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代我军劣质新式火炮竟无法参加两山作战

zf17117 收藏 1 85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当有些朋友看了我写得这个题目后,会觉得有些令人疑惑不解和耸人听闻,这会是真的吗?是真的,因为我的结论和建议,最终这批火炮被退回封存,重新领回原先的旧装备参加了两山作战。这个事件究竟是如何发生的,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这还要从1969年的珍宝岛对苏自卫反击作战说起。


1969年,我军在珍宝岛与苏军发生了激烈军事冲突。我珍宝岛中国边防部队的奋起自卫反击作战,保卫了国家的领土,维护了中华民族的尊严。在中苏两军作战中,我军最大的收获是缴获了一辆苏军最先进的T-62型新式坦克。该坦克的出现,为我军作战坦克的更新换代提供了样车,还为我军一系列反坦克火器的研制提供了理论数据。在这里我就不讲我军如何仿制T-62型新式坦克,只讲我军当时对反坦克火器的研制一事。


我军兵器科研部门对苏T-62型新式坦克进行分解研究后,根据其技术性能和各种数据得出结论,我军目前所装备的反坦克火器,已不能有效击毁苏T-62以上型号的作战坦克,必需提高现有反坦克火器的性能,加大火炮初速,增强炮弹的穿甲和破甲能力。随之,我军科研部门进行了新型反坦克火器的研制,以便早日定型生产装备部队,以应对苏军的装甲集群突击作战。

当时的我们部队,是中央军委和总参谋部直接掌握的全军十大战略预备队之一,常年担任战备值班任务。除驻训山东拱卫京津外,主要作战方向是"三北",主要作战对象则以前苏军为假想敌,美军次之。


当时在军师两级火力基干团实行四营编制,当中有一反坦克炮兵营,当时的老兵都戏称为"送死营"。也就是说,当反坦克炮兵营投入战斗后,你就不要考滤成建制回来了。要么你击退坦克群的进攻,要么就是打到一个人不剩,从一侧面说明了反坦克炮兵营作战的艰苦性。你可幻想一下,在苏军一惯倡导的"宽正面,大纵深"装甲突击面前,反坦克炮兵除有首发的突然性以外,比之反应性和机动性都处于优势的坦克来说,一门反坦克炮又能有机会打出几发炮弹呢?


为祢补火炮作战能力的不足,我军在反坦克炮兵班的轻武器配备上还是较合理的给予解决,以便在火炮被击毁或损坏后,还可遂行作战任务。


这些火器的配备在苏军装备T-62型新式坦克之前还是有效的,但T-62型新式坦克在苏军大量装备部队后,我军的反坦克武器基本没有了杀伤能力。


面对这一严峻局面,我军工部门几经攻关,开发和研制出一种新型反坦克炮,于1973年定型生产,这就是1973年式100毫米滑膛反坦克炮。由于文革和国家财力的限制,这种火炮批量生产后,并未能立即列装部队,而是作为战略储备物资储存起来。就是在对越自卫反击作战就要打起,也没舍得动用,可见我军对这种火炮的重视程度。


1973年式100毫米滑膛反坦克炮相对于1956年式85毫米加农炮来说,有了几点较大的改进。一是提高了初速,相比旧"八五"初速提高了近一倍;二是行军战斗转换速度有了很大提高,该炮省却了原要设置驻锄坑的要求,可在平坦的柏油路面上就地展开投入战斗;三是破甲穿甲厚度有了大幅提高,1500米可穿、破100至120毫米装甲(30-25度命中角)。主要缺点是射速慢,比之旧85炮的轻灵,显得笨重。但就反坦来说,该炮已达到了作战要求,是一种较理想的反坦武器(80年以前,我军反坦单兵导弹还处研发阶段)。


1984年,随着国家经济的好转和作战训练的需要,装备我野战军多年的老八五反坦克炮退出现役,新型反坦火器1973年式100毫米滑膛反坦克炮正式列装部队服役。我营最先接到配送的新装备,当国产新型解放CA-30车拖着墨绿色的新型火炮停在炮场时,指战员们充满了激动和兴奋,我军再也不用为打不动苏式新坦克发愁了!


团营两级把试用操作1973年式100毫米滑膛反坦克炮的教学演练任务赋予我连,我选一排一班为训练先行班。该班班长军事技术过硬,曾率全班参加多次军事表演,一直是团里教学示范班。大小兵器一理相通,和开车一样,除构造有所不同,基本上没有大的区别,教学训练抓住不同点就行了。很快战士们熟悉了新装备,进入操作训练。一天,我试着先让全连搞一下连教练,进行收用炮制式训练,这一练来了问题。全连在用炮的操作中还行,动作整齐划一。但下达收炮的口令后就乱了,火炮怎样摆弄也是并不死架。咋回事?我到最近的中央炮一看,原来是架尾紧定器扣不上。我是文书兼军械员出身,曾进行过火炮维修保养的专业培训,在工厂还当过班长,相对于其他人来说,对机械并不陌生。我调整了一下紧定器的行程,试着关闭它,还是无法锁定。我又到其他炮位看了一下,将紧定器调到最大的间距,大部分都不能关闭,只有一门炮在我连旁带踹下才关闭上了。这可是宝贝一样的新装备啊,怎能出现这种现象呢?我让一排长去把技师请来,请专业炮技师来诊断原因吧!


营里赵技师是68年的老同志,对火炮有相当的经验。他到场后,让战士重新操作,并架时还是老毛病,紧定器锁不上。老技师采用的办法和我一样,也是调大紧定器的间距,还是一样没戏。即使关上的那门也不行,两架吻合处张着嘴,在牵引行军时也不安全。我肯定这批炮在出厂前就出了问题,我不由联想到了79年的对越作战时所出的问题。看来文革时期不但弹药有问题,连那时生产的新炮质量都如此恶劣,这不是拿咱官兵的性命开玩笑吗!

我连忙和赵技师一起到刘新义营长那里汇报该情况,刘营长听了有些惊讶,他放下手头上的事,和我们俩人一块来到炮场。看后,他怀着疑问,让战士们把B连和C连的新炮都操作了一番。坏了,全营的火炮都一个样,犯的是通病,无法正常收炮。也就是说,在战时这样的火炮是不能正常转移和撤出阵地的,以分秒来计算的反坦克炮兵用这样的火炮,将死无葬身之地!就这样,1973年式100毫米滑膛反坦克炮存有严重质量问题的报告逐级报了上去,上级答复,在军工生产部门未来人之前,仍按原计划训练。但直到我部接到收拢人员,进入二级战备的命令后对该装备问题总后勤部也未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


在日常的训练中,我还是没有放弃克服故障的愿望,不断探讨问题产生的所在原因。后来在检查大架的上下空回时,我发现大架叉型接头的空回间隙较大(相比旧85炮),用象限仪检测,架体横向水平外翻约2-3度,在不同水平的地面上,其外张角有不同表现。产生故障的原因分析:一是因叉型接头的空回间隙较大造成扭架,增大了两架之间的平面间距;二是火炮架体钢材质量未达到规定的型号标准,材质偏软,硬度不够,产生架体扭曲;三是该炮种未经不同地形的破坏性试验,仅在厂内进行了一般操作性检验,未能查出技术性隐患,以致问题兵器带病出厂装备部队。我将自己的看法与营长和炮技师进行了交流,得到了他们的认同。


就在我部即将开赴前线前,火炮生产厂家247厂专家组在其总工的带领下来到我部,实地检验了他们生产的劣质火炮,对发生的问题也是束手无策,百思不得其解。随后,在有关部门的主持下召开了一个座谈会,生产厂家与军方使用单位进行了交流。在营长的安排下,我代表军方在会议上谈了我部的使用情况和分析,得到了厂家的认可,尤其是对我军1979年在对越作战时的武器装备和弹药所存在的诸多问题,我毫不留情地谈了我的看法和广大官兵的痛恨!在文革的影响下,这期间制造出来的许多武器都没能经过严格的检验,就装备部队运到了前线阵地。然而战争是无情的,在反击作战中,多年积累下来的问题全部暴露出来,如果带这样的劣质火炮开赴老山前线,那我们的参战指战员还会为此付出更大的代价和更多的生命。


会后,厂方专家组对存在的质量缺陷还是认可的,要求上级业务部门将武器退回本厂维修。但时间已来不及了,再有十天半月我部即将前运。根据我们使用的情况和未来的作战对象及战区地形特点,我部要求上级调拨原炮种到老山参加防御作战。后来军里批准了我部的要求,存有严重质量问题的1973年式100毫米滑膛反坦克炮退回,重新调回原装备参战。尤于及时发现问题,在后来我部与越军进行游动炮兵对抗中,未造成重大的伤亡和损失.由于原编制是六门制,在换装后,我营兵员是在老兵复补时按4门制定的编,各连比原来少了两个班的实力。就这样,我部新车旧炮开上了南疆战场,开始了我军的又一次卫国之战。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