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与征服 第二卷 天下布武 第七十四章 金銮殿

坤沙猫 收藏 0 3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


王治睡到日上三竿方才起身,偕同植廷晓、田起、钱清与那身份已然大半暴露却还浑然不知的吕烨吕公子,也就是大辽越里吉郡主耶律雪,热情话别。

待他们回到驿馆,却迎来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正月初一,大宋天子将在朝堂上与文武百官及各国使臣一道共庆新年!整个馆驿都沸腾了,来自后蜀、高丽的文明人,来自契丹、回鹘、吐蕃的半文明人,还有大批不晓得哪些部落来的野蛮人,一齐黑压压的跪在天井中向天跪拜,叩谢大宋皇帝的仁德,似乎忘记了让他们苦等几年的也是同一个人。

植廷晓有些心虚,王治却满不在乎,他乐呵呵的摸出几个做工精美的绿色玻璃狮子,让植廷晓陪着自己去太常寺礼院上下打点,只说南汉副使汪直仰慕天威,请各位上官通融,看看能否与正使一道得见天颜。有道是有钱能使磨推鬼,一番虚情假意的客套与讨价还价之下,礼部官员大笔一挥,在觐见名单里随随便便就添了个“南汉副使汪直”。

接下来的几天过的似乎特别的漫长,文臣植廷晓忐忑不安,武将田起、张从富焦躁不已,而他们的“副使”却依旧沉着,他笑着安慰他们说见完了北帝就可以早点回江南了。终于熬到了大年初一,天气却恶劣起来,北风呼啸,大雪纷飞,严寒仿佛深入骨髓,所有的使臣在寅时就集体起床,沐浴更衣,卯时便集结在宫城外新搭的芦棚内等候,直到巳时脸色冻得青紫的使臣们才得到了一碗姜汤暖身,之后排成长列,鱼贯上殿。

一路上被迫低着头前进的王治只是牢牢记住了大宋金殿外那漫长的台阶,还有台阶旁的汉白玉石板上雕刻着的大量的祥云与张牙舞爪的巨龙,此外,同样印象深刻的,是一排排数也数不到头的大宋禁军卫士的皂色快靴。

赵官家在明亮的朝堂上等候着他们,殿内皆焚沉香,香气四溢,高大的柱梁上也是四处金龙盘绕,当然,王治目光所及只能看到龙的尾巴,以及那金砖铺就的平整地面。

文武众臣与各国使臣在黄门官悠长的喊声中一起匍匐在地,山呼万岁,植廷晓在跪倒的同时担心的看了看右首的王治,只见他毫不为意,也是俯倒在地,口中念念有词,植廷晓放下心来,回身继续做戏。

众臣礼拜之后,由礼部侍郎出班,宣各国使臣逐一出列,再行致辞。那些使者得见皇帝,各个歌功颂德,大拍马屁,将大宋吹嘘的如同仙境一般,将赵官家吹捧的圣人相似,有道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纵然赵匡胤是神武睿智的一代明君,也禁不住龙颜大悦,对这些使臣赏赐颇多。可是轮到后蜀使者陈兴时,这位后蜀的门下佐侍中却一反常态,伏地嚎啕大哭,大宋礼部官员十分不悦,正欲上前斥责,赵匡胤却挥手制止了他们,开口道:“蜀使何故如此?”那陈兴哽咽道:“微臣得见天颜,百感交集,一时想起家国所受之苦难,难以自制,故而失态,请陛下恕罪。”赵匡胤沉吟道:“可是南唐攻打一事?”陈兴立刻点头道:“正是,正是,陛下圣明,那南唐平西行营都指挥使慕容延钊纵兵日夜攻打归州甚急,一旦城破,唐贼沿江而上,则蜀国……危矣!”言罢,陈兴又是哭天喊地不止。赵匡胤眉头一皱,不再做声。铁骑左厢都指挥使王彦升出班高声道:“唐贼猖狂,臣请陛下发兵征讨!”,他身材高大,相貌凶恶,声音洪亮,一时满殿之人尽皆看他。

枢密院同知院事曹彬也出列奏道:“王大人所言极是,若后蜀丧于唐贼之手,则我朝再难跨入江南一步,微臣恳请陛下派大将率军出陕,直抵成都,整合蜀军,诱唐贼深入,一举破敌!” 蜀使陈兴听了话头不对,忙道:“这位大人所言不差,然蜀军承平日久,训练涣散,恐上邦大将一时难以统御,若出现指挥混乱之事,又在蜀之腹地,平原广阔,无险可守,必有大祸。不如请陛下派军袭击敌都金陵,或是攻打大江中游之江陵,行围魏救赵之策,则既可挫败唐贼,又可保蜀国之安危,此乃上上之计!”此言一出,赵匡胤哈哈大笑道:“你这哪里是围魏救赵,分明是驱虎吞狼!”王彦升怒道:“蜀国既要大宋救助,却又关起门来冷眼旁观,哪有此等道理?” 陈兴见心思皆被戳穿,吓得面如土色,不敢多言。

王治此时却在一边角落里暗暗纳闷,心想慕容延钊如何会进兵后蜀,还把蜀国搞的如此狼狈,他哪里知道这都是他自己惹的祸,王治正思想间,突听赵匡胤止了笑,大声道:“金陵与江陵均紧靠大江,唐贼有舟楫之利,天兵若贸然去攻,恐有战败之虞,如此则既解不了蜀国之围,又劳师糜财,败坏士气,深不足取。”这一番话从他口中说出,十分真诚坦荡,毫不粉饰,令朝堂上的群臣听来不但不觉的泄气,反而深感皇帝的高屋建瓴,阶下立着的王治也不禁暗暗佩服宋皇的大气与魄力。蜀使陈兴难以辩驳,一脸苦相,跪在地上不知如何是好。赵匡胤起身离开龙椅,在玉阶上踱了两步,回身道:“蜀使久在南方,可知那唐酋王治是何等样人?” 陈兴想了一想,大声道:“唐逆王治,本海外妖人也,漂泊困顿,为山僧所救,栖身释门,却怀叵测之心。后以口舌之利,混入江宁之幕,以奇技淫巧闻名军中。林江宁为唐主赐死后,王逆悍然兵变,席卷全国,窃居上位。如今变法度,改风俗,四出攻掠,喜利而忘义,此诚禽兽之人也!”

王治强忍笑意,等着看赵匡胤的反应。果然那赵匡胤摇摇头道:“怕不尽然,一介布衣,短短数年营聚,便可尽得如画江山,横扫吴越、荆南、武平数十州之地,此枭雄也!”

赵匡胤话音未落,一人出班道:“陛下明鉴,唐逆猖獗,非是敌酋有何过人之处,实是甲厚器利使然!” 赵匡胤转头去看,见是侍卫步军都指挥使王全斌,不禁笑道:“何以见得?” 王全斌道:“荆南之役,末将于南阳都督粮草供应,突闻前线败绩,陛下恕罪,因微臣与那叛逆李处耘一向交好,故而十分焦躁,由于微臣部下军力薄弱,故接连上书陛下请求援兵。” 赵匡胤点头道:“朕记得,汝曾一日内上书三封,要朕尽起军马,两面夹击,可是朕过于自大,当日低估了唐贼的战力,始终慢了一步……”

这君臣二人的对话令殿上的外邦诸人皆大为吃惊,一个惊的是王全斌的坦荡,一个惊的是赵匡胤的宽容与自省,这二人所为确是称得上主厚臣忠,令王治等人大开眼界。

王全斌接着道:“荆南役后,臣一直耿耿于怀,不断收集那场大战的各种消息,还聚拢了不少败兵,逐个审问,大致知晓了内中情形。臣以为,晋王当日突袭荆南,兵不血刃,确实有神鬼之机。唐军遽然来袭,晋王据城坚守,等待援军,也于兵法甚合。我朝最终之败,败在唐军火器犀利,迅速破城,荆南军归降不久,城破则哗变,巷战中唐贼弩箭霸道,盔甲坚固,器械精良,我军虽久经战阵,勇猛冲杀,却也回天乏力。” 赵匡胤点头道:“晋王所言与汝一般。” 王全斌道:“臣蒙陛下恩宠,回汴京为禁军统领,可心中仍时常介怀荆南之事,于是尽起家中积蓄,遣人去扬州高价买了几样东西!” 赵匡胤讶道:“究竟是何物?” 王全斌道:“东西在臣家中的老奴手中,他现在殿外等候,陛下一看便知。” 赵匡胤道:“速速呈上!”小黄门得命后领着两个金殿卫士匆匆跑出,不一刻便抬着个箱子快步上殿而来。

王全斌自怀中摸出一把钥匙,慢慢打开了箱锁,掀开箱盖,先拿出了一把刀来,却正是唐军的制式兵刃——唐刀,王全斌又弯腰自箱中摸出把普通腰刀,转身谓众臣道:“哪位大人来帮全斌个小忙?” 王彦升上前道:“我来!”他二人各执一刀,猛力对砍,只听“哐当”一声,王彦升手中的腰刀被齐齐砍为两截。在群臣的一片惊呼声中,王全斌又从箱中拿出了一副胸甲,看上去是唐军制式全身铠甲的一部分,王全斌将胸甲系在胸前,让王彦升用半截腰刀猛划,却只是激出了几个火星,根本无法伤及他的身体。王全斌演示完成,朗声道:“唐贼甲厚则无畏,器利则胆壮,一时小胜,不足为奇!” 赵匡胤走下玉阶,仔细查看刀甲,又自己伸手去箱中拿出了一具残破的弩机,王全斌上前道:“微臣不才,这唐弩极难获得,此半具残弩还是重金所购。” 赵匡胤笑道:“难为爱卿了,若是朕派你统军去蜀地走一遭,汝可敢一试?” 王全斌眼中一亮,小声道:“若由微臣统军,可保陛下尽得江南之地!” 赵匡胤哈哈大笑,将手中唐刀尽力一挥,浑身充满了迫人的王霸之气,他朗声道:“着尚书省督促兵部即刻仿制,装配大军!王全斌献宝有功,赏黄金千两!”

这位出身军伍的天子不停摩梭着手中的唐刀,显见十分喜爱,突然他好像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转身向伏地谢恩的王全斌问道:“这刀面上的蝌蚪文字,爱卿可知是何意?” 王全斌起身接过唐刀。看了半天表示不解,赵匡胤遂将刀传递全场,命大臣们识别。

王治此时十分气闷,暗恨军中出了蛀虫,竟然敢贩卖军械,同时又暗暗纳闷,唐刀上哪里有什么蝌蚪文字,让赵官家如此疑惑。不一时,唐刀传到植廷晓手上,王治也伸长了脖子去看,哪知不看还好,看了差点气出鼻血来,只见那把唐刀的护手牌上十分清晰的印了四个编号:“9527”,此时阿拉伯数字已在南唐普遍使用,军械都有编号,王治大喜,心想回去当可顺藤摸瓜,查查是谁在军中做出这等下作之事。

正在王治胡思乱想之时,突然群臣中一人高声道:“微臣识得此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