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总统选举看蒋介石的无耻嘴脸zt

朱湘儿 收藏 1 171
导读: 这里有人发帖子骂了蒋介石几句,有的人就坐不住了,立刻跳出来,用比死了自己的亲爹还难受的心情破口大骂,不但骂发帖子的人,还骂这里的斑主,骂的内容之下流,(什么SJ,真他妈的无耻!!)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没有教养、没有文化之人所写的,对这种人,我这么高洁、高贵、高雅、高级、(以下笔者删去123456789字)之人根本就不会正眼看的,也不屑于与这种人辩论,(不光是因为他素质低骂人,更是因为此人在他自己发的帖子里居然无耻的当了逃兵!!) 那么,蒋介石的真实嘴脸又是什么呢,大事情我不提了,因为大家都知




这里有人发帖子骂了蒋介石几句,有的人就坐不住了,立刻跳出来,用比死了自己的亲爹还难受的心情破口大骂,不但骂发帖子的人,还骂这里的斑主,骂的内容之下流,(什么SJ,真他妈的无耻!!)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没有教养、没有文化之人所写的,对这种人,我这么高洁、高贵、高雅、高级、(以下笔者删去123456789字)之人根本就不会正眼看的,也不屑于与这种人辩论,(不光是因为他素质低骂人,更是因为此人在他自己发的帖子里居然无耻的当了逃兵!!)


那么,蒋介石的真实嘴脸又是什么呢,大事情我不提了,因为大家都知道了,就提一件小细节来供大家欣赏。

春秋网http://bbs.cqzg.cn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处心积虑要做总统,因而不顾一切,召开第一届国民代表大会制定宪法。


在抗战前,立法院起草过一个宪法草案,叫做“五五宪法草案”。五五草案对总统的职权有所限制,蒋介石原来是不满这个草案的。正在此时,张君和励,曾琦通过行政院长张群,向蒋介石提出要求,说要重新来一个各党各派都能同意的宪法草案,提交国民代表大会讨论,否则民社党和青年党就不参加国民政府。在蒋介石同意之下,张君划拨了若干宪法原则,其中最突出的有四条1。总统的任期定为四年,只得连选连任一次;2.实行责任内阁制,由行政院对立法院负责;3.实行自治;4.设置大法官九名,解释宪法和法律。蒋介石自有他的打算,对这些意见一概接受。


蒋介石随后指定王宠惠、吴铁成和王世粟等三人负责起草,由王世杰执笔,只一个星期草成了一部宪法草案。先在国民党内部进行讨论,开会地点在中央党部,到会的约七八十人,由王世杰主席。


在王世杰报告起草经过以后,大家就吵开了。不少人认为这个草案远不及五五草案,根本要不得。还有人大骂张君冒充宪法专家,招摇撞骗,不能让他瞎出主意破坏国民党的统治。王世杰一再说明只能就案言案,不能涉及根本问题。于是书归正传,转而讨论草案的具体内容。


不料这样一来,吵得更凶。争执得最厉害的有这样几个问题:

春秋网http://bbs.cqzg.cn

1.要不要在宪法草案第一条规定“遵奉三民主义”的问题;2.领土范围应该怎样规定的问题;3.国民代表大会闭会后要设置常务委员会的问题;3.总统在国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应不应有紧急处分权的问题;5.总统应不应有否决法律权的问题;6.总统的连任次数要不要加以限制的问题;7.各省应该是行政区划还是自治区域的问题;8.要不要设置大法官的问题。发言的人各有各的企图。例如,希望蒋介石作总统的人,即极力主张总统应有紧急处分权和法律否决权,也不要限制总统连任次数。不愿蒋介石做总统的人,则与前一种人的意见完全相反。彼此争吵,互不相让,从下午吵到深夜。王世杰同蒋通了一次电话,最后宣布说“这个草案是蒋先生同意了的。各位的意见很好,夜深了,散会吧”一场争吵就不了自了。


过几天,中央党部又召开会议讨论第二届国民大会的组织原则,被邀的是各院部会的代表,只有十几个人,王宠惠主席。


王首先提出第二届国大代表的名额问题,他认为至多不能超过1200人,其中区域代表70%,团体代表为30%。社会部长谷正纲表示反对,他说“不管是多少代表,社会团体的代表至少要六百人才够分配。”王宠惠回答“你不能占去全部名额的二分之一”谷说“我是主张在1200人外再加600人。”王说“没有这样的大会所”谷回答“应该建筑一个大会场”王回答“这名额是蒋先生决定了的。”谷说“你应该报告蒋,不能随便驳回我的意见”他们二人唱了一出“二人转”,其他人只是偶然插上几句。吵了两个多小时宣布散会,以后这个会议也没再开。应该说这是国民党内部在宪法草案争吵中的一段小插曲。


蒋介石是铁了心要当总统的,可是想不到美国驻华大全司徒雷会向他转达美国主子的命令,要他把总统让给另一个人--胡适。


其实,在南京国民党官场里,大家早已知事情有些不妙了。司徒雷登的前任是赫尔利,在他辞职回国的时候,蒋介石特意为他开了一个欢送会。赫尔利竟在会上大骂国民党政府贪污无能,气得蒋介石脸红脖子粗。在座的国民党官员们,不知所撒,连素有“大炮”之名的谷正纲也一言不发。当然,奴才失去了主子的欢心,应该是多么的难过啊


在第二届国民大会开会的前几天,中央党部召开了一次临时全体会议,讨论总统候选人的提名,由蒋介石亲自主席。


蒋介石先谈了一套总统人选是怎样的重要,第二届国民代表大会主要议程是选举总统,应由国民党提出总统候选人。最后才说到据他的看法,总统候选人必须具备四个条件:1.文人;2.学者专家;3.国际知名人士;4.不一定是国民党党员。大家心中有数,具备这样四个条件的显然是胡适而不是蒋介石。在蒋讲话之后,即宣布暂休会,下午再开。


下午开会后,蒋介石未到,由何应钦主席,大家便闹开了。有人在讨论了四个条件之余,直截了当地提胡适做总统候选人。有人不同意,认为胡适不配作总统,纷纷提出昊稚晖、于右任,居正做总统。这些人在发言中,都先把蒋介石恭维了一番,说他如何如何“劳苦功高”,为了“爱护领袖”,应该让他“暂时休息”一下。也有人提出蒋介石可以不做总统,但他不能不做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或者是行政院长。发言的多是一些比较年轻、对蒋介石素来不大满意的人,特别是黄宇人一再上台发言闹得最起劲。吴稚晖、于右任、居正、戴季陶、孔祥熙、张君、张治中、陈布雷、陈诚等,坐在前排一声不响。只有吴稚晖发过一次言,说他自己不配做总统,应该提蒋介石为总统候选人。大家哪里肯听,足足闹了一个下午,主席宣布散会,明天上午继续再开。


第二天上午的会议由蒋介石主席,会场空气甚为紧张。蒋介石产生怒气冲冲的把提名胡适的人大骂一通,接着唱了一出“丑表功”,说他自己如何追随总理(孙文)参加革命,如何誓师北伐定都南京,如何削平内乱,又如何打败日本。最后他咬牙切齿的说“我是国民党党员,以身许国,不计生死。我要完成总理遗志,对国民革命负责到底。我不做总统,谁做总统!”他发言后,向全场扫视一周。于是先由前排发起,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随即宣告闭会,大家一哄而散。


事后有人问张群,“蒋先生既然愿意做总统,为什么又要提出四个条件影射胡适呢”他回答“难道你真不知道?这是民意测验啊”


蒋介石终于当上了总统。也许会有人说,还算好,没有象李宗仁、孙科竞选副总统那样请客拉票、贿赂公行。可是属于CC系的国大代表,就经常叨扰陈果夫和陈立夫,最后还每人送了三十万元路费。曹锟贿选总统只对每一名“猪仔议员”赏洋五千元,相比之下,蒋介石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本文是当时的内政次长胡次威在回忆录里的见闻,都是第一手的资料,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蒋介石是多么的无耻,多么的下流,多么的不要脸,多么的专制,明明自己想当总统,已经把一切都控制好了,(从谷与王的对话可以看出来),但为了对付美国主子,又唱了一出戏,最后又暴露出了他独裁、专制的无耻嘴脸,开会本来就是应该畅所欲言,他却把不提名他当总统的人大骂一通,这种表演难道不是小丑吗?而一看蒋光头被人骂了就比自己亲爹死了还难受的春秋某些人,难道不更该遭到无情的嘲弄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