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六十三节 穿越到十六世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日军的每个集结地的周围都有一个营的独立军的部队在监视着。日军虽已知道,但也毫无办法。你可以派出部队去驱逐,这些中国军队也肯定会被驱逐掉,但一会这些中国军队又会贴上来,看着你,在远处的山头或,大树顶观察你。

刘金子的103团一营的任务是缠住社渚的日军,知道日军的动向,并掩护社渚至溧阳的间,百姓的破路工作。

从昨夜开始,整个溧阳、宜兴、金坛地区,敌后抗日政府动员了十几万劳力,对境内的公路与桥梁开始了破坏。

这只是第一步的破坏。

按独立师的构想,在独立军活动与相对控制的区域内,最终目标是实现无公路。所有的道路宽不过二尺。除了山地外,所有的田地,都变成水田,种水稻。所有的桥梁都是木结构,只能通人,不能通车。

以后也不设城镇,百姓分散到各乡村。各类工厂作坊,将不再在城镇中集中,而是分散下去,进入乡村,进入山区。将大厂分割成小厂。

这是第一阶段的工作。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带着日军进行一次伟大的穿越,进入十六世纪。让日军的交通工具变回到两条腿。

日军不是有“武士道”精神做底子吗?那行啊,看看离开了车轮子,他的武士道还行不行?看看他在中国的土地上还能不能横冲直撞。

这就是金峰及东进指挥部的战略思想。这个战略是从副参谋长刘理的炸桥战术发展而来的。而刘理副参谋长的战术也就成为了东进指挥部的第一期工作重点。这一工作,在“新烈火计划”发起之前,已基本完成。现在已进入第二阶段破路还田的工作。

这对于农民与地主而言是欢迎了,他们的地多了,粮食当然也可以多收了。江南的土地对于人口而言,早在清朝就是人多地少了。当然会受到欢迎。受到百姓欢迎的政策总是会得到支持与响应的。

此项政策一宣布,江南的百姓就迫不急待地参加了“退路还田”的工作中去了。独立军是没有飞机,如果有飞机,在江南的上空飞上一圈,就会发现,所有的村镇的道路两侧,都是挥锹挥锄的人。各级政府有意不规定什么公路中线为界的原则。谁挖得多,就是谁家的。田埂就那么宽,公路也宽不到哪去,谁下手迟了,就没有了。各级政府只在发生冲突的时候,调解一下完事。这是一种变相的鼓励。最后发展到,家家都请亲戚来帮忙。不帮忙不行啊。只留两尺。挖完就没有了。

。。。。。。。。。。。。

日军进展很顺利。

日军的进展顺利是相对于他们的两条短腿而言。相对于他们的两条短腿而言,日军已不可能进展更顺利了。

坦克与汽车都已回到各自的出发地。为了不留兵力防守这些装备,坦克与汽车只能回到几个县城里。

现在步兵炮、掷弹筒已上了马背,弹药上了马背和人的肩膀。粮食少带一点,到时候可以在战场周围征集。

一个小时能前进五公里,就已经累得要死了。就算人有武士道精神顶着,但骡马可吃不消,它们可不知道什么叫武士道,什么叫精神。一个小时还可以,两个小时呢?半天六个小时呢?武士道也不行了。

那就休息休息吧。

这样,开始时是走一小时,休息半小时,但到后来就是走一小时,休息一小时了。

仗当然要打的。出来就是打仗的。不打仗还出来干什么?每一路日军的左右,都有一股中国军队伴着他们行军。一会出现,给你几枪。炮是掷弹筒。搞个几发,就没了踪影。

一开始日军还大张旗鼓的,搞什么正面佯攻,侧面迂回,结果都是扑空。就这么来来往往,天就黑了。

宿营。枪炮声,一直围绕着日军营地,一会在左,一会在右。一会在前一会在后。这个热闹,像赶集一样。铜锣,哨子,爆竹,小鼓。什么家伙都上了阵。

日军说不上一夜三惊。但总是不能睡好。

就这样过了两天。南路的日军第一个赶到溧阳,发现溧阳已物是人非。人就不说了,连那曾经高大的溧阳城都不见了踪影。

日军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跑错了地方?想找个人问问,也找不着。于是只能干考古的工作,终于找到一些城基。

正在仔细研究,东边的日军从宜兴城发来电报,说是宜兴城一夜之间,没了。第二天北路与西路日军终于克服重重困难,赶到了溧阳城上。也就是南路日军考察过的墙基上。

也就在这三路日军胜利会师与溧阳城上之时,句容城受到攻击的电报,也到了。怎么办,凉拌!

没有溧阳城墙的保护,留守是不行的。一则公路被破坏,给养不能送进。二则留守的部队也不能少于二个大队。少于二个大队的话,诂计不会有好果子吃。

最好留守一个联队。

如果有那么多军队的话。

只能全体向后转,赶快救援句容吧。宜兴的一队就算了,赶到句容黄花菜都凉了好几回。还是回常州、无锡吧。外面夜冷,没有城墙挡着,搞不好会着凉的。

溧阳会师的日军,分两路向句容进击。

强行军!

救兵如救火嘛。

就踩上地雷了。马匹也不断被射杀。没事,马死了,人背人扛。日军军人是武士,死都不怕,还能怕累?

但也太累了吧。都他妈的几天了?三天?四天?五天?还要几天?

还真不知道,原来溧阳到句容是这样的远!

武士也是人啊!不是骡马。

看来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就是不行。帝国军人是舍得的。枪炮弹药不能扔,别的都能扔。粮食,饱餐一顿,再带上一顿的干粮,行了。实在不行饿两天也不会死人。行军帐蓬,被子,毯子,算了,生不带来死不带走。铁锹,算了,还是带着吧,说不定什么时候会用上。

。。。。。。。。。。。。

句容城终于到了。

可怜啊,人困马死的。终于到了。歇下来喘口气再走吧?还不行。没粮食了,怎么歇?

怎么会没粮食呢?句容城里没有吗?

伤心啊!句容城现在只有一片残砖断瓦,和四处散放的帝国军人的尸体。

别的都没有了。

帝国士兵的尸体不能暴露于荒野。

烧了吧。抓把骨灰带回去。意思一下就行了。

怎么回呢?走着回吧。回哪里呢?这里距丹阳要近一点,到了丹阳可以做火车回。但溧水还要不要呢?那里可是和句容一样,只有一个大队的日军在防守啊?独立军能在一整天的时间内,打下丹阳城,那就能打下溧水。

说不定,现在独立军的主力就到了溧水城下了。

分兵吧。一路回溧水,一路回丹阳,然后再作打算吧。

。。。。。。。。

事实已证明,中国军队是不敢攻击日军一个联队左右的部队的,因为从溧水到句容一百二十几公里的路途上,中国军队一直只是在骚扰。如果有能力的话,他们可以进行围点打援。

日军向溧水和丹阳的两路背道而驶的日军,因为有此经验,所以一点也不担心。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不担心。日军虽然也进行了行进方向上的搜索、警戒,但这搜索与警戒因为疲劳,最终未能认真对待。

开玩笑,一路作战行军过来,肩上还负着七八十斤的重物,肚子里只能填些骡马肉,有一顿没一顿的,只怕铁人也受不了。虽然帝国士兵的意志,比铁硬,比钢强,也有那么一点受不了了。

华中派遣军不会派部队来接?至少派出些运粮队也好啊。是可以派啊,派多少兵呢?一个大队?那不是送给中国军队吃嘛?两个大队?那就要在南京于镇江两地调集了。那样的话,两地的防务谁来完成呢?这两地可是日军物资重地,一旦失守,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空投啊。要有飞机才行了。上海与南京两机场不是完了嘛。

捉襟见肘就是这个意思了。

再说不,不就是二、三天就可以赶到溧水了嘛?溧水有粮有肉,到了休整两天,不就行了嘛?大日本帝国的士兵饿两天就不行了?

一路上水不是多嘛?江南鱼米之乡,有水啊,水里还有鱼嘛。捉鱼有点难度,但水可以管够啊。喝个水饱也是饱啊。

现在日军士兵已经喜欢上时不时会出现一下的独立军的士兵们了,因为只要他们一出,日军士兵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放枪,开炮了。这些弹药打掉一颗,身上就会轻一点。反正回去之后会得到整补的。尤其是炮弹,太重了,虽然分到了战斗部队身上,也还是重啊。这很快成了日军士兵们心照不宣的共识。

这下把独立军的袭扰部队给搞得有些发蒙。独立军的士兵都跑远了,他们刚才存身的地方,还在受着日军的炮击与枪击,打得那个叫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