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江烽火》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在海的那一边 收藏 4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7/[/size][/URL] 国民党17师师长王坏水在鬼子威逼利诱下无奈地投降了,随后更名为“皖南第一方面军”驻扎在铜陵一带,同时被日军任命为伪军长。刚开始,王坏水带领部队驻扎这一带与当地的老百姓过着相安无事的生活,王坏水自己也过着无忧无虑的清闲生活。王坏水这样做的目的主要是不想让老百姓骂自己是一个卖国求荣的汉奸,因此想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7/


国民党17师师长王坏水在鬼子威逼利诱下无奈地投降了,随后更名为“皖南第一方面军”驻扎在铜陵一带,同时被日军任命为伪军长。刚开始,王坏水带领部队驻扎这一带与当地的老百姓过着相安无事的生活,王坏水自己也过着无忧无虑的清闲生活。王坏水这样做的目的主要是不想让老百姓骂自己是一个卖国求荣的汉奸,因此想通过安稳一段日子获得老百姓对自己的好感,从而相信自己所作所为是被鬼子逼上梁山的,并无恶意。然而,一段时间后王坏水的丑恶嘴脸彻底暴露出来了。


自从王坏水投靠鬼子以来,许多原国民党军官和士兵对他的投敌叛国行为十分不满,其内部矛盾也比较突出,对此王坏水感到十分头痛,因而感到危机重重,局面有失控的危险。王坏水想,如果此事处理不好部队将会导致部队再次分裂,同时也会对自己不利,更重要的是有可能将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为了笼络人心,王坏水时常在家中邀请这些对自己有意见的人吃喝玩乐,以金钱和美女相许,安慰目前不利的局面。


此外,部队的人数不少,鬼子给这点军费远远不能满足自己和部队的需要,因此王坏水私下命令亲信以搜捕和打击土匪为名四处搜刮民脂民膏。时间一长,老百姓对王坏水的部队恨之入骨,背后恨恨地骂道;王坏水的部队比土匪还土匪,王坏水就是一个最大的土匪头子。当部下把这一消息传到王坏水的耳朵里时,他只是淡淡地一笑了之。


此时,张军带领着部队经过千辛万苦来到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当张军把17师投敌叛变的情况向长官司令部告知后,接待张军的长官部的人显得有些若无其事,只是无奈地摇着头,说:“事情已经知道了,这个龟儿子想投敌我们能有什么办法。”接着,安慰道:“你的部队暂时在这里休整一段时间,日后再另行决定”说完,就走了。


在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张军待了很长时间,张军始终是无所事事,没人问,没人管,只有战区后勤部的几个人时常给部队送来一些给养,除此之外没有一个人问津。对此张军心里非常着急,几次想独自闯进司令部去问个究竟,但每次到了司令部的大门口都被卫兵拦了回去,这样下去该怎么办呢?


这天,张军和往常一样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发呆,忽然听见面外有脚步声回头一看,是长官司令部的王参谋来到了自己的面前。还没等张军说话,王参谋笑着说:“王团长让你久等了,今天我是来向你报告一个好消息呀”


“什么好消息?”张军有些迫不及待了。

“看把你急的,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要见你,现在就去。”王参谋笑着说。张军一听司令部的副司令要见自己,心里感觉一热,这下好了终于可以到司令部去了,并且一定有重要的事情找我。想到这里,张军兴奋地说:“好!谢谢您了,我这就跟你一起去!”


走进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张军在门口大声报告。这时,从门里传出来一个声音:“进来吧。”随后,张军推开门进去了。


“报告长官,382团团长张军前来报道!”张军笔挺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挺不错的小伙子嘛,也挺英俊,坐,坐”副司令长官笑呵呵地说。


“对不起呀,我是出差才回来,把你冷落了这么长时间,是我的失职呀!”张军见长官态度和蔼,亲切,张军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怎么还站着,快坐。你报告是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司令部对你的表现非常满意,你表现的也非常勇敢,对党国非常忠诚,的确是后生可畏呀!好!”副司令长官一连用了三个非常

“现在我宣布:任命张军为115师副师长,兼54团团长……”然后鼓起掌来。


真是喜从天降,张军听完任命书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张军从副司令长官手里接过任命书手还在不住地发颤,激动的眼泪快要下掉来下了。


“从即刻起,立即上任,好好地为党国效忠!”


“是!”张军响亮地回答到。

在自己的军部王坏水的脑子不停地转悠,他对自己目前所处的不利环境心知肚明,内部的相互猜疑和不团结使他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此外意识到,皇军对自己并不放心,派来的特务经常在身边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这一切他都看在自己的眼里,记在心里。目前皇军虽没有让自己做任何事情,但迟早会有那么一天让自己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来,日本人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不仅如此,共产党新四军也不会放过自己的。现在后悔对自己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即使现在说什么别人也不会再相信自己,只有咬着牙狠下心来一路走到黑。真是一时失足千古恨呀,王坏水感叹道!蓦然间王坏水从桌上拿出一根香烟来,含在嘴上。这时,刚从门外进来的参谋紧忙给军长点上火。王坏水狠劲地抽了一口没想到竟然被冒出来的烟呛了一下,接着,疲倦地叹道:“好久都没有抽烟了,这烟还真的很呛人啊”说着把香烟掐灭了,扔在了烟灰缸里。


“军座……”一旁的参谋想说什么,快到嘴边的话又吞到了肚子里。


“有什么事就直说,不要吞吞吐吐的,我最讨厌这个样子!”王坏水有些不耐烦。


“军座,外面传来消息说:“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已经下令把你列为汉奸进行通缉,现在外面到处都在张贴悬赏你的布告,您可要千万注意安全呀。”


“什么?你是说国民党要抓我?”一听这话王怀水从椅子上一下蹦了起来。接着,又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然后,有气无力地说:“他们想要杀我,我也没有办法呀,谁让我走到这步田地了。”


“我这是自作自受呀,谁让我当这个大汉奸呀!”忽然,王坏水哈哈大笑起来。身边的参谋愣愣地站在一旁,一句话也没敢吱声。最后,王坏水对参谋苦笑道:“人还是好死不如耐活着,从今天起你给我在我的住宿周围加强警戒,外人一律不准进来!”


为了怕人暗算自己,此后王坏水只要是走进军部,或者是待在家中始终是大门不出,小门不迈,一般的宴请等各项活动基本上不参加。若是实在推脱不掉,身边的警卫至少要派一个加强一连,似乎才放心一点。


自从王坏水当了这个皇军任命的伪军长之后,手下许多人都对他表示了强烈的不满。有的开小差溜回家种地去了,有的直接投奔了新四军,还有留下来的人准备伺机刺杀他。


为了对付内部不安定分子的某种企图王坏水制定许多的规章制度,并在每个团,营,甚至到连排都安插了自己的亲信,对违反规定着轻者30军棍,严重的,就是投奔新四军者一律处死。一次,几名开小差的士兵在回家的途中被王坏水派去的人抓了回来。之后,着几个人被打皮开肉绽,叫苦连天。然而,也有不怕死的。还一次,一个排的士兵在排长的带领下集体投奔新四军,当王坏水得知情况后立即派人进行追击。之后,双方发生了激烈的枪战。在激战中,派出追击的人不但没有把人追回来,反而丢掉了性命。这件事对王坏水刺激非常大,气的他把那些军官大骂了几天,还不解气,最后把所在出事的连长给拉出去枪毙了,可怜的是这个连长成了一个替死鬼。所谓的部队,现在已是乌烟瘴气,人心涣散。后来这件事被鬼子知道了,结果王坏水被鬼子大骂和训斥了一顿说其无能,治军无方。鬼子走后,气的王坏水躲在家中背后大骂是鬼子害了自己,当面装着好人,日本人是猪,不是人!


陈启亮与张军分别后,便和通讯员一起向独立团驻地红花山方向走去。俩人不敢走大道,沿着崎岖的山路爬山越林一路潜行。此刻,陈启亮心情极为悲痛,一起来的十几个兄弟现在只剩下自己和身边的通讯员两个人。一路上,陈启亮脑海里时常浮现出一连长,以及这些牺牲的战友与自己并肩作战时的情景,耳边回想起一连长在最后一刻的一句话:“同志们,拿起我们的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为死去的同胞们报仇雪恨!”想到这里,陈启亮感到心里特别的难受,迈出的步子也慢了下来。这时,通讯员问:“团长,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一连长?我也很想一连长,还有和我们一起来的战友,他们是真正的英雄,我一定要向他们学习。”通讯员长着一张娃娃脸,满脸的幼稚非常可爱,年纪只有16岁。


陈启亮看了一下通讯员那张天真浪漫的脸,心里忽然有了一丝的安慰。战争真的很残酷,每天都在面临死亡,能够从战场上侥幸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陈启亮对通讯员善于思考问题,并表达自己的决心感到非常的满意。他朝着通讯员点点头,脸上露出了和蔼的笑容。

“累了吗?来,坐下来休息一下。”说着,自己一屁股坐在地上。原本半天就可以走到的路程,现在已经走了近一天了。此时,陈启亮感觉真的有些累了,也许是自己心情的缘故吧。通讯员坐在团长的身边,从挎包里掏出一块馒头分成一半递给团长,然后将另一半塞进了包里。


“你怎么不吃?”陈启亮感觉有些奇怪。


“团长我不饿,还是您吃吧。”


“就这一块馒头了,但还是要吃。吃吧,吃完了我们就快要到家了。”然后,两人啃着似铁的馒头。初冬的山顶上绿叶依然是然郁郁葱葱,不时有微风过处,绿叶在风的使然发出沙沙的声响,像是一首忧伤的歌。不远处,陈启亮看见有一片层林尽染的红叶,对!是枫叶,是的应该红了。


“走!”说着,陈启亮从地弹了起来,然后顺手把通讯员也从地上拽了起来。此时,陈启亮眼睛一亮,心情顿时清爽了起来,于是迈着坚强有力的步伐,大踏步地向着远处的方向一路走去。


陈启亮和通讯员于天黑之前赶到了红花山新四军独立团的驻地,守山的哨兵见团长回来了,兴奋地向团长大声报告。这时,另一个哨兵转身急忙向团部跑去,他是要向政委报告团长回家的消息。没多时,政委张彪和副团长陈老虎等团里的一些干部一起出来迎接陈启亮团长。一见到陈启亮,政委高兴地叫道:“我们的团长终于回来了,你可把我们这些人急坏了,我们可是天天都在为了担心呀。”


“放心,我死不了,老天爷现在暂时还不会要我的。”说着,陈启亮畅怀地笑了起来,所有的人跟着爽朗地笑了起来。随后,陈启亮一个一个地和前来迎接的战友握手表达谢意。


来到团部会议室,陈启亮向在座的团部干部报告了这次协助国民党张军所部,以及17师王坏水投靠鬼子的情况一一作了汇报。最后,陈启亮用极其悲痛语言向在座的报告了一连长,以及此次作战英勇牺牲战士的英雄事迹。听完陈启亮的介绍后,所有人的心情都无比沉痛。这时,一营营长手握拳头大声说道:“我们一定要为死去的战友报仇,狠狠打击日本鬼子!”说着,眼睛喷着怒火。


“我们一定向每个战士宣传他们的英雄事迹,激发战士们抗击日寇的决心!”这时,政委张彪说道。


“很遗憾呀,这次本想借鬼子攻打国民党所部张军部队的时候,把他的部队拉过来可惜没有成功。”陈启亮感到很是遗憾。


“你知道,张军目前的情况吗?我想你不会知道的,他现在的国民党115师师长,兼54团团长了。这次,我们可是给他帮了大忙了呀。”


“真有此事?”陈启亮有些不敢相信政委的话。


“果真如此,也不是坏事,张军这个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虽然他是国民党的一个师长,但他不反共,相反他还是一个积极抗日的国民党爱国军官。再说,他还欠我一份人情呢?我不相信他会恩将仇报,有朝一日对付新四军的!”


“好,不说张军这个人了。当然,时间是最好的证明,今后我们会知道他到底是一个什么人物。团长已经回来了,现在我们还是把下一步的工作计划安排一下”说着,政委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稿纸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