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七十二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URL] 第二十三章 一 姚家铺子一带的农民,不知是多少年形成的习俗,还是穷的原因,起床的时间不是看表,是看天,看季节。只要天一放亮,他们就准时起床。夏天日头最长的时候,三点多一点,熹微出现了,这时候你就会看见村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第二十三章

姚家铺子一带的农民,不知是多少年形成的习俗,还是穷的原因,起床的时间不是看表,是看天,看季节。只要天一放亮,他们就准时起床。夏天日头最长的时候,三点多一点,熹微出现了,这时候你就会看见村路口有人行走,到了冬天,日头最短的时候,六点多了,村子里还是难得见到一个人影。现在正好是春末夏初,不到四点,公路上已经有人在行走了。到了快六点钟的时候,不但是行人,车辆也已经不少了,这就给李卫他们提供了最佳掩护。否则公路上没人,单单是他们的一辆大汽车,那不等于告诉鬼子,这辆车有问题?

酒精厂的围墙,清一色是用红砖砌的,墙的上面又清一色扎着铁丝网,晚上都通上电,四角都有炮楼,算得上是戒备森严。正门是用包着厚铁皮的木门做的,一般的子弹很难打透。大门漆的是黑色,没有任何图案,显得严肃、刻板,和鬼子的作风很相符。早晨,随着一声难听的尖叫,大门缓缓的滑动了,眼看着缝隙在拉大,两个皇协军的身影出现了。一个打着哈吹,一个眼泡浮肿,看起来昨天都没休息好。在他们身后,是两个鬼子哨兵,他们迅速的钻进门岗里,仿佛危险正在袭来,一脸的肃穆,显然比皇协军警觉多了。

公路上,驾驶着卡车的白卫国穿着一身皇协军的服装,汤姆式卡宾枪就放在车座底下,车速飞快的向酒精厂的正门驶来,在贴近正门后,他把握好方向,汽车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猛地弹跳了一下,灭火了。副驾驶先跳了下来,假装去车下检查,白卫国的眼睛却在紧盯着大门口。果然,门岗警惕的端起了枪,但是并没有向前走,因为他看见这是自己家的车。而两个皇协军靠在门柱上,懒洋洋的在打盹。这个结果远远超出白卫国的想象,他不用下车了,一个新的想法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干掉岗楼里的机枪手,开着车向前冲,即节省了时间,又减少了风险,在车上射击,必定是居高临下。想着,他马上掉转头,把命令传达下去。

车后箱里,田亮留下的步枪手,在汽车停止的那一刻,就透过帆布的透气孔,端起了步枪,把目标锁定了,三把枪同时对准了目标,接到命令后,枪声同时响了。岗楼上瞭望的枪手,正在看着路上的行人,虽然听到了枪声,但是他们并没有在意,因为在这战争年代里,听到枪声是很平常的事,还因为在他的视野里,并没有危险的征兆出现。只是他哪知道,子弹是从帆布后面射出的。当子弹进入胸口的一刹那,他才醒悟今天的阳光是他最后的晚餐,然后身体像被坦克撞击似的,轰然的倒了下去。

在步枪手发出枪声的那一刻,白卫国使劲的一踩油门,汽车像离弦的箭似的,发出一声咆哮,怒吼着向前冲去。车上的帆布被掀开了,十几把卡宾枪刮风似的,把弹雨向门岗泼去。拿枪的鬼子身体一阵摇晃,就变成了风中的残烛,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头一歪,身体不动了。那两个皇协军哨兵则被打成了筛子,这一切的发生就是短短的几分钟。当车在大门口停下,特工队员像鱼儿似的弹出了车厢,动作迅速的占领了大门和岗楼,一切比预想的要顺利的多。李卫带着后续部队冲了过来,看见白卫国的小队没有一个人伤亡,狠狠的给了白卫国一拳,然后指挥那两个小队,按照预定计划,分别向仓库和生产车间突袭。

这时,另外几个岗楼分别响起了枪声,然后整个厂区都响起了枪声,李卫知道,鬼子醒来了,真正的战斗就要开始。

李卫的判断是正确的。刚开始出现的攻击,的确把鬼子打懵了,他们没有想到酒精厂会遭到攻击,更没有想到他们会从正门进入,一时间的确反应不过来。但是指挥官吉野是从战场上下来的,经验丰富,他立刻猜到了攻击者的目的,所以很快镇定下来。尽管他不知道攻击的部队有多少,但是他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他把部队分成三部分,分别去支援仓库,弹药库和生产车间,他自己亲自来到储存酒精的仓库。一旦酒精仓库遭到攻击,会引起爆炸,那就会使整个厂区化为灰烬,这个责任是他死十回也无法弥补的。在他向仓库派去重兵的同时,发现电话线都被切断,对眼前的处境一目了然了,看来对手看来要彻底的摧毁工厂,而他首要做的,是必须保住酒精仓库。

支援酒精生产车间的是皇协军,他们驻守的地方离车间很近,接到命令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或许是在工厂里行走惯了,或许是认为只来了几个捣乱的小毛贼,并没有做好战斗准备,像是赶集似的,一窝蜂似的涌了过来,有的枪还斜背着,有的随便提着枪,枪栓都没有拉开。当官的更可笑,挥着枪的手像在赶羊。这样一群昏睡未醒的兵,碰到了一群下山猛虎似的兵,结果就可想而知了。虽然皇协军在人数上占据绝对优势,可是在心里准备上,他们占据绝对的劣势,因此双方刚刚碰面,李卫的人就来了个扇面横扫,十几个皇协军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像喝醉酒似的,摇晃着身子倒了下去。其余的人像是听到了无声的命令,动作整齐的就地卧倒,机枪,步枪也不看目标,就像下饺子似的,稀里哗啦的乱放起来,顿时酒精厂里热闹起来,像是提前过年了。特工队带队的小队长一看这种情况,心里乐得差点笑出声来,心说这种脓包兵纯粹是充数的,鬼子的眼睛也够近视的,把这样的兵当成了宝贝。手里的左轮枪一挥,手下的弟兄又是一个齐射,就见皇协军像是身子下放了钢针,一个个成了袋鼠,连滚带爬地向后逃窜。

攻向酒精生产车间的特工队,尽管面对几倍于己的皇协军,却进展顺利,大占上风,可是李卫率领的主力兵团却从一开始就遇到了麻烦。鬼子的酒精仓库在地下,子弹根本打不着。在仓库房顶和围墙中,公开的,秘密的射击掩体有好几处,可以算是个立体防御。李卫的人还没有靠近仓库,就有人受伤了。论人数,双方的兵力相等,可是一个守,一个攻,鬼子大占便宜。李卫虽然心急如火,也不敢拿弟兄们的生命去冒险,也不敢把手中这点本钱折腾光,所以他见情况不对,立刻把部队撤了下来,躲入了对面的房间里,这时候的李卫几乎悔断了肠子。出山的时候为了行动方便,没有带一门炮,此时如果有一门迫击炮,就会干掉鬼子的高空火力点,情况就会好得多。他的队员携带的武器,在枪械族里不能算是不猛的,可是这类枪有个致命弱点:射程不远。一味强攻不但要付出重大伤亡,也未必能攻进仓库。

“队长,怎么办?”白卫国焦急的看着对方,真的急了。“我担心,时间长了,八路军顶不住。鬼子援军一到,我们就惨了,会被鬼子包饺子。”

白卫国想到的事,李卫早就想到了,原来他满打满算只给了杨万才三十分钟。在他看来,八路军能顶住鬼子的快速部队三十分钟已经是奇迹了。他觉得在这三十分钟的时间里,他的特工队完全可以干掉鬼子的酒精厂。哪想到鬼子还有这一手,在仓库里有工事。真是棋差一招满盘皆输。“你有什么办法?”他问白卫国。

“鬼子肯定不知道我们来了多少人,所以他们摆出了乌龟阵,挺着挨揍。我们干脆示弱,暴露一部分兵力给鬼子看,把他引出来。只要鬼子走出乌龟壳,我们就有机会。”白卫国阵阵有词的说。

李卫晃晃脑袋,“你把鬼子想的太简单了,这样的计策骗不了他。你看事发突然,鬼子一点都没乱,很快的进入了阵地,组织了防守。这说明鬼子的训练有素,也说明鬼子的指挥官不是个傻瓜,我们没有时间做这样的尝试。”

“那怎么办?”白卫国问。

“把火力集中一点,组织敢死队。只要我们靠近围墙,鬼子的火力就发挥不出作用,然后把围墙炸开,眼下这是唯一快速突击的办法。”李卫说,脸上是阴郁的,他知道,这种方法实际上是让部分人先去送死,用肉蛋为后面的人开路,是他最不愿意使用的方法,可是他又别无良策。

“好吧,我来组织敢死队。”白卫国说着走了出去。

新的一轮攻击开始了,李卫集中了轻重机枪,对准了鬼子正面房上的机枪火力进行了攻击。第一组敢死队员在火力的掩护下,身体轻捷的冲出房屋,在枪弹的嘶鸣声中,时而越起,时而打滚,在鬼子的扫射中,勇敢的向前挺进。应该说,李卫的这些队员本身的素质是极高的,在这样密集的枪弹射击中,尽然挺进了几十米,其单兵作战能力是极强的,这一点让仓库内的吉野都瞠目结舌。因为他在东南战场上,不止一次和国民党的军队做过战,觉得他们的军事素质很是一般。当然他不知道,李卫的特工队都是他精选的,每个人的功夫都不一般。但是他们在离围墙几十米的地方倒下了,因为鬼子的火力没有被彻底的压制住。

“第二组,上。”白卫国大声的吼叫着。很快,第二组敢死队员又倒在了阵地前沿,鬼子的高低空火力配置的十分合理,前面的开阔地上,没有死角。尽管鬼子的死亡人数也在不断增加,但是他们同样十分顽强,机枪手刚刚倒下,立刻就有人顶上去,双方都表现出了惊人的勇敢,谁也不会退让一步,战斗异常惨烈。

李卫眼看着第三组又冲了上去,心里却在流血,眼睛涨得血红,这些兵都是宝贝啊!是百里挑一的精兵,就这么用血肉之躯和鬼子拼命,实在让他心痛,所以他的牙齿把嘴唇都咬出了鲜血,几次想自己冲出去,勉强忍住了。他是指挥官,不能冲动。就在这时候,一阵猛烈的炮声隐隐传来,他的脸色顿时大变,他知道,鬼子的快速部队和杨万才他们打起来了,他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他看看周围,别人也都用焦急的目光看着他,似乎每个人都在这样问:八路军能顶得住吗?他们可是只善于打游击战,这是货真价实的阵地战,如果他们顶不住,这里弟兄们的血就白流了。

第三组爆破又失败了,从这里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些死去的弟兄就躺在大街上。白卫国的眼睛充血了,拿起炸药包就往外冲,李卫的话先响了。“回来。”他不能再这样让弟兄们去送死了,照这样打下去,有多少部队也不够填的。“卫国,把汽车开进来。”

“汽车?”白卫国问,没有明白李卫的话,眼里充满了疑惑之色。汽车又不是坦克,挡不住鬼子的子弹,也撞不开鬼子的围墙啊!虽然心存疑虑,他还是站了起来,走出屋去。片刻之后,汽车出现在房屋的门口。

“弟兄们,这是唯一的机会了,鬼子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我们要把汽车当坦克用。不过开车的人,生存的概率是万分之一,说白了,这是另外一种自杀的方式。但是我们没有选择,因为鬼子的援兵说到就到,他们来了,我们同样是死。”李卫说到这,眼里充满了绝望和激愤。“可是我们不能就这样去死,不把鬼子的酒精厂毁掉,我们的血就算白流。因此我们要争取这最后一次机会。”

“队长,不用说了,你就说怎么干吧!”有人说。

“我们出来,就没想活着回去。死在日本人手里,还能赚个烈士,总比死在中国人手里强,”又一个人说。

“好,不愧是党国的战士,谁去开车?”李卫问。

“我!我!”几双手同时举了起来。

“开车的,在车上的,活着的机会都十分渺茫,如果汽车被鬼子打着起火,就可能爆炸,因为我们还要把炸药放在车上,你们想好了。”李卫深情的说,他不想让他们糊里糊涂的去死。

“队长,我们去就没想活着回来,不用说了。”第一个说话的那个兵说,他一口广东话。

“那就把你们的愿望写下来,只要我李卫活着,我就会替你们完成。”李卫说,眼睛都不敢看他们了。

“队长,我就一件事。我死了,你派人告诉我的未婚妻,让她早早改嫁,别守活寡。”

“我老婆没了,告诉我儿子,长大了还打鬼子,给他老子报仇。”

“我就一个老爹,告诉他,不孝儿子先去了,不能为他老人家披麻戴孝了,让他别记恨我。”

李卫听到这,眼泪再也止不住了,泪珠争抢着往外淌。他冲动的扑上去,挨个和他们拥抱,然后狠狠的一拳砸在桌子上。“我记住了,出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