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六章 云合 第四节

wanglong6410 收藏 9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内容简介] “陛下,您注意到了吧,龙行键在军队里的号召力非同一般。即使在政府系统,此人也非同小可,许相就偏向他嘛。”既然无法和解成为朋友或盟友,司马雪岭就不会放过打击龙行键的机会。对于他的职务,最大的优越性是随时可以向皇帝进言。当然,这是一种能力,同样的话如果在几天前说,皇帝就不会产生对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陛下,您注意到了吧,龙行键在军队里的号召力非同一般。即使在政府系统,此人也非同小可,许相就偏向他嘛。”既然无法和解成为朋友或盟友,司马雪岭就不会放过打击龙行键的机会。对于他的职务,最大的优越性是随时可以向皇帝进言。当然,这是一种能力,同样的话如果在几天前说,皇帝就不会产生对龙行键的反感,现在正是皇帝生气的时候,在一蓬烈火上添几束干柴,这个活司马雪岭天生就会。

“黄锋应当投了赞成票,你一票,王榭肯定有一票。另二票是谁?”皇帝思索着。

“王老议长有一票。另外一票应该是卢相。据说两人很不对路,儿女情事也吹了。”这就是所谓的“小人”思维,在他们眼里,没有国家,民族,没有公平正义,只有个人的利益。观察别人的行为,也循着这一思维习惯。卢家已经遭到重创,卢秀的相位也摇摇晃晃,司马雪岭不惜开脱卢家,龙行键对他的威胁已经大过了卢家。

“嗯,我也听说了。高家和龙行键搞到一起了。你注意点。另外,元老院也不是铁板一块啊,跟王议长说说,省得他总是向我吹牛。”高天明兄弟今天会上的表现让皇帝产生了警觉。元老院两位副议长的表现也让皇帝失望,他越发感到孤立无援。

“按说龙行键在兰斯待了好多年,他不应当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啊。”皇帝感到费解。

“高天成和龙行键曾是龙支队的战友,高天明在靖难中是龙行键的直接上级。”

“这个我知道。我是说最近的来往。”

“陛下,臣无法得知他们的来往。”司马雪岭在张念祖死后立即盯上了军情局长的位子,曾婉转向皇帝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被拒绝了。皇帝认为他的资历不足于领导军情局那样的铁血部门。

“我知道你的心思。”皇帝仿佛看透了司马雪岭的内心,锐利的目光让司马雪岭感到一丝恐惧,“你觉得你能胜任这个职务吗?”

“陛下,资历不是问题。很多有资历的并不跟陛下一心。今天御前会议的情况还不足以说明问题?何况,我在情治部门工作了很长时间,对他们的运作规律是熟悉的。”

是啊,资历能说明什么?如果唱起了反调,不是更糟糕吗?“我考虑一下。”皇帝沉思着,“司马,你觉得海军的想法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我不觉得。”司马雪岭给皇帝换了杯茶,“陛下,既然帝国的军事力量处于前所未有的巅峰状态,为什么不乘此机会建立大陆真正的霸权?臣一直以为,我们从兰斯撤军是不对的,”司马雪岭小心地扫了眼轩辕磐,看皇帝脸色如常,“臣该死,不该妄议先帝大政。”

“没关系,又没有外人,你尽管说。”

“帝国付出了上千万官兵阵亡的惨重损失才取得了霸权,结果在龙行键等人的鼓动下竟然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乌姆塔》协定,十年后帝国武装力量全部撤出兰斯,二十年后兰斯则停止战争赔款,这不是卖国吗?”

这话说到了轩辕磐心里。“还有,1009年《箱根协定》签字前夕,扶桑曾开放千叶水道给兰斯,让帝国东部疆域暴露于兰斯海军的炮口之下,《箱根协定》的签字暴露了扶桑的狼子野心,如果没有《箱根协定》,帝国将四处受敌。扶桑这个国家深受我神华帝国文化熏陶,不思报答母国,反而见风使舵,几乎将我帝国置于王国灭种的边缘。海军此举,不过是为帝国解除卧榻之患,何错之有?”

问题是军方将领的态度!夺取银鲨岛容易,夺取(或者索要)黑鹤岛就难了,如果扶桑人不知进退地跟帝国全面开战,陆军,空军岂能置身事外?但现在的态度------放了个萧远翔到总参,基本是个摆设。这是皇帝登基后的第二件大事,出师未捷。还是结束第一件事吧,皇帝想,肃贪案的案子该结了。

“司马,你觉得讨论肃贪案会不会像今天这样?”

“有可能。陛下,最好跟龙行键私下谈谈,他不说的话,就没有大问题。”司马雪岭猜到了轩辕磐的心思,绝不可能将几百号中高级官员都依法严惩的,而龙行键对肃贪的态度摆在那里,他一定不会同意。

“要我先求他?”皇帝想,突然感到了屈辱,深深的屈辱。军费预算,需要别人协调,肃贪,自己难以掌控,对外政策,重臣们竟然无视自己已经表明的态度。这个皇帝当得有什么趣味?

“你准备一下吧,过两天研究案子。”皇帝感到心绪萧索,不想谈了。

“陛下,臣有一事相求,请陛下恩准。”司马雪岭下定了决心。

“是说张念祖留下的职务吗?”

“不,是臣的家人。他们被流放东海已经二十年了,父母都已风烛残年,渴望回到帝都的心情愈加迫切。虽然司马家族曾经犯过大罪,但首恶已死,而且,当年的同案诸人,早已解除禁锢------前外交部长王若景之孙女,还与皇室结了亲。那是先帝亲准的。万望陛下能体谅微臣思念父母的一点孝心,允许他们回京居住。”

“这应当没问题。”皇帝觉得这不是个大事。

“多谢陛下。”司马雪岭大喜,跪下用大礼答谢。

“何必如此?”皇帝的心情好了点。

皇帝没有急于回到寝宫,他让侍卫推着轮椅在捉月湖边遛弯,遇见提着鸟笼遛鸟的轩辕禾。

“四叔好悠闲。”皇帝朗声叫道。

“皇帝,你看我这只画眉,多精神,”轩辕禾扬一扬他轩长的寿眉,得意地卖弄他的一对宝贝,“这对精怪可是通人性,见到生人,立即不叫了。”

轩辕磐看着四叔,觉得四叔的生活过得蛮惬意。“四叔的日子令我羡慕不已。都说浮生难得半日闲,四叔却是日日休闲。”

轩辕禾坐在皇帝身边的长椅上,“人是最复杂的生物。没权没势的,羡慕有权有势的,手握重权的,又在羡慕闲人们的悠闲自在。呵呵,很正常啊。我衣食无忧,身体健硕,倒是值得大部分人羡慕,唯独皇帝你不能,因为你是帝国之主。”

“可是有人并不将我当成帝国之主。”轩辕磐想起刚结束的御前会议,不觉愤然于色。

“哦,皇帝遇到什么麻烦事?”

轩辕磐简单讲了刚才的会议。在大内,皇帝除了跟王妃谈谈,也就是跟轩辕禾这位曾获雅号“四懵懂”的四叔谈谈。

轩辕禾沉吟着。“皇帝,以我看,海军确实在生事。帝国人心思定,而扶桑绝无能力挑战我帝国,龙帅所言并无大错。只是这龙行健在军队中的势力盘根错节,和崔、高两家挂起钩,倒是一件值得注意的事。”

“是啊,肃贪一案,我准备结案了。御前会议的大臣们似乎在和我唱对台戏。”

“皇帝准备如何结案?”

轩辕磐没有细说。

“司马雪岭请我允许其家人回京,我允了。想起当年的《箱根协定》签订前后的情事,真有征服扶桑的念头。”内心深处涌动的是建立武功的渴望,在遭到军方主要首脑反对后,皇帝的这种渴望更加强烈。

“什么,你竟然允许司马家族的余孽回京?”轩辕禾大惊,“皇帝误矣!这个司马雪岭就不该用!你难道不知道先帝对司马家族的仇恨。当年宫闱生变,司马世隆那个老匹夫是首恶!你幺叔不知不觉中了他的道,身死为天下笑。你父皇内心何曾不为你幺叔难过?先帝曾有处死司马家族主要人物的念头,我劝过他新朝甫建,不宜大开杀戒,你父皇才忍下这口气。你怎么能转眼就赦免钦定的罪臣?皇帝,一定要收回成命。而且要加强对司马家族的监管,决不准这个野心勃勃的家族死灰复燃。”

“四叔过虑了。说的难听一些,司马家族已经是死老虎了,能对帝国有什么危害?倒是朝中的卢、崔等旧族,加上新崛起的高家等令我头疼。”

“崔、卢都有靖难功臣,高家更是你父皇的主要羽翼,怎么能跟脑后长着反骨的司马家相提并论?此事关涉原则,万万不可马虎。”

轩辕磐烦躁起来,“四叔,这是件小事,何必如此小题大做?”他觉得周围有一张网,无形的丝网束缚着他。“好了,我要回去吃饭了。”皇帝摆摆手,侍卫官推着轮椅走了。

当然在王妃寝宫,王妃早已等候着皇帝。看皇帝脸色不豫,王妃问候一声,立即吩咐开饭。

皇帝没什么胃口,吃了一小碗香米,喝了一小碗紫菜鳕鱼汤,满桌的菜肴看着也没什么胃口。挥挥手,命人将午膳撤下去。

“陛下有心事?”食不言,寝不语,王氏出身王家,自然不在皇帝用膳时说事,等回到寝室,服侍皇帝躺下,见皇帝枕着双臂,望着藻井沉思,不由得开口相问。

“还不是贪污案的事?”皇帝对王妃提出的要求也感到头疼,如果赦免王家,卢家等赦不赦?

“这有什么头疼的?莫怪妾身多言,陛下就是太软弱了!如今你是皇帝,帝国的主宰,难道赦免几个亲戚还要看大臣的脸色?想当年在轩辕寂时期,四大家族除了王家,谁跟先帝走?他们跟王家比,凭什么啊?”

这倒是事实。“陛下,皇帝也要有个亲疏远近吧?卢家典型的墙头草,崔家也一样!一头帮村着轩辕寂,另一面却将赌注压在了先帝身上,这倒好,坐看皇家骨肉相残,他们却永保富贵!陛下,卢家,崔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真正扶持你,跟着你的,只有王家!”

王妃一番话触动了轩辕磐敏感的神经,卢砚,崔群,当年在轩辕寂手下何曾注意过他这个人质一眼?本来雷打不动的午休也因王妃而搞得睡意全无,皇帝坐起来,取过手头的一本《神华国史》随意翻阅着,轩辕台生前曾命他至少将神华国史读三遍,但至今他连一遍也未看完。他感到这本以轩辕王朝帝王本纪为经,公侯将相为纬的官修史书中,没有一任皇帝像他这样窝囊。翻了几页,他将书扔在了地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