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五十六节 新烈火作战计划(七)

xy99991 收藏 8 3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中国各战区去年一年的整体形势是堪忧的。虽然有局部的小胜,只都无关战局的发展。还值得一提的只有第三战区。虽然第三战区在上海的撤退途中,人员装备损失过大,至使后来的南京战役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毕竟这些老兵在南京战役后期大半多当涂、芜湖一线退了下来。

委员长自己统兵多年,久经战阵,当然知道这些老兵的意义。

去年年底爆发的“南京大屠杀”,是吓不倒中国人民的,只能激起中国人民抗敌到底决心。这一点委员长是相信的。

在年底的时候,独立师力战宁国,收复宁国全县,并将兵锋直指宣城、广德。迫使日军收缩防守,并将广德、长兴一线放弃。

这其中固然有日军为徐州战役作准备的原因,同样也有独立师强大的攻击力,与强烈的主动寻战精神的原因。

其后的广德之战就是如此。

宁国与广德之战后,独立师本已战损甚大,后来又扩编为军,第三战区与大本营给他的整补期限是三个月,就是考虑到了这一点。

弹药枪械一个月就能整补完毕,但人员的整补与训练,并达到原先的战力,就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了。

未想到独立军仅二个月的时间内,就完成了整补与训练,并向日军发起了进攻。

与徐州战场的台儿庄会战相辉映,苏南战场也展开了局部的反攻,看来今年的开局还是不错的。

只是自台儿庄会战取得大捷后,现在徐州会战形势很不妙。日军南北两线现在不再是,南动北不动,北动南不动,造成一部孤军深入的态势。

国军虽然已调集重兵,增援徐州。但千里赴敌,必厥上将军。作为兵家老将的委员长当然知道其中的弊端,但为了重振军心、民心,不得不为之。

现在好了,苏南战场有大动作了,独立军已成军并恢复战力了。那徐州战场也就可以收兵了。持久战是一门大学问啊。面对强敌,退却是必然的,但如何在退却中,如何保持民心、士气,并不断地给日军以打击,这是两难之局。

有些人,有些势力只知道在背后,在私下里噪噪。说国府如何如何。完全不理解国府的难处。只知指责。将那些军阀的举动,也宣传成国府的决策。将国府的长期抗战的决策,又加入歪曲。

无非为一已之利。

如果中国如现在某些人嘴里的中国,都听我蒋某人的,那日本又如何敢于与中国开战?

独立军的郑雄不错。在各种声音里,虽然沉默少言,却不记得失,奋勇抗敌。按战功,他们应该得到一个军的正式番号与补充。但他们实际得到的只有一个师。

他们内部也曾有过不满,但在郑雄努力解释下,这种声音渐渐没有了。

他的解释是多样的。从第三战区到全国抗战,到处都在要人,要枪要钱。哪里都缺人缺枪缺钱。如果什么都不缺,在战场上会节节败退?

他说抗战是艰难的。共赴国难是大家的事,而不是哪个人的事。第三战区不是还给了一个师的编制与经费么?不是每场大仗下来,第三战区不是还在尽全力给予补充么?

难道第三战区不给编制、经费与补充,我们就不抗日了?

独立军也真是需要人才,而不是需要哪种思想的人才。什么思想的他都需要,只要你不在独立军中搞组织,搞活动,搞情报,就是搞情报,只要不是不利于独立军与抗日的,他都要。

对于国内各方,独立军似乎没有秘密。他的秘密只是对日军的。

如独立军一样的部队要是多一点话,中国的事就会好办多了。

蒋公在白公递过的一份文件上签了字。白公聪明啊。这份文件他早就做好了,但直到今天才拿出来。

如果没有独立军的行动,白公会不会将这一份文件拿出来呢?

现在是让国人民众将目光从徐州战场,转移到苏南战场的时候了。

“白公,你对江南战场就这么有信心?”

蒋公这样问,是因为他能给独立军的帮助太少了。他真想给他多一点的帮助。

“嘿嘿,委员长这是放心不下你的爱将啊。这个郑雄真有点神奇,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恢复战力。他是怎么做到的,有机会见了面,我倒要问问他。”

蒋公对白公的答非所问,有点气恼。没有答腔。白公笑笑,继续说:

“蒋公还记得我们与毛公的历次交手吗?”

白公说起话来,就是这样的天马行空。天才大概都是这样。

“此子似深得毛公战法的精髓。”

白公顿了顿说:

“以独立军现在的装备,与毛公的战法相结合,江南的日军如何能讨得了便宜。现在这几路日军,如果能早点退却,还有活路,如果退得迟了,那只有一条路可走了。死路。”

“问题是?”

白公只说了半句。

“是啊,此子从何处习得毛公战法的呢?”

该做的调查都做过了,该做的研究都研究过了。没有一点迹象表明郑雄他们与毛公那边有联系啊。

毛公那边派去独立军搞组织的,都被独立军客客气气地大礼送出。虽然送枪送钱,但终是没有留下。这其实就是态度。

也和新四军有过交易。但那只是交易。独立军也不遮掩,明明白白。

情报人员的报告中还称,独立军的战法研究,早在保安团时候就开始了,只不过现在付诸实施了。现在独立军中的中高级将领都是此种战法的高手。当初的保安团的训练都是针对日军的。从战术到战略。

与叶挺部的交易大概只是为了完善他们的战法。

毛公战法独步天下啊!

蒋公、白公叹息不已。

“还是让安徵与浙江的部队动一下,给独立军减轻点压力。他们趴在战壕里的时间也太长了。”

蒋公最后说。

。。。。。。。。。。。

夜十一时许。独立军东进指挥部。

104团A已经撤出宜兴城,在向溧阳运动。只在和桥镇留与太湖边各留下一个连监视敌人。打扫战场、清运物资、转运伤员的事,交给了宜兴保安团。

各级别保安团现在还无作战能力,配合作战与适应战场,现在是他们主要的任务。东进指挥部严令各部不得将配合其作战的保安团投入战斗。谁下令,谁要负全责。

103团A也已消灭南渡镇与壁桥镇之敌。同样将打扫战场与转运伤员的工作交给了保安团。保安团也担任起了南渡镇西修筑工事的任务。

103团A在南渡镇就地休整,等待下一步的命令。

104团一营已攻入溧阳县城,正在进行向心攻击。一个小时之内就能解决战斗。余部在溧阳城外休整。

105团在金坛围住了刚出金坛县城不远的日军大队。正在激战中。

103团还处于隐蔽状态。随时可以给日军致命一击。

现在独立军的作战态势是太好了。现在日军如果将郎溪与溧水的部队撤回,那还则罢了。对于独立军而言,只是夺取了溧阳、宜兴、金坛三座县城。将茅山山区与宜兴山区连成了一片,活动更加自由而已。

独立军还没有狂到去进攻有重兵防守,并有坚固工事与城墙的县城。

如果日军这两路不退,反而增兵,那仗就有得打了。

。。。。。。。。。。。

晚八点十二分,第九师团步兵第六旅团,旅团长秋山义允少将发过来一份作战建议。

晚八点二十一分,第六师团长谷寿夫中将在芜湖发来一份作战建议。

晚九点十分,第三师团步兵第五旅团,旅团长片山里一郎少将发来一份作战建议。

各部的作战建议的核心,都是利用支那独立军深入我军战线之机,将其一举歼灭。其次,是各部都希望成为成为围歼独立军的主力。

对于各部积极求战的精神,华中派遣军司令官钿俊六大将心中甚慰。但是现在华中派遣军的状况却是不容乐观。

一零一师团正在张家港渡江,准备沿南通如皋一线进击苏北。

第十三师团全部、第三师团的主力步兵第二十九旅团、第九师团的主力步兵第十八旅团都已渡江北上,从南线进攻徐州的支那军。

现在只有驻防宣城、芜湖一线的第六师团是完整的建制,另两个师团,其实只是两个步兵旅团。加起来也不足一个师团的数量。

而国内新组建的配属到华中派遣军编制中的两个师团还未装船。至少要到六月才能抵达上海。

如此漫长的防线,华中派遣军其实只有三个师团在防守。而杭州的十八师团无论如何是不能动的。

杭州周边山区的中国军队实力还很强大。他们大多是从上海退过去的支那军的精锐,基本没有受到帝国军队的重创。

从南京退出的支那第三战区的精锐在铜陵、繁昌一线,呈梯次纵深防御。从南京败退的支那军精锐,正在武汉整补,正在迅速恢复战力。

这样第六师团可动的兵力也不多。

没有强大的兵力,要想在野战中击败士气正旺的支那第三战区的独立军,难度是很大的。如果要集结强大的野战兵力,各重要据点的防御兵力将被极大的削弱。

万一受到攻击,后果将不堪设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