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章 疯狂特高课

李伟新 收藏 2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URL] [内容简介] 站在他们面前,白鸟多夫高声地威胁道,“不是我对你们狠,而是抗日分子杀人如麻,令我们南宁城不得安宁。你们给我听好了,凡见过、听说过外地来的当兵的人,都给我从实招来,否则格杀勿论。” 众人面面相觑。 查问开始。 最初被问的几个人都摇头。 摇了没几下,马上就被拉出队列,当着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全城戒严,街上见不到行人,只见到荷枪实弹的日军。几乎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整个白天,南宁城都处于一种紧张而恐怖的气氛里。

而白鸟多夫手下的几十个特工、加上警备部的一个联队,挨家挨户地进行搜捕。他们采取的是分工负责负制,即每个小分队负责哪条街、哪条巷,都有明确的分工,绝对不会漏掉一条小巷。

白鸟多夫给他们抓人的条件是:当过兵的、显得睡眠不足的、操外地口音的年轻少伙子。

三个条件的特征都很明显。像分辨是否当过兵,叫其走上几步就知道了。只要经过正规操步的人,一生都会走着军人的步伐。与老百姓截然不同。睡眠不足,自然就更容易分辨,眼里布满血丝,嘴里想打呵欠,一看便知。操外地口音的也不难分辨。南宁口音有些咬舌,不是自小生活在南宁的人,根本就很难说出那种咬舌音。

加上年轻人这个特定条件,可说将范围缩得很小了。

一时之间,城中的大街小巷,便传出“砰砰嘭嘭”的踢门声,日军讥哩呱啦的吆喝声——

一座院子里,一个欲反抗的青年,被日军的枪托砸得头破血流。

一个青年挣脱日军,飞身往外跑,刹时枪声顿起,青年当场被打死。

一个老奶奶抓住孙子的手不放,几把刺刀立马捅入了她的胸膛。

……

哭声、惨叫声便此起彼伏,令整个南宁城变得像凄凄惨惨的地狱。

不到一个上午,白鸟多夫这边就抓了几军车的青年。都关到了警备部临时腾出的一间大房子里。

永野长郎的行动也很迅速,他将手下的几十个特工和百多个汉奸,分成几十组,到娱乐场所、特种行业的地方去进行调查摸底。那些汉奸,原来都是些流氓地痞,对南宁城十分熟悉。什么时候来了生人,他们大致都清楚。

进入妓院,将一个个妓女叫起来,查问她们接触过的外地人。

到了酒楼,直接就找老板,看酒招了外地人没有。

在街巷,他们则找些街道的小混混,调查有什么外地人在他们的街巷租了房没有。哪些店铺是新开张不久的。

总之,他们调查得极细致。

哪怕有一条陌生人的头发,都逃不过他们侦查的双眼。

令白鸟多夫感到奇怪的是,抓了几车人,里面竟然没有一个是他要找的人。他们当中,有一半是逃兵。另一半人,不是经过短期军训的,就是摸过一下子枪的半吊子猎手。

为了试探他们是否有功夫,白鸟多夫还这个拉拉,那个捏捏;或者突然打出一拳,突然踢出一脚,看对方的反应如何。

自然是失望的多。

有点过有点功夫的人,也不过是三脚猫功夫,根本无法与范庭兰他们相比。

难道他们从南宁城蒸发了?

白鸟多夫想不透。

昨晚明明是看到范庭兰他们在城中四散了的,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不见了?

是漏了什么地方没搜到?

不可能。

他们采取的都拉网式的搜捕,别说是每一座房子都搜索过,就连每一间茅厕都搜索到了。

即使是只苍蝇,是只蚊子,都插翅难飞的啊。

负责审讯的特工,对被审讯的人进行严刑铐打,不时传出阵阵的惨叫声。

没多久,大多受刑的人就坦白了——

这个说偷了日军的一只车轮,卖了几只大洋。

那个说偷了日军的一袋粮食,扛回家,自己吃了。

坦白出来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

只有几个说,看到亲人的惨死,他们都打算对日军采取暗杀行动。

仅此而已。

白鸟多夫不由失望至极。

初从冈本那里领命而出的时候,他还想着可以大干一场,可以为南次三郎报仇了。

得到的竟是这样的结果。

失望之下,他白鸟多夫又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

以范庭兰他们来无影、去无踪的反追捕能力,还有什么东西干不成的?

雁过留声,人过留影,不可能没留下半点踪迹吧?

这么一想,白鸟多夫马上对手下道,“重点问他们见过什么当兵的外地人没有。”

“是。”

“把他们都位到操场上来,只问三句,不说者杀。”白鸟多夫发狠了。

近两百个青年被拉到操场上,排成几列。

他们都被反绑着双手,不少人已被日军打得眼青鼻肿、血流满脸。

站在他们面前,白鸟多夫高声地威胁道,“不是我对你们狠,而是抗日分子杀人如麻,令我们南宁城不得安宁。你们给我听好了,凡见过、听说过外地来的当兵的人,都给我从实招来,否则格杀勿论。”

众人面面相觑。

查问开始。

最初被问的几个人都摇头。

摇了没几下,马上就被拉出队列,当着众人的面,立即被枪杀了。

白鸟多夫眼都没眨一下,他深信,这群人当中,既然有一半是逃兵,那么,他们对是当兵的人,绝对会倍加注意,留下印象的。

但审了一会,也没什么效果。

白鸟多夫就怒了,“凡当兵的站在一边。”

一阵骚动,那些逃兵站在了一边。

白鸟多夫走到站在前面的一个小个子面前,一手就将他揪了出列,将他踢得跪到地上。然后揪住小个子的头发,拔出手枪顶住其后脑,“只问你一句,见过外地来的当兵的人没有?”

小个子浑身哆嗦,“没、没、没——”

“有”字还没说出,白鸟多夫的枪就“砰”的一声响了。

子弹从后脑钻入,前额穿出。

白鸟多夫一松手,小个子就卟嗵一声,趴到了地上,流出一地的血。

转身,白鸟多夫又去揪人。

一连揪出五个,射杀了五个。

当白鸟多夫去揪第六个逃兵的时候,那人衣领刚被抓住,就赶忙道,“我见过他们,我说、我说。”

白鸟多夫松了手,拍拍他的肩膀,“这才是好样的嘛,何苦为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去死呢?”

白鸟多夫的“呢”字刚出口,逃兵双脚一蹬,身子一下扑到白鸟多夫身上,张嘴就咬住白鸟多夫的肩膀。

距离太近,而白鸟多夫又被对方急于坦白所迷惑,心下一松懈,自然就中招了。

肩膀火辣的痛,白鸟多夫马上朝其腹部开了几枪,然后使劲一推,逃兵往后便倒。

逃兵满嘴是血。

往后倒的瞬间,目光如刀地砍着白鸟多夫。

“拿刀来,拿刀来。”白鸟多夫气急败坏地道。

手下匆匆拿来一把菜刀。

白鸟多夫一下拿到手,弯下身子,挥刀就朝逃兵着脖子砍去……

提着逃兵的头,白鸟多夫恶狠狠地道,“都看到了吧,谁敢反抗,他的下场就是你们的样板。“

说罢,丢下人头。

白鸟多夫转而对手下道,“给我狠狠地审,一定要给我审出点东西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