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六十五节,打还是不打

xy99991 收藏 9 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杨浦从营部回来的路上,看到了许多宁国保安团的战友。有103团的一营二连连长谢文广、独立师103团二营一连连长张润发、105团一营一连一排长李银福、105团三营二连连长李长春等等。原来和杨浦一样都是山里的孩子,现在不是连长就是排长了。还有调到103A团的几个老乡。因为在行军途中,只是打了个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杨浦从营部回来的路上,看到了许多宁国保安团的战友。有103团的一营二连连长谢文广、独立师103团二营一连连长张润发、105团一营一连一排长李银福、105团三营二连连长李长春等等。原来和杨浦一样都是山里的孩子,现在不是连长就是排长了。还有调到103A团的几个老乡。因为在行军途中,只是打了个招呼,拥抱了一下,就分了手。

杨浦所在的104团三营是第一个抵达东屏镇,并将东屏镇内外交通封锁的。然后是104团及配属给104团的郎溪保安团及郎溪四个保安中队全体都到达东屏。郎溪保安团成立才不到二个月,其中虽有不少原来的郎溪县的警察及原来的保安队的队丁,但战斗力还几乎是零。作为警戒部队都还免强。但作为有组织的劳工,帮助后勤部队及炮兵部队运送粮草弹药,及抬运伤员,与挖战壕修工事,还是可以的。都是健壮的小伙子,有的是力气,只要有人告诉他怎么做就行。

日军现在在茅山山区与牛头山山区之间的六个县境内,是完全丧失了现代化的机动能力,几乎是一夜间回到了十六世纪,同样回到十六世纪的还有独立军。路况是相同的,河流上同样没有桥梁。每过一条河都要重新架设便桥,才能通过。所有的武器、弹药、粮食的运输,同样只能靠人力、畜力,或者小河连通的地方,靠小木船运输。

困难是相同的。不同的是,这里是中国,别的不多,中国人多啊。组织起来的中国人,力量是惊人的。

这次军事行动,是独立军自宁国出击以来,规模最为庞大的一次军事行动。共调集了五个主力团。也就是说,调集了独立军的所有东线野战兵力。只有教导团及105团A留守宁国,而未出动。

而每个团的行动,都根据需要配属了一个县保安团及几个保安中队,帮助机动。104团、104A团原是准备利用溧水日军只有一个大队的防守机会,攻克溧水城的,所以进入战区最早,而另外三个团都刚开进茅山山区正准备休整,因为敌情突然发生的变化,东进指挥部临机发出了新的作战指令。

日军具然会以疲惫之师,在句容城分兵,完全出乎东进指挥部的意料。东进指挥部原来是想在攻克溧水后,就进行战役休整,同时配合苏南敌后抗日政府完成收复县城的破坏与转移,为下一阶段敌人必然会发动的报复战役作准备。

没想到战机就这么出现了。

104团A一直盘着日军的进击部队,作骚扰作战,日军是疲惫不堪,他们可以说是更加疲惫。骚扰是什么?就是打带跑,就是打了就跑。他们除了不要像日军那样背着全部的家当行军,但他们每天跑动的距离,要达到日军运动距离的三倍以上。如果遇上日军的分队追击,他们跑的距离会更多。虽然他们是采用车轮战法。一个团从三个方向行动,一个营分成三个连作战。但疲劳还是难以克服的。

此次作战的第二阶段,作战的主要力量就是104团A。现在他们的两个营还在缠着向溧水方向运动的日军,一个营缠着向丹阳方向运动的日军作战。疲敌的同时,他们也是疲劳不堪。

105团刚刚经历了句容一场恶战,虽然全歼日军一个大队,自身伤亡也达五百多人,正准备撤进茅山山区准备休整。

现在东进指挥部的三个主力团,也即A字团缺一个营,近一万六千人的部队作战部队在向茅山西麓的东屏运动。同时近一万人的辅助部队,各县保安团队肩拉人扛着各种作战物资,也向茅山西麓的长湾、白杨集结。

长湾、白杨紧靠茅山山区,茅山山区中的储备物资转运出来,相对比较方便,同样的,在遇到紧急情况,向茅山山区中隐藏也较方便。而从这里支援战场,只要人力畜力足够,也是没有问题的。

日军陆上运输,主要也是骡马化运输。独立军的运输能力,也是在不断地与日军作战中,发展壮大的。独立军现有骡马四千二百多匹,运输能力已经强于日军的一个师团的运输能力。这也是独立军敢于发动此次作战的最大保障。

。。。。。。。。

日军西归溧水的支队差不多有一个联队,近四千五百人的兵力。这四千五百兵力中二千五属于第六师团,二千属于第九师团,指挥官是第六师团步兵第十三联队长中岛俊一。这是由两支南京大屠杀的罪恶部队组成的部队。

独立军东进指挥部获得了日军于句容分兵的情报后,独立军东指内就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意见分为两种。打,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分歧在于如何打?

一种意见是采用独立军传统的战法,面对强敌,采用袭扰战,可以加大袭扰的力度,以营为基本袭扰单位。这样既不让日军舒舒服服地回到溧水,也不会因恶战造成独立军大量的伤亡。与日军拚消耗的强攻是不足取的。

另一种意见,此股日军已是疲惫之师,且是在我基本控制的境内行军,粮食、弹药不可能得到补充,南京上海机场已被严重破坏,主力战机业已被毁或被独立军缴获,基本不可能得到空中支援。敌之可能的援兵,除了溧水的一个大队,最近的还远在南京。且南京与溧水间的交通已被我严重破坏,日军想要快速增援已是不可能。且南京能调出的援兵最多不可能超过一个联队。我军完全可以利用日军兵力分散的弱点,进行各个击破。即使不能全歼日军回师溧水的支队,最起码也可给予重创。南京的日军援军最快也要两天才能抵达战场,我军则可以根据日军南京方向的援军进展情况,选择是战还是退。主动权完全在于我手。只要能歼灭中岛的部队,即使独立军再次丢失溧阳、宜兴、金坛三个县城,也无所谓。而我军如果歼灭了中岛的部队,那日军在华中的机动兵力则更少,将完全的转入防御作战。这一态势至少要持续到日军国内的援军到达,或从徐州方向撤回部份兵力。而我军则可以利用这段有利的时机,扩大根据地,同是为下一期作战准备战场,扩大我军内线作战的纵深。

讨论在激烈的进行中。这次讨论的核心问题,其实也在于独立军对自身作战能力的自信心问题。独立军出师抗日至今,虽每战皆胜,打出了信心,打出了勇气。从各级军官到士兵,现在对战日军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恐惧。只有几个头脑较为冷静的团、军级军官,知道独立军历次胜仗的根本原因,是集中优势兵力与火力才得以取得的。兵力每战必三倍于敌,火力必五倍于敌。且每战只歼灭日军一个到一个半大队。这主要是因为独立军本身是团级单位出身,对于团级单位的作战已是驾轻就熟,但对于师级以上规模同一战场的指挥作战,到现在还没有过。

这也是独立军在成为军级作战单位后,至今未成立师一级指挥单位的原因所在,而是军直接指挥团。

五个团的同一战场协同作战,可不是一个团两个团。人多炮多,在战场上并不一定就能发挥出其优势。

。。。。。。。。。。

郑雄军长名为军长,还不如说他是后勤大队长。而蒋达人参谋长则成了后勤大队参谋总长。自建立东进指挥部后,独立军的编组训练与作战的任务都转交给东进指挥部了。

郑雄现在每天关心的都是数字,根据地人口,人口的性质,各县区资源的分布,每天的财政收入与支出,每个月各地大小工厂的产生,新建工厂的数量。苏中人口密集地区的人员向黄山、天目山区、茅山山区、伏牛山区的转移,生产资料的转移。

人员如何安置,工厂建到哪里才更加安全。哪里的矿藏可以开采,哪里的矿藏不能开采。工厂与矿厂的保密。以前宁国独立团地盘小,人力资源,最主要是人才资源少,不能大规模建设。现在半个江苏与整个皖南山区的人才与人力都可供独立军调配,有大规模建设的可能了,但是现在又是战争时期了。开发可以,但不能引起日军的注意,否则日军会引发日军的进攻。

现在独立军没有包袱,可以自主寻战,这是独立军的优点,但如果在安徽大加开发,搞不好会为日军做嫁衣裳。因此工厂的选址,相对集中于旌德、绩溪、翕县直到祁门。各地的工厂根据当地的矿产资源来建立。

独立军有一份黄山与天目山区小型矿藏地图。其内容只有军级指挥员知道。这是独立军的绝密一号文件!

至于这份地图如何而来,读者大大们都知道。小野虫就不说了。绝密是对日本人而言。

现在独立军要做的是将江南地区的各类型人才,包括各种技术性人才收集起来,为日后的发展打基础。

独立军总要大发展的。

因为战时保密的需要所有的工厂都实行军管。工厂人口实行户籍制。现在天目与黄山两山脉中的中小型工厂正在陆续开工。

原来宁国的几个与军工有关的小工厂也相应地扩大了产能。就原来的几小工厂的产能现在已经能复装独立军一个师的弹药。这是原来宁国保安团时期就按当时情况建立的发展计划。即枪支与炮不造,主要是复装弹药。枪与炮可以在战场上缴获,但是按独立军的火力至上原则,子弹与炮弹的缴获是不够的,远远不够的。必须有自已的生产线。

现在差不多整个江南的工厂都在向黄山、天目山区转移,具备了更大规模弹药复装的可能。独立军三八年的军工计划是整个独立军实现全复装。

同时在两座山区有计划地建立物资储备仓库,与防空阵地。

你说郑雄能不忙吗?

独立军指挥部原来的大部份军事人员,都已转划到东进指挥部,现在的军指挥部已经是各类专家及爱国资本家汇聚的地方。他们负责起草各种计划,独立军批准后,各类专家及爱国资本家组成的众多部门则负责计划的设施。

昨天金峰副军长与刘理副参谋长的一封信,将郑军长与蒋参谋长从无数的数字中间,又拉回到炮火连天的抗日战场。

电报首先通报了现在的敌情与我方的战况,及现在各部队的伤亡疲劳状况。同时也汇报了现在东进指挥部的矛盾分歧。电报着重指出了我军缺乏大兵团指挥作战经验这一窘境。

时不我待,打还是不打?

午夜前独立军指挥部必须拿出意见。郑雄将自己与蒋参谋长关在同一间屋子里。座钟滴滴哒哒,流水一下时间在流去。

郑雄与蒋参谋长都不抽烟,故室内空气很清爽,两盏油灯时不时晃动一下。郑雄站在窗口,只是静立。而蒋达人参谋人则在纸上不停地计算着。计算完一个数字,则交给郑雄看一下。再计算下一个。

终于,郑雄对蒋参谋长说:

“现在所有的数据都证明我们该打这一仗。现在该不该打,我们各自表达自己的意见。你我都写在纸上。”

纸条很快就写好了。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下。

都只有一个字:打。

郑雄与蒋参谋长联名发电报给东指,电文很简单:

“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歼灭日军中岛支队,为南京城中死难的中国人报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