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高城

郑州田夫 收藏 0 472
导读: 《士兵突击》--高城 一个“精英”、“权威”向实实在在的人才转变 军校的高才生可谓“精英”,钢七连的一号可谓钢七连的“权威”。与社会上的现象很类似,总有那么一部分少数的“精英”、“权威”与实实在在的人才有距离。这段距离是什么?我想,是“说懂”与“心懂”的距离,是“学懂”与“体会懂”的距离。只有做到“心懂”、“体会懂”才能真正掌握知识,才能长出知识的“骨头”。知识与知识不一样,孔子有三千弟

《士兵突击》--高城

一个“精英”、“权威”向实实在在的人才转变


军校的高才生可谓“精英”,钢七连的一号可谓钢七连的“权威”。与社会上的现象很类似,总有那么一部分少数的“精英”、“权威”与实实在在的人才有距离。这段距离是什么?我想,是“说懂”与“心懂”的距离,是“学懂”与“体会懂”的距离。只有做到“心懂”、“体会懂”才能真正掌握知识,才能长出知识的“骨头”。知识与知识不一样,孔子有三千弟子,能摸着门道的只有七十二个,这与现在流行的“包教包会,还包销路费”的知识有着天壤之别。知识是有层次的,浅的、深的、更深的。有深刻内涵的知识不是靠学能学会的,掌握有深刻内涵的知识,用部队常用的办法是个好办法,“感受感受”,“认真体会体会”,但还必须用“心”感受、体会。高城的爸爸送给高城一段话,高城不理解,送给伍六一了。

新兵连,看事儿只看一面而不是全面的高城把许三多看走眼了。兴奋的许三多不知不觉表演了一套“过耳不忘”的功夫,“过耳不忘”是中华功夫的一种,中华功夫不止在武术圈,“过耳不忘”是文人练的功夫。李敖的爸爸上北大时北大只有三百多名学生,所以李敖的爸爸说:谁家的孩子背书用两遍?功夫不是天生的,是后天靠刻苦炼出来的。也有不知不觉的“自然成”,比如瞎子阿炳,长期的拉琴使他具有了对音乐“过耳不忘”的功夫。不管是刻苦练出来的还是“自然成”都要“用心”,只有“用心”才能练出功夫。你也想练出“过耳不忘”的功夫,那你就向许三多学习,老师在台上讲课,你在下面重复老师讲的内容,但是别出声,在“心”里重复;也可以边看电视边跟着默念,还可以……有更多形式的练习,苦练一年后看效果如何?当然练的时间越长功夫越深,练的时间越长用心越精,可能出现“心累”,你能否用“恒心”战胜“心累”?许三多是如何练出来的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是用了心的,许三多想上高中读书,因为“书里面有可多有意思的事儿”,在当今游戏机遍地、打麻将成风的时代,能像许三多这样看出书里面“有可多有意思的事儿”的人多吗?当然不是他大哥一乐那种“书迷”。“温课扎实”、“书里面有可多有意思的事儿”、“棺材板记性”这些零散家访出来的信息是史今破格招收许三多当兵的重要原因之一。能够看到“书里面有可多有意思事儿”的人才是“主动”学习的人,才是扎实“用心”学习的人;与“打小抄”、“混文凭”的“高才生”相比是天上地下的差别。部队需要扎扎实实的学习型人才。现在的“精英”一边高喊“素质教育”一边又在妖魔化本应该是基础教育的“应试教育”,更不提“启发式”、“引导式”、“探索式”的中级教育。这样的“素质教育”必然是空中楼阁。“应试教育”是教育的基础教育,是系统教育链上的重要一环,只有打好教育的基础才能有效进入中级教育,对教育者来说中级教育是“启发式”,对被教育者来说是“探索式”,这一环节是“感受”、“体会”的关键一环,往往还会派生出“挫折教育”,“挫折”教育还分“主观挫折”和“客观挫折”。“客观挫折”不可预见性很大,通过教育可以减少但不可能完全杜绝其发生;“主观挫折”是可以通过学习而大部分避免。高城、成才显然是“主观挫折”,把本该留在“学堂”的挫折带到了社会。这种现象社会上还不少,你问某人:人民交给你的国有资产哪?他掳者花白胡子说出一句嫩小孩儿话:“交学费了”。当许三多在钢七连背书背出成绩时,高城又一次没有全面看问题,而是只看到背书消极的一面而没有看到积极的一面,也就意识不到也做不到史今班长期望已久的“引导式奖励”肯定教育,口头奖励许三多一个“帅”,不但不奖励还讽刺挖苦,好像背书没用。大家比较一下,一种是能够背下来的理解,一种是不能背下来的理解,各位仔细想想都能比较出那种优劣,但高城没有意识到也就不可能看出来夸许三多一个“帅” 是一件有意义的话。史今帮助许三多启动费心、费力、很困难,还得不到本应该支持自己的上级的支持,史今这个伯乐真是难!难!难!


“精英”、“权威”总是爱不自觉地做点小动作沾点光,目的上摸错方向。新兵训练结束,手里有点分兵权利的高城打起了小算盘---挑兵。 他不认为这是沾战友的光;社会上有些人喜欢沾同事的光、沾同学的光、沾自己同胞的光,这些爱沾光的人从来就不打算和自己的同事、不打算和自己的同学、不打算和自己的战友、不打算和自己的同胞在同一起跑线上起跑,不打算在同一起跑线上比拼搏、奋斗,甚至不打算“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些爱沾光的人从来也不认为沾光是心理上的侏儒,从来不认为沾光是对自己同事、同学、战友、同胞的不公平,反而认为沾光是一种才能、本事,沾光的行为不能得到有效制止,就会引得一些本来不打算沾光但立场又不坚定的人找到了理论依据“有光不沾三分罪”、“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只有正直的人才不会加入到沾光的行列。沾光历来就是“窝里斗”的罪魁祸首。成才搞“小动作”调离钢七连时一脸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人们一眼就看出来成才在搞的“小动作”;高城也搞“小动作”还没有表现出来不好意思,这种搞“小动作”还不脸红的成熟是成才不及的 ,让人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这套本事还赢来一批粉丝。看来“搞小动作”也分高、中、低的档次,“村门虎子”与“将门虎子”还是有差别的。成才“小动作”的目的是为了避免竞争、为了士官(凭自己本事挣来的狙击第三名还怕竞争?显然心理侏儒病);高城“小动作”沾光的目的是为了“毙的他们(向他派中华烟的三连长“们”)满地找牙”,他们可是你高城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高城的眼光已经看错了方向,枪口已经指错了方向。在来温习一下钢七连那只残缺美的战歌,“踏敌尸骨唱凯旋”,不是踏着战友的大牙唱凯旋,钢七连的“权威”不一定就能够真正理解钢七连的精神。为政绩而政绩就是目的和方向的偏差与错误。30年前对这种人的评价是:出发点有问题。现在不兴说“出发点”的问题,可是不说就不存在了?掩耳盗铃的故事估计“精英”、“权威”也能讲出来,但是真正领会其中内涵了吗?或者是就愿意掩耳盗铃?

鸡蛋事件反映出一个人对问题的认知、分析、判断能力。带兵有时就像带孩子,孩子常做出两种错,一是无知的错,二是管不住自己的错,这两种错一直延伸到成年,其实也是常人常做出来的“常错”。这两种错有着不同的性质也应该用不同的解决方法,现在人们常把无知当成贬义词,其实合适的定义是中性词,理由是它属于常人常做出的常错,像许三多说的:我不知道是个错。有些人为了贬低别人和为了自己的面子把这个词极端的推向贬义是不合适的。解决无知的错,用一颗“平常心”让无知变有知就是合适有效的方法。对做出管不住自己错的解决方法才应该是使用惩罚语气和手段,力度把握在能够遏制并使其改正为合适有效。解决问题首先要分清原因、性质才能做到对症下药,就像医生治病要了解分析病因、病症、病理,然后才是采取合适有效的治疗方法。鸡蛋事件,史今说:输于意识不是技术,这种分析判断非常正确,也是能够有效解决问题的合适方法。高城就没有这么深入、入理的分析,方法简单粗暴的可与许百顺有一比,还扯着好嗓子充当了一回土巴顿,高城是否还记得这支部队是经过“三湾改编”的部队,“三湾改编”对这支部队乃至中国军队都有着重大意义,对世界军队建设都有影响。区别旧军队、爱兵、官兵一致就这么轻易的放弃了?许百顺粗暴简单的做法能把他儿子教成合格农民吗?你带的部队是子弟兵还是甲方乙方的雇佣军?更不可理喻的是高城气得自己分不清史今说的承诺是啥东西。兵法常用“激将”法,“将(兵)不胜怒”是一种非常危险的信号,所以军队都教“克怒”、“戒躁”之法,30年前的方法是做“深呼吸”,现在可能教的方法是吴哲用的“平常心”,都是好方法,军校高才生高城也应该学过一种(可能不止一种)“克怒”法,可是没见高城使用出来。在纬五路中学上初中的时候是“学工、学农、学军”的时期,那时的老师说:学会的知识不会使用不叫掌握知识。做到“不抛弃、不放弃”还需要掌握理性的知识、分析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作后盾,否则底气不足,很难做到。

从晕车的车载步兵看一个人和军队解决问题的方法与能力。面对一个晕车的车载步兵高城又一次显示出来没办法、无奈还有嘲弄。基层老兵老班长史今有办法,方法也充满了军人特色“土人狠招”,部队不兴温柔、拖泥带水;部队兴勇、猛、狠。

当解决一个问题有温柔的有效方法,还有勇、猛、狠的可用方法时 ,军人一定选择勇、猛、狠的方法。有支部队训练擒拿格斗的时候,要求:绷紧屁股肌肉,把草地砸个坑。谁砸的坑深谁英雄,教官还可劲的吼:不要可惜草坪。可惜兰小龙没有把这句话挖掘出来让齐桓吼一嗓子,如果齐桓吼出这话,对齐桓这个人物在艺术上的刻画就显得“传神”了。有位母亲到部队看儿子,儿子非常兴奋,向娘汇报表演说:娘,看我砸的坑。“哇……”,娘哭了。以后部队保密条例增加一条:不许让娘知道屁股能砸坑。从此屁股砸坑就成了“军事秘密”。史今不但有方法,而且使用方法还精湛,一副单杠,开发出来的硕果累累,让“扶不起的泥巴”过了平均分数线还实现了自我突破,拿到了小红旗,还为钢七连的连史曾加了精彩的一页,这一页表明钢七连没有只停留在过去的光荣历史,而是在创造着新的历史。高城为了钢七连过去的光荣历史敢找张干事打架,面对这么一件有意义的新历史高城却听信张干事们的话:“没有豪言壮语,没办法上团报,或弄个先进什么的”。

围绕兵表兵里、钢七连精神的表与里上演出来的反讽大戏。高城带领的钢七连,从702团最牛的连没落下来了。整编后送走调往其他连队的兵,高城“大稍息”,在营区内衣装不整、嘴上叼着烟卷、迈着散漫步伐回到七连营区看到了军容、军姿整齐的许三多,这就是兵表兵力、钢七连精神的表与里的第一回合过招。“报告、七连队列还没有解散”与“太迟钝了”是意识上过招的又一回合。捡烟头与一脚踹翻垃圾桶……。不提许三多不让史今走这茬事儿对高城不公平,史今退伍许三多就像是一个大孩子犯了“管不住自己”的错,耍赖,但不影响他理解七连精神。这时的高城不只是感情爆发,意识上不承认两个人的七连存在还说“多少次,前辈们活下来的抱着战友残缺的躯体对自己说还要打下去”有什么意义?说到与做到应该是结合在一起的,但是往往有人说到做不倒,还有的人嘴笨,做到说不出。此时做到七连手册二十二条比训斥的口气炫耀前辈们的功绩有意义。此时做到“环境卫生从不是自扫门前雪”才能做到战时抱着战友的躯体继续打下去的英雄前辈。只有“报告,已经习惯了”的战士才是能从尸山血海中爬起来的七连战士,才是那个比这树、比这房子还高,伤痕累累但却永远不倒,钢铁的意志钢铁汉。说到与做到,是衡量兵表兵里的尺子,是衡量钢七连精神表与里的尺子。“已经习惯了”比说到、做到的境界更高,是“活出”兵里和钢七连精神的境界。谁体会到了王团长说的:“不是作出来的,是活出来的”意义?

行动式教育加“胡侃”式帮助,高城开始转变。序曲是行动式教育“号响灯灭”和“节约用电”,一哭发泄过的高城还是难以控制自己,想冷静但冷静不下来,不小心说出了对许三多第一次的正面夸奖话:拿的名次顶一个标准班。出乎意料的“全团都知道”高城是军长的儿子就像一盆冷水,让高城冷静到心凉。以前坚守的自信成了欺骗自己视野的障碍,过去的自信关闭了接受真实现实的大门,不深入体会的自信让自己的认知能力停留,自私的自信让自己无法敞开胸怀。这一夜虽然破了坚冰,但还处在懵懵懂懂状态。六连餐厅前的赛歌,高城摸到了“心懂”的大门,六连长夸奖的“两个人的七连”又将高城向“心懂”大门里猛推一把,就此高城从“说懂”跨上了“心懂”的台阶。正是这个台阶才会有高城对许三多的两次不同的评价,先前的“有兵的表,没有兵的里”与后来的“仰望的参天大树”。

“割盲肠”,体现出脱离“精英”、“权威”后实实在在人才的好刀技。许三多背上了严重的心理障碍,袁郎战略藐视性的把障碍描述成人人都有的多余盲肠,给许三多打上麻药,没有马上动刀,静等麻药上劲儿,还自信的让许三多在“放松放松”。干这活儿过去称之为“思想工作”,现在叫“心理医生”。放松不轻松的许三多病怏怏的来到过去的老部队,方向上没有走出袁郎预料的“手心”。见到老连长高城,高城转过来的脸上有一道明显的伤疤。伤疤是美丽女人的敌人;伤疤是男人的勋章。许三多在老A的这段时间高城进步了,得了勋章。看到“丢了魂”的许三多,高城没有像过去那样急躁,而是胸有成竹的悄悄制订着手术方案,继续放松许三多,另一边手术已经开始了。虽然是不知不觉的手术,但还是充满了阳刚特色的“土人狠招”,还带有操作难度很大的“以毒攻毒”猛药。先是“挤兑”成才,吸引许三多目光,让许三多误以为手术刀指向的是成才;然后突然挥刀指向许三多,同时使出了“恶人曲解好人”的“毒计”,逼得许三多都忘了“吼可难听”,……。病人做完手术,有的是被抬下手术台,有的是被别人搀扶着走下手术台,还有的是自己走下手术台。许三多没有人扶,是自己走下来的。难怪高城庆祝动作兴奋的:差点折了大脚趾。对这个手术的评价借用高城对成才的评价“心稳手稳”很合适。这一刀不但成功割掉了许三多的“盲肠”,还捎带着治了许三多的好朋友,现在已经能看明白“屎壳郎分解羊粪蛋”意义的成才。看“蚂蚁打架”、看“屎壳郎分解羊粪蛋”是孩子们成长过程中必要的一课,家长们不要像“精英”、“权威”们“干净”的那样耽误了孩子的学习成长,否则你的孩子要找到“枝枝蔓蔓”,就要像成才那样二十多岁再补上这一课。过去的高城发现不了、也想不明白,成才这个优秀士兵,凭自己本事能为钢七连挣来狙击第三名,这样优秀、军事技术过硬的兵为什么怕竞争而跳槽?现在“心懂”的高城、能利用体会学习掌握知识的高城已经能够发现心理侏儒就不可能“心稳”。把成才调到人才扎堆儿的地方去。人才扎堆儿的地方是能够磨练心态的地方,突破一次“心累”,就是一次自我突破,突破了自己才能成为优秀的千里马。没有伯乐,千里马也是骡子。



郑州.田夫


二零零八年三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