在摩托车上巡逻是件快意的事。迎面的风吹到身上很舒服。虽然军服的背后,已有湿了一片。

自进驻沭阳以来,已快三个月,却无任何战事发生。驻沭阳的日军一二八旅115联队第三大队半个大队及和驻宿迁的半个大队及大队部的所有官兵,怕是同样的无聊。

115联队的任务是守护徐州至连云港的铁路两侧。共三道防线。第三大队负责沐阳至宿迁一线。是铁路线的南侧防线。北侧是以郯城、邳县为据点的防线,由第二大队驻防。第一大队驻防铁道线的布防。第一大队及联队部,驻防邳县。

这六辆三轮摩托上的日军士兵,显得有些兴高采烈。毕竟坐在摩托上兜风要比呆在炎热难当的营房里要舒服得多。而且在摩托上还可以前行他们所谓的炎力侦察,即对公路两边的可疑目标进行射击。

不管射中没有射中,这些畜生都会发出一阵大笑。全然不顾那些所谓可疑的目标,都是无辜的百姓。

车队刚过埂圩镇,向悦来镇方向驶去。在一个叫后贾庄的地方,刚过了柴沂河上的那座公路桥,日军车队突然看到前方五百米处的公路上有两个大坑。

日军车队连忙作紧急刹车。六辆摩托一下子集中到了一起,就在此时,公路北侧四发八二迫击炮弹在摩托群中爆炸了。

同时六挺轻枪交织成一道火网,将还乱成一片的几个日军士兵很快打倒。六挺轻机枪一个弹荚刚打完。一个班的中国军队已经抵近日军,十来个手榴弹又落在了日军丛中。

手榴弹腾起的泥土与血肉刚落下,刺刀与冲锋枪已出现在残余的日军面前。

让人不敢相信的是,所有这一切发生在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日军架在三轮摩托上的轻机枪根本没有来得及发射。日军的步枪兵只是将枪膛里的那发子弹打了出去,至于打没打到人,就只有天知道了。

一切是那么完美。

对于中国军队而言。

一切是那么可怕。

对于日军而言。

战斗是结束了,但战场上的枪炮声却没有结束。枪声是三八步枪的“八勾”声。炮声是单响的爆竹声。机枪声是十来个一组的小鞭在洋铁桶里发出的声音。远远的听来,很像一场小规模的战斗。

这股中国军队有如此的战斗力,当然不可能是什么游击队,或县保安团,而是第二十四集团军八十九军三十四师三团二营一连。连长是刘和。

八十九军与独立军的六个主力团是这样这样编组的。

103团与103团A加上原八十九军缩编后的一个团。编成为三十三师。

104团与104团A加上原八十九军缩编后的一个团,编成为三十四师。

105团与105团A加上原八十九军缩编后的一个团,编成为一一七师。

从班这个基本单元起,每个师的三个团都是进行合编的。即三三三的编组原则。三个主力团的重武器,作了一定的扩充后,编成师直属部队。这样编组的好处就是能在不降低部队战斗力的情况下,实现指挥统一,装备统一,后勤统一。

有意见的同志都被调到地方上去工作了。也就是说离开了军队。军队是最需要统一的地方。政府机构可以有多种声音,但军队不行。

各级军官以无“A”字尾的主力团的军官为每一级的主官。有“A”字尾的主力团的军官为副职。

原八十九军的各级军官被分配到配属给各师的县保安团作主官。配属给各个师的县保安团,是各个师的补充团。同时配合辎重兵团担负后勤保障任务。每个师有四个补充团,即六千人。

刘和所在的二营营长是他的老上级杨浦。一连连长是赵全有,三连长是朱大虎。重机枪排排长是吴江。八二步兵炮改炮排排长刘晓义。都是老104团三营二连出身。

三团的任务是夺取沭阳县城。

二团的任务是夺取宿迁。

一团是预备队。

师长赵苟,(原名是赵狗子,当了团长后才改的名字)可不喜欢打攻坚之类的苦仗。他只说了一句很简单的话:

“让两个团的团长动动脑子,将日军诱出来。小鬼子不是狂吗?出来打就是了。”

领导一句话,下面跑断腿。

负责诱敌的一连已于二天前派出侦察班对沭阳四周的地形作了侦察,并在作战地图上作了标注。

一连最终选择了沭阳镇西侧的耿圩镇与悦来镇之间的后贾庄作为伏击地点。按距离计算,此处发生的战斗,沭阳镇内能够听得到,而且从十字镇方向,对敌实行合围的二连,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

半个小时后,日军出援小队,才在爆竹声中跚跚而来。三公里不到的路程,要花到半小时?刘和奇怪日军的反应速度怎么会如此之慢。

如果是一连,刘和可以保证部队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之下,在二十分钟内,可以全副武装赶到战场,并投入战斗。

刘和的一连已经利用这段时间打扫了战场,将没有炸坏的摩托也隐蔽了起来。并且全连再次退回公路北侧的防御阵地。

防御阵地是配属给他们的保安团的一个营协助他们一连挖的,是标准的防御性环形战壕。保安团的那个营在挖好工事后,就后撤到北侧的胡庄隐蔽待命。战斗结束时,他们会过来打扫战场,运送伤员。

日军小队的斥侯在过了柴沂河上的桥梁后,就看到了刚才暴发战斗的地方,四辆损毁严重的三轮摩托,歪在路上或路边,其中两辆已经燃烧得只剩下骨架了。于是很小心的,对公路北侧进行侦察,终于用生命发现了中国军队的埋伏阵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