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媒体惊恐万状:中央之国回来了

fengyimin 收藏 0 240

35年前,在世界还深陷于“冷战”中的时候,一位拥有前瞻目光的预言者通过仔细观察华盛顿和莫斯科之间的细微情绪,做出了关注北京的决定。


作为一名“朝圣者”,他开始在一个神秘的国家里长征。出发时,没有偏见,回到法兰西,他却带去了一些能够改变西方固有观念的观察。于是,出现了《当中国觉醒的时候……》这样一本书,它后来成为畅销书,并且始终是一本参考书。


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担任法国《费加罗报》社论委员会主席的阿兰·佩雷菲特当时告诉人们,“中国是一个变化中的巨人”。他的种种分析都在该报的历史上留下了印迹。后来,他又出版了一本书,《中国已经觉醒》。


佩雷菲特对那些抱有怀疑态度、感到不快、想要向中国输出价值观的西方人说,“中国有理由成为中国:不承认这一原则是毫无道理的”。他表示,这个国家有属于它自己的文化,这是一种进步的文化……


35年后,《费加罗报》建议人们重读佩雷菲特,并且加以思考。2008年8月8日,在题为《理解中国》的社论文章中,它还提醒,为了解述这位法兰西科学院院士的思考,要随着中国一起变化。


事实上,过去几周,随着北京奥运史诗般的华丽亮相拉开帷幕,数万名外国记者正在不间断地将中国传送到世界各国人民的客厅里。而他们对“中国之变”的关注,似乎并不亚于对奥运进程本身的关心。



重返世界舞台




“从未像现在这样处于世界中心的中原帝国将登上最高领奖台: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将成为中国亮丽展示其重要性和标志它最终重返国际舞台的机会。”


——法国《世界报》


在东亚召开的奥运会总是包含着告别过去展望未来的意味。


8月8日,法国《世界报》在题为《奥运会:北京庆祝中国的“复兴”》的文章中回顾了中国的百年之变:直到19世纪中叶,中国还是一个经济大国。亚当·斯密在其《国富论》中指出,“中国国内市场不亚于欧洲所有国家市场加起来的总和”。而随后的一百年,西方强加给中国屈辱的不平等条约,英法联军在1860年火烧了圆明园……如今,这样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


7年前,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成功后欣喜若狂。当时,一些中国精英人士进行了一番展望:经济高歌猛进,国际社会毫无保留地称赞……通过忙碌的建设,举行数千次的会议,投入千百万个工时和进行前所未有的动员,中国一直在等待2008年8月8日的到来。


这一天,舞会上的第一号美人有很多值得骄傲的地方。透过令人眼花缭乱的壮丽画卷,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看到,中国让大约5亿人摆脱了贫困;自2001年以来北京的人均收入几乎翻了一番。1979年,中国政府通过了有关建立合资企业的法律,近30年后的今天,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正和德国争夺世界出口冠军……


“可能很少有人能够想像出,30年前的中国,客气点说,还是个勉强维持生计的国家,然而现在,中国经济眼看就将成为继美国和日本之后的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即便脱离了枯燥的统计数据,俄塔社还是以一个“从存衣处看剧院”式的问题提出了思考。


来到北京首都机场的外国客人看到的会是什么?宏大的航站楼。其中的3号航站楼是奥运会之前刚刚投入使用的,那里有现代化的行李传送设备、方便宽敞的候机厅、随处可见的咖啡馆、礼貌周到的服务人员……不愿自己在楼内走的还能乘坐电动车。有两条现代化的高速公路连接着机场与城市。还有轻轨可以乘坐,30分钟就能到达市区。


在这篇题为《中国准备告诉世界,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文章中,俄塔社评论道,“来自世界各地的考官可能在奥运会后有不同的评语,但无法不对30年里成就飞跃的中国及其人民表示尊敬。”


而英国《经济学家》也惊异,当游客们成群结队地步入雄伟壮观的新体育场时,许多人都会屏住呼吸。“的确,中国还在继续崛起。这体现在两位数的经济增长率上,体现在人们越来越认识到中国是未来的超级大国上,中国在任何全球问题上都不容忽略,无论是全球变暖,还是全球贸易……”


类似的观点在北京奥运期间引发了另一种讨论——有关中国在世界体系中的地位。此前,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在欧亚媒体论坛上曾建议美国和俄罗斯联手,而美国《外交》双月刊却提议打造双头组合,“美中携手管理世界”。


尽管关于世界秩序的各种版本层出不穷,但是当传奇体操运动员、6枚奥运奖牌得主李宁在空中飞过点燃奥运主火炬时,世界见证了一个确凿无误的事实,正如美国《时代》周刊所说,“中国回来了——在荣誉的光环下”。


那么,这一届北京奥运会,到底是不是一个中国崛起的恰当的象征?《经济学家》自问自答,“这方面的先例不是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而是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和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这两届奥运会都是庆祝一个经济强国的崛起,而中国可能只会比它们更强大、更繁荣,这也与其和平地重新融入这个本国人口占到1/5的世界相适应。”




复兴和谐理想




“中国的崛起不仅仅是经济事件,也是文化事件。和谐集体的理想或许和美国梦一样富有魅力。”


——美国《纽约时报》


奥运会的基础是体育和文化,但经过多年的发展,它现在也开始体现更多的内涵——传递友谊,建设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在发给2.1万名外国记者的《时尚中国》宣传册上,赞美之词献给了古代哲人孔子。由此,加拿大《环球邮报》网络版于8月6日发表了一篇文章:《中国揭开“软实力”运动的序幕》。


得知北京奥运开幕式壮丽的画卷中包含大量中国古代书法、绘画、书卷等元素,该报道指出,“奥运会将标志着儒家思想在世界舞台上、在全世界亿万观众面前的首次亮相”。


在美国《新闻周刊》看来,这象征着一种视野的变化。“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和“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等《论语》名句通过开幕式传递给全球几十亿人。人们看到的是对笔墨纸砚这“文房四宝”所体现的温和学者生活的礼赞。儒家传统所强调的道德力量开始重新被提及。政府依靠道德榜样、礼仪规范和以德服人来赢得世界人心。建立一个关爱和同情至上的社会,爱由家庭开始,然后扩展至国家和整个世界。


世界可以按许多方法来划分,东方与西方,富裕与贫穷,但是,最引人关注的是崇尚集体主义的社会与崇尚个人主义的社会之间的差异。如果集体主义社会,特别是亚洲,在经济上崛起,会出现什么情况?


“将会出现一种新型的全球对话。” 美国《纽约时报》认为,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就是这样一种对话。中国以此坚定地表明,不仅可以通过西方的自由方式实现发展,还可以通过东方的集体主义方式来发展。


通过开幕式上数千名表演者整齐地击缶、跳舞,按照精确的编队快速奔跑,没有任何错误和碰撞,《纽约时报》见证了当代的集体主义——以高科技展现的中国奇迹般增长背景下的和谐社会场景。“如果亚洲的成功再次引发有关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的争论,那么个人主义的力量可能不会获得全面胜利,甚至不可能赢得优势……中国把社会放在第一位是正确的。”在这篇题为《和谐与梦想》的文章中,记者戴维·布鲁克斯经过比较得出的结论是,“和谐集体的理想或许和美国梦一样富有魅力”。


与此同时,包括美国《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德国《法兰克福汇报》、“德国之声”电台、法新社、西班牙《世界》日报在内的许多外国媒体也看到,张艺谋执导的这场涵盖了中国千年文明精华的开幕式,表现的不是一个规模发展到危及他人程度的经济大国,而是一个拥有古老文化、令人心醉的乐声以及传统绘画的民族。它深层次地表达了中国的和平崛起,传递了友好的讯息。而中国则在这场奥运盛事中开辟了一条“新丝绸之路”,这次中国不仅仅是为了像之前那样与西方取得联系,而且要与它们平等地相处。


8月9日,西班牙《先锋报》刊文指出,“没有对外侵略的历史和拥有谨慎智慧的特点正是我们面对的这个躁动的世界所需要的……中国最大的美德就是并没有要统治世界,而是拥有一股现代的力量。”


8月14日,新加坡《联合早报》还援引中国的领导人的话说,“北京奥运会是中国的机会,也是世界的机会。”



超越民族主义




“由于周围有许多外国人,这位年轻的北京人压抑住了高喊‘加油’的冲动。中国人的得体举止战胜了民族主义。”


——英国《泰晤士报》


北京在这些日子里无疑成了一座“世界之都”。奥运会的组织者甚至在相关基础设施的建设方面都融入了西方风格。“鸟巢”和“水立方”分别有瑞典人和澳大利亚人参与设计。而开幕式的服装设计,则邀请了日本时装设计师石冈瑛子。张艺谋起用石冈瑛子的理由是,她拥有东方的DNA,并且在国际舞台上表现活跃。对此,日本《朝日新闻》评论道,这体现了中国的“进取精神及其宽广的胸怀,值得日本关注”。


现代奥运会的创始人顾拜旦把奥运会构想成体质、意志和精神的全球融合。他的志向是远大的,但这个法国人的世界观几乎没有超出欧洲的范围。只有14个国家参加了1896年首届奥运会。没有一个亚洲国家受到邀请。而北京奥运会在2008年8月8日晚上8点盛大开幕时,超过一万名运动员一起走入运动场,代表着204个共和国、神权国家、城邦、受保护国和一些地区。


细心的美国《时代》周刊发现,此次奥运会上身材最高的运动员、中国代表团旗手、身高2米29的姚明,与1米43的美国体操选手肖恩·约翰逊沿着同一条道路入场。同为美国三大杂志的《新闻周刊》则注意到,中国运动员入场时,欢呼声相对来说有所克制,而作为中国夺金道路上的主要对手,美国和俄罗斯运动员入场时观众也在大声欢呼。


在8月10日晚的中美男篮比赛中,姚明开场就投进一个三分球,观众为之呐喊,随后美国球星科比双手灌篮,喝彩声浪同样强劲。在北京五棵松奥林匹克篮球馆,中国球迷甚至在为负责记分的官员喝彩。中美男篮比赛之前,他们同样为澳大利亚对阵克罗地亚的比赛欢呼。


赛后,美国《华盛顿邮报》于8月11日发表了一篇文章,《欢呼外交:无论输赢,中国人都兴高采烈》。


而此前的一天,英国《泰晤士报》记录了这样一个细节:当中国举重运动员陈燮霞举起杠铃赢得北京奥运会中国的首枚金牌时,一位在北京通过大屏幕观看举重决赛的志愿者伸开了双臂。他想鼓掌,可就在他的双手快要合拢时,他停住了。他的手掌在相隔6英寸的地方停了一秒钟,随后放下了双手。由于周围有许多外国人,这位年轻的北京人压抑住了高喊“加油”的冲动。


《泰晤士报》说,“中国人的得体举止战胜了民族主义。”(作者 刘新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