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七章六

喀喇魂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size][/URL] 6 清晨,太阳从雪山顶上爬出来,像一团圆圆的火球,清晰、明快。晨光洒在雪山上,闪着金黄色的光泽,晨曦是雪山最美的时刻。 宋丹丹虽然昨夜睡的很晚,但她养成了早起的习惯,她走出哨所,来到小溪旁散步,空气清新,深深地吸进肺腑,感到头脑清醒些。她仰首望去,白雪耀眼的雪山顶上,有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清晨,太阳从雪山顶上爬出来,像一团圆圆的火球,清晰、明快。晨光洒在雪山上,闪着金黄色的光泽,晨曦是雪山最美的时刻。

宋丹丹虽然昨夜睡的很晚,但她养成了早起的习惯,她走出哨所,来到小溪旁散步,空气清新,深深地吸进肺腑,感到头脑清醒些。她仰首望去,白雪耀眼的雪山顶上,有一座耸立的岗楼,由于太高太远,看不清边防战士英姿。山坡上有一条山路,弯弯曲曲,通往哨位。她想到昨晚执勤的战士没有参加晚会,一年内仅有的一次机会,绝不能让一个人错过。

吃过早饭,宋丹丹对唐一平说:“站长,昨晚执勤放哨的战士没有看到慰问演出,我想带董冬冬、栾菊和叶娜到雪山哨位上,为战士演出文艺节目。”

唐一平点点头,说:“我同意,不能漏掉每一个战士。”

董冬冬、栾菊和叶娜听说要到雪山之巅的哨所为战士演出,劲儿很足,她们都是第一次来到边防哨卡,能够亲临边境线的最前哨,直接体验边防战士的生活,怎能不高兴呢。

姜良驹昨晚和哨卡的干部们睡在食堂的地上,为不影响战士们按时开饭,提前起了床,收拾好被褥,把食堂打扫的干干净净。他听说医疗小分队要派几名女护士到哨位上为执勤的战士演出,作为新闻干事,绝不会错过这个极好的机会。

“护士长,我和你们一起去。”

“谁是你的护士长,我可没有权力管你,两只脚长在你的腿上,随你的便。”

“我去过哨所,路熟,给你们当向导。”

宋丹丹心里想让他去,又不好直说,她深情地望着姜良驹,他,军容整齐,肩背手枪,腰扎皮带,挎着相机,比她在昨夜梦中的姜良驹还要威武、精神的多,她顿时觉得脸上微微发热,黑红色的皮肤掩饰住她的羞涩。

唐一平站长、白金龙指导员把他们送到哨所的门口。

白金龙嘱咐说:“同志们,上山时注意安全。”

唐一平叮咛说:“早去早回,明天还要继续转移阵地。”

宋丹丹说:“请领导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宋丹丹、姜良驹、董冬冬、栾菊和叶娜五人出发了,沿着战士们踏出的小路,向雪山顶上的哨位攀登。

姜良驹精神抖擞地走在前面,他来到哨所快半个月了,渐渐适应了这里的气候,熟悉了这里的环境,和战士们交上了朋友,马上要离开哨卡,真有点舍不得。他大步向山上爬,很快把宋丹丹她们甩在后面,拉开了距离。

董冬冬在后面喊叫:“唉,前面那个穿四个兜,走慢点,等等我们。”

姜良驹回过头,不知不觉地和她们拉开距离,只好站在山坡上,等女护士们赶上来。

越往上爬,路越难走,空气中的氧气越稀薄,他们行走的速度明显减慢。当来到山坡最陡的地方,董冬冬、栾菊和叶娜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漂亮的脸蛋憋的红扑扑的,两条腿像患了软骨病似的,不听使唤了。叶娜从小在平原长大,第一次爬高山,喘着粗气说:“护士长,歇一会儿吧,我实在爬不动了。”

宋丹丹看见新护士确实很累,自己也觉的力不从心。她说:“大家在这儿休息休息。”

这些平时爱干净的女护士,此刻,也顾不上讲究了,一屁股坐在向阳的山坡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恨不得把空气中的氧分全部吸了。

宋丹丹对姜良驹说:“来,我给介绍介绍,她叫董冬冬,四川妹子。”

姜良驹说:“好响亮的名字。”

宋丹丹指着另外二名护士说:“她叫栾菊,她叫叶娜。”

“认识你们很高兴,今后请多关照。”

宋丹丹把姜良驹拉到女护士面前,说:“他是西陲军区政治部宣传部的姜干事,姜记者,姜良驹。”

董冬冬凑过来,说:“姜良驹,我在报纸上经常看到你写的文章,我们护士长经常提起你,听说,你的第一篇报道,还是我们护士长提醒你写的,久闻大名,相见恨晚。”

姜良驹说:“比起你们护士长,我还差远了。我刚当新兵时,她已经是让人羡慕的护士了,我要向她好好学习。”

宋丹丹不满地说:“你们谈你们的,别牵扯到我。”

董冬冬说:“昨晚,你吟的诗真够味,是不是提前背熟了,献给我们护士长的。现在,我出题,就咱们脚下这条山路,作首诗,考考你。”

“不行,我可没有那个本事。”

“你不要捏着鼻子打喷嚏,有声不让响。”

宋丹丹也想见识一下姜良驹的真才实学,说:“真金不怕火炼,有学问就不怕考。”

姜良驹站起来,说:“好吧,恭敬不如从命。”

姜良驹思考片刻,清清嗓子,大声朗诵道:

通向哨所的路

战士的脚印千层盖 万层铺

风雪 雷电 云雾

千难万险无阻

顽石 陡壁 深渊

刀山火海拦不住


通向哨所的路

战士的血汗浇铸

依偎着祖国的山山水水

保卫着边疆的花草树木

英雄儿女上征途

战歌嘹亮迎日出

宋丹丹、董冬冬、栾菊和叶娜齐声拍手叫好。

董冬冬拍着姜良驹的肩膀,说:“哥们,看不出来,你不显山,不露水,满肚子诗文,你不是驴粪蛋子表面光,你是‘狗不离’包子有肉不在褶上。”

宋丹丹说:“什么驴粪蛋子,狗肉包子,光会耍贫嘴。”

董冬冬说:“人家是在奉承他,夸奖他。”

“有你这样奉承人的。”

“嘿嘿。”

“人家文章写的好,照相也很内行呢。”

董冬冬一听到照相来了精神,她央求姜良驹说:“姜记者,给我们照张像吧。”

姜良驹最怕有人提出让他照相,照、冲、洗、放,繁琐的程序,他不怕麻烦。是因为他相机里的胶片太少了,由于部队经费紧张,每次买十个八个的胶卷,领导在发票上签了字,到了后勤部财务处报销时,拖来拖去,办公室的抽屉里压了好几张发票了。他每次出差只能带上一、二个胶卷,他曾向部里立下军令状,每照一卷,必须在报刊上发表一张新闻照片。所以,姜良驹使用胶卷十分吝惜,不会轻易打开照相机,按一次快门,都要反复地琢磨,主题、取景、用光等认为最佳时,才按动快门。有次下部队采访胶卷用完了,有一位老乡非让他照一张像,他推辞不过用照相机比划半天,后来战友见了他要相片,他拿不出来,只好说照坏了,道歉的话说了不少。董冬冬提出照相,没有痛快地答应,处在窘境。

姜良驹迟疑了一下,问:“在这儿?”

董冬冬反问:“在里有雪山、石阶,景色不好吗?”

“不是我吝啬、小气,这儿风景不错,但不是最好,不能充分体现边防的特色。咱们登上雪山,远景是蓝天、白云、雪山、冰川,近景是哨所,界碑,每人照一张,留下永久的记录,意义非凡吗。”

宋丹丹给姜良驹解围说:“姜记者说的对。时间不早了,咱们继续登山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