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迟到的报道。8月21日,皮娅率美国女足在北京工体以1比0击败大热门巴西队,蝉联奥运女足金牌,令世人意外,更令中国球迷震惊。一年前,皮娅作为中国女足的助理教练,在女足世界杯1/4决赛中输给挪威队被挡在了八强门外后,皮娅和主教练多曼斯基在质疑声中离开了中国女足。但一年之后,皮娅以美国女足主帅的身份率队在中国登上了奥运冠军宝座。这究竟是对中国女足的一个讽刺,还是对中国女足管理层的一种嘲弄?正是带着这样的疑惑,记者在美国队战胜巴西队的赛后混合区里找到了皮娅,并与皮娅相约:希望第二天能做一个较长的采访。皮娅在征得美国女足队的新闻官同意之后,答应了记者的要求。在采访中,记者多次尝试询问她离开中国女足的原因,但皮娅似乎始终在回避这个话题。不过,皮娅始终强调:在美国女足,她有决定权;但在中国女足,却要听领导的!


体坛:祝贺你率队获得了奥运冠军。你认为究竟是你挽救了美国女足,还是美国女足给了你向世人证明自己能力的机会?


皮娅(笑):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当教练已经11年了,在美国女足职业大联盟执教过三年。我觉得从事女足教练是一件非常有趣的工作,我对足球有很高的热情。去年,我也曾在中国女足担任过一年的助理教练。我觉得自己是很有经验的,这些经验给了我很大的自信。如果你了解我的经历的话,你应该知道无论是作为球员、还是作为教练员,我都有“ideas(主意)”。作为一名教练最重要的是有机会把你的“ideas”完完整整地灌输下去。


体坛:但是,在去年的世界杯赛上,美国女队以0比4惨败给了巴西队。对美国女足来说,这是一个“灾难”。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美国女足这几年处于下降状态。但仅仅一年后,美国女足又重新登上了奥运冠军宝座。


皮娅:我接手了美国女足后,我从来就没有跟我的队员谈论过去年的事情。具体说,就是我从来没有和队员们去谈论过我在中国女足的事情,也没有去问队员们我接手之前的事情。我只是跟她们谈我们踢球的风格,谈我的设想、我所希望和追求的风格。我首先加强整个队伍的防守,我们场上的11名球员都在参与防守;然后,在进攻方面作了一些改进,我们试图在比赛中更多地控制住球,变得更有耐心些。当然,在踢球方式上变得更加直接些,直接到对方的禁区前,想办法去解决问题。我高兴的是,队员们开始改变了。改变的结果,不仅仅是铜牌变成了金牌,而是队员们自己踢球的方式和对足球的理解。你问我究竟是我拯救了美国女足还是美国女足给了我证明的机会,我觉得或许应该说是相互的。


体坛:在奥运会开始之前,美国队包括中锋瓦姆巴赫在内的三名绝对主力受伤,并最终缺席了奥运会。你是如何解决的?


皮娅:我们更多地是在谈论一支球队(a team),而不是一名球员(a player)。因为是球队在比赛而不只是球员在比赛,这也是我接手美国女足后一直所强调的。特别是在最后一场热身赛中,我们的头号前锋瓦姆巴赫受伤后,大家感觉都很不好。但是,我跟队员们说,我们不是靠一个人去参加奥运会,我们的目标是要夺取金牌,要夺取金牌靠的是一支球队。


体坛:这是你的足球哲学?


皮娅:是。我认为足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项目,需要有不同风格的球员组成,但在比赛场上,必须是一支球队去作战。你需要创造一种气氛,能够让队员相互之间都很信任,每个队员又都要有自己的个性,可每个球员最终又都要为这支队伍服务。这才是我们赢得金牌的根本。


体坛:美国女足在奥运会上总共进了12球,分别由七名队员攻入。而不像巴西队由三名球员完成11个进球。这是否也是你足球哲学的一种体现?


皮娅:你可以说我们队里缺乏真正的得分手,但对我们来说,我们反而把它变成了一种“优势”。就像我们在第一场与挪威队的比赛中那样,前15分钟的比赛或许是我接手美国女足后最糟糕的15分钟,我们0比2输掉了这场比赛。但是,这反而成为一个转折点,到与巴西队的最后15分钟时,我们成为了场上的主角,控制住了场上的形势。在瓦姆巴赫受伤之后,每一个人都挺身而出,这反而让我们队的攻击点更加丰富了。

体坛:你接手美国队的9个月里做了什么?


皮娅:最重要的是,你心里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这比光想着取得成功更为重要。9个月里,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譬如说,我们的后卫在不断地加强防守;譬如说我们的前锋在不断地演练射门。


体坛:这9个月和之前在中国的一年相比,有什么不同吗?


皮娅:当然是完全不同的。在美国女足很开心,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开心。但是,在中国女足执教期间,我只有和队员们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感到高兴,我很喜欢中国女足的姑娘们,与她们生活相处了那么长的时间,我依然很怀念与她们在一起的时候。


体坛:最大的区别恐怕还在于“mentality(思维方式、意识)”?


皮娅:也许吧,但我不想多谈过去。我只能说,在美国女足集训的时候,我可以按照我的想法去做,没有那么多的“领导”,不会有领导每天要找我开会,或者去单独找队员开会。我经常和美国足协的官员交流相互的意见和看法,但我们都坦诚相见,有时哪怕是争论。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太懂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的“领导”究竟是什么意思。当你和“领导”交流的时候,你似乎必须要按照领导的意思去办,哪怕是错误的。但是,在美国女足,我可以有我自己的意见和想法,更重要的是,官员们会尊重我的意见,我有决定权。


体坛:如何描述美国生活?


皮娅:尽管是国家队,但其实现在更像是俱乐部球队。这一点其实跟在中国女足执教一样,作为我来说,其实我倒是喜欢这一点,因为这使得我有更多的时间来灌输我完整的设想和计划。明年会不同,因为美国女足职业联赛将重新启动,我看比赛的时间会比我教的时间更多,这对队员很好,因为她们可以接触到不同的教练,接受不同的教练理念,这会使得她们的眼界将更为开放。但对于国家队来说,这究竟是好还是不好,现在还无法下结论。


体坛:那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就是当初你和多曼斯基离开中国女足并不是因为对长期集训感到不满?


皮娅:不,不是这个意思。我在美国女足执教的9个月中,国家队每个月都要组织集训,而且也要进行比赛,因为美国女足没有自己的联赛。但集训一段时间之后,我们会有一个较长的假期,大家都可以尽情地享受生活。我也总是想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譬如弹弹吉他、唱唱歌。在瑞典,我经常唱“We're women, We're best.(我们是女人,我们是最好的。)”但在中国女足,这在某些人看起来似乎并不是那么受欢迎。


就我个人而言,我其实很希望了解中国文化。要知道,作为一名运动员,我曾于1991年在这里(中国)取得过一枚世界杯赛的铜牌。后来曾多次来过中国,作为教练又来执教中国女足。这一次,又在中国第一次以主教练身份率队夺取了世界冠军。所以,我对中国有着很深的感情。但是,我真的很难理解中国人,不仅仅是因为在语言交流方面存在着障碍,而是我始终不懂什么是中国的领导。


体坛:金牌意味着什么?


皮娅:意味着一切。作为一名教练,这真的是无法想象的。这是一个梦想,梦想最终变成了现实。在运动员时代,我曾遇到过这么多的教练,我也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我喜欢一名教练的工作方式时,我会尝试像他或她所做的那样。其中最重要的是,你要用你的心去征服。


体坛:你如何评价现在的世界女足运动?


皮娅:1991年首届世界杯女足赛在中国举办,到这次北京奥运会,我认为世界女足已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现在的世界女足与那时的女足已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就说这次奥运会上的日本队吧,日本女足在进攻中采用的方式无疑为世界女足今后的发展趋向树立了一个榜样,她们的方式是世界女足以前从未出现过的。譬如说新西兰女足,我们在小组赛中曾经以4比0战胜了她们,但她们踢得相当出色,非常有组织,她们的防守组织甚至一点都不比我们差。所以,世界女足运动的下一步发展,应该是向进攻方向发展,这将把世界女足推向更高一步。在去年世界杯赛上,德国队靠着紧密的防守,将世界女足已经推向了一个更高的层次,所以每一个队伍都在防守上更有组织了,下一步就是如何破防守。


体坛:你认为如何划分世界女足诸强?


皮娅:世界女足一流队伍中有很多,除了我们美国队和巴西队、德国队外,应该有日本队。我很意外她们的踢球方式,我认为她们的教练做了一项很伟大的工作。我是指她们在比赛中的进攻,她们推进到前场三分之一区域后的方式。我只说我自己的感受,就是她们进入三分之一区域后拿球是那么舒服、那么自信,而且有那么多选择。


除了这四个队之外,瑞典队、挪威队,甚至包括中国队,都应该是一流行列中的,我本人愿意把中国队也列入其中。当然,还有朝鲜队,她们也是一支相当出色的队伍。她们是非常用心在踢球,不仅仅是在去年世界杯赛上,今年奥运会上表现也很好,尽管没有进入八强。她们是另外一支能够很好地控制住球、拥有出色技术的球队。


这意味着未来世界女足的竞争将更为激烈。回想1991年世界杯女足赛,当挪威队与德国队、瑞典队与美国队进行比赛时,谁都知道未来冠军是谁。但是,如果看一下未来2011年世界杯赛,我认为会有10支队伍将有可能夺取冠军,比赛会更激烈,也更精彩。这对世界女足运动的发展当然是非常有好处的。


体坛:你看过中国女足在这次奥运会中的比赛了吗?


皮娅:看了,看的是中国队和日本队的比赛,是通过录像。奥运前,我们也和中国队进行了比赛。我很喜欢她们踢球的方式,就是面对球时的那种从容,这就是她们的潜力所在。与日本队最大的区别,在于中国女足现在缺乏有速度的球员,现在的中国女足中缺乏可以改变场上速度的球员。你可以再看一下日本队,她们锋线上的11号和17号也是非常快的球员。她们可以为锋线提供速度变化,如果中国女足可以找到一名速度很快的球员,或者是由守转攻时加快速度,那将会是一支非常成功的球队。


体坛:中国女足的攻防转换速度都需要加快。


皮娅:对,具备这一点才是一支优秀的球队。还以我们队和巴西队的比赛为例,在攻防转换上,我们两支队伍都做得非常好。但现在世界女足运动的一个关键就是场上作出决定的速度。在场上,球员的速度是非常重要的,这比技术更为重要。我认为,中国女足球员有技术,特别是在小区域内的技术。日本球员也有这样的技术。但是,日本队能淘汰中国队、我们又淘汰日本队,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在于速度。为了打破有组织的防守,你需要瞬间的速度。这种“速度”,或者是球员个人的绝对速度,例如玛塔;或者是全队在进攻这瞬间改变节奏的“速度”。如果你缺乏速度,你就不可能打破有组织的防守。中国女足输球,就是缺少这个。

牛皮吹欧美 皮娅曾代表瑞典队出战146场,攻入71球。球员时代的荣誉包括1984年欧锦赛冠军、1991年世界杯季军。在国际足联评出的“20名世界最佳女足选手”中,皮娅名列第六。


执教经历:


1990-2001 在瑞典女足青年队(U16、U19和O21三支球队)担任教练达11年之久。率领瑞典U19青年女足,在欧洲锦标赛上获得一块金牌、两块铜牌。


1997—2003 1997年欧洲女足锦标赛、1999年女足世界杯、2000年悉尼奥运会和2003年女足世界杯四项大赛中,兼任瑞典队的情报分析员。


2001-2002 费城队的首席助理教练。


2003 波士顿破坏者队主教练,成功获得季后赛席位,并获常规赛冠军。被授予美国女足大联盟的最佳教练称号。


2004 U20世界女足锦标赛,国际足联技术交流部成员。


2007 辅助多曼斯基,任中国女足助理教练。


2007.11 美国女足主教练,率队夺得北京奥运会金牌。


-本报记者 马德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