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七章五

喀喇魂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今晚,哨卡的夜空多流星。

宋丹丹也失眠了,她躺在床上,怎么也不舒服,不自在。哨所唯一的小动物虱子,爬出来趁机捣乱,这些可恶的寄生虫,无孔不入,她身上一会儿这儿痒痒,一会儿挠挠那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此刻,在她脑海里总是摆脱不掉一个人的影子,他,长得很帅,聪慧、稳重,有军人的大度,会写文章,还会摆弄几下照相机。宋丹丹接触过不少男人,收到过数十封求爱信和情书,她都置之度外,没有一个使她留下深刻的印象。不知为什么,自从遇到了姜良驹,心灵紧闭的大门敞开了,再也关不上。

宋丹丹失眠了,她第一次为一个男人而失眠。

宋丹丹出生在祖国首都北京,父亲是国家机关干部,母亲是人民教师,从小受到家庭的熏陶和良好的教育,是一个有理想的女孩。在她小的时候最爱看电影《英雄儿女》,影片中的主人翁王芳是她崇拜的偶像,立志当一名像王芳那样的女战士。四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宋丹丹的理想实现了,来到祖国西域边关某医院当上了卫生员,她勤奋好学,要求进步,很快掌握了护理技术。姜良驹当新兵时在医院第一次见到她时,身段标致,肤色白嫩,那时,她正在医院实习。后来,她又回到了喀喇昆仑山边防医疗站,她主动要求到边防第一线,直接为战士服务。宋丹丹在雪山哨卡执行巡诊任务时,强烈的紫外线和风雪的侵蚀,她细腻的皮肤粗糙了,白净的肤色黑里透红,战士们给她起了一个幽雅的绰号“黑牡丹”,她听到后,并没有反感,肤色黑,有什么不好,这是经风霜的肌肤,是健康的象征,是边防战士的本色。

宋丹丹对边防战士有着深厚的感情,从表面看上去,有时候凶巴巴的,嘴巴厉害的像一把刀子,“刀子嘴,仁义心”,她是一个有浓浓“人情味”的好护士。

在哨卡,在战士中间流传着这样一段有关她的感人故事:

有一位老兵,在边防守卡多年,由于高山缺氧,大脑细胞繁殖缓慢,有些木讷、迟钝,再加上谈了几个对象都吹了,大脑神经受到严重刺激,患了高山常见的精神分裂症,住进了十里营房医疗站。

在医疗站宋丹丹负责他的护理工作,她对每一位病号都认真负责,她对这位老兵更是关怀备至,耐心护理,一方面进行药物治疗,一方面在精神给予安慰,经过一段时间的精心治疗,基本上痊愈。这位老兵办了出院手续,部队接他的车来了多时,这位老兵迟迟不肯离去,非要见一见护理他的宋护士。那天,宋丹丹休班,在宿舍正在洗衣服,听说老兵要见她,她放下要洗的衣服,急忙来到病房,对这位老兵笑着说:“你看吧,我脸色黑点,但长的不丑,不怕看。”

老兵说:“宋护士,谢谢你的护理和关照,我要回部队,马上就要复员了。临走前,我有一个大胆的要求,你答应不答应,我都高兴。”

宋丹丹问:“啥要求?”

老兵说:“我在山上守卡六年,舍不得离开呀。你就是那喀喇昆仑山的美丽的雪莲,让我亲吻一下,就一下,让我留下一个永恒的记忆,好吗?”

宋丹丹万万没有想到一位老兵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出这样非礼的要求,她犹豫片刻,说:“我满足你的要求,但是,在病房里不行。接你回部队的车在门口等了多时,走,我帮助你拿着东西,送你上车,当着欢送你的人们的面,我答应你亲吻我一下,就上车回部队。”

宋丹丹把这位老兵送到车前,她主动把脸靠近这位老兵,说:“来,亲我一口吧。”

这位老兵异常激动,轻轻地把嘴贴在宋丹丹的脸上,吻了一下。

宋丹丹没有脸红,没有羞涩,说:“谢谢你的吻。”

欢送老兵在场的医务人员和住院的病号,为宋丹丹给边防战士的一片爱心,她的壮举而热烈鼓掌。

老兵笑了,笑得是那样开心。

老兵走了,没有留下一丁点遗憾。

“给我一个亲吻”,很快,就在边防战士中间传开了。

宋丹丹在西部边疆的拼搏、磨练,成熟了,进步了。她爱上了喀喇昆仑山,爱上了每一个边防战士,她把爱心献给了他们,用自己的智慧和情感,为战士的健康放哨,为战士的生命站岗而感到欣慰。

宋丹丹一直回避个人的终身大事,压制着姑娘春心萌动的情感。当她遇到姜良驹后,开始只是对他产生一种好感,仅仅是喜欢姜良驹长的英俊、潇洒,暂短的接触,通过他的言谈举止,看出他有着一名军人的抱负和理想,有着一颗献身国防的诚心。从爱慕到喜欢,从喜欢到爱,一步一步地往深发展,在她的脑海里,总是出现他的影子。

宋丹丹翻过身,姜良驹的影子又出现了。她一次一次告诫自己:忘掉他,睡觉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