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六十四节,强攻句容城

xy99991 收藏 8 7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103团从茅山进入句容境内的春城地区的高庙和王庄的两天后,日军对溧阳进击的三路纵队,在溧阳会师。当天晚上,105团即向句容城城郊运动,利用夜色,进入早已堪察好的阵地。

很传统的战法,围三阙一。但那个口子是开在南城,即日军出了城,他可以逃跑的方向是茅山山区。也就是说,日军是不可能从这个方向撤退的。

103团本来就没有指望在日军撤退的途中消灭之。日军战斗意志的顽强,103团是再清楚不过了。没有命令,日军是绝不会投降的。

句容县保安部队担任了几乎是所有的后勤工作。105团进入城郊后,只是担任战场警戒的任务。构筑出发阵地与南京、镇江两个方向的公路破坏任务,都交给了句容敌后抗日政府,由句容敌后抗日政府组织力量进行。目的很简单,使两地的日军援兵,不能乘车运动,同时对桥梁进行破坏,保证103团有一整天的歼敌时间。

如果南京或者镇江派出轻装日军以求快速增援句容的话,已进入二圣镇休整的104团、104团A,及从金坛撤出进入宝堰镇体整的105团可快速布置战场,歼敌援军。

独立军东进指挥部,在句容城下摆的是一个大口袋阵,只要南京与镇江的日军一动,独立军就会选其一路,给以围歼,然后再视情况而定,再歼其另一路。

日军机动兵力已被置于溧阳这一无用之地。日军这两地可动用的援军并不是太多,如果一地出两个大队的话,南京还好点,镇江就几乎是空城了。虽然独立军没有乘胜直下镇江城的想法,但如果镇江的日军真不顾体面地出击,那独立军也是不会太客气的,将其拿下也是不错的选择。击破日军第三师团师团部的驻地,想想也是美好的。

首先动作的是独立军的宝贝,侦察营的三个留守小组。他们的任务是在凌晨一点左右,对句容城中的日军大队,实行斩首行动,同时控制日军在句容城中的四辆坦克。

进攻的信号将由句容城中发出。两发红色信号弹,表示侦察营的行动小组已经得手,可以展开进攻。

春夜的星光是那么的亮。

103团一营二连连长谢文广,从晚上十二点进入阵地的。句容城虽不大,但有护城河,南京秦淮河的上游一支从茅山上北下的小河流经句容城,在句容城下一环而出。在句容境内的这一段,叫句容河。

一营二营共五个连的攻击目标是北城门。整个攻城计划的突破口也被定在北城门。因为日军的四辆坦克营地就在北城角的,原句容小学的操场上。原句容小学不只驻守着日军的四辆坦克,还驻扎着一个中队的日军。

按计划,行动分队的两个小组会在控制住日军的四辆坦克后,直接攻击句容小学内的一个中队的日军。重创日军中队后,会从句容小学操场的北边出来,然后直扑北门,拿下北门,放下吊桥。

103团一营二连的任务,即是配合行动分队的两个小组,攻占并控制北门。为后续部队的进行,打开通道。

也就是说,东门是主攻方向。一营攻入北门后,将向东防御,向西城门进攻,与三营里应外合,拿下西城。

一营二连务必在进攻开始前,运动到句容城的城下之下。日军在北城墙的城门两侧,各有一盏探照灯。百米范围内,城下的动静纤毫毕现,但在百五十米外就模糊了。二连的阵地在二百米左右之外的一片杂草丛中。进入的过程当然是非常缓慢的。全连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才匍匐移动到位。虽然城上日军的探照灯照到这里,已经很虚了,但较大的动静还是有可能引起日军哨兵的注意。从而招来日军机枪的侦察性扫射,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敌前潜伏,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部队必须有良好的纪律与训练才能完成。稍有不慎,便会影响战斗的进程。103团的前身都谈不上是部队,只是一群拿枪的家伙。被编入独立师后,部队是全新的组成。原来的暂103团除了番号外,可以说是什么也没留下。就像当初的宁国保安团一样。

103团所有的军官都是原来的暂105团调过去的中下级军官。像谢文广原来就是暂105团的一个副班长。调到103团就被任命为排长。而士兵则是由国军溃兵中挑选出来精壮士兵而成。从宁国战事暴发到现在,这些国军溃兵,通过差不多是不间断的训练与战斗,已经成为纪律严明战斗力极为强悍的士兵。

谢文广现在像对自己一样,对自己的部下充满了信心。不要说是一小时的潜伏,就是一天,谢文广也相信自已和自己的连能够完成任务。

日军现在好像很紧张,城墙上的机枪时不时搞一个点射。多数的射点,是射向谢连的远远的后方。但夜空中弹道划出的亮线还是有点惊人的。谢文广只能让部队口传内功心法,镇静。

仿佛是突然之间,句容城内枪炮齐鸣。两发信号弹同时在句容城内升起。谢连的两挺重机枪响了。首先攻击的对像当然是那两盏探照灯。两道光带在探照灯的金属壳上不断地跳动。瞬间探照灯灭了。同时连迫击炮的炮弹已砸上了城上的机枪点。

信号弹与探照灯的被打灭,就是谢连向句容城下运动的命令。一个排抬着六个过桥梯,向句容城下运动。

句容城内炮声不断响起。机枪射击声连成了片。三八步枪的清脆声响,在这一片密集的枪炮声中,几乎不可辨。

谢连及营部的迫击炮炮弹不住地打向城墙上。现在城墙上的爆炸也连成了片。谢连一排在连主力的掩护下,放下六道过桥梯,步兵踏着过桥梯飞速过桥。日军从城墙上向下的射击,始终有法有组织地进行。一营的营连炮火已将城头严密控制。

城门忽然从里面被炸开了。可能是坦克炮的轰击。接着吊桥的绞架受到了炮击。吊桥轰然落下。

谢连的二个排分梯次进入城门,向城门楼攻去。一个排伴随坦克在城门内向里展开,将日军增援线路切断。

向城门楼上冲击的两个排,是手榴弹、机枪、冲锋枪开路,密集的子弹与手榴弹雨点一样泼向日军。本来就不多的值班日军,纷纷被打倒。步枪手的任务只是投弹与补刺刀。

一营一连、三连很快跟进。他们的任务是沿城墙进攻,清除城墙上的日军,同时布置兵力,控制住城墙。

二连重新集结,配合坦克向城中心攻去。二连的任务配合坦克是控制城中心,然后像钉子一样钉在那里,将城中的日军一分为三,直到一营的两个连将城西攻占,将城外的三营接进来。

。。。。。。。。。。。

在城中心,二连在四辆坦克的配合下,在城中心与日军的援军发生了遭遇战。虽然驻守句容城的日军都是野战部队,都是日军精锐,那战斗力与战斗意思可以是刚刚的,但他们遇到了同样是刚刚的独立军。

四辆坦克先是关闭了前灯,由步兵引路向前。在与日军遭遇的刹那前灯同时打开,这下日军猛地全部暴露在二连的面前,伴着坦克的机枪弹雨,二连的弹雨也同时向日军泼去,日军队形还未还得及散开,就被打倒一半。

日军的另一半连忙寻找地形地物隐蔽。但二连跟在坦克后面,已经缓缓地压上来了,坦克炮也响了,什么隐蔽对到近距离的炮击来说也是没有用的。日军的尸体有的具然被轰得飞了起来。

坦克在前进。日军被压在地上根本抬不起头。就是抬头也看不清目标,迎面只是四个耀眼的大灯。往哪射?坦克的大灯是防弹的。

日军只能往路边滚。日军的战术动作看上去很美,但有什么用呢?在坦克大灯的照耀下,纤毫毕现,和跳脱衣舞没什么区别。两侧的机枪、冲锋枪会立即让他们里面与外面一样红。

坦克终于将履带辗上了日军伤兵的尸体。有机体构成的身体在巨大的压力下,立刻暴了开来,鲜血与各种人体所有的液体向两边飞溅。

日军的部份军官与士兵终于丧失了起码的理智,虽然日军起码的理智的界限是那么的难以确定。日军一个个飞蛾扑火一样,扑向坦克。其中几个动作过于敏捷的日军士兵,在坦克前面保持了十几秒的造形,也叫POSS,边哭边用枪刺刺着坦克的装甲。有点像是发春的样子。他们大概是在责怪这几辆坦克的无情无义,变了心,现在怎么站到中国人那边去了。

日军的大队部已被行动小组干掉了,二连当面的日军中队,是日军大队部的唯一援军,别的中队因为没有命令,不敢擅自行动。这支援军被歼灭后,二连和四辆坦克再没有受到日军攻击,直到三营从西门过来,接替二连与四辆坦克的配合,向东门杀去,二连一直坚定在句容城的中心地段,直到第二天中午战斗全部结束。

南京与镇江的日军在坦克的伴随下出援后不久,就遇上了断桥的局面。工兵于是忙着架桥。同时派出小队的日军泅渡到河对岸警戒。忙了三个多小时,钢桥架好,行了不出半小时,又遇断桥。

天亮了还没行出十公里。派出尖兵,前去探路,回来报,前面的桥还是断的。电报发回第三师团指挥部,第三师团可不敢让这些步兵脱离坦克作战,就让他们继续架桥向前,同时上报华中派遣军军部,军部只能让远在溧阳的日军主力回击句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