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与征服 第二卷 天下布武 第七十二章 密室

坤沙猫 收藏 0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size][/URL] 蕊珠是河北真定府人,今年一十六岁,原本没有名字。在她三岁那年,契丹的游骑过境劫掠,她的父母兄弟皆被杀死,家园全被焚毁,幼小的她靠藏在水井的吊篮里才躲过一劫。兵祸过后,她一个人在荒原上流浪乞讨,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当她流落到河间府的时候,又被人贩子挟裹,卖到了东京汴梁的勾栏里,被起名蕊珠。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


蕊珠是河北真定府人,今年一十六岁,原本没有名字。在她三岁那年,契丹的游骑过境劫掠,她的父母兄弟皆被杀死,家园全被焚毁,幼小的她靠藏在水井的吊篮里才躲过一劫。兵祸过后,她一个人在荒原上流浪乞讨,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当她流落到河间府的时候,又被人贩子挟裹,卖到了东京汴梁的勾栏里,被起名蕊珠。再后来的日子里,就是在鸨母的欺凌重压下,日夜不停的学习琴棋书画,学习格致音律,终于熬到一十几岁,出落的如同清水芙蓉一般,可眨眼间又到了登台的日子,在把自己关在黑屋子里痛苦的大哭一场之后,蕊珠被迫选择了屈服。如今,她木然的坐在那高高的圆台之上,对于周围的喧嚣仿佛充耳不闻,此时的蕊珠根本想象不到,她的命运将从这一天起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也根本想象不到,她将会一步登天,成为大唐帝国万人之上的蕊妃;她更想象不到,十几年之后,她的子孙将做为天竺王统治广袤的恒河流域长达六个世纪。

吕烨在吴衙内怨毒的目光中接过了云娘递来的象征成交的合欢酒,又转手捧给了植廷晓,植廷晓哪里敢接,慌忙道:“植某早已成家,膝下一女与此子年纪相仿,这……这……这实在是让植某勉为其难;嗯,……这个,汪副使青春年少,尚未成婚,我看这杯酒还是交给他吧!”王治大异,刚要抬头申辩,田起与钱清早已大声应和,连连点头,吕烨有心要拉拢“南汉”诸人,当下也微笑着颔首同意。于是枫丹坊众人一拥而上,不由分说,将王治披红戴彩,打扮的真个如娶亲一般,那云娘与裴总管又引了一众人等上来敬酒,将王治灌得酩酊大醉,众人又簇簇拥拥,将他送入新房,掩了门户,告退而出。

王治身不由己,被灌的晕头转向,心中只是苦笑道:赵匡胤有陈桥驿黄袍加身,我今日却也有枫丹坊婚衣大醉。待被搡到屋中,王治早已是醉眼朦胧,只觉这室内也是布置一新。那蕊珠此时早换了红色袍服,凤冠霞帔,用一块红绸遮了头脸,正在床边坐了。此时的王治也早没了平日的心思缜密,翩翩风度,趁着酒劲,拿过桌上那支系了红绡的洞箫一把挑开了蕊珠的盖头,一张光洁无瑕的俏脸顿时显现在他眼前,蕊珠此时脸色绯红,娇羞无限,刚刚坊中的姐妹早把此中的种种情事在她耳边渲染的无以复加,蕊珠的心中此刻犹如小鹿乱撞,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王治三步两步晃到她身旁坐下,端过桌上的交杯酒,仰头又一饮而尽,接着轻声喃喃道:“卿……本佳人,深符我心。故而今日,我是……半推半就,入室寻芳……”话没说完,王治便一头栽倒在芙蓉帐内。

蕊珠无法,只得不顾羞怯,上前与他宽衣,待她的手刚刚触碰到年轻男人的腰间时,王治突然将她扯入怀中,动作热烈却不粗暴,雨点般的吻纷纷落在蕊珠那青青的眉峰与长长的睫毛上,少女娇羞的躲闪着,可瞬间就在王治亲吻她耳珠的那一刹那崩溃。眩晕,迷离,炙热,酥痒,蕊珠娇喘着融化在王治的怀里,融化在火热的男性气息中。这是前所未有的疯狂体验,这是前所未有的激情澎湃,在王治一波波的抽送下,蕊珠一次次的被推上高峰,浓浓的春情弥漫在少女娇艳的脸上。

记不得是第几次过后,王治怜惜的离开蕊珠柔软而娇嫩的身体,在她额头留下深深一吻后披衣下床。

深入敌境的南唐皇帝此时显然已经酒醒了大半,他在桌边坐下,心情矛盾,眉头紧锁,他并不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古代人,他与四兄弟一起穿越而来;虽然由于时日已久,不停的战乱、阴谋、流血与厮杀中,生存的巨大压力迫使他加速融入了这个五代社会,但是现代社会留给他的道德感与责任感却依然还在。

王治站起身,在床榻与窗棂间静静的踱了几圈,回转头轻声问蕊珠道:“你在此多时,可知这枫丹坊一向由何人掌管?”脱力的蕊珠慵懒的支起半边身子,思索道:“平日里裴总管与云娘管的多些,但听说真正创建枫丹坊的却是周大官人。不过,他行踪难测,常常不在坊中,只有裴总管与很少一些贵人可以见到他。” 王治点头道:“那裴总管夜间又在何处歇宿?” 蕊珠道:“他只是一个人,便睡在天字二号房内。”王治走到床边,将蕊珠轻轻推倒,柔声道:“你且暂睡,我去去就来。”

尚未安睡的裴总管被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惊起,打开房门,惊讶的发现今晚的新郎倌竟然不顾春宵苦短,正站在自己的门前。裴总管笑笑:“汪大人如何……”王治却打断他道:“裴总管请屋内说话。” 裴总管无法,只得让他进来,又关上房门,正待斟些茶水,王治却开言道:“深夜搅扰,实为求见贵主人。” 裴总管疑道:“敝东深居简出,一般不见外客,且行踪不定,时常不在家中,汪大人有何不满,说于我听便可!”王治摇头道:“我知他今日必在坊内,你只告知他海外瀛洲的朋友来寻他便可。” 裴总管心下狐疑,又见王治仿佛成竹在胸,迟疑片刻后道:“如此,请汪大人稍待。”

过了大约半炷香的功夫,裴总管带了一个年老驼背的仆人回来,对王治耳语道:“敝东已然答应相见,汪大人请随此老仆前去。”王治应了,随着那老仆一路下楼而去。那驼背老仆提了一盏灯笼,出了春芳楼便往前庭而去,此时已近子时,众人都已熟睡,夜色如水,十分寂寥,走不几步,那老仆又一口将灯笼吹灭,带着王治绕过池塘,隐入一片假山之中。

驼背老仆带着王治在黑暗中静立片刻,确信无人跟来后,搬开了假山丛中的一处怪石,却露出一个两尺见宽的洞口来,那洞中隐隐然还有些灯光透出,王治不敢怠慢,当下一跃而入,那老仆也紧随而下,并将怪石随手覆上。

洞下是一段粗糙的隧道,仅有半人多高,逐渐向地下延伸,那老仆燃起灯笼,仍然在前方带路,行不多远,隧道又被一面石墙所阻,那老仆在隧道壁上一阵摸索,仿佛找到了一处机关,转了几下,石墙突然旋转开来,老仆一把拉住王治,闪身入内。

这石墙内却是别有洞天,数十根红烛将不大的密室照耀的如同白昼,地上铺满了精美的西域地毯,一张汉白玉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酒食,那老仆将灯笼放到桌上,转身检查了一下石墙,确认没有问题后,翻身向王治跪倒道:“臣周奇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