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六十六节,围歼中岛支队(一)

xy99991 收藏 7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华中派遣军司令钿俊六大将虽然着恼于下属各部的擅自行动,还是对集结于句容这一无用之地的日军,下达了行动命令。即放弃句容,退守沪宁铁路线。这个命令本来应该是在溧阳被独立军攻占后,即需实行的命令,现在才得以实施。钿俊六虽贵为大将,也不敢过份得罪手下的这些骄兵悍将。不只是钿俊六,就是大本营参谋本部也不敢过份得罪这些骄兵悍将。中日之间的战事,自九一八以来,对于层出不穷的下级指挥上级的事件,大本营及参谋本部只能补发命令完事。

独立军攻占溧阳、宜兴后,华中派遣军按手头的兵力计算,最佳方案是直接加强溧水、句容、金坛的防务,使独立军不能迅速攻克,并握机动兵于丹阳、南京两地,在护卫宁沪铁路的同时,随时准备打击独立军。但这些骄兵悍将,完全无视独立军的强大战力,非要与之决战于野,硬碰硬将其歼灭。

结果是本可用于加强三地的兵力,被置无用之地,而句容、金坛两地帝国驻军因之玉碎,工事被破坏。现在这两地,在独立军的战力面前,二个大队是否能守住都是问题。使得宁沪铁路自南京至镇江至无锡几百公里的距离都暴露在独立军面前。只能分兵加强布防。从独立军的飘忽不定的作战风格来看,帝国军队小规模的作战,只能给他提供战机,根本不可能捕捉得到独立军的主力进行会战。

而溧水一失,南京的屏障也将失去,南京城将直接面对独立军。

而保住溧水,则可使得句容深陷于帝国军队的包围圈中,待得徐州会战的建制归还华中,或国内新编组的师团援军的到达,收复是轻而易举的事,如独立军还有一念之贪,那受重创也不是不可能。

故句容的一个旅团多的兵力,必须重新布置,一部份加强丹阳至常州的防务,一部份必段迅速增援溧水。兵贵神速。先绕道丹阳再由火车转运南京,再由南京步行增援溧水是根本来不及的,只能由天王镇直发溧水了。

好在独立军还没有与日军一个联队进行野战的经验。

。。。。。。。。。

中岛支队下辖三个半步兵大队及一个炮兵大队,人数四千五百左右。炮兵大队有九二步兵炮八门。三个大队各有二门,即有十四门步兵炮。反坦克炮两门。三个大队,共有三个重机枪中队,重机枪共三十六挺。

如此强大的战力,使得中岛此次出兵溧水是信心十足。他甚至还狂妄地对部下说,如果独立军的主力出现在天王或东屏,那就太好了。

中岛将他拉三个大队曾梯次排列,炮兵大队行进在中间。三个大队之间的间隔不超过一公里,而军列的正面宽度却达到二公里。完全是攻击前进的战斗队形。他同时命令各大队,对于骚扰敌军,只可还击,不得追击,以防中了敌军之计。

各大队每于行止间,都必须派出情报官,往来联络,军阵不得脱节。行军速度不得过快,应使部队保持足够的体力,随时准备作战。每小时行军距离控制在三公里左右。行军二小时,部队休息半小时。

行军时,部队的前方,及两侧的要点,必须派出有力的部队控制,并警戒。直到后续部队换防后,才准撤离。

对于行军方向正面的敌军,应从侧翼坚决攻击之。以防敌军以小部牵制而停顿,从而影响整个支队的行动。

行军速度不是关健,关健在于以严整的军阵,直达溧水,使敌无可乘之机。

一直缠着中岛支队的那支中国部队,现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支部队,因为喊口令的口音完全不一样。几个号称中国通的军官说这些人喊的是四川话。而原来的那支部队中喊四川话的基本没有。

这支部队的作战方式和原来的那支中国部队一样,是埋伏,远距离射击,你一追击,他就跑。对日军行军队列的前卫大队的攻击相对来说较少,而对两侧,及后卫大队的攻击较多。人数有时是十几人,有时会有百十来人。有时是打几枪就走,有的时候会猛攻一阵子,但在炮击发生前,绝对会退出阵地。

每一仗日军都会有一点点伤亡。在现在受伤与阵亡都是很伤脑筋的。尤其是受伤。阵亡了可以集中起来,进行火葬,只带走骨灰就可以,伤兵就麻烦了。从到溧阳,再转到句容,现在再回溧水,一路上已差不多转了十天。现在部队中各种伤兵就有三百多。有些轻伤的还能走,伤重的还得人抬着,光是抬担架的士兵就用去了二百多。

问题是现在还在不断的增加。但是中岛作为支队长看不到这一点,在他眼中他的支队还是那支斗志高昂的部队。

更重要的是士兵们已经断粮了,所带的军马因为受到中国军队的阻击而死的,被部队分食,但大部份的肉被军官们吃掉了。军官们吃得饱了,就没觉得有没有饭吃,是件多大的事。

在句容转向后,有很多士兵就没再吃过饭,完全是在靠意志与军纪在行军。日军大多数军官都认为,最多两天时间就能到溧水了,饿两天没事的。按科学的观点说,人在有饮水的情况下,能活七天,两天对于帝国军人而言,是完全可以坚持的。

中岛所按排的每小时行军四公里,两小时后休息半小时,对于一支吃得饱的军队而言,是合理的,也是科学的,既保证了体力也保证了行军速度。但对于一去饿着肚子的士兵来说,是极大的难题,是极大的困难。

从第一天的下午开始,除了军官外,只吃了两片薄薄的马肉,吃了点点肉汤的中岛支队对于追击袭扰的中国军队就不再感兴趣了,更多的是等炮架起来,将袭扰的中国军队赶走。

这样的驱逐是无力的,只要一会,那些中国军队就又会缠上来。如此伤亡也就增加了许多。转行干起担架兵的士兵的数量也就相应地增加了。而担任警戒的部队也就少了,这样对于袭扰的中国军队的反击也就弱了,这样伤亡再次增加。

也就短短的一天,中岛支队的阵亡人数就过了百。而受伤的也同样过了二百。这一天,中岛支队晚上十点钟才抵达天王镇宿营。

中国军队的夜间袭扰是无力的,但他们没有因为袭拢的无力而放弃。在天王镇外打枪打掷弹筒放爆竹,什么都干,一直到天明,这才退去。

中岛的支队离开天王的时候,大家心情都很好,因为再坚持一天,就能到达溧阳了。在溧阳有吃有喝,军官还会有女人,可以好好休整一下。

同样是只喝了一口汤吃了两片肉的中岛支队是迎着春日的朝霞出发的。当然相伴随的还有中国军队的阻击,侧击与尾击。

没完没了的阻击、侧击与尾击。

中岛支队的士兵们开始的时候,趁着肚子里还有点食物,身上还有点点劲力,出击了两回,但脚下还是发不起力来,动作像是搞慢动作。追上中国军队是不指望的,只希望中国军队心虚一点,跑得远一些就行了。

到十点钟后,这种出击再次没有了。就地跪射,卧射。掷弹筒不停地发射。打得准不准,需不需要打,就没人问了。反正打一发,身上会轻好几斤呢。

也就这样,这支日军精锐,在极其疲惫的情况下,进入了独立军的包围圈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