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与征服 第二卷 天下布武 第七十五章 上元节(上)

坤沙猫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size][/URL] 众人扭头去看,原来是参知政事魏良臣,王治等外臣皆不识他,只觉此人儒雅非凡,眉目间颇有正气,此时他踱出班列,朗声道:“陛下,微臣识得此等蝌蚪文字!” 王治大惊,心道大宋果然能人辈出,文臣武将,各个不凡。 赵匡胤也甚是喜悦,道:“爱卿可速速解来。” 魏良臣取过唐刀,仔细观摩,开口道:“此四字读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


众人扭头去看,原来是参知政事魏良臣,王治等外臣皆不识他,只觉此人儒雅非凡,眉目间颇有正气,此时他踱出班列,朗声道:“陛下,微臣识得此等蝌蚪文字!” 王治大惊,心道大宋果然能人辈出,文臣武将,各个不凡。

赵匡胤也甚是喜悦,道:“爱卿可速速解来。” 魏良臣取过唐刀,仔细观摩,开口道:“此四字读为蓍墼幦嫠,乃是昆仑西王母所创文字,意为削铁如泥,武运久长。西周之前,中国皆用此等文字,后武王伐纣,周乃西夷,地近犬戎、鬼方,武王博采众长,改革了这蝌蚪文字,后来渐渐弃之不用,至秦王扫清六合,书同文,车同轨,又以秦文统一天下,才是我等今日所用文字之鼻祖,南唐有人能使用这般文字,也颇为不易,臣料想当是商纣一脉亡命东夷的后代,臣请陛下让臣手书一封,就以他们的蝌蚪文字斥责南唐!” 赵匡胤大喜,当下黄门取了空白的圣旨诏书,魏良臣鬼画符般在上面涂鸦一通,然后大声朗读一遍,总之除了他自己外无人听的懂,读完后他又自说自话的翻译了一遍,无非是指责南唐非天地正朔,王治乃是跳梁小丑,早晚兵败身死云云,群臣神情激动,不顾身在朝堂,纷纷喝彩。

王治这一次是彻底崩溃了,如果北宋有奥斯卡,他一定颁奖给魏良臣,此人的确是个十足的演技派!在他的无耻面前,陈凯歌之流又何足道哉!

此时又有一人出班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赵匡胤转头去看,见是谏议大夫王侁,王侁接着道:“开元盛世时有李太白醉草吓蛮书,今日却也有魏大人慧眼识古文,有这些忠臣良将辅弼,何愁天下不平,何愁我大宋江山不固?” 赵匡胤微笑着点点头,显见他今天的心情确实不错,王侁又道:“可是臣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赵匡胤笑道:“爱卿但说无妨!” 王侁肃容道:“南唐虽然是肘腋之患,契丹却是榻旁猛虎,辽人占据燕云十六州,俯瞰中原,随时南犯;最过之处乃是北虏扶植北汉群逆,屡屡抗拒天兵。北汉不除,始终如鲠在喉,南进亦不能全力以赴,臣请陛下先攻北汉,围点打援,重创辽兵,再行南下!” 赵匡胤哈哈大笑道:“今日乃是元春,且不谈这些大事,朕于宫中设宴,君臣一醉方休!”群臣轰然应和,王侁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随了众人慢慢排着下殿而去。

殿外的雪下得越发的大了,重臣皆被延入偏殿歇息,有茶点充饥,而各国使臣的待遇却大相径庭,除了官职较高的后蜀使者得以入室外,其余使者皆立在雪中等候酒宴开始,植廷晓见王治脸色青白,甚是担忧,王治却笑着拂了拂头顶的雪,道:“汪直无妨,正使大人自当保重。” 就在这时,只听得黄门官高声道:“众——臣——入——殿!” 原来是已经到了赐宴的时候,王治与植廷晓忍住饥寒,随着众人鱼贯而入。

温暖!绝对的温暖!殿内四角有二十只巨大的铜炉燃烧着熊熊的炭火,宫女们五彩缤纷的服饰犹如春天盛开的花朵,将晨安殿内装点的如同阳春三月。每一张案桌上都摆满了珍馐果品,每一盏精制的酒樽里都盛满了馥郁的美酒,文武百官以及各国使臣排成长列,在司礼太监和太常寺官员的安排下按照官衔品位的高低分别落座,在他们的身后是两排规模庞大的乐队,铜钟、琵琶、扬琴、鼓、磬、钹、笛子在他们的手中正演奏着昂扬的乐章。

蛾眉凤目,威严十足,曾用一条杆棒打遍天下的太祖皇帝下达了开宴的命令,殿内的气氛很快便达到了高潮,那些不开化的胡人们在酒精的刺激下很快就按捺不住,有几个人率先跳上桌案,开始用他们那谁也看不懂的方式来表达心中的兴奋,鬼哭狼嚎者有之,乱舞胡旋者有之,大哭大笑者有之,整个晨安殿似乎变成了塞外的大穹庐。赵匡胤微笑着,并不动怒,似乎这种情形很让他想起当初孤身飘泊,纵横江湖的那些日子。殿角一隅,无人关注的王治微醉着搂住植廷晓的肩小声道:“此地已无可眷恋,我们回江南,一统天下,横扫宇内,让这些胡儿都到金陵去跳!” 植廷晓吓得面目变色,慌忙左顾右盼,待见无人察觉,方才定下神来,强笑着示意王治噤声,结果换来的却是王治更加爽朗的一阵笑声。

酒宴直至申时方散,之后的日子里“南汉”使团便开始了返程的各项准备,植廷晓带着钱清四处去报批公文,田起带着军兵装模作样的到处去购买土产,而王治则与张从富四处溜达,禁军校场、枢密院衙门、殿前司、侍卫马军司和侍卫步军司都被他们一一去“踩了点”。到了正月十四那天,终于万事俱备,可以动身了,王治又考虑第二天即是元宵佳节,东京城内有花灯大会,机会难得,有心要看看热闹,于是决定推后一天再行上路,众人早有此意,见王治如此决定,各个兴高采烈。

到了正月十五那日,王治早早带了植、田、张、钱四人,来到汴河边的丰庆楼,这里沿河临街,位置上佳,乃是东京城中第一观灯的好去处,几人颇花了些银子在二楼定了一桌酒菜,准备好好观赏一番。几人上得楼来,只见处处环境优雅,布置整洁,不禁大为满意,正待入座,突听旁边一人道:“这不是植大人么!”众人大感惊讶,转头去看,原来却是老相识,宏运昌的东家——吕烨吕公子,众人除了王治外皆不知她的身份,一见之下都大为高兴,纷纷上前见礼,王治也笑道:“如此凑巧,不如请吕公子移驾过来,大家共处一座如何?”吕烨尚未开口,她身旁所坐一人已然站起身来道:“如此最好!”众人定睛一看,只见此人是个中等个头的青年,穿着身皮袍,头顶髡发,露出一片青青的头皮,边上的头发被编成了一圈小辫子,粗粗的攒了两束,挂在耳边,脸色红润,身体健壮,看上去颇有些气势。王治看着他笑了笑道:“这位兄弟是党项人吧?”那人吃了一惊,反问道:“你如何知道?” 王治道:“看你的这身打扮,就知道是从北边来的;看你的这副模样,就知道你不是回鹘人;看你的这圈头发,就知道你不是吐蕃人;汴梁城中尚没有契丹人敢髡发行走,所以,你一定是党项人!”那青年哈哈大笑道:“汉人虽然聪明,但大多不爽直;像你这样聪明又爽直的,我拓跋建还是第一次见到!”

众人大笑落座,吕烨又吩咐店家多上酒菜,王治开口笑道:“拓跋兄是来让大宋帮忙打吐蕃和回鹘的吧?” 拓跋建更加惊讶:“这个你也知道?”吕烨转过头,用她那漆黑的双眸凝视着王治,她仿佛越来越觉得这个年青人身上有太多太多难以捉摸的秘密。王治今天的心情显然不错,他笑着摇摇头,开始给植廷晓的杯中倒酒,吓得植廷晓不知所措,既不能泰然处之,又不能起身谢恩,只吓得他出了一身的冷汗,眼看酒杯将满,植廷晓灵机一动,伸出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在桌上轻轻点了三下,表示自己已经磕头谢恩了。其余众将见状纷纷效仿,吕烨和拓跋建以为这是南汉的风俗,也跟在后面敲指为意。他们不知道的是,这种做法此后迅速的流传开来,在以后的一千多年里,帝国人民在餐桌上向倒酒者敲指道谢的习俗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拓跋建好不容易等王治倒完一圈酒,开口道:“你……你这个兄弟……是南方……南方哪个国的吧?果然好见识,你不是宋人,但……你是汉人,对大宋的情形肯定知道的多,能不能……能不能帮帮我?”王治笑道:“在下才疏学浅,“帮忙”二字实在是无从谈起,拓跋兄有何难处,倒不妨说来听听,在座有这许多俊杰,说不定可以略助一二。” 拓跋建大喜,不顾吕烨已经开始不自在的脸色,急忙道:“我自河西而来,我的叔叔是党项羌的首领拓跋朔罗,我们现在在和吐蕃、回鹘争夺甘、凉二州,但是凉州吐蕃与大宋交往颇深,大宋的战马主要靠那凉州吐蕃来供给。我来了大宋已经一年有余,只希望朝廷可以支持我们,可是就是没人搭理我。”说到这里,拓跋建顿了一顿,又接着道:“其实我们党项的战马也十分不错,如果天子喜欢,我们马上可以送一批马队过来。可现在我四处碰壁,完不成首领的主命,不知道该怎么办,一直都不敢回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