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关于“传销”生活之——我是苏轼的邻居

王老兵 收藏 11 264
导读:关于“传销”我来现身说法之 ——我和苏轼是邻居 1996年9月的某一天,突然接到一位久别的战友的电话。对于他的突然造访我可是又惊又喜,因为我们已经有6年没有见面了。6年中也没有任何联系,只是知道他在广东惠州打拼。从部队复员后没两年,我就来到云南瑞丽帮朋友打理生意,一直都在忙忙碌碌中过。每天都是在盘算着“宰人”或者防着被“人宰”。可以负责任

关于“传销”我来现身说法之


——我和苏轼是邻居




1996年9月的某一天,突然接到一位久别的战友的电话。对于他的突然造访我可是又惊又喜,因为我们已经有6年没有见面了。6年中也没有任何联系,只是知道他在广东惠州打拼。从部队复员后没两年,我就来到云南瑞丽帮朋友打理生意,一直都在忙忙碌碌中过。每天都是在盘算着“宰人”或者防着被“人宰”。可以负责任的说,在这里没有交到一个真正的朋友。生意上的往来,大家都说以诚相待,其实是谁太实诚谁就等着“被宰”。所以,在这样一个心理负荷及其沉重的情况下,接到一个久违的战友的问候,那种心情可以用欣喜万分来形容的。


我们的通话内容不外乎就是互道离别后怎样怎样的思恋对方,然后又怎样怎样的想了解对方的情况,当然也少不了相互肉麻的吹捧。实际上整个通话过程他是用笑呵呵的口气在听我对现实牢骚式的喋喋不休。最后,他这样说:“咳 ——!屈才了,真的屈才了!”稍停一会儿接着说:“如果不行,你就过来吧!”。


“你就过来吧”!这句话对我来说是就是一个巨大的诱惑。众所周知,广东,那时的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对于一个想整出点名堂的人来说,这句话就犹如“芝麻开门”,然后就“黄金万两”。


我们这次的通话结束了。但是,我的心里却汹涌澎湃起来。第二日,他又来了一个电话。这一次是我在听他的如何的春风得意,如何的财源滚滚。最后对他大扺有了一个印象,他已经成了前途无量的老板了。


好了,话说到这里这心里就开始泛起了嘀咕。去还是不去?去了,会有两种结果。其一,只得放下这里的一切,包括所有新老客户。其二,开罪了现在的朋友,事实上他也需要我鼎力相助的。不去,这机会的诱惑在心理犹如猫抓一样的痒痒。在经历了几个白天夜晚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还是毅然决然的下定了决心:为了事业,我冲锋吧!


接下来的日子,为了能和他保持频繁的联系,我就特意买了一个手机。那时的手机不得了,除了四五千元的手机款外,光是通信费就每分钟二点六元,还双向收费。仅此一笔开销就可以在农村建个小洋楼的。当然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话说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后,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了广东(坐火车的过程就省了)。九六年时的广州火车站,放眼望去,没什么好印象,就一个字:乱!行人没个好心情,“大沿帽”没个好脸嘴。


初来咋到,虽不至于惊惶如受惊的小鹿,但还是有些茫茫然不知所措。时不时还横穿出一个摩托:“海冰斗?”眼看我狐疑的眯着眼看他,就变了腔调拖着个长尾音:“你去那里呀——?”


喔。。。明白了!我还以为都不说人话?于是就说:去惠州!他说我带你去!我的心里不由得开始冷笑:想卖我“猪仔”?惠州离此地还有上百公里,用摩托车带我去?哼哼。。。小样!此前战友有所交代,果然不差叫我遇上了。但是经验告诉我强龙不压地头蛇,于是就说,不用,我坐大巴。随手一挥叫上的士绝尘而去,害得这老兄在后面用个什么鸟语骂骂咧咧的。(广东的战友不要多心哦。。。呵呵)


在双流车站买票还算顺利,利用候车的间隙,我和战友通了个电话。二十分钟后我终于驶向惠州的“康庄大道”。



当我肩扛手提行李并拖着疲惫不堪的躯体迈步走出车站后,一个熟悉的乡音迎面掼将过来:老班长,我在这里!抬头一望,果然是他,有分教:

西装革履,满面红光。身长六尺有余,双目如漆点染。唇红齿白,貌似潘安。原是农家一少年,想煞多少痴情囡。此君风流倜傥,落下多少饭后茶余之谈资。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话音刚落,在此君的带领下,一群打扮入时的男女蜂拥而上,抢下我的大包小包,“欢迎”“幸会”之声不绝于耳,引得多少行人驻足侧视,满面狐疑:此生何等人也?



如此热情直让我晕晕乎乎,忙不迭连声“不用”“谢谢”说个不停。战友说:“没事没事,就让我们尽点地主之宜,以后大家都是生意伙伴,免不了要相互照应的。只是现在。。。。。。你刚到,现在的任务就是休息,其他的,就不要多想了。”我看他说的在理,加之旅途实在劳累,也就没有谦让,听之任之。就这样我被一伙人众星捧月似的从站里鱼贯而出,直奔站外一面包车而去。



来到车上,战友开车。我受优待,连女士也与我谦让,当上了“副驾驶”。一阵问候寒暄过后,突然想起战友刚才的话里有话,不由得又勾起旅途中在肚子里酝酿修改并发酵多次的好多问题。



“我。。。我们是做啥生意?”本来想说“我和你”,突然想起还有这许多“生意伙伴”,于是变成了“我们”。



战友用又体贴又责怨的口气道:“我说你这个人啦,这么多年了,性子还是没改?心急吃不得热豆腐。。。我已经说了,你现在的任务就是休息,慢慢的了解了解。。。你会明白的。” 想想也是,客听主安排,说的在理,于是当下无话。



一群人唧唧咋咋的议论着惠州的街景。我也随着他(她)们的指指点点浏览着这个陌生的城市。时间隔得太久,已经没有在大脑里留下什么影像。只是记得汽车在大街小巷里东拐西拐,突然视野开阔起来。前面出现了一湖碧水,岸边杨柳依依,夕阳映照下,湖水泛出一轮一轮的红波,照得车里每个人脸上都印上红晕,煞是好看。如此美景,我怎能放过?精神为之一震,由不得喜上眉梢,口里唏嘘不已。


“这叫什么湖?”我问,“西湖”有人答道。


冷不丁战友此时放过话来:“老班长,你知道这岸边有谁的雕塑?”


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有改口。我转过头来:“不知道。”“我们以后和他就成邻居了。”战友神秘的笑笑并拍打两下方向盘大声朗咏:“大江东去,浪涛尽,千古风流人物。。。”


“苏轼?”“哈哈哈哈。。。,你的偶像差点在这里生根发芽,有你玩的啦!”


我突然想起此公在惠州做过官的,并发誓“不辞长作岭南人”。事隔九百余年,我竟然觅着此公的足迹来到此间,也发出了“海山葱茏气佳哉”的感慨。想到这里,我转过头去,认真的从头到脚打量起战友来:噫!这小子啥时也沾上点文化气息了?能选此地发展事业,也不枉然这身好皮囊!


就在战友得意的向我抗议我的“有眼无珠”的时候,汽车转进了一个小巷,向前行驶不久,来到了一栋居民楼前。车里顿时喧闹起来,众男女欢呼雀跃的拿着我的大包小包直往楼上楼下招呼:来啦来啦!楼上楼下应声不断并伸出许多黄的黑的头来,满面笑容,热辣辣的目光直向我倾撒而来。害得我这个一向自认为宠辱不惊、见过世面、久经沙场的大男人窘的手不是手、脚不是脚的。


就在我伫在原地惶惶的傻笑并不知何去何从时,战友走过来扶着我的肩膀连推带拉的直向楼里走去,说:“噫!你不会走路啦?”于是我放下心情,迈开大步和他一道涌进了神秘幽深的“转销公寓”里去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和东坡先生做起了“邻居”,开始了长达一年多的“传销”生涯。这是后话,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本文内容于 2008-9-15 7:49:09 被Ricky881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