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与征服 第二卷 天下布武 第七十三章 预言

坤沙猫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size][/URL] 王治笑着搀他起身道:“爱卿久在敌境,辛苦了。” 周奇闻言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夺眶而出道:“臣,谢陛下惦念!” 这周奇原是江都的一名商贩,少年时经常随人在南北之间往来贸易,对北朝情况了如指掌,后来读了南朝的革新书籍,燃起了报效帝国的热望,于是连夜渡江,投在王治帐下。光复之后,周奇被任命为陆军部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


王治笑着搀他起身道:“爱卿久在敌境,辛苦了。” 周奇闻言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夺眶而出道:“臣,谢陛下惦念!”

这周奇原是江都的一名商贩,少年时经常随人在南北之间往来贸易,对北朝情况了如指掌,后来读了南朝的革新书籍,燃起了报效帝国的热望,于是连夜渡江,投在王治帐下。光复之后,周奇被任命为陆军部情报局宋国司的主官,并在王治授意下秘密潜入宋国,以开设青楼为幌子,建立起了完善的谍报系统,触角几乎无处不在。

这些南唐的情报人员虽然名义上挂属陆军部,但是一向是与羽林卫单线联系,由帝国皇帝牢牢掌握。故而王治一到枫丹坊楼下,便由坊名和门前悬挂的灯笼上判断出这就是南唐的情报据点,并得出了周奇今日并未外出的结论,从而经由裴总管传去专用的暗语,最终成功接头。

周奇撕去粘在颌下的花白假须,直起腰来道:“陛下若有所需,差遣微臣在此打听便可,何必亲蹈险地?”王治笑道:“朝廷即将北伐,复兴大业指日可待,这谍报之事乃是重中之重,牵一发而动全身,别人过来朕不放心,只有亲身来这汴京走一遭。” 周奇兴奋不已,王治又道:“如今之天下大势已与前日不同,我朝富强,连战连捷,震慑北方,尔等不能再以搜集情报为主务,须得更进一步,四面出击,制造声势,乱其国本,以达配合王师北上之目的。”周奇大喜道:“请陛下明言!” 王治缓缓坐下道:“可分两步走,其一是在民间广泛散布流言,我这里有童谣一首,你可细听:十字出两头,水漫凤凰台。分久合一处,天下如罗盖。” 周奇仔细咂摸,突然笑道:“这是,这是陛下的名讳啊!此为陛下即将一统天下之意啊!” 王治笑道:“如此童谣俗谚最能挑动人心,朕再派一批复兴社党人前来,传播朕刚刚写成的《复兴醒世训》,深入到田间地头去,告诉那些穷苦的百姓,他们的贫困是他们无能腐败的朝廷造成的,是不合理的剥削制度造成的,朕是上天之子,下凡来普度众生,信朕可得温饱,迎王师来世可得永生。” 王治稍顿一顿,又道:“对于宋国的上层,也要传道,发展年轻的士子入社,告诉他们大唐的制度与律法是何等的先进,大唐的社会是何等的繁荣,大唐才是天下的共主!”

周奇摸出一个簿子,激动的记录着王治的讲话,在他看来,他的这位皇帝陛下即使不是一个神,也是他所见过与神最接近的人,一个可以改天换地、无所不能的人。

两人也不知谈了多久,壁上的沙漏突然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周奇抬起头,轻声道:“陛下,已近卯时。”王治意犹未尽的笑笑,道:“好吧,今日便如此,朕回去歇息,你也要好好想一想,有什么要求过来跟朕提。”周奇道:“银钱不缺,人脉也不缺,陛下定了方向,微臣拨开云雾如见青天,只要再有一些善于鼓动人心的党人前来相助,大事可成!”王治笑笑:“人在敌后,还是要注意安全,凡事单线联系,不可轻忽。如有危险,往海边或南方避走。”周奇应了,取了灯笼,贴上假须,就要引王治回去,这时王治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道:“那个吕烨吕公子甚是可疑,周卿可知他是何路数?” 周奇道:“此人来过坊中几次,似乎颇有些财势,否则也不敢捋枢密院吴衙内的虎须,陛下请稍待。”说完,周奇自怀中又摸出了一个贴身的帐薄,揭到“吕”字页,细细查看,突然笑道:“陛下圣明,此人果然有些古怪!这是裴总管所制的帐薄,客人来枫丹坊的人数与次数均有记载,这吕烨是汴河边做金银玉器的“宏运昌”的财东,还是……参知政事魏良臣魏大人的义子,这中书省与枢密院一向不和,怪不得他能如此大胆。此人有三家店铺,所营和阗玉器温润滋泽,几无瑕玷,故而十分畅销,这个吕公子出手阔绰,不吝财帛,啊呀,后面就更奇了,此人去年九月是与党项来京的拓跋建一同前来坊中,去年腊月二十三与吐蕃的格西曲吉札巴大法王同来,啊呀,今年的三月初七,与高丽的使者王显同来,九月初六,与后蜀的使者沈之配同来……此人,此人定是个细作无疑了!”王治笑道:“此等人你如何不察?”周奇继续翻弄帐薄,抬头讶道:“此人,此人,此人每次前来都,都,只是,只是饮酒……吟诗,并不与姑娘行……行……云雨……之事…….”王治笑道:“让你来开青楼真是开对了!” 周奇道:“此为何故?” 王治笑笑:“朕猜她是个女子!”


大辽越里吉郡主耶律雪是北院大王耶律休哥的小女儿,而她的母亲韩氏是幽州汉人集团的领袖韩匡嗣的掌上明珠。耶律休哥的第一任妻子去世后,这桩象征“民族大融合”的婚姻在大辽朝野各界都得到了一致的称赞和祝福。韩氏在长春州生产耶律雪的时候,梦见有一只浴火的凤凰飞入了自己的体内,当时满室都充满了馥郁的香气,持续了三天的大雪也突然间停歇了。

小耶律雪天资聪颖,勤奋好学,到她六岁的时候,经史子集已经可以倒背如流,琴棋书画也是样样精通,就连骑马射箭她也做的非常不错,这样的小郡主本应该继续幸福的成长,可是长白山大萨满木扎里乌鲁的一句话却改变了她的人生。

北院大王耶律休哥骑着马带着六岁的女儿翻越冰雪覆盖的巍峨山岭,穿过密密的森林与奔腾的河流,一直来到大萨满居住的山谷,希望这位可以预知未来的契丹半神祗可以给女儿以祝福。长白山大萨满木扎里乌鲁慢慢睁开他那浑浊的眼睛,用一根树枝、一块石头和三颗狼牙在羊皮毡子上摆出了无数的图形,最后,他缓缓闭上了眼睛,轻轻说道:“耶律休哥,你的女儿,将成为皇后,母仪天下。”

这个预言震惊了北院大王,如果这成为事实,将会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因为如果大辽的统治者还是耶律家族,那么耶律雪成为皇后就是近亲结婚,这决不可能;而耶律雪成为皇后的唯一机会就是统治大辽的皇帝已经换成了异姓,这个前景则更加恐怖。耶律休哥对着大萨满苦苦哀求,可是木扎里乌鲁闭上眼睛无动于衷,仿佛变成了一块没有知觉的木头。北院大王没有办法,只能带着女儿与侍从在漫天的大雪中怅然的离去。

随着岁月的流逝,耶律雪一天天的长大,渐渐的出落成一个异常美丽的少女,可是耶律休哥的恐惧却随着女儿的成长与日俱增。当这位父亲发现女儿的追求者几乎包括了萧氏、敌烈氏、张氏等几乎所有大辽名门望族的青年之后,他做出了重大的决定:把女儿送往大宋,接替年迈且不力的萧也立石掌管谍报工作,第一个原因是他的小女儿——越里吉郡主耶律雪有一半的汉人血统,精通汉学,性格坚毅,比之汉化的契丹人萧也立石更加适合这项工作;第二个原因则是:耶律王族的皇权决不可有任何的变化和闪失,哪怕那仅仅只是一则预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