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 辽东攻略 山东考察

eagledragon 收藏 3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size][/URL] 几天之后,袁崇焕收到来自京城崇祯的上谕,上谕中先是对袁崇焕重修大凌河城予以嘉勉,也委婉地表示对卖粮食可能资助敌人的担心,但还是准了袁崇焕所奏内容,不过,对售卖粮食的给出了限度比袁崇焕的提议少了三成。从上谕的内容看来,崇祯的本意应该是反对售粮的,不过,出于对于袁崇焕的期待与信任使得其多少对袁崇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


几天之后,袁崇焕收到来自京城崇祯的上谕,上谕中先是对袁崇焕重修大凌河城予以嘉勉,也委婉地表示对卖粮食可能资助敌人的担心,但还是准了袁崇焕所奏内容,不过,对售卖粮食的给出了限度比袁崇焕的提议少了三成。从上谕的内容看来,崇祯的本意应该是反对售粮的,不过,出于对于袁崇焕的期待与信任使得其多少对袁崇焕有些让步,这种让步也让袁崇焕感受到另外一种压力。有了这份上谕,袁崇焕对以粮换马做了妥善的安排。虽然没有完全达到目的,两位喇嘛也算是有所交待,有所遗憾地离开了山海关,临行前袁崇焕少不了再敲打一番,目的还是给漠南蒙古小部落一个提醒,让他们有所芥蒂,尽量不至于完全倒向皇太极。

“报告袁大人,孙大人来信!”,黄福生拿着信,立正站在袁崇焕的书桌面前。袁崇焕满意地看着黄福生,小伙子已经进步不错,办事沉稳了不少。袁崇焕接过信,看了几行,还没读完就一拳砸桌上,站了起来,“好!太好了!”,然后转向黄福生:“去准备一下,明天出发,去山东!还有,不要告诉任何人!”。“走陆路,还是水路?”黄福生问道,袁崇焕考虑片刻,“现状都是北风天,走水路更快!”,“是,我这就安排!”,黄福生回答完走了出去。原来,孙承宗他们已经完成双管霰弹枪的研制与首批生产,而且首批三百支双管霰弹枪已经送往山东的东营卫,这个消息使得袁崇焕更加急不可耐地想去山东看看。

虽然天气寒冷,港口附近虽有少许冰冻,但不影响大船的航行。袁崇焕带着黄福生和几个亲兵登上战船,北风呼啸,渤海的风浪却不大,战船顺风满帆向着东营港进发,经过一天一夜的航行,抵达东营港。袁崇焕一行上岸后并未休息,而是找了个水军作向导,骑上战马,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厚厚的积雪,直奔东营卫。

远远地,东营卫隐约在望,卫所旁边的茫茫雪原上,一队队士兵正在练习滑雪,一看就知道训练的时间不长,动作虽然笨拙,却也有模有样地能够在雪地上滑行了。袁崇焕边走边看,一个领头模样的人快速滑到袁崇焕的身边,掀开帽子,欣喜地喊道:“二叔!您怎么来了?”,原来是袁刚,看到是袁刚,袁崇焕笑着回答:“这样打天气,你们能训练,我就不能来了?”,袁刚挠了挠头,接着说道:“我知道了!二叔,赵将军在里面,我带您去。”,说着,转身朝旁边训练的兄弟喊道:“弟兄们,你们继续练,我一会再回来!不许偷懒!陈风,你负责指挥!”,“是!”,士兵们轰然回答,继续他们的训练去了。袁崇焕看着袁刚表现出的老练和士兵们对他的服从,暗自高兴,不错,看来袁刚的进步还真不小。

还没走进东营卫,就已经听到沉闷的枪声,这是霰弹枪特有的枪声,看来赵率教他们已经是急不可耐地开始了射击训练。卫所里的雪基本上都被扫干净了,露出硬梆梆的地面,靶场边,一排士兵正在赵率教的指挥下,练习着霰弹枪的射击。一排整齐的射击声过后,袁崇焕鼓起掌来,听到掌声的赵率教这才抬起头来,灰白的头发中夹杂着不知是雪花还是冰晶,更显斑驳,看到袁崇焕,赵率教大吃一惊,连忙起身跑到袁崇焕的面前,行了个礼:“袁大人,这样的天气,您怎么来这里了?”,袁崇焕握着赵率教的手,拍了拍赵率教身上的雪花,笑着说:“还不是和你一样,心急啊!”。两人相视一笑,赵率教说道:“走,袁大人,我们进指挥所说话。”,“好,走!”,袁崇焕拉上赵率教向指挥所走去。

指挥所里,王心罡也在里面,见到袁崇焕到来,连忙起身迎接:“袁大人!这大冷天,您怎么来了?”,袁崇焕笑着回答:“想你们啊!这不,过年了,来给你们拜年啊!”,三人哈哈大笑,袁崇焕接着说道:“不过,拜年我却没给你们送礼来,倒是过来看你们有没有偷懒!”,三人又是一阵大笑,这才分主次坐下。袁刚见袁崇焕和两位总兵要谈正事,招呼道:“二叔、赵将军、王将军,你们谈,我那帮兄弟们还在等我训练,我得先过去。”,袁崇焕回答道:“去吧!好好干!”,“是!”,袁刚给几位敬个礼,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袁刚的背影,袁崇焕问道:“两位将军,这小子还行吧?”,赵率教接过话头回答道:“还行?简直就是天生当将军的料!不是我老赵拍袁大人你的马屁,袁刚这小伙子确实不错,武功一流,地面功夫和马上功夫都没得说,带兵还特有一套,再刺头的兵到了他手里都变老实了,那些兵个个对他都服服帖帖的,简直是一呼百应!这次我到山东来训练新兵,袁刚可是帮了我大忙了,我还真是要感谢您把袁刚给我!”,袁崇焕笑着说,“没这么夸张吧?”,王心罡开口了:“不是夸张,袁刚这小伙子太棒了,我可是很想把他拉过来,赵将军说什么都不干!不过,袁刚好像对挥舞八十多斤大刀的马上功夫更感兴趣,对火枪却没什么胃口。”,袁崇焕听到这里,打断了王心罡的话:“哦,这样啊。好了,别扯其它的了,我们谈正事。赵将军,新兵招募情况怎么样?招了多少兵?多少骑兵?训练情况如何”。

赵率教正色回答:“报告袁大人,新兵招募共计三万五千余人,其中训练骑兵一万八千余人,步兵一万七千余人,部队训练进展顺利,再有三个月左右的训练,就能成为合格的精兵!”。

不到半年的时间,有如此成绩,袁崇焕还是很满意的,赞许地说道:“好!赵将军辛苦了!骑兵的数量还要加大到至少三万人的规模,训练还需加强!步兵有目前的人数就够了,重点训练火枪队的射击,以及火枪队与重装长枪兵的编队组合,多余人数以长枪及弓箭为主。”,“是!”,赵率教昂首回答。

袁崇焕转向王心罡:“王将军,我原本是打算把训练新兵的事情交给你,后来考虑到别的事情,才作出变化,希望你别介意!”,王心罡连忙回答:“不会的,袁大人,您的安排自然有您的道理,我只是希望打仗别少了我的一份!”。袁崇焕笑了起来,“仗自然有你打的,不过,我要你把重点放在水军上,把水军练到敢到大风大浪里去闯荡,练好水军,到时候,仗自然有你打的!”,在袁崇焕的计划中,待平定辽东、内乱之后,就该剑指经常为祸沿海一带的倭寇了。袁崇焕停了一下,接着问道:“那东营卫原来的士兵情况如何?”,“回禀督师大人,人数倒是没变,只是将原本没有战斗力的人员裁撤下来,补充了一些有战斗力的新兵。练兵方面也是按照袁大人您的练兵方略来进行的,战斗力有了很大的提升。”,袁崇焕心念一动,忽然有了个想法,“王将军,你的水师从这里到皮岛,几天能到达?”,“海况好的话,两天半就能到达,如果海况不好,例如遇到台风或是特别大的风浪,那就不能出海”,“好!你抓紧练兵,到时候,你的骑兵和水师我都有用!”,“是!末将明白!”,能有仗打,王心罡高兴起来。

“赵将军,关于火枪队与重装长枪兵的编队组合问题,我在信里写给你的只是初步的设想,具体的编制还要看你们实战训练的情况来定,不要拘泥。另外,你们训练的时间不长,需要特别加强训练,好枪法是靠子弹喂出来的,不要吝惜子弹,子弹不够,我让孙大人再给你们送来。当然,对于哪些不是火枪手这块料的要尽快淘汰,也别浪费子弹。一旦有上百人枪法训练合格,要立即与与重装长枪兵进行编队合练,不要等待,能训练一组就先训练一组,每满三组就安排三组合练,训练阵形变化、相互的协调与指挥,训练方法你们可按实际情况灵活调整,目前以编队组合对付骑兵为最终目的,将火枪队的优势给练出来。另外,打完的子弹壳要全部回收,送回北京的孙大人;枪支、弹药也要严格管理,严禁流失!明白吗?”“末将明白!”,“好!走,我们去训练场看看”,袁崇焕、赵率教、王心罡三人走出指挥所,向火枪训练场走去。

训练场上,枪声此起彼伏,袁崇焕走到一个士兵旁边,拿过他的枪,仔细看了看,双管霰弹枪虽然还有些粗糙,但毕竟是有模有样了,装上钢珠子弹,据枪,两枪连发。一旁的士兵停了下来,看着袁崇焕,很快,靶子拿了过来,一发脱靶,一发打在靶子的下边。袁崇焕心中有数了,换上靶子,装上子弹,“碰、碰”,又是两枪,报靶的士兵一边大喊“都打中了!”,一边抗着靶子跑了过来。两发子弹全部上靶,如果按现代的胸环靶来算,一发大概七环,一发九环。士兵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这位就是袁大人”,“真厉害!”。袁崇焕看着靶子,以这样的枪,一百米的距离,弹着点能有这样的偏差,已经是很不错了。袁崇焕心中有了几分把握,对着围拢在身边的士兵说道:“兄弟们,我是袁崇焕!你们拿着手里的枪,对付骑兵有把握吗?”,“有!”,“没有”,下面是不太整齐的回答。

袁崇焕笑了一下,又问道:“如果你们个个能练到我这样的枪法,还有没有把握?”,“有!”,士兵们齐声回答。“这就对了,你们不只是要认真训练,还要知道怎么训练,带着脑子去刻苦训练,只要做到这些,你们就都能达到我的枪法水平,到时候,骑兵都要成为你们的靶子,还怕什么呀!”,围在身边的士兵发出一阵笑声。袁崇焕接着说道:“只要你们能练成神枪手,还能带出和你们一样好枪法的兵,我就让你们当军官!想不想当军官?”,“想!”,士兵们异口同声。“光想有个屁用,还不赶紧去练!”,围在袁崇焕身边的士兵笑着一哄而散,嗷嗷叫着去训练了,士兵暗想,这个袁大人这么大的官,没什么架子,还挺有意思的。

袁崇焕转向赵率教,“对了,赵将军,这次给你的是第一批枪支,士兵在使用枪支的过程中,如果发现一些问题,要及时写信通知孙大人,以便他们改进。还有,火枪队的编制与现有的编制有些不同,需要作一些变化,这样吧,火枪兵,再加上一同编队的重装长枪兵,一百人左右为一个连,三个连为一个营,三个营为一个团,一个团,加上辅助人员约一千人,各级都要有正副军官。给你半年的时间,我要你训练出6个团,有没有问题?”,“没问题!”,赵率教大声回答。“还有一个环节你们要特别注意,就是换子弹的速度,快一点和慢一点,到了战场上很可能就是生与死、胜与败的差异,对骑兵尤其如此,你们要特别重视!”。

这时袁刚正好带队从旁边经过,袁崇焕喊道:“袁刚!”,袁刚跑步过来:“到!”,袁崇焕盯着袁刚看了一会,看袁刚有点发麻,袁崇焕这才说道:“听说,你对火枪不感兴趣?”,袁刚也不好直接回答,只得找借口说道:“我、我喜欢骑兵,再说,骑马也不好用这玩意啊。”,袁崇焕也不责怪袁刚,“那好,你去给我牵匹马来!”,转向训练的士兵,“你去把两个靶子换成稻草假人;还有你,把刚才我打的那支枪给我,其它人靠边,看我怎么骑马打枪”。

袁崇焕牵过马,据枪朝天开了一枪,马的反应不大,应该是已经习惯了训练的枪声。袁崇焕飞身上马,跑开一段距离之后,策马飞奔向射击区,单手据枪,两声枪响,一个假人身上都冒起一小团烟雾,马一边往前跑,袁崇焕一边快速装弹,反身又是两枪,这次是两个稻草假人身上都腾起一小团烟雾,显然,两枪都打中目标。一旁观看的士兵发出了欢呼声。

下马,把枪还给原来的士兵,一群人看傻了,袁崇焕这才对袁刚说道:“如果你用刀,我用枪,同样是骑马,还没等你靠近,你就倒下了!就算用弓箭,发射速度和准确性也比不上枪支!你还不愿意练,真是糊涂!枪,你必须练,还要练好,要不你怎么带兵?而且你还要练好一边骑马一边打枪!知道没有?”,袁刚被训得哑口无言,红着脸大声回答道:“知道!”。

“赵将军,目前的训练以步兵火枪队为主,可少量训练骑兵使用枪支,训练之前,要让马匹习惯枪声,以免惊了马,带来不必要的伤害。”,“这个末将明白!”。

袁崇焕在东营卫停留了三天的时间,详细考查了新兵招募和士兵训练情况,和赵率教详细讨论了关于火枪队与重装长枪兵编队的人数以及阵形配置的问题。看到东营卫的一切都按照自己的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这才放心离开东营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