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环球论坛看见一篇采访我海军115号驱逐舰舰长的文章,里面透露的信息相当丰富,涵盖了海军作业的多个方面。不过八股文的作风就是把一切都隐藏起来叙说,对网友来说可能不大方便,在此略作解读与各位同好共享。






邹建东,军事学硕士,曾在4型7艘驱护舰上工作,历任学员、参谋、航海长、护卫舰副舰长、护卫舰舰长、大队参谋长、驱逐舰副舰长等职,现任某支队新型驱逐舰舰长......




看这段介绍,海军作战军官的晋升履历基本就出来了。先从大连海军舰艇学院或者青岛潜艇学院毕业,这时候是22岁;然后到某舰艇上实习,几年后根据专业担任部门长(航海长、枪炮长、轮机长,作战军官主要是前两个,轮机长以后通常搞工程);下面从副营级的护卫舰副长干起,中间有1-2次在岸上工作的经历,40岁前担任正团职的驱逐舰舰长。再晋升就是驱护舰支队参谋长和支队长,然后是基地司令或舰队参谋等。








作为新型驱逐舰舰长,该舰出厂一年就取得某型导弹首次发射6枚全部命中目标、某型雷达精确捕捉跟踪实际空中目标十多批次等战绩,创下了某型舰炮首次无间断射击、副炮击落高速靶机等多项记录。期间还接待了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上将和法国海军参谋长丹尼尔将军登舰访问观摩。




这里的某型导弹多半是指SA-N-6"里夫"型远程舰空导弹,因为115舰装备的鹰击-83型反舰导弹属于老装备,轮不到他来创造记录。别看这里说6发全中,但实际上该导弹作战效果不一定好,因为我国防空导弹打靶都是预先知道靶机来袭时间、方向、进入角度、高度等各种信息,而且没有电子干扰,自然干扰也降到最低,打靶当然容易命中。可实战中要求这样的条件根本不可能,所以部队表现就差很多。




最后一句说明海军新装备对外军还是很开放的,根本不怕参观中泄露什么资料。毕竟我国海军的水平大家都知道,藏起来不说也装不出高手的样子,给人家看看还能显示诚意。再说115、116本来就不是海军长期规划中的目标舰,只是为170舰做备份,同时给海军应急用的,没什么不能说的东西。








"对空导弹发射!"一艘雄伟的新型战舰作战指挥室,一位中等身材的上校军官眼盯显控台,道道指令干脆利落。一枚新型舰空导弹点火后腾空而起直扑目标。10秒钟后,来袭"敌机"信号消失了。紧接着,水下目标又遭到了火箭深弹的连续打击,声呐战位传来捷报:"敌艇"回波消失!




这里透露出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防空导弹发射后10秒来袭敌机信号消失,说明这时已经命中了目标;可是115舰只装备有SA-N-6"里夫"一种防空导弹,发射后10秒最多也只能飞出10-12千米远。115舰雷达高度本来就有30米,对典型的掠海反舰导弹发现距离至少是25千米,按照反舰导弹速度300米/秒计算,拦截位置应该在15千米距离上(按照雷达发现后3秒内识别目标,15秒内发射导弹计算)。这里比理想距离近了3-5千米,也就是反应速度慢了2-4秒,可能是俄国防空系统的反应时间相对较长。




水下目标遭到火箭深弹连续打击,说明军舰距离潜艇不超过2.5千米,实战中早进入敌潜艇的导弹/鱼雷射程,很容易反被人猎杀。我军从112舰开始装备轻型反潜鱼雷,但报道的实际演练不多,似乎有以深弹训练代替鱼雷训练的倾向;不过这样也有道理,反潜攻击主要看声呐抓捕目标的能力,精确定位后什么手段都可以攻击,没必要一定用很贵的训练鱼雷,这还能多练几次。








指挥流程是决定作战反应时间最关键的一环。邹建东把100多条指挥口令删减合并成了25条,保留下的口令每条都不超过5个字。"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们简化的口令信息通道占用率仅一个指挥流程就平均节约时间达50余秒,领导知道了高兴还来不及呢!"3月初,该舰与直升机协同反潜实装对抗,邹建东瞅准机会,在短短十分钟内一口气进行了34次攻击,有效命中25次,疾风骤雨式的攻击,使蓝军潜艇措手不及。




一个指挥流程就平均节约时间达50余秒!要知道,一次防空作战从发现目标到拦截最多不过30秒;大家可以想见,海军原有的指挥口令是多么的繁琐,这怎么能适合实战的要求。十分钟内多次反潜攻击说明这段时间内一直保持着对目标的跟踪,这才是最重要的,至于攻击了多少次没有太大的意义,要看现场演习设定才能判断其价值。








借助舰艇监测设备技术优势......他在值班必查部位加装巡舱探测感应点,值班员何时巡查电脑中记录的一清二楚......为了规范舰员的行为,他牵头编写了两万多字的《沈阳舰舰员手册》;为了防止专业训练中师傅带徒弟本领越教越少,他规定每个专业必须制作正规化教学片。




我认为这段话是邹建东做事最大的进步。我军日常训练一贯是师傅带徒弟式的单对单传授,满足于这种小手工作坊式的培训模式,而这远远不能满足现代化大海军的需要。邹建东的进步就在于将人员训练实现了正规化、统一化,可以批量训练出合格的舰员,让军舰出动再不用依靠于有限的几个老船员。








为了缩短决策时间,邹建东在指挥决策中引入"方面作战理念",把原先舰长担任的部分指挥任务分解到方面军官身上,变一人决策为方面委托决策,提高了作战决策的及时性,军舰对空中、海上和水下等多维目标同时打击效率一下提高了数倍。




这段事情此前报道过,确实是提高作战效能的良方;我们不应只停留于对邹建东应用新方法的赞赏,更应该问问为什么我军以前没有这么做呢,外军早就证明行之有效的方法为什么我军总是要很久才引进?这绝不仅仅是个别单位的事情,而是牵扯到我军人事、训练体制的根本问题,只有解决这一问题我军才能吸取外军经验快速进步。




就像空军学习美军制定新训练大纲一样,如何破除老旧思维,如何打破安稳守旧、不思进取者的阻挠,如何鼓励部队引进先进思想......这些制度上的事情我们往往避而不谈,但不解决我们的军队就不会有大的进步,少数人的突破终究不能取代整体的进步。








比如在训练的思路上,美军讲求的是"兵怎么练仗就怎么打",而我们是"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从近几年发生的几场局部战争来讲,无论是伊拉克战争还是科索沃战争,美军都处于主导地位,他们的训练成果在战争中都得到了有效的检验,而我们呢?没有信息化战争的经验可借鉴和总结,所以我们只能尽可能做好"摸着石头过河"。




不仅仅是没有实战检验,更严重的问题是外军有了成熟的经验我们还不学习,而且是因为"要保持传统"而不学习,典型的反面例子就是陆军,这次汶川地震表现这么差就是陆军不思进取的结果。空军向美国学习了,他的表现就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