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一卷 少年》 八 还是上当了

mulinsen444 收藏 5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URL] 睡意朦胧的士兵突然被一阵密集的马蹄声惊醒。数百名沐浴着清早第一缕阳光的士兵出现右张师颜的大寨前。 “不好了…敌人进攻来了…” “快起来,快起来,敌人打过来了。” 放哨的士兵突然清醒过来。一面大喊着叫醒因一夜劳苦还在沉睡的同伴,一面立即向还在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睡意朦胧的士兵突然被一阵密集的马蹄声惊醒。数百名沐浴着清早第一缕阳光的士兵出现右张师颜的大寨前。


“不好了…敌人进攻来了…”


“快起来,快起来,敌人打过来了。”


放哨的士兵突然清醒过来。一面大喊着叫醒因一夜劳苦还在沉睡的同伴,一面立即向还在睡梦中创统领张师颜报信。


张师颜一个翻立即坐了起来“什么?杨炎进攻来了。”张师颜一面穿衣一面想:现在是寅时还是卯时?杨炎的士兵难道就不用睡觉了吗?


当张师颜的士兵一个个逝揉着眼睛,打着哈久从帐蓬里跑出来时。杨炎的军队几乎没遇到什么抵抗就己经冲到了张师颜的大寨前。


前排的骑兵抛出套绳,套准大寨的木栅墙。然后百余名骑兵一起用力向后拉,“轰”的一芦巨响,大寨的木栅墙立即被拦开好几个缺口。杨炎的军队立即一涌而入,杀进寨中。


张师颜的士兵也来不及列好阵形,双方就在大寨中短兵相接。但双方士兵的精神状态显然不在一个层面上。杨炎的士兵显得精神饱满,士气高昴。而张师颜的士兵无伦在精神、精力还是心理上都要弱于对手,从一开始战斗就呈一边倒的局面。或着说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张师颜的失败。


战斗仅仅只用了一个多时辰就结束了。尽管张师颜竭尽全力抵抗,但终于是大势以去,以杨炎的获胜而告终。


张师颜终于忍不住问杨炎:“你的士兵为什么看起来一点也不疲惫,难道你们就不用睡觉吗?”


杨炎笑道:“我们每天晚上出动的士兵只有一百人,目地不是进攻,而且骚扰你们,不让你们好好休息,其他的人都在寨里休息。等到第三天,你的士兵都疲惫了,我才发动总攻。”


“这是用的疲军之计。”张师颜怔了半天说不上话来,尽管自己小心谨慎,但还是上了杨炎的当。或者说杨炎正是利用了张师颜的小心谨慎而获胜的。



终于到了最后一场比试,由永安公主对阵杨炎。


这一次在也设有人敢在比试前来预测谁能获胜。就连李显忠这样身经百战的大将也无法判断那一方更强一些。为此特意向皇帝赵眘请求多在临安留几天,也想看一看这最后一战的结果。


前两场永安公主都是在第一天就结束战斗。而且通过前两战,她的士兵对龙飞、虎翼两阵运用的十分熟练,在正面作战能力及强。李显忠认为,就是和正式的军队作战也不见得会输。


然而杨炎在前面两场都没有和对手进行正面的作战。而是在正式的战斗开始之前就以经确立了必胜的优势,真正做到了“胜兵先胜,然后在战”连李显忠都说,自己也想不透杨炎的下一步会怎样做。


从皇帝赵 到大臣之中包括张浚、汤思退、虞允文、杨沂中等无不等待着看这一场比试的结果。就连临安城的大小赌场中,对这一场比试开出的倍率居然都是一样的。


永安公主的正面进攻锐不可挡,而杨炎的用兵却是神出鬼没。


仅仅是是一场尚武院的战场比试,却几乎牵动了大宋的整个一朝野,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事实上,尚武院乾道元年(1165年)的战场比试在以后的许多年里都被认为是水平最高们一次。其中杨炎和永安公主的那一场比试,也被尚武院当作经典战例多攻在课堂上被引用,教受学员。




尽管人们对这一场比试的过程作出诸多的设想,但比赛的第一天还是让所有的人都出乎意料。


清早永安公之留下一百人守住大寨,前两场比试的经过她都知道,知道杨炎善用奇谋,因此作了周密的安排。她自信,就算杨炎出奇兵进攻自己的大寨,但人数不会太多,这一百人完全可以坚守到自已回兵救援的时候。而永安公主同样自信,如果是正面作战,自己只用四百人完全可以击败杨炎的大军。


“我到是想看看杨炎这一次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样来。”永安公主一身白色镶金边的战袍,长发束起飘在背后。骑一匹白马,手下的士兵都是一色白衣。


然而当她领兵来到杨炎的大寨前时,情况却大大的出乎她的意料。


前两场比试的第一天都没有出战的杨炎这一次却早己带着士兵,在大寨前列好队伍,就好像青门在这里等她一样。


杨炎的士兵都是一身黑衣,双方列开阵式,显得黑白分明。


永安公主仔细的看了看,杨炎出战的士兵大约也在四百左右。杨炎立马正中,主旗左右还同列有四面大旗,分别写着“风”、“林”、“火”、“山”,四个大字。


有个头目终于忍不住问道:“统领,他们怎么出战了,会不会有什么诡计?”


永安公主神色不动:“不管他有什么诡计,他的士兵大多数都在这里,剩下的士兵想去攻开我们的大寨是不可能的。正面交战,我们还怕什么。”说着策马出列,来到双方对阵的中央。


张荣一看,对杨炎道:“统领大人,她一个人出来干什么?不会是想和大人你单战吧?那可怎么办?”他们都知道杨炎在比试武功中输给了永安公主,如果和永安公主单战,恐怕不利。


杨炎摆了摆手道:“我去会会她,看她有什么说的?你们还是照计划好的做。”说罢也催马出列,来道永安公之面前。


永安公主微微皱起姣好的秀眉,道:“我到是真的没有想到你会出战。”


杨炎道:“如果我的每一步行动都被人猜断来,那么我早就败了。现在也不会在这里和你决战。”


“杨炎的行为确富令人猜不透,每次总是出人意料。那么这一次会不会又有什么诡计呢?”永安公主心里想着,脸上却并没有带出来。“好吧,我到是要看看这一次杨炎会玩出什么花样来。”


杨炎接着道:“不过我到有一个建议,说出来请你考虑一下。”


永安公主道:“你有什么建议?不访说说看。”


杨炎微笑着指了指双方的军队,道:“我们出战的人数都差不多。这一战,你和我都不出战,只是指挥自己的军队,看看谁指挥的能力更强一些,你看怎么样?”


永安公主怔了一怔。前两场比试,杨炎都通过神出鬼没耐奇谋取胜的,但在指挥军队正面作战上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而反观永安公主的正面作战能力于是极强的。现在杨炎的建议无异于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


“难道杨炎真的有什么奇谋吗?但自已的大寨布守很严密,杨炎的军队大多也都在这里,他还会有什么奇谋呢?或者杨炎也有计穷的时候吗?”沉思了一会儿,永安公主终于忍不住问:“价为什么这么建议呢?”


杨炎道:“因为单斗我们以经比过,再打一场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我也很想领教领教你的龙飞、虎翼阵法倒底有多厉害。”


永安公主秀眉一挑,道:“好,就按你的建议来。”


两人各自回阵,准备交战。


龙飞、虎翼阵法愿为古八阵:天复、地载、风扬、云垂、龙飞、虎翼、鸟翔、蛇蟠中的两个。这八阵相传原为诸葛亮依据古法而创,后来传到岳飞手里,又加多了若干变化。岳飞少年时只喜野战,偿身先士卒,斩将夺旗。上司宗泽说道:“尔勇智才艺,古良将不能过,然好野战,非万全计。”因授以阵图。飞曰:“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泽是其言。但岳飞后来渐成独指一面的大将后,征伐既多,也知执泥旧法固然不可,但以阵法教将练卒,再施之于战场,只要运用得当,亦大有制胜克敌之功。后束岳家界百战百脸,而多是以少胜多,也多因岳飞活用阵法之故。


永安公主所用的龙飞、虎翼两阵正是根居当年岳飞所制的阵图所设,龙飞阵善于中央突破,虎翼阵适合两翼包超,一试之下果然威力惊人。前两场匀大获全胜。


永安公主手一挥,将四百人分作十二队每队三十人,按虎翼阵排列。剩下的四十人为身边的卫队。她也不敢大意,杨炎既然敢和她正面交战,必然是有道理的。


而这时杨炎的军队也迅速的围成一个圆阵,似大河中的旋涡,缓缓旋转着。


永安公主微一皱眉,圆阵她倒是知道,也颇为精通,八阵中的地载阵就是一个圆阵。但却从未见过这样缓缓旋转的圆阵。


杨炎所设的这个圆阵约四十步见方,分外、中、内三层圆圈组成。最外围的圆圈由十二个步兵方阵组成,每个方阵十六人,分作两排,每个方阵间的距离约为四步。由东向南方向旋转。中圈也由十二个方阵组成,每个方阵八人,也分作两排由南向东与外圈反方向旋转。中圈和外圈相距约十步,有迥十八名骑兵分为两排,首尾相连分作两个方向,在里面来回奔驰。内圆是指挥中心,由六十四名士兵围成圆圈,中间是杨炎指挥。


其实杨炎所设的这个圆阵叫做“鱼丽之阵”。相传是东周列国时齐国名相管仲所创。居说此阵可大可小,若是演阵成熟,还可以一点一点旋转着移动,就是数倍的敌人也难以攻破。杨炎也是从杨沂中收集的古阵图中找到,加上自己研究设成。不过他还没有让大阵缓缓移动的地步,只能在原地旋转。


[鱼丽]本是[诗经]中一首小雅乐曲。东周列国时期,贵族子弟以鲜鱼宴客时,常演奏此曲。因为此阵移动缓慢,为将者须不急不燥,如在朝堂饮宴一般,故名“鱼丽之阵”。


一般来说圆阵因为无明显的弱点,都是利于防守的。但“鱼丽之阵”却是攻守一体。奥妙就在于整个圆阵都在始终不停的旋转之中。敌军进攻时往往会不由自主的跟着大阵旋转,自乱阵脚。


永安公主看了一会儿,终于下令进攻。十二队分为大黑子、破敌丑、左突寅、青蛇卯、摧凶辰、前冲巳、大赤午、先锋未、右击申、白云酉、决胜戌、后卫亥,按着十二时辰,奇正互变,奔驰而去。


杨炎却不为所动,任由他们右军左冲,或左军右击。指挥圆阵缓缓旋转。不多时,永安公主的军队就跟着“鱼丽之阵”旋转,阵形大乱。


永安公主大惊,急忙辙兵。好在她的军队也是训练有素的收进自如,没有给杨炎有机可逞。等重新布好阵式后再攻杨炎的圆阵,但不一会儿又被带得阵形大乱,如是三次,是是如此。就是人掉进一个旋涡之中,元论怎梓争扎,也脱离不去。


永安公主这才知道这个圆阵的厉害。怪不得杨炎敢出兵和自己正面对抗。木过她也是对阵法颇有研究,第四次整军时立刻将虎翼阵变成龙飞阵,改用凿穿战术,不理杨炎的大阵如何旋转,只对着一个点,轮翻攻击。


杨炎一见永安公主变阵,也大为赞叹。永安公主果然一下子找到正确的攻击方式。圆阵防守均匀,没有明显的薄弱环节,但只对着一个点猛攻往往容易被攻开。不过由于“鱼丽之阵”是在不停的旋转之中,因此永安公主看似在攻一个点,实际上不停的有人补上来。


双方战斗了大约两个时辰,犹是难分难解。永安公主不断将龙飞、虎翼两阵正奇互变,前住冲突,尽其所能。但也无法攻破杨炎的“鱼丽之阵”。而杨炎也在穷于应付永安公主的进攻,虽然自保无碍,却也无身反击。


而这时双方的兵力都损失了五六十人,也大至相当。但都渐渐难以保持完整的阵形了。


永安公主身边的头目道:“统领,预备彻人都派上去了,怎么办?再打下去就保持不住阵形了。”


永安公主厉声道:“尽力保持阵形,继续进攻。我们的损失大,他们彻损失也不小。现在就是看谁能挺下去。”


这时张荣回到内圈,问杨炎道:“统领大人,差不多了吧。内圈的兄弟们都填上去了,再打下去恐怕这阵式保持不下去了。”


杨炎看了看双方的形式,道:“好吧,张荣,发信号吧。”


就在双方还打得难解难分的肘候。突然从永安公主的大寨方向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永安公主回头看去,有二三十匹战马从自己的大寨方向跑过来,马上的士兵都是黑衣。显然是杨炎的士兵。在看自已的大寨方向,一巨大的浓烟直冲天空,显然是着火了。


“大寨出事了。”永安公主的头脑中刚闪过这个念头。回来的杨炎的骑兵以到了近前。


只听他们大喊道:“我们以经攻开了她们的大寨。”


“我们成功了,我们赢了。”


“我们攻破了大寨,烧了她们的粮草。”


“我的太寨以经被杨炎攻破了。”一股彻底失败的情绪涌向永安公主的心头。尽管自己作了精心准备,但大寨还是被杨炎偷袭得手了。按照比试的规定,大寨被夺,就可以视为失败。就算自己撤兵回去复夺大寨,但粮草被烧,剩下的二天根本元法和杨炎对抗了。


“这时杨炎的圆阵里的士兵也大叫着:“你们己经输了,大寨己经被我们攻破了。”


“大寨被攻开了,粮草被烧了,我们己经嬴了。”


很快整个战场都知道永安公主的大寨被攻破的消息。永安公主的土兵们也看到了自己大寨方向滚滚的浓烟,虽然不知道杨炎是怎样攻破自己的大寨,但失败的情绪以经蔓延了永安公主的全军。


“大寨被攻破了,粮食被烧了,我们已经输了。”己经迅速成为永安公主的每一个士兵头脑里的想法,有的士兵己经放下了武器,停止了战斗。


这时杨炎才轻轻吐了一口气,道:“进攻吧。”



双方停战,永安公主认输了。


不过令永安公主不解的是:“杨炎是怎样攻破我的大寨的?如果是偷袭的话,但他的土兵大多都在这里,最多也只能派出百余人去攻打自己的大寨,又没有杨炎亲自指挥。自己的大寨还有一百人守着呢?一般来说有寨墙掩护的情况下,进攻方应是防守方的三倍才行。而且自己的大寨居然也没有人来向自巳求救。”


这时,双方以经停战,比赛的结果是永安公主当场认输,比试的监督当场判定杨炎获胜。


比试一结束,永安公主立刻策马跑到杨炎面前,一脸疑惑:“能不能告诉我,你是用什么办法攻下我的大寨的。”


杨炎眨眨眼睛,道:“不,我根本设有攻破你的大寨。”


永安公主怔了一怔,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杨炎终于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我并没有攻破了你的大寨,我只是派士兵到你的寨前点前点起几堆大火,然后守住道路,不让你的士兵给你报信。最后由一鄯份士兵回来宣称攻破了你的大寨。烧毁了你的粮草。你和你的军队果然就相信了,放弃了战斗。”


永安公主一脸难以自信的表情:“你说的是真的吗?”


杨炎道:“其实你不想想自已的士兵怎么没有给你报信,难道大寨被攻破也不可能设有一个人跑出来啊!无论如何,也应该派人回去看一看,就会立刻知道真像了。”


永安公主直愣楞的看着杨炎:“我还是被他骗了。”



这时只见杨府的总管杨令“呼、呼”直喘的跑来。


“炎少爷,炎少爷,三夫人病重,你快回去吧。”


杨炎大惊,拉住杨全道:“我娘怎么了?”


杨安急道:“别问了,炎少爷,赶快回府去。早一点也浒还可以见三夫人一面,如果晚了,那就……”


杨炎一听,顾不得许多,拉过杨全的马来.一跃而上,加鞭速驰而去.留下杨全一个人对比试的监督解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