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五十九节 新烈火作战计划(十)

xy99991 收藏 9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为了切实堵住日军,105团一营营长钱大胡完全是按照死战的原则制定作战计划的。他计划是一连负责进攻后岐镇,而另两个连则绕到后岐村的南面,在公路两侧建立阻击阵地。这样不论日军是否会回师后岐镇,也不管一连的进攻后岐镇是否顺利,一营都将死死地堵在日军大队的归路上。日军不全歼一营,是不可能逃回金坛的。

钱大胡的指挥所就设在二连的阵地上。

边挖战壕时,边跟二连的士兵们聊天。钱大胡说:

“怕死吗?”

“怕的。”

钱大胡被噎得不轻。士兵反问钱大胡说:

“营长你怕死么?”

钱大胡只好说:

“怕的。”

士兵们笑了。

钱大胡又说:

“今天我带你们来死,你们会怪我吗?”

士兵们又笑了。钱大胡也笑了。

死就死了吧,这么多屁话。难怪士兵们笑。

。。。。。。。。。

一连从四个方向对后岐镇发动进攻。没有主要作战方向。战术很简单,就是小分队渗透。战法的核心是乱战。以乱取胜。

汤俊义现在已是一班班长。他这个班被分成两个战斗小组。一个小组是汤俊义带,一个小组是副班长梁健来。

每个小组又指定几个负责人。如果走散了的话,哪怕是两个人,也可以有组织的作战。即使只有一个人,也不允许退出小镇,也要根据枪声方向,或归队,或向日军的背后发动攻击。

在战斗结束前,擅自离开小镇的,除非自己又回去了,否则视同逃兵。那只有一个字,死。

日军时不时打着一两个照明弹,但四个方向同时受到进攻,日军一个中队所能提供的照明弹发射的迫击炮数量是不够的。只能对着主要方向发射。还不能形成连续的照明。进攻的一连面临着同样的状况。

汤俊义班和二班从小镇的南边发动进攻,先是汤俊义班发动佯攻。班用掷弹筒和班用机枪与敌工事里的日军展开对射。在夜色中射击,其实全靠运气。你只能对敌火力点进行射击,至于效果如何是无法判断的。

尤其是对于不断更换射击位置的老兵而言,更是如此。你一排子弹或一发小炮弹发弹过去,那个射击点没有了,但不能证明你已将他消灭了。他一会儿后,也许会在另一个点重新射击。这个时候,你要做的不是判断那个对手是否已经被你消灭,而是你必须迅速转移阵地,要不然一会儿后,被消灭的将是你。

汤俊义不可能看得见二班的情况,但十分钟后,镇内打响了。镇内左右翼都打响了。汤俊义暗骂,狗日的二班动作真慢。

这个时候镇内已是一窝粥的枪声,手榴弹声。日军不再发射照明弹了。那样做只能是暴露自身的目标。一连同样也不发射照明弹了。照明弹在暴露日军的同时,也会暴露已进入小镇的部队。

汤俊义班吸引敌注意力的任务已完成了,现在是他们班进入镇内的时间了。汤俊义命令副班长带一个组先从右边走,他带着一个组先向左。如果发现日军阻击随时可以变换方向。

目标是进镇。目标是混战。

汤俊义行在散兵线的第二排。前面是四个。间距四米左右。四米左右已看不见人了。但可以听得到脚步声。夜战的时候,只要关心你左右的人就行了。再远一点只能由别人来关照了。

如果发现情况,可以用喝问,可以击打枪托,也可发向天空发枪。以枪声的特点告知自己的同伴。

现在汤俊义这个组散得很开,是因为在野外,是防止日军的伏击。一旦进入镇子里,将结成一前一后两小队,交替掩护运动作战。如还散得这么开,那一会就大哥找不到二哥了。

二排暂时不进入镇子进攻,他们的任务是以火力吸引日军的注意力。汤俊班进攻的方向上,没有部队吸引日军的注意力。他们进去后,镇外就没有人了。日军可以从他们这个方向突围,向宜兴城撤退。

这叫围三阙一。

一连战前从后岐镇保安队那里拿到了镇子的草图。这是后岐镇保安队通过镇子里撤出的居民的描述,一连的联络人绘制的。只是个概图。日军的工事在哪里,日军的火力情况如何,一概不知。

这才叫打仗。什么都知道了还叫打仗?那只能说是欺付人。现在独立军就喜欢做欺付人的事。什么都搞得清清楚楚,明明实力已远超日军,还要设下套子,让日本人去钻。本事在独立军玩刺刀的机会就好,现在则更少了。白天日军能从独立军阵地的火力面前钻上来的,即只有一个,即他们的日照大婶。

如果不是因为班里的弟兄们玩得还可以,汤俊义早就找别的部队去了。刺刀见红。一枪将小鬼子刺个透心凉,并狰狞地看着小鬼子在自己枪刺上挣扎,然后死去,那才过瘾。

广德之战后,著名的少校刺刀手失望极了,不再做他的光荣的少校刺刀手了,而是去了104团A,做了少校团副。没劲啊。没劲透了。

汤俊义可不像那个少校刺刀手那么偏激。他还玩他的步枪。上面发下来的短枪,他给班里一个短枪玩得好的战士了。冲锋枪给了一个组长。中正式挺好!这枪身,这枪刺!绝了。

不是还有夜战么?

。。。。。。。。。

前面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时起时伏。

这是短兵相接的特征。短兵相接,就是看谁快,谁猛,谁的火力猛,谁的刺刀利。反应慢的,迅速就会被消灭。

前面好像有动静。

前面是一个院子,院子里不见火光,但刚才听到金属碰撞的声音。汤俊义命大家两面散开。准备从两面的院墙上炸个洞出来,攻进去。现在首要的任务是判定是敌是友。

汤俊义让一个战士转到北面,隐好身,大声喊,里面的是哪部份的。

里面飞出几枚手雷。炸了。不知道那个战士怎么样了。

汤俊义喊一、二、三,他们这边飞进去三枚手榴弹。另一边想来也飞进去四枚。接着又是一轮。然后,汤俊义拿过出一个两公斤拉发炸药包贴在院墙上。一拉。火花直闪。汤俊义向一边跑去,伏到地上。轰地一声炸响了。

汤俊义向里面突去。

对面的小组也将院墙炸开,突了进来。小鬼子还没醒过来呢。

汤俊义看到前面有一个黑影在动,疾步上前,想刺,却被后面的冲锋枪手,一个点射打个正着。

妈了个巴子。汤俊义气得大骂。手中的枪还是刺了出去。终于又感受到了枪刺入肉的感觉了。枪刺先是一阻,后猛地往前一窜。阻是因为衣服阻挡的原因。往前一窜,是吃上肉了。

一脚踏上,双手一较力,枪刺出来了。

这些狗日的窜我前面去了。冲锋枪的点射声在前面响起。手榴弹扔进了屋内,炸了。汤俊义一下窜了起去。终于又冲到前面了。手榴弹的爆炸引燃了里面的可燃物,还有两个鬼子挺枪站着呢。汤俊义脚下一花,让过日军一枪,距离太近,枪刺用不上了。一横枪托横打过去。准确地砸在日军的脖子上。折了。当然是脖子折了。脖子能硬得过枪托。当真有日照大婶保佑啊!

还有一个鬼子呢。早被后面的冲锋枪手打死了。

这种日子真是没法过!!!

。。。。。。。。

那个向院内喊话的战士叫陈兵,被日军投出的手雷狠狠地震了一下。晕过去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忙进到院子里去看,只见一地的尸体。

陈兵知道自己与部队失散了。陈兵怕死,可不敢跑出村去。首先不说跑得出去跑不出去。出去了只要被别人发现,那自己就死定了。

躲在一个墙角,先检查自己是否受了伤。还真他妈的运气好,一点伤也没有。是找自己部队去,还是就躲在这里?

激烈地斗争了之后,陈兵决定还是呆在这里等天亮。

陈兵属于那种胆小,但也心细的兵。现在镇子里到处都是兵,到处都是枪击声,去哪都一样。你不去找别人,别人会来找你。

陈兵将四周日军的枪支收拢了一下。计得一挺歪把子,三支三八步枪,两支短枪,天黑看不清哪一型号的。还有六枚手雷。歪把子不好。得有一个副手装弹才能连续射击。陈兵将一个弹夹压进去,放一边。三把三八步枪也压上子弹。放右手边。自己的中正式步枪压上子弹,背在身上。两支短枪里子弹充足,不要压了。别在背后两侧。六枚手雷两枚装口袋里,四枚别在腰带上,一边两枚。

陈兵没有将自己隐身在屋子里。那是危险之地。

院子四个角看上去安全,其实并不安全。

陈兵将日军的几个尸体拖到被炸开的一个口子的左侧三米左右。叠起来上面盖了一块木板,正好是个掩体。

陈兵就伏在那里听镇子里的枪声爆炸声。这里枪声爆炸声时远时近。最近的一次好像就在院子后面发生。

陈兵不解情况,没动。

不知怎的一会儿之后,瞌睡来了。枪声爆炸声渐渐模糊起来。陈兵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瞌睡,如果意识到的话,他绝对不敢睡着。笑话,在战场上你敢睡着?

事后回忆这段经历,陈兵认为自己当时太紧张了。虽然紧张得睡着了,有点说不通,但事实是如此。

突然被枪声,爆炸声惊醒了。

陈兵先没动。侧耳听了听。妈的,身边就有鬼子的三八枪的响声。

几个角都有鬼子的枪声。侧脸两边看看。

院外投进手榴弹在院内爆炸。几个鬼子被炸翻了。陈兵估计自己一会就会被自己人炸死了。

死还是活,陈兵也不管了,侧身将皮带上的手雷摘下。咬去拉环,向一个墙角扔去。又摘下一个,咬去拉环,还向那扔去。那边炸了。再摘下一个,咬去拉环扔向另一边。又扔出一个,妈的,这次没咬拉环。再摘一个。陈兵手都抖了。咬去拉环,再扔。然后端着歪把子机枪,向另一个角一阵猛扫。然后枪一扔,在地上一滚,背后的一把手枪到了他手中。一个日军已冲到他的面前,陈兵手中的手枪也响了,五发子弹全部打出。扔了。左手将另一把拔了出来,蹲身警戒着。

院外一枚手榴弹扔了进来,半空炸了,一颗弹片击中陈兵的胁部,猛地一疼。同时气浪将他击倒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