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六章: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沂蒙山,吴志伟部队的驻地。


萧瑟的秋风带着摧残一切生机的寒意从西北方向一阵紧似一阵地刮掠过重重的山峦以及旷野,原来驻地四周的视野处满眼青葱翠绿此际已是黄褐斑斑、褪去了生命的活力而显露出原始的荒凉。


吴志伟以及韩大海带领着全连的153名官兵神情肃穆而沉痛地给此次行动却经过了两场战斗而阵亡的十名士兵进行了安葬仪式。


相比之下,这十名阵亡合葬在一起的士兵们也算比较是幸运的,他们最起码享受了被战友们把自己的尸体带回来并且在全连官兵们给举行了隆重葬礼的待遇!如此的幸运连里的其他弟兄在以前没有过,以后呢?活着的人不敢想象———他们所求的是万一自己走到了那一天,能有人把自己的名字刻在一块石碑上就像上一批先走一步的弟兄们那样有自己的弟兄给堆起一个衣冠塚就不错了!


“弟兄们,”吴志伟在全连官兵们一起动手埋葬了阵亡的十名士兵后站在队伍的前面大声说道:“先走一步的这十位弟兄完成了他们的使命和职责,他们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和辉煌的战绩给自己划上了一个完整的句号!我们应该为自己有了这样的战友和兄弟而感到自豪和骄傲!作为我们仍在活着的人,首先要继续完成他们尚未完成的遗愿,就是更多地消灭日本鬼子,早日地把他们赶出中国!


现在我命令全体官兵再次地向我们为国捐躯的好弟兄、好战友们敬礼!”


待153人“唰”地一声抬手敬礼时,一百多双眼睛里都深切地充满了尊敬、缅怀、回想和追思的神态,再后来,随着思绪的延伸,那眼光里的含义就在从容而自若、坚定与果敢、自信与凝重、镇定与无畏之处定了格------


当全连的官兵们在戴云飞的号令下走向营地的岩洞去开会时,萧瑟凄凉并呼啸袭来的秋风吹拂着紧挨着原来衣冠塚墓碑的另一块新凿刻出来的石碑,这块冰冷而坚硬的石碑上刻着一行行醒目的名字,他们是:国民革命军xx师士兵李维军、王子丘、孔照明、刘二肥、邓半斤、高青、武二家、赵思敏、张宝泉、仇文英。


十分钟后,全连官兵们整齐而沉静地坐在大岩洞内听着前面吴志伟的讲话:“弟兄们,刚刚亲手埋葬了自己的战友、弟兄,谁的心里也不好受。但是,我们既然是一名战士、一名在国家处于生死存亡危机关头的中国军人,个人的生死就不可避免!牺牲的弟兄完成了他们的任务,而作为我们却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来做。下面,请副连长把我们这次远距离伏击以及在返回的途中出手援助八路军友军的两次战斗的经过所出现的问题做一总结。”


韩大海先是平静地向下面的众人点了点头然后缓缓地说道:“弟兄们,四天的时间里,我们全连做了三件事———四天前在马头崖以及南石门干掉了一个鬼子小队和12名日军骑兵,算上在袁家庄和三十里铺之间干掉的一个鬼子中队,再加上途径院东头西南帮助八路军打鬼子,我连直接消灭了鬼子共506人,差不多等于鬼子的两个中队还多一点!当然,为此我们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但是,” 韩大海说到这里稍稍停顿了一下看了看下面最前面就坐的几个排长说道:“我们目前尽管有了以自己的优势火力、自己士兵们的战术素质高、战斗的方式方法灵活机动的特点打了几场胜仗,却有一种明显存在的情绪就在你们几个排长们的身上体现出来并时刻地影响着全连的弟兄们!这个问题不早点摆出来并得到彻底地解决,将会影响你的排、你排里的几个班乃至全连的士气!


也许有人能够看得出来、尤其是配合作战的一些非步兵排的弟兄能够很清楚地看出来:就是我们的排长们、更包括几个班长们损失不得自己的兵、损失不得自己班排里的力量!


为什么?我们是天兵天将?还是刀枪不入?我们能成十上百地干掉不可一世的日本鬼子兵,就必须要保证零伤亡?什么逻辑?在袁家庄和三十里铺,先是三排阵亡了一名新兵,后是二排损失了两位弟兄,两个排长就一路上阴沉着脸一路不吭一声好像天要塌了下来!你的排里有了伤亡你心疼,但各个班排的任何一名弟兄都是连里的成员,吴连长和我就不心疼?


不想有损伤?那好办!我们找个类似于我们原来藏身的无名岛这样的一个世外桃源,天天打渔种田,连部再想法给你们每个人弄一个老婆发下去让你们个个过着子孙满堂无忧无虑、生老病死颐养天年的好日子就行了!但那现实吗我的弟兄们?我们的国家遭受外敌侵略,我们国家的黎民百姓遭受强寇屠杀,我们身为国家一名军人在抗击外敌时却不想有有损伤,虽然你们不是贪生怕死,保存实力,但抱着这个观念投入战斗,那和贪生怕死、保存实力有什么区别?


古语说的好:胜不骄、败不馁,实乃用兵之道。身为长官,你带一个班也好,一个排也好,你的情绪往往会影响到你的个别团体,你的这个小团体在精神上异常低沉和士气上的不正常,势必然也会影响到其他的单位,都有了这个情绪和观念,那就会必然地影响到我们整个团体的战斗力而最终导致我们全连的失利甚至覆灭!


你们看看我们这次遇上的八路军部队,他们的装备很差,别说在武器战备上和我们相比,就是和小鬼子们现有的装备相比他们连一半都不如,最明显的一点就是除了他们一个六、七百人的等于一个加强营编制的大队里只有班长以上的军官才有军装穿,副班长和所有的士兵们都是入伍前穿的老百姓服装!在战斗时,每一名士兵的子弹袋里不足十发、甚至是很长的时间里只保持在5发子弹的基数!但是,你们都能看得出来:他们打起仗来个个都不怕死、个个冲锋陷阵都不用长官们在后面督促而特别的积极主动!院东头一仗他们遭受了多大的损失?我告诉你们:轻重伤194人、阵亡128人!128人,正好是我们从海岛上回大陆时的数字!


按理说:一个部队的伤亡人数达到了该部队的一半左右,这个部队就基本上失去了战斗力!可是他们没有,我们都看得很清楚:除了一些失去了战斗力的重伤员之外,轻伤员仍在咬牙坚持着顽强的战斗!就是剩下的另一半毫发无损的指战员们也不顾自己的弹药将尽、欲将被包围的险要形势而不顾一切地顽强杀敌!甚至几人一组几人一组地冲下来背靠背地与小鬼子展开肉搏!这种顽强的战斗意志和不怕死、在气势上不输给敌人甚至要压倒敌人的精神与气概丝毫不比我们差!


他们牺牲了这么多人,各级的指挥官们不心疼吗?他们有的班只剩下了一、两个人,有的排只剩下十几个人!他们能个个阴沉着脸吗?你们都看见了,这个部队在坚持到了最后的时刻取得了胜利的时候每个士兵、每个军官都非常地兴高采烈并不停地欢呼与忙碌,因为什么?是因为他们的部队缺少弟兄之间的关爱和战友之间的生死之情吗?绝不是!是因为他们打了个大胜仗!以自己劣势的装备同自己人数差不多、但武器和士兵素质要比自己强许多倍的日军部队血战了一场最终在友军的帮助下全歼了这伙屠杀百姓的强敌并击毙了鬼子的大队长!


从自己也在战斗中遭受到了巨大损失但仍保持着乐观态度的这一点看来,这个八路军的部队是很实际、很客观的。以前战争刚开始时,小鬼子曾扬言:一个日军的士兵可以抗击5名甚至更多的中国士兵,但次仗八路军可以宣称他们以一个人换取了四个人!我是指不算我们的支援。就是算上我们打掉的一半,他们的士兵也基本上可以以一个人换取了将近两个鬼子士兵!在这样的装备条件下以及八路军的士兵们大多数都是当地入伍仅仅几个月的农民这样一种实际情况来看,他们能惨烈地打胜这一仗,也真是了不起的事情,这也是他们很乐观的原因之一。


第二个原因我觉得他们的战斗目的很明确,即保家卫国。卫国保民本应该是我们国家军人的事情,但由于种种原因,我们的确愧对了国民革命军的称号!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组织民众打鬼子,在当地来说是为了保卫家园,但同时又何曾不是保卫国家?为了这个目标这些用劣势武器、乃至还有大刀、长矛武装起来的昨天还在田地里抡锄头的农民居然能在战场上冲锋陷、在枪林弹雨中抗击外来侵略者,且不论他们有多么大的战绩,仅就这种精神也是实在地值得我们佩服而敬重、更让我们这些身穿军装的国民政府军队的官兵们脸红!


我们出海后所遇到的老百姓们无论在平时还是在战时,并没有说过甚至也没有表现出来一种深深埋藏在他们内心里的含义,那就是说:国难当头,你们这些国家养活的军队挡不住鬼子,我们只好举着大刀拎着脑袋往前上了!话是没有说出来,但实实在在的事情他们是这么做出来了!真是让我们实在羞愧难当!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谁养活了我们?是国家,国家靠谁支撑?正是这些平日里默默无闻、整日操劳耕作的农民以及其他民众用他们点点滴滴的血汗养活并装备了我们的官兵们。他们做出了这些牺牲后对我们并没有过高的要求,其目的也只是一个:在外敌入侵时我们能够挺身而出地站出来保护他们和保护自己的国土!


好了,八路军的事、二排长、三排长的事情我就说到这里,下面我讲讲一排长的事情。”


韩大海说到这里看着前面端坐着的戴云飞问道:“一排长,你是否还记得你在院东头干掉了六个鬼子军官下来后我说过的一句话?”


“记得,”戴云飞站起身觉得刚才韩大海所说的“讲讲一排长的事情”有些不像是好意而有点胆虚地回答道:“你说‘一排长就是一排长’!”。


“对了,我说的就是这句话。”韩大海摆摆手让戴云飞坐下后接着道:“你戴云飞有一身精湛的杀敌本领和多年侦察兵出身的大脑灵敏、反应迅速并战斗作风强悍、勇猛的特点,你的一排在你的带领下也有着类似的特点和风格,所以,在全连里,一排就是一排,一排长就是一排长。”


韩大海在一排所有的官兵们脸上刚刚露出了某些得色的瞬间立刻话锋一转——“但是,一排的排长,在连里的长官不在场时,如果有了军情紧急不需要你和其他的同僚们协商时,你一排长就必须要坚决、果断地行使起你老大哥的职责!这并非有什么明文规定,却也是多年来部队的一种约定俗成。但是你在院东头面对着八路军与小鬼子打仗时所表现出来的瞻前顾后、犹豫不决的态度,还像是你平时的作风吗?


作为一位堂堂的国军中尉,师部特务营侦察连的副连长,所谓当机立断、雷厉风行的战术原则以及战场变化瞬息万般的常识你都忘掉了吗?即使你用激将法套其他人的口风,也不想想你们那是处在一种什么样的战斗状态下?你怕贸然下令投入战斗一旦弟兄们有了损失会受到吴长官和我的指责这个微不足道的念头而延搁、迟缓每一分钟、甚至每一秒钟,抗日的同胞或者自己的弟兄将会有多少人倒在鬼子的炮火下和他们重机枪下?甚至更有可能在几分钟后战局就会向完全相反的情况下转变!这一切,在你迟疑不决的时候你都想到了吗?”


看到戴云飞这员猛将很少见地垂下了头,韩大海的心里也暗自不忍,于是便缓和了一下语气又说道:“我和吴长官这次并没有和你们打招呼,比你们仅仅晚行走了半天循着你们的踪迹暗地里跟着部队。本以为在一般的情况下你们都可以自行解决甚至解决得不错,所谓‘独当一面’并不应该只表现在单纯地舞刀弄枪上面!弟兄们应该时刻地记住这一点:我们并不是一支在正常的情况下、正常的环境里拉出来的一个正常的连队!从连队的组成、官兵个体的成分、军事素质和技能的比较强悍、战斗多目的的使命、全连的武器装备的超常规、战斗风格的特殊和战术方法的别具一格等等方面都是非常的!否则,我们绝不会在强敌环视的局面下能够存在这么久!


我们这个连队在某个范围既然是非常的,那么,非常的团体人员就应该具有非常的能力,换言之,你在别的部队里如果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战斗员就相当不错的话,在这个连队里还不行,还应该具备一个优秀的指挥员的能力!我们要求靠我们自身顽强不懈的刻苦训练能够把自己变成即是战斗员又是指挥员的水平,那么,在一些战斗的场合,你一个排长指挥近三十名弟兄如果想发挥出以一当十、当百的战斗威力,除了弟兄们强悍的战斗力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你们的指挥能力。任何的事物都是以小见大,你能在多次的战斗中把你的班、排指挥得很好,以后指挥一个连、一个团甚至一个师也都会一样指挥得很出色!因为人数的多少和战斗的场面多大只是个编制和规模,而指挥打仗却是个军事才能和艺术的问题,是可以慢慢学来的!


以后连里的军事理论课要结合普通的军事常识课还要继续讲下去,文化课和扫盲班合在一起上,各班排以及连部抽出的教员要经常在一起合计一下讲课方法,尽量地做到通俗易懂、形象生动。这一点二排长王志刚比较有办法,讲的课也很受弟兄们的欢迎,我们大家要向他多学习和请教。


我最后再说一句:通过昨天和八路军在院东头联手打了一仗的事情,我明确了一个观点,那就是在平时我们如果是一个普通的百姓在日常为人处世的原则上要讲求仁义和宽厚,但我们现在是个为国为民的军人,在抗敌卫国的战场上,我们也要有个原则,那就是无论何时何地,祖国的利益与民族的利益是至高无上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