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九十七节 旺德福商行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百乐门大酒店

虽然现在的宁沪杭特别警备区可以说是中共说一不二,可是由于斗争的需要,在宁沪杭地区还是将许多的权利移交给了国民政府,这在强化了统一战线的同时也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张思齐的发挥,这不,为了能够在大上海名正言顺的出售吗啡,张思齐不得不通过罗开和曹顺约见了缉私专员张一鹏。

“哈哈,曹会长,张专员,欢迎欢迎。”吴耀祖一脸春风,把曹顺和张一鹏迎进包间入座。

席间,张思齐谈到了要出售医用吗啡的事情,张一鹏咂起了嘴,似乎很为难的说:“这个恐怕不好办,上海光复之后,各项措施都办得很严。烟馆都差不多取缔光了,鸦片制剂管制得很紧。”虽说是在大后方的各个地方都在进行着近乎血腥的整肃运动,可是有时候一些事情并不是能够一蹴而就的,在国民政府内部仍旧有许多人为了自己的私利敢于铤而走险,这个张一鹏就是这样的主。

“张专员啊,这个你也知道,我们是买药的,又不是开大烟馆的,我们明人不做暗事,就请您明人明说吧。”张思齐正说着,吴耀祖从包里拿出一个红绸裹着的方包,放在圆桌转盘上,转动着,方包转到了张一鹏面前,张一鹏一动不动,端起酒杯小饮了一口。罗进把这个包从转盘上拿下来,放到张一鹏面前,张一鹏又喝了一口酒,仿佛自己眼前什么东西都没有似的。

这下可把张思齐急坏了,可能是他还不知道里面的意思吧,张思齐对吴耀祖使了个眼色,吴耀祖又从包里拿出一个红绸包着的盒子,放在曹顺面前。

张思齐打了个哈哈,说:“张专员恐怕是不好意思吧,你别着急,曹会长也有份。”曹顺打开布包,不禁“哎呀”一声叫起来,那里面是一个精致的檀木盒子,盒子里面是五根烙着瑞士苏黎世银行钢印的足赤纯金条,正可谓乱世黄金,在现在的这个年月里不管是谁都在想着腰高点黄金保命,即便是传说中的小英雄刘胡兰不也是一口的金牙吗?

“哈哈,劳烦前些日子,曹会长忙里忙外,帮晚生打理生意,这点意思,权当曹会长的脚力钱了。”张思齐十分客套的和曹顺说道。

“哈哈,不敢当不敢当,老朽才疏学浅,怎么能受得起如此大礼呢?”曹顺是何许人,怎么会看不出张思齐的心思,可是现在的他既然是拿了好处也就乐于和张思齐唱歌双簧。

“曹会长,你要是再客气,就是瞧不起晚生了。几条黄鱼,不成敬意,今晚曹会长回去炖碗汤补一补身子。”金条炖汤?张思齐,你个小王八蛋太有才了!

“哈哈,那老朽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罢,就收起了金条,有合法的便宜不占?鬼才信你。

“曹会长,我和罗会长商量了一下,您德高望重,这个汽车的销售,就有劳您了,我看是这样,两吨卡我5000人民币出手给您,其他的东西我们都按成本保持这个比例的赚头,我们只用人民币,或者真金白银交易,您看如何啊?”张思齐没有搭理一边的张一鹏而是继续自顾自的与曹顺谈起了生意。

曹顺略一沉思,立马爽快的答应了,“好,这个价钱我不会亏。”

“还是曹会长实在,和爽快人做生意就是爽快,以后有钱我们大家赚,还请曹会长多多提携。”

“这个是自然。”张思齐故意把张一鹏晾在一边,谁叫这老小子不识货呢?

张一鹏万没有想到这个小个子的张思齐会有如此大的手笔,在他的印象中,历来是“八路军不吃香,破鞋破袜破军装”,他原来指望有一盒大洋就不错了,在他的盘算中,只要有一条黄鱼,就肯做了这个顺水人情,没想到一来就是五条。他尴尬的干咳了一句,“这个,只要你们是正当生意,政府批准了,我当然执行。”

“那好,剩下的,我们只要在程序上合法,就可以了吧?”张思齐十分“天真”的问道。

张一鹏心里一惊,敢情这些黄鱼还不是我全都吞得下的啊?意思是还要我给你打点?你TMD怎么不早说?转念一想,得!比起开始指望的一条黄鱼,自己已经赚翻了,说出去的话,不好反悔,反正至少三条黄鱼已经稳赚了。他正色道:“应该是这样了吧,这其他的主要归我们禁毒署管的。”言下之意是,你们尽管来,好处我已经捞了,事情我给你们办好。

“那就好,那就好。”张思齐满脸堆笑,“来,菜都凉了,吃菜,吃菜。”

……

吗啡样品和阿富汗地毯很快就运到了,吗啡样品的出售资格没费多少周折也弄到了。旺德福洋行现在以日进斗金来形容也不为过。日本人又买了一批吗啡过去,可是,现在还有一个人不高兴。

福田纠夫的密室里,福田正信垂着头跪在那里。“谁让你去杀张思齐的?”福田纠夫怒气冲冲的质问道。

“他用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技术自己赚钱,我的商行最近已经门可罗雀了。”福田正信十分不满的说道?

“那你不怕中统,军统,还有武太行把我们一锅端了啊?”福田赳夫心里这个气啊,自己现在虽然仅仅是一个商人的身份,可是作为特高课高级特工的他的任务是在上海不惜代价的收购战略物资,他可不希望中国人过分的注意到他。

“有这么严重吗?”福田正信一脸的不在乎。

“哼!不知天高地厚,你不知道张思齐在武太行,蒋介shi心目中的地位。再有,阿部信行阁下已经对张思齐的药品表示了很大的兴趣,你就忍心我们的皇军士兵受伤了等死?据说天皇陛下都在考虑买药的事情。”福田赳夫十分愤怒的说道。

“天皇陛下万岁!”福田正信条件反射似的高喊。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福田纠夫拂袖而去,把跪着的福田正信留在了密室里,他这一跪,就是一天一夜。

……

北海道 皇室避难所

“阿部君的报告,我已经看了,这个价格,我们可以接受,我们的原则是,有多少要多少,青霉素,吗啡,这些都是特效药。将来开战的时候,我们如果还没有突破生产上的难题的话,我们必须有足够的储备。我还听说,支那猪的猪鬃,是制造通枪条最好的材料,你们去规划一下,看看后勤部门怎么说,如果战时我们会受到制裁的话,也要尽早储备。”

“哈一,陛下英明。”阿部信行大声道

……

张思齐在商行办公室看书的时候,福田纠夫那张涎皮脸又凑了过来,“张厂长,你们的青霉素和猪鬃,我们有多少要多,您能不能把价格浮动一下,或者送点添头什么的啊?”

“好,浮动20%我可以送你点添头。”

“真的?”福田纠夫似乎惊喜得天旋地转。

“往上浮动而已。”

一句话,又把福田纠夫美妙的憧憬给砸得粉碎。“我还是那句话,少一个子我不卖,别指望到别人手里买,谁敢拿我的货以低于市场价5%倒卖一定数量以上,我断他的货,和他有生意往来的人,来买我的东西都一概免谈。其他我不敢说,这青霉素,在上海滩,甚至在全世界,是独我一家,数量,流向我都清楚得很。”

福田纠夫觉得无便宜可赚,只好答应,张思齐还顺手从他那里捞了一笔贿赂,买了一批设备,把发票和账目都整理好了,准备回延安报账。

世界上并非只有日本人聪明,嗅到了火药味的英国人,苏俄人,德国人,法国人都忙不迭的拿出工业产品和原料到旺德福商行来换药品和其他物资。上好的钢材,化工原料,设备源源不断的运往延安。

延安的老百姓优价买到了很多小猪,但是有一点,就是猪皮必须带毛按政府收购价格卖给边区政府,理由是要给部队装备猪皮的鞋子。红星工业实业联合体中,高士其的制药厂开足了马力三班倒运行。

在上海萎靡了两个多月的张厂长,过了一段难得的相对清闲的日子,武太行在营业额中特批了1000元人民币给他零用。他拿着这笔巨款屁颠屁颠的买了几盒高迪瓦牌巧克力,还有一盒古巴雪茄,过了几天上等人的生活。苦于延安没有湖南的腊肉吃,在他回程的途中,车子的后箱中装了满满一箱金华火腿。

延安派来的账房先生已经走马上任,吴耀祖也执掌起了掌柜的大印。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